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1章單挑



    第2951章單挑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著李七夜,大家都想知道李七夜將會怎么樣表態。

    畢竟,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他們他部人都在場,看得出來,他們都對平世鵲的鳥蛋是志在必得。

    三位真帝聯手,這不得不讓人忌憚,特別是金蒲真帝,更是讓人忌憚,他不僅僅是八宮真帝,更是蘭書才圣的弟子。

    換作是任何人,在任何人看來,完全沒有必要為了幾顆鵲蛋與三位真帝拼個你死我活,更何況,這有可能會得罪蘭書才圣這樣的一位始祖,與始祖為敵,任何人都明白這是有多么嚴重的事情,只要稍有理智的人,都不會這樣做。

    “想要鵲蛋?”李七夜笑了一下,看了刻石真帝他們一眼,說道:“滾!在我還沒有大開殺戒之前,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否則,今日此處便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李七夜這話一落下,所有人都臉色大變,包括了金蒲真帝。

    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更是臉色有些難看了,畢竟他們都是真帝,那怕他們有著再廣闊的胸襟,但是,作為真帝被李七夜如此當著天下人的面斥喝,甚至是被斥得一文不值,這當然讓他們有些難堪了。

    那怕他們作為一尊真帝,也無法達到唾面自干的地步。

    所以,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都臉色一沉,他們目光跳動著殺機。他們就算明知道李七夜強大無匹,但是,他們都愿意放手搏一搏,畢竟,他們能成為一尊真帝,都是身經百戰,都曾經瀝血沙場,就算是遇到再強的敵人,也都不會怯戰。

    “道友何必咄咄逼人。”在這個時候,金蒲真帝開口,徐徐地說道:“山長水遠,終是同道中人,道友何不退一步海闊天空。我等只謀求鵲蛋而已,若是道友稍稍抬手,他日必定厚謝。”

    金蒲真帝這話徐徐說來,可以說是十分的通情達理了,這讓在場的很多學生聽了之后,都不由暗暗點頭,都覺得金蒲真帝這話在理。

    大家來圣獸園為的是什么?不就是為了圣獸而來嗎?不都是為了圣獸幼崽或圣獸蛋而來嗎?現在金蒲真帝他們想得一只鵲蛋,在所有人看來,那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更何況,金蒲真帝他們也不是說獨吞這些鵲蛋,愿意與李七夜分享,甚至愿意厚謝李七夜。

    可以說,金蒲真帝的要求,于情于理,都讓人難于拒絕。

    “對,我就是咄咄逼人。”李七夜悠悠地笑了一下,說道:“現在,你們要么就給我滾,要么就把你們全部斬了。”

    李七夜這話一出,刻石真帝他們都不由為之一窒息,他們都感覺李七夜這話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太囂張了,太霸道了。”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有一些學生不由嘀咕了一聲,說道:“難道,他真的能獨戰三位真帝不成?”

    “這也太不講道理了,哼,一個人就想獨吞所有的鵲蛋,這未免太貪心了吧。”也有人暗暗地為金蒲真帝他們抱不平,嘀咕了一聲。

    在這個時候,刻石真帝他們相視了一眼,他們知道,今天必定是有一場惡戰了。

    “如此看來,道友是寸步不讓了。”金蒲真帝不由臉色一凝,徐徐地說道。

    “對。”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今日,斬你們三帝,輕而易舉,對了,還有那個我很貴,也一同斬了。”

    “本人王偉源!”寶源真神對于李七夜這樣稱呼自己,那是十分的不滿,不由冷冷地說了一聲。

    “隨便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機會已經給了你們,既然不走,那便斬你們!”

    李七夜這話說得風輕云淡,好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似乎對于他來說,斬了三位真帝、一位不朽真神,那如同踩成一只螞蟻一樣。

    “太狂了,他以為自己是始祖嗎?”有學生不由嘀咕了一聲。

    “他絕對不可能是始祖。”有一位道行深的學生,說道:“他最多只怕也就是半步長存,才會讓他如此的狂妄,囂張。”

    大家都知道,當今的仙統界,在這一世只有兩位始祖,他們分別是金光上師和蘭書才圣。

    李七夜絕對不可能是始祖,如果說,他是始祖的話,天下人早就知道了。

    “半步長存呀,和三目神童、飛劍天驕同樣的實力。”有一位學生不由說道:“真的是半步長存的話,的確是夠囂張的,單是以實力而論,只怕金蒲真帝沒多少勝算吧,畢竟八宮真帝,勝半步長存,這基本上是不可能。”

    “那未必。”有一位見識更廣的學生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半步長存,也是要看情況的,真帝,也一樣要看情況。金蒲真帝雖然是八宮真帝,但是,不要忘記了,他可是蘭書才圣的弟子,始祖的弟子,這是一般八宮真帝所能相比嗎?更何況,八宮真帝他們有三位真帝在此,再加上一位不朽真神,他們聯手,實力何等的強悍。”

    “不要忘了,金蒲真帝座下還有光明黃金龍如此強大的圣獸,它可以驅使成千上萬的遠古巨獸攻擊敵人,這是多么可怕的戰斗力。搞不好,在眨眼之間,便可以把李七夜踩成肉醬。”旁邊的另外一位學生補充了一句。

    其他很多學生聽到這話,都紛紛點頭,也都覺得有道理,有學生分析說道:“雖然說,就算李七夜是半步長存了,但是,他可是出身于洗罪院,論底蘊,只怕沒辦法和金蒲真帝他們相比。”

    大家都以為然,畢竟,金蒲真帝他們都是出身于大教,出身于名師,底蘊之深厚,不是李七夜這么一位洗罪院的學生所能相比的。

    就算李七夜是一位半步長存了,但是,不論是擁有的寶物,臨戰經驗,都是無法與金蒲真帝他們所相比。

    “好,在下不自量力,領教道友一二招,還望道友指教。”最后,刻石真帝他們相視了一眼,金蟒真帝站了出來。

    他們之中,金蟒真帝實力居中,如果讓他來探試一下李七夜,那是再適合不過的人選了。

    可以說,金蟒真帝這話也是說得十分得體,也顯得客氣了,彰顯真帝風范。

    “你一個人?”李七夜笑了一下,搖頭,說道:“你們全部一同上吧,這還有點看頭,就憑你一個人出手,給我塞牙縫都不夠。”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金蟒真帝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出道至今,他還是第一次如此的被人看輕的。

    他好歹也是一尊真帝呀,現在被李七夜說得如此不堪一擊,這怎么讓他咽得下這口氣呢。

    更何況,更加強大的敵人他都遇過,都不會說視他無物。

    “好,好,好,道友的確是了不得。”金蟒真帝怒極而笑,作為真帝,他沒有跳起來大罵,那已經是很有涵養了,他徐徐地說道:“看來,道友對于自己的一身道行,那是信心十足了。”

    “斬你們,綽綽有余。”李七夜隨意笑了一下。

    被李七夜再三的貶低,被李七夜再三說得一文不值,這讓金蟒真帝他們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了。

    “好,好,好,我們不自量力,我與金蟒兄聯手,向道友請教一二招,道友意下如何?”刻石真帝也站不住了,沉聲地說道。

    “我為兩位道兄掠陣。”寶源真帝站在身后,對金蟒真帝、刻石真帝說道。

    而金蒲真帝則是沒有開口,冷冷地站在光明黃金龍背上,他這樣的姿態,無疑是默認了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的做法了。

    李七夜隨意地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既然是如此,那我就勉為其難,一二招便把你們拍下去。”

    這話說出來,十分的難聽,這讓刻石真帝、金蟒真帝臉冷如霜,他們說向李七夜討教一二招,那是十分客氣的話。

    現在李七夜竟然直接說一二招就把他們拍倒在地上,這簡直就是狠狠地抽他們的耳光,根本就不給他們情面。

    “太囂張了,就算有仇,也不至于如此的咄咄逼人吧。”看到這樣的一幕,有學生不由嘀咕了一聲,為刻石真帝他們抱打不平。

    “也不看看人家是怎么樣的出身。”也有學生不屑,說道:“出身于洗罪城這種罪惡之地的人,哪里有什么修養風度,就算他的實力再強,他也成不了名士,最終也只不過是莽夫而已,甚至是如他們祖先一樣,只不過是惡人而已。”

    被李七夜視之無物,這讓刻石真帝、金蟒真帝他們心里面十分的惱火,但是,他們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平息了心中的怒氣,穩定道心,整個人一下子沉穩下來。

    不論是刻石真帝,還是金蟒真帝,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人,那怕他們心里面怒火沖天了,但是,當一踏入戰場的人時候,他們就會立即屏去心里面的雜念,全力以赴。

    “我們兩人,不自量力,向道友請教。”此時,金蟒真帝和刻石真帝一抱拳。

    那怕他們要生死一搏了,但依然有著作為真帝的光明磊落,這樣的風范讓人贊嘆。

    ps:2017年最后一天,眨眼就過了三年,感覺大家三年來的陪伴,謝謝大家,頓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