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3章心所執著



    第3073章心所執著

    目光威懾萬古,猶如亙古無上的至尊屹立在那里,如此恐怖的目光,就算是作為十二宮真帝的圣霜真帝,她心里面也不由為之一寒,這個老者的實力太恐怖了,這不是一般的始祖,而是擁有了仙統級別實力的始祖。

    那怕是死人,這位老者的目光依然很可怕,似乎死亡并沒有折損他的無敵,并沒有削弱他的神威。

    “我已命不在,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最終,這位老者收回目光,輕輕地嘆息一聲,徐徐地說道:“道友若是執意而入,我也不阻攔。”

    毫無疑問強大如這位老者,依然是看不透李七夜,莫說是他已經死亡,就算是他還活著,也一樣無法窺視李七夜的玄奧。

    “承讓。”李七夜輕輕抱拳,笑了笑,完全不在意剛才這位老者的目光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懾人心魂,他完全不受影響。

    “道友為何而來?”老者徐徐地說道。

    “嘿,為寶物而來,看一看,這里面有什么好東西。”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他完全是隨口胡謅而已。

    “此間,沒有寶物,唯有兇險。”老者望向大黑牛,搖頭,徐徐地說道。

    大黑牛聳肩,說道:“嘿,你這話,只怕連你自己都不相信,當年你們遠征船,那是載走了多少的天華物寶,你們這些始祖,那是挾帶了多少的無敵之物,沒有寶物,誰相信?就算是這片天地,也是了不得的寶物。”

    老者張口欲言,但,最終輕輕地嘆息一聲,頗為感慨,說道:“寶物總是動人心,多少人為之喪命。”

    “但,動你們心的,不是寶物。”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當然,大黑牛隨口胡謅的話,那也完全沒有必要當真。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老者目光一熾,他望向了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道友認為,何物,才能動我等之心!”

    “大世——”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唯有大世,為大世而選,所以,才會有今天的局面,而不是因為什么寶物。”

    “道友之卓見,可惜,生前未能遇見道友。”老者不由為之悵然,輕輕嘆息一聲。

    說到這里,老者頓了一下,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道友,何為而往呢?”“走走看看而已,談不上何為,隨手而為,率性而作。”李七夜隨意地一笑,自在從容。

    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而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你們這里,還沒有什么談得上讓我刻意而為,那顆天隕或許是有,但,我所圖的,皆不是。當然,不渡海,值得我走一趟!”

    “道友,欲入不渡海嗎?”老者神態一振,雙目一亮。

    “必走一趟。”李七夜很平淡地說道,但是,這平淡無比的話,卻鏗鏘有力,任何東西都無法改變。

    老者望著李七夜,最終,他徐徐地說道:“道友卓絕,或不該入不渡海,三仙界需要道友這樣的卓絕之輩去守護,需要道友去僚望。”

    “我只是一個過客而已,三仙界,與我何關。”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三仙界,自有人去僚望,如諸君。”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老者沉默了一下。

    “不渡海,怎么樣的?”在老者深默之時,大黑牛好奇,探試地問道。

    “一言難盡,無窮無盡,妙處無數。”老者看了一下大黑牛,還是回答了,頓了一下,說道:“但,今日不渡海,已不平靜,已經兇險潛于其中。”

    “怎么樣的兇險?”大黑牛十分好奇,就算他這樣的存在,也不敢輕易涉足不渡海。

    老者張口欲言,但,又停下了,最后看了看大黑牛,徐徐地說道:“道友莫涉足為好,否則,就是一場災難。”

    “兇險,斬之,平萬世,足可。”對于老者這樣的擔憂,李七夜笑了笑而已。

    “道友可斬?”老者神態一震,望著李七夜,不是很肯定,或者說,不是很相信。

    “若不犯我,我不追之。”李七夜淡淡地說道:“若犯我,殺無赦,任何存在,都不足例外!”

    李七夜此話,說得平淡,但,已見殺伐之心,絕殺無情,此話一出,那就是擲地有聲,不管什么存在,都撼動不了李七夜的決心。

    老者望著李七夜,看不透,但,他依然有所擔憂,徐徐地說道:“道友,小心,此為大兇。當年我們與火祖諸君……”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不再說下去。

    “你和火祖他們怎么樣了?”大黑牛聽得一清二楚,好奇無比,問道。

    老者沉默了一下,有些悵然,最終,他唯有徐徐地說道:“天道險,人心更險,保重。”說完,轉身往山脈走去。

    “你為什么還瞑目——”大黑牛對著老者的背影大叫一聲,這話聽起來十分的無禮,但,卻十分有道理。

    畢竟,他已經是一個死人,然而,千百萬年過去,他依然還在這里,這并不是說他未死透,而是因為他還有執念未散,就如大黑牛所說的,死不瞑目!

    老者頓了一下,停止了腳步,轉過身來,沉默了一下,說道:“我等著人回來,我需要一個交待,給所有死去的英靈一個交待!”

    說完,他又轉身,走回山脈。

    “你們當年怎么了?火祖呢?”大黑牛依然對這樣的答案不滿意,追問,因為他已經意識到了一些問題了。

    但是,這一次老者沒有回答大黑牛,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山脈之中。

    “看了,我就不揭破了。”當這個老者消失之后,大黑牛聳了聳肩,嘿嘿地笑了一下,因為他知道答案了。

    “神月始祖——”當這個老者徹底消失在了山脈中之后,圣霜真帝不由徐徐地說道。

    圣霜真帝認出了這位老者的來歷,她聽說過這位始祖的傳奇,十分的驚艷,作為仙統級別的始祖,他曾經一生無敵,但,最終卻死了,死在了這里。

    “是的,是這個老頭。”大黑牛點頭,徐徐地說道:“這老頭,當年可厲害了,逆天無匹,可惜,還是死了,我看他呀,死得不明不白的,所以才不瞑目。”

    “人都死了,就罷了。”李七夜笑著輕輕搖了搖頭。

    大黑牛嘿嘿地說道:“那不一定,我是無所謂,反正與我非親非故,但是,你也看到了,他是擺明死不瞑目。試想一下,一個無敵萬世的仙統級別始祖,會死不明瞑的嗎?如果說,遇到比他自己更加強大的敵人,是死是活,在決戰之時,他心里面有數!這又怎么可能會死不瞑目呢……”

    “……嘿,嘿,嘿,現在他是死不瞑目,你們是可以發揮一下自己的想象,當年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是怎么樣的事情能讓這么一個無敵的始祖如此的死不瞑目,死死不愿散去執念,在這里等待了一世又一世。嘿,我看,他在這里等待,那可不是等待自己心愛的人回來,嘿,只怕是當年讓他死不瞑目的人吧!”

    大黑牛這話聽起來讓人不舒服,甚至可以說是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摩別人。

    盡管是如此,但是,大黑牛這不中聽的話,卻說得十分有道理,試想一下,一位無敵始祖,那是經歷了多少的災難,那是經歷了多少世間的不平,那怕真的是被人殺死了,他也不會說隨便就會死不瞑目。

    如果被比他更加強大的人斬殺了,這位始祖也死得坦然了,但,現在神月始祖就是死不瞑目,才會死了之后,道身不滅!

    聽到大黑牛這樣的話,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為之一寒,當年神月始祖他們究竟發生什么事情呢?

    雖然圣霜真帝不知道當年所發生事情的經歷或者詳情,但是,從大黑牛的話就可以推測得出來,當年,這里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或者一些不應該流傳于世的事情!

    “走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死人之間的因怨,就由死人去解決吧,我們是活人。”

    “嘿,就算我是死人,也不關心。”大黑牛嘿嘿地笑著說道:“反正,都是那么一回事,掛羊頭賣狗肉的事情,本帥牛見多了。”

    大黑牛嘴巴是很毒,而且往往是以最大的惡意去揣摩別人,但是,往往很多事情,他又偏偏說中了。

    圣霜真帝沉默,對于先賢的事情,她不便輕易去評論。

    在李七夜帶領之下,他們跨越了這一條橫在虛空的山脈,往更深處而去。

    跨越了這一條山脈之后,更深處的天地破壞得更加嚴重了,可以看得出來,當年越是往里面,戰況就是越是劇烈,就越是殘酷。

    無盡的虛空被打碎,出現可怕無比的黑洞,在這樣的一片支離破碎的虛空之中,處處皆是混亂的空間亂流,有些地方甚至連時光都紊亂。

    一旦走入了這樣的空間亂流或者紊亂時光,往往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都搭進去了。

    在這樣的一片支離破碎的天地中,那怕是沒有什么兇物,單是這破碎的時空都往往讓人寸步難行。

    當然,對于李七夜他們如此強大的存在而言,跨越這些空間亂流、紊亂時光,那并不是什么難事。側后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