第2938章三目神童來也



    第2938章三目神童來也

    李七夜和大黑牛離開了山谷之后,便說道:“走吧,幫你斬了妖邪,我倒要看看,遠荒圣人究竟為何要留下這樣的一個手段。”“好咧,走吧,我給大圣人帶路。”聽到李七夜的話,大黑牛立即為之興奮了,立即為李七夜大路。

    “看來,當年遠荒圣人不待見你嘛。”李七夜看了一眼大黑牛,淡淡地說道。

    大黑牛干笑了一聲,說道:“哼,他就是搶了我家的圣山,所以,才挖空心思,在這里留了那么多的手段,放了那么多的禁忌,哼,哼,哼,不然的話,本帥牛早就斬了那頭妖邪,扛起了圣山了。”

    “圣山,也不見得是你家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但,也不見得是遠荒圣人的。”大黑牛理直氣壯,說道:“憑什么他一個人獨吞這么一座好的圣山,憑什么就讓他把這么一座山扛到這里來了!這樣的一座圣山,我們家可是有份的。”

    “因為他拳頭大,就憑這個。”李七夜風輕云淡地說道。

    這話頓時讓理直氣壯的大黑牛一下子蔫了,像是被霜打蔫的茄子,但是,他依然不服氣,忿忿不平地說道:“他不是圣人嗎?整天吹噓自己普渡眾生,以德服人,怎么就沒見他以德服我了,呸,他就是一個偽君子!”

    “如果是我,我也會一拳把你打得趴下去。”李七夜悠悠地說道:“老子就是拳頭大,怎么樣,不服氣嗎?”

    這一下,大黑牛徹底的蔫下去了,他不由耷著腦袋,無可奈何,但是,又有些不甘心,嘀咕地說道:“大圣你可沒有自我標榜以德服人,普渡從生,哼,哼,哼,遠荒圣人,就是個偽君子,說一套,做一套。”

    “或者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輕輕搖頭,說道:“不過,所謂的以德服人,所謂的普渡眾生,那只不過是世人自我認為而已,那只不過是世人給他追封的而已。對于遠荒圣人而言,世人如何看他,后人如何看他,只怕他沒往心里面去,也并不在意……”

    說到這里,李七夜頓了一下,目光深邃,望著遙遠之處,徐徐地說道:“對于遠荒圣人來說,他普渡的,不是世人,不是眾生,他普渡的,只是自己而已,他是在拯救自己,在向自己證明自己道心的信仰而已。”

    大黑牛沉默了一下,最后弱弱地說道:“信仰,不是去證明,是堅守。”

    “你這話說得很對。”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說道:“雖然你是一條黑炭牛,但,這一點倒看得透。沒錯,信仰,是堅守,不是為了守護誰,而僅僅是守護自己而已,不是去證明,這才是道心!道心的堅定,就是堅守,不是去證明,既不是證明給世人看,也不是證明給自己看。”

    “我是一頭大帥牛。”對于李七夜亂給自己取外號,大黑牛十分的不滿意,弱弱地抗議地說道。

    李七夜也只是笑笑而已,并不理會大黑牛的抗議。

    “看看吧。”李七夜看著遠處,笑了一下,說道:“過去的,不談也罷,就看看在信仰光明之時,遠荒圣人,他是怎么樣想的。”

    大黑牛若有所思,過了好一會兒,輕輕地點了點頭。

    大黑牛,本來就是很逆天的存在,而且,他存在于這里,已經很漫長的時間了,雖然,往往很多時候他是被塵封著,但是,他卻有著絕世無倫的眼光。

    在李七夜他們趕著去要斬妖邪之時,還沒抵達,便有麻煩找上門來了。

    聽到“砰——”的一聲響起,天空一陣震動,好像整個天穹被打碎了一樣,整個天空都搖晃了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只大足直踏而來,碾碎了天空,踏碎了萬法,鎮壓了諸天大道,一個人屹立在天空之上,擋住了李七夜他們的去路。

    當這個人一站在天空上,擋住了李七夜他們的去路之時,瞬間如同一座無上的神岳橫斷了諸天,封絕了萬域,似乎,不論什么人都無法從他面前跨越一樣。

    這個人站在那里,神采飛揚,絕世無雙,舉止之間,有著無上的氣勢,有著一股天下獨尊的神威,在他的睥睨之間,似乎蕓蕓眾生,都只不過是一群弱者而已。

    特別是這個人眉心所豎的第三只眼睛,雖然他這一只眼睛還沒有打開,但是,這一只眼睛所散發出來的縷縷金光,卻好像可以洞察一切,可以刺穿一切,有著懾人心魂的力量,讓人看了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三目神童,毫無疑問,擋住李七夜他們去路的人,正是三目神童。

    “這小屁孩,怎么跑這里來了。”見三目神童擋住了去路,大黑牛橫了三目神童一眼,奇怪。

    三目神童,乃是一尊半步長存,實力之強,可想而知了,但是,大黑牛卻不以為然。

    “呔,你就是李七夜——”擋住了李七夜去路之后,三目神童對李七夜大喝一聲,咄咄逼人。

    “好像是,還有其他人叫李七夜嗎?”李七夜張望了一下四周,悠悠地說道:“如果沒有,那就是我了。”

    “很好,那本公子就找對人了。”三目神童冷冷地說道:“今日,就該好好教訓教訓你!”神態之間,氣勢凌人,有著君臨天下之勢。

    這也不怪三目神童如此的趾高氣揚,畢竟,作為半步長存,他就是很強大,更重要的是,他如此年少,就成為了一尊半步長存了,這樣的天賦,這樣的潛力,當世之間只怕是無人能比了。

    在當世,最驚艷的莫屬金光上師了,但是,金光上師在他這樣的年紀之時,不見得會比他強大多少。

    試想一下,這么一位如此年輕的小少年,竟然是成就了半步長存,這是何等驚艷絕世的事情,這樣的年紀,有著如此驚人的成就,不讓三目神童不驕傲,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哦,教訓我?”李七夜笑了一下,隨意,說道:“我們有恩有仇嗎?”“本公子想教訓人,何需理由,何需恩仇。”三目神童傲然,有著俯視眾生的姿態。

    “你不會是想替人出頭吧。”李七夜看了三目神童一眼,悠然地說道:“這么說來,是有人忽悠你做炮灰了?一尊半步長存,給人當炮灰,那就有意思了。”

    “放屁——”三目神童大喝一聲,他一聲大喝,又覺得不妥,收聲,然后冷哼一聲,說道:“放肆,口出狂言,本公子乃是當世無雙,誰人敢使本公子當炮灰!”

    三目神童終究是年輕,年少得意,那怕成就了半步長存,也沒有半步長存所應有的沉穩,所以言談之間,更像是一個小孩,一個不更事的小少年。

    “哦,如果不是當炮灰,那你找我何事?”李七夜笑了笑,悠然地說道:“只怕,你也是剛聽我名字不久吧。”

    “哼——”三目神童不爽,冷冷地說道:“聽聞,你對靈心真帝不敬,今日,本公子前來,便是好好教訓教訓你,為靈心真帝討回公道。”

    “靈心真帝——”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瞅了瞅三目神童。

    三目神童被李七夜這樣怪怪的眼神瞧得渾身不舒服,他冷冷地說道:“看什么看,速速招來,是不是如此!”

    “少年,早戀可不好喲。”李七夜捉狹一笑,悠悠地說道:“我看你,這是想姐弟戀吧,小孩子,都是喜歡熟女,特別是輕熟女!看來,你是……”

    “你胡說八道什么——”三目神童立即大喝一聲,神威浩蕩,鎮壓諸天,不知道多少生靈為之駭然失色,那怕是遠古巨獸,都被這可怕的神威嚇得遁逃而去。

    “再胡說八道,本公子拔你舌頭。”三目神童厲喝一聲,但是,話語之間,他那有三分稚氣的臉龐上,已經有著幾分的不自在了。

    “我什么都沒說,隨便說說而已。”李七夜聳了聳肩,悠然地說道:“你用得著這么急著否認嗎?不會真的有這么回事嗎?”說著,捉狹一笑。

    “住口——”三目神童立即唱止住了李七夜,立即板著臉,冷冷地說道:“真帝,乃是大道之巔,受人敬仰。你敢對真帝無禮,便是受天下人唾棄!今日本公子來,便是要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該怎么樣去尊敬他人!”

    “僅是如此而已?”李七夜一副驚訝的模樣。

    “沒錯,本公子就是要替你長輩好好教訓你,讓你知道如何去尊敬一位真帝。”三目神童冷冷地板著臉。

    “好吧。”李七夜攤了攤手,從善如流,一副知錯的模樣,說道:“既然是如此,那下次見到靈心真帝,我就向她道歉,向她認錯。”

    李七夜這樣的態度,三目神童一下子愕在了那里,一下子他都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才好。

    因為這完全和他所想象的不一樣,他都聽說了,李七夜是囂張無比,不僅僅調戲靈心真帝,更是藐視諸帝眾神,完全是目中無人的態度。

    現在李七夜突然之間低頭認錯,從善如流,這讓三目神童猝不及防。。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