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5章少爺



    第3295章少爺

    王八拳,這一次狠狠地抽了在場許多弟子一個耳光,劉村的孩子們也是證實了“王八拳”的威力,打敗了神玄宗的許多功法。

    “王八拳,這就是王八拳。”看到這樣的一幕,魯道魏都不由為之激動,他都不由以之榮焉。

    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他曾以“王八拳”打得劉文勇滿地找牙,但是,那種感覺太過于夢幻了,他也明白,這不是他的功勞,這是李七夜的功勞。

    所以,當他回過神來之后,才明白,不是他的“王八拳”打飛了劉文勇,而是李七夜打飛了劉文勇。

    現在劉村的孩子們卻是真真實實地用“王八拳”打翻了幾十個同門師兄弟,雖然沒有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但,也差不多把他們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魯道魏也是苦心修練過“王八拳”的,但,沒有真正用在實戰之上,現在劉村的孩子們用它打敗了幾十個神玄宗的弟子,這就已經肯定了“王八拳”的威力了,這也是為“王八拳”正名了。

    在臺上,不知道多少弟子顏臉無存,他們都是嘲笑過“王八拳”的人。

    就是早早已經站在臺階上的戰虎也是有些老臉掛不住了,當日李七夜教劉村孩子們“王八拳”的時候,他還親自去拆臺呢,他還當著所有人的面嘲笑過李七夜。

    但是,現在劉村的孩子們卻用“王八拳”打敗了神玄宗的其他功法,這是等于狠狠地抽了他一個耳光,這讓他十分難堪。

    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當日他嘲笑李七夜的話,現在就好像一個又一個巴掌抽在他的臉上一樣。

    此時,弓千月看到這一幕,她也不由十分吃驚,她也沒有想到,一直不被宗門看中的“王八拳”竟然有著這樣的威力。

    “少爺,少爺,我們成功了,我們練成了王八拳了。”從驚喜中回過神來之后,劉村的孩子們都不由歡呼大叫起來,向李七夜大叫一聲。

    但是,李七夜完全睡著了,好像沒有聽到劉家孩子們的歡呼。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著李七夜,有人難堪,有人覺得不可思議,也有人覺得這太離譜了

    王八拳打敗了神玄宗的其他功法,包括了南螺道君為神玄宗弟子量身打造的功法,這樣的結果,一下子讓不少人心里面有所疑惑了,修士的強大,是在于功法,還是在于修士本身?

    在劉村的孩子們歡呼沖上來的時候,弓千月也都不由斜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身上睡著的李七夜,但,李七夜一點反應都沒有。

    “少爺,我們成功了。”沖上來之后,劉村的孩子們都十分興奮,他們那天真爛漫的雙目中充滿了興奮的光芒,小臉紅撲撲的,他們也沒有想到會有這么一天。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這才被驚醒過來,他張開眼睛,打了一個呵欠,伸了伸懶腰,雙眼腥忪的模樣,說道:“結束了嗎?”“差不多了。”弓千月也僅僅是冷冷瞥了他一眼而已。

    “少爺,我們贏了。”劉村的孩子們十分興奮,向李七夜報喜。

    李七夜這才懶洋洋地看了他們一眼,十分自然,點了點頭,說道:“贏了就是好事,繼續努力,取爭下一次把別人打得滿地找牙。”

    對于這樣的結果,李七夜一點都不意外,他教出來的人,能差到哪里去。

    “走吧。”李七夜吩咐劉村的孩子們,劉村的孩子們興高采烈,他們忙是抬來李七夜的軟輿,抬著李七夜繼續往上走。

    “跟上吧,難道你要繼續呆著不成?”李七夜向弓千月招了招手。

    弓千月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隨后也跟上了,他們登上臺階,走向第二關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李七夜就像大少爺一樣被抬上去了,事實上,這里離第二關已經很近了,然而,就是那么一點點的臺階,李七夜就懶得去走,讓劉村的孩子們直接抬了上去。

    大家看著李七夜那么擺脫的模樣,誰都說不出話來。

    大家都看到了,他教出來的“王八拳”就是這么神奇,現在劉村的孩子們把他當著大少爺待候著,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

    “真是神奇。”有長老都不由驚嘆一聲,第一次見到“王八拳”這樣的威力,他們也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個李七夜,還真的有些詭異。”也有長老覺得這太邪門了。

    張越看著李七夜被抬著上去了,他沉默不語,一時之間他都拿不準,他也摸不清李七夜的底細了。

    “哼”看著弓千月和李七夜一同登上臺階了,黃寧心里面特別不是滋味,冷冷一哼。

    “看來,這是有戲呀。”戰虎露出濃濃笑容,對黃寧說道:“千月師姐對他非同一般呀。”

    “若是如此,對于你們怒虎峰也不是什么好事。”黃寧也冷冷地說道。

    戰虎也不意外,也不生氣,徐徐地說道:“這么說來,我們不也是同一個陣營了嗎?我倒要看一看他究竟有多神奇,還有什么手段。黃寧師兄可是有興趣?”

    戰虎和黃寧本是競爭對手,他們彼此之間一直以來都是明爭暗斗,雙方一直以來都有勝負。

    雖然他們之間談不上什么生死敵人,作為同門,見面也是相互稱兄道弟,客客氣氣,但是,他們一直都把彼此視為對手,沒有什么合作過。

    “就憑他”黃寧雙目一冷,看著李七夜的背影。

    戰虎徐徐地說道:“黃師兄,這可不能輕敵,輕敵,那可是沒有什么好下場,再說了,黃師兄也看得出來,這可是有千月師妹罩著他,背后還有八丈峰撐腰呢?”

    黃寧目光一凝,沒說話,事實上,在打敗劉文勇的時候,黃寧也一樣懷疑是弓千月助李七夜一臂之力。

    這樣的事情,讓黃寧心里面十分不是滋味,他完全想不明白,為什么弓千月會對李七夜這么一個普通弟子青睞呢。

    他不知道比李七夜這樣的廢物優秀多少,論道行,年輕一輩,除了弓千月,沒有人比他更加強大了,論出身,他不知道比李七夜這么一個從山窩里走出來的蠢貨強多少百倍,他可是妖王的后代,身上流淌著爍金藤妖王的血統!

    論相貌,論談吐,論魁力,他在神玄宗也是無人能及,像李七夜這種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根本就沒有資格與他相比。

    但是,偏偏弓千月對李七夜這個廢物特別的青睞,這就讓黃寧心里面特別的憋屈了,在他眼中,李七夜就像是一只讓人惡心的蟑螂,他恨不得想把李七夜一腳踩死。

    “黃師兄,若是猶豫,只怕你會永遠失去抱得美人歸的機會。”戰虎徐徐地說道。

    黃寧不由目光一凝,徐徐地說道:“你有何策略”

    戰虎淡淡一笑,徐徐地說道:“何必著急呢,但,有我翠鳥峰和怒虎峰支持,未來,還怕大事不成嗎?”

    黃寧沉默了一下,最終只是輕輕點頭,而戰虎也露出了笑容了。

    雖然說怒虎峰和千妖峰同是為妖族弟子的主峰,不過,千手菩王的態度很模糊,也沒有明確站在怒虎峰這邊,也沒有明確站在南螺峰這一邊,更多的情況之下,千手菩王的態度是比較中立。

    雖然戰虎拉籠不了千手菩王,但,黃寧可是千手菩王的弟子,拉攏了黃寧,對于他未來大有幫助。

    畢竟,現在怒虎峰和翠鳥峰都是對他有所支持,未來如果能再加上千妖峰的話,總有一天,他必是大有所為。

    戰虎在心里面可謂是野心勃勃,他是想大有作為。

    第一關結束之后,所有弟子都聚集在了第二關門前了,所有弟子都聚集在古殿之前時,有人喜,有人憂。

    在大考核中,前面兩關是沒有任何限制的,所有弟子都可以參加,但是,在第三關開始,就不一樣了,那必須擁有二十分積分的弟子才能參加了。

    這就意味著,如果在第一關失敗的弟子,必須在這一關拿到二十分,在第一關平手只拿到十分的弟子,在這一關必須拿到十分,只有這樣,他們才有資格參加第三關。

    “吱”的門戶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只見沉重的殿門緩緩打開,有長老的聲音已經從大殿里面傳來,徐徐地說道:“自行入坐,第二關即將開始。”

    在場的弟子都紛紛依貫而行走入了大殿之內。

    這是一個古老的大殿,整座大殿之中散出了一股磅礴大氣,而且,這個大殿十分巨大,能容納所有弟子。

    在這么一個大殿之中,一個人站這里,感覺自己十分渺給了許多弟子很大的壓力,這使得第二關還沒開始,就已經讓人有些怯場了。

    在這個大殿的四周,掛滿了一個又一個編鐘,這些編鐘十分古老,編鐘之上雕有各種各樣的飛獸走禽、妖魔鬼怪

    在每一排編鐘之前,都有神玄宗的護法親自掌執。

    這樣的陣容可謂是十分龐大了,這也是一次十分嚴格的考核,看到這樣的場面,已經有不少弟子心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