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2章凡白



    小女孩咬了咬嘴唇,雙手捏了捏包袱邊角,望了望李七夜,神態有些猶豫,最後,還是說出聲音︰“我,我,我想改命。”

    我想改命,這樣的話,從一個小女孩口中說出來,卻有著不一般的滋味,這只不過是流落飄泊的小姑娘而已,命如紙薄,但她卻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改命,為什麼要改命?”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小女孩不覺間握了握雙手,抓著包袱的十指就更加緊了,她抬頭,怯怯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迅速低下了頭,但是,她還是說出話來了,聲音還是那麼的嬌怯︰“我,我,要想活著,站著地活著。”

    雖然她的聲音是那麼的嬌怯,是那麼的輕微,猶如是風雨中的微弱燭光,在搖曳之中,隨時都會熄滅,但是,她依然是堅定地散發出了光芒,那怕是綻放出一點點的星火,她都不願意放棄。

    “站著地活著。”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輕輕地點頭,說道︰“這個可以有,你真的想修練嗎?”

    “想——”小女孩想都沒有想,這一次她沒有絲毫的猶豫,脫口而出。

    “好,那就洗漱一番吧。”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揮手,說道︰“明天就開始修練。”

    “真,真,真的嗎?”小女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是听錯了,不由大叫了一聲。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變故之後,她都已經成為了別人眼中的災星了,不知道多少人把她驅趕出去,甚至連容身之處都沒有,平日里,她連都城都不敢進入,因為一旦她被人發現,不僅僅是被人嘲笑,還會被人驅趕,少不了受苦,少不了挨打。

    所以,平日里她都是露宿荒效野外,挨餓受凍,盡管是如此,這對于她來說,比起在都城來更好受多了,在荒郊野外,不用被人白眼,不用被人欺凌。

    雖然說,她心里面是渴望著一個容身之所,但是,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世間根本就沒有人會願意收容她,也沒有會願意讓她踏入自己的土地。

    可以說,對于家或者歸宿,她心里面已經是變得陌生了,也是變是冷漠了,但是,在內心最深處,她還是渴望著。

    天下沒有她的容身之所,更別談是修練了,這對于她來說,那簡直就是遙不可及的奢望,世間根本就不會有人教她修練的。

    現在,李七夜不僅僅是收容她,還願意教她修練,她一听到這樣的話之時,感覺自己如同做夢一樣,都不敢相信這樣的話,都以為自己是听錯了,她都不由偷偷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腿,一陣痛疼傳來,這個時候,她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並不是做夢。

    “我說出的話,難道有假不成?”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小女孩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說出來,她怯怯地說道︰“大家,大家都說我是煞命孤星,會,會,會害死身邊的所有人的,你,你,你收留我,就,就會死的。”

    說到這里,她不由神態為之一黯然,雖然這樣的事實,對于她來說是很殘酷,因為這樣的事情就曾發生過,不止是一次,但,她不願意去隱瞞,以免害死好心收留她的人。

    “煞命孤星?”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修道,本就是逆天而行,連天你都逆,還會在乎煞命孤星嗎?如果連區區的小命格都害怕,還談什麼修道,還有什麼資格大言不慚地說逆天修行?”?李七夜這隨口說出的話,讓旁邊的老奴听得都不由輕輕地點了點頭,十分贊同這樣的話。

    “可,可,可是,我,我真的會害死人的,好,好多人都死了。”小女孩心里面不由為之黯然,雖然傷心,但是,還是說出來了。

    “區區煞命孤得而已。”李七夜笑了起來,輕輕搖了搖頭,說道︰“如果這都能害得死我,我就不會坐在這里了。去吧,洗漱一番。”

    小女孩不由呆了呆,多少人听到她是煞命孤星,那是嚇是討厭而遠離,甚至是驅逐她,但是,李七夜卻毫不在意,反而收留了她。

    這樣的事情,很久很久以前才發生過了,一時之間,讓小女孩感動得都說不出話來,不知覺間,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張口欲言︰“我,我,我……”卻久久說不出話來。

    “叫我少爺吧。”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小女孩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偷偷地抹干了淚子,低頭,鞠身子,低聲又有些怯怯,說道︰“是,是,是的,少,少,少爺。”

    老奴領小女孩凡白下去了,把她在古廟之中安頓下來。

    小女孩洗漱完畢之後,再次來拜見李七夜,小姑娘洗得干干淨淨之後,整個人也是給人煥發一新的感覺,雖然她的一頭秀發是自己啃得,像狗啃過一樣,但是,垂落下來,還是有幾分的小可愛,顯得她的清秀。

    小姑娘飽經風霜,雖然皮膚偏黑了點,但,整個人還是清秀,特別是她一雙秀目,又圓又大,水旺旺的,特別是她怯怯之時,她的一雙眼楮猶如會說話一樣。

    “少,少爺——”到了李七夜身前,小姑娘凡白拜了拜,她都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起來修行。”李七夜吩咐了一聲,便沒有再多說什麼。

    小姑娘呆了呆,回過神來,在這個時候,她才知道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而過去的一切不幸,猶如一下子遠去一樣,恍然間,如同隔世。

    在昔日,她就想一個容身之所,能有修練的機會,但是,這對于她來說,那都是奢侈而遙不可及的夢想而已,今日,這一切就在她眼前,她就身處其中。

    第二天,小姑娘很早很早就起來了,她早早就等待著李七夜了,對于她來說,修練,那是萬載難得的機會,她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開始吧。”李七夜笑了一下,把小姑娘領到古廟的空地之處,先是傳授了凡白幾句口訣。

    這是幾句十分簡單的口訣,小姑娘並沒有什麼絕世天賦,那只是普通人的天賦而已,但是,她很認真,每一句口訣她是記了一遍又一遍,每一個字,每一個詞,她都牢牢地記住心中。

    這對于她來說,機會太珍貴了,她要好好把握,以前她那怕只會一二句口訣,她都會翻來覆去地領悟,一次又一次去參詳。

    所以,李七夜傳授她口訣,她當然是牢牢把握住了,她的求知之心,就像是海綿一樣,吸收著李七夜收授給她的口訣。

    因為李七夜沒有說什麼,也未避嫌,老奴也在旁邊看著,听到了李七夜所傳授的口訣,他也在旁邊細細品味,細細去參悟。

    老奴一番參悟之後,他也覺得這不是什麼絕世無雙的功法,這是比較普通的入門功法而已。

    當小姑娘記住了口訣之後,李七夜便傳授給了她一個動,這一個並不算是復雜的動。

    盡管是如此,小姑娘也是學了好幾次才慢慢地學會了這個動,畢竟,她的天賦不高,不像是那些天才,一看便會。

    盡管是如此,李七夜也是難得有耐心,一次又一次把這個動給小姑娘重復。

    最後,小姑娘掌握了這個動靜之後,李七夜這才吩咐,說道︰“口訣和動,一同修練,做到訣走招行,自己慢慢掌握吧。”

    小姑娘點了點頭,說道︰“我一定會努力的。”說話很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

    李七夜也沒有說什麼,便離開了,坐在畫壁之前開始頌經。

    小姑娘心里面不敢有雜念,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開始把李七夜傳授給自己的東西修練起來。

    剛開始,老奴一听李七夜傳授的口訣,覺得很簡單,再看李七夜傳授的動,也是很簡單,可以說,這是十分簡單的入門招式心法而已。

    但,李七夜後面的一句話卻引得了老奴的注意,當他把李七夜傳授的口訣和動融合在一起施展之時,他立即發現了其中的奧妙了。

    畢竟,老奴乃是天賦縱橫之人,又是絕世之輩,很多絕世功法他一學就會,所以,當他把口訣和動融合之後,發現這猶如打開一個世界一樣,在這動的一呼一吸之間,都有著說不盡的奧妙,這不是句口訣,也不僅僅是一個動,似乎,這是猶如一個寶典。

    至于這樣的寶典,能翻開幾頁,那就看你自己的修練與領悟了。

    李七夜傳授給小姑娘這個口訣和這個動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傳授過任何功法給小姑娘了。

    但是,小姑娘也沒有過問過,那怕是幾句口訣、一個動,她都堅持一遍又一遍去修練,毫不嫌枯燥。

    這樣的一個動、幾句口訣,小姑娘修練了一遍又一遍,累了,就歇口氣,渴了,就喝口水,然後繼續修練。

    小姑娘一天又一天去重復著這個動,參悟著這幾句口訣。

    一天又一天的修練,這個動她已經無比嫻熟了,這幾句口訣她也可以倒背如流了。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