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2章大道我斬



    第3772章大道我斬

    魔吞七卷之吞意,這是一門絕妙的功法,甚至有人說,當你修練到最高境界的時候,它能吞噬一切意念。比如戰意、殺意、劍意等等。

    現在佛光普照,佛力渡化,這不屬于攻擊,它更像是屬于一種意念。

    所以,在這個時候,正一少師所施展出來的并非是魔吞七卷之一的吞攻,而是吞意。

    在這瞬間,黑洞渦漩越來越大,吞噬的佛光、佛力也就越來越多,隨著佛光、佛力的被瘋狂吞噬,在眨眼之間,只見流向黑洞渦漩的佛光、佛力已經如磅礴無盡的大江之水。

    一時之間,佛光如大江之水一樣滔滔不絕地涌入了黑洞渦漩之中。

    隨著大量的佛光、佛力被黑洞渦漩吞噬之后,在這個時候,整個佛國的佛光開始黯淡下來,似乎連阿彌陀佛的佛光都要被黑洞渦漩所吞噬一樣。

    不過,在這片佛國天地之間,佛光無量,佛力無窮,就算是黑洞漩渦威力再大,它想徹底地吞噬掉佛光、佛力,只怕也是需要很漫長的時間。

    但是,在這個時候,正一少師大道轟鳴不止,他的大道演化著無上的奧妙,隨著混沌真氣滾滾而起,正一少師的大道要把吞意的奧妙演化到最巔峰。

    “開——”隨著正一少師的一聲大吼,大道亙橫,無盡的大道法則推演到了最奧妙之處,無盡的玄妙盡展露出來。

    “轟——”的一聲巨響,最終,隨著正一少師演化出了吞意的最終奧妙,只見黑洞渦漩是被擴張到了最大。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渦漩出現在高空之上,如同是一顆巨大無比的太陽一樣,它高高地掛在了那里,瞬間瘋狂地吸收著所有的在佛光、佛力,似乎它一張嘴,就要把整個佛國吞噬掉一樣。

    也正是如此強大的黑洞渦漩高懸在那里,在這個時候,不僅僅海量無窮的佛光、佛力被吞噬,使得整個佛國竟然一下子黯淡無光,連阿彌陀佛都一下子變得虛化起來,搖曳起來,似乎阿彌陀佛隨時都會湮沒,甚至有可能被黑洞渦漩吞噬掉。

    看到佛國瞬間黯淡無光,阿彌陀佛也將不保,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氣。

    “這,這太強大了吧。”看這樣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氣,對于佛陀圣地的修士強者來說,這樣的一幕,那實在是太震撼了。

    如果連阿彌陀佛都被壓制的話,那就意味著金蟬佛子的“佛渡天下人”被正一少師擊敗,這或許將會意味著佛陀圣地的“佛渡天下人”不敵正一教的“魔吞七卷”。

    畢竟,正一少師是以魔吞七卷之吞意擊敗佛陀圣地的佛渡天下人。

    “我們‘佛渡天下人’不敵正一教的‘魔吞七卷’嗎?”有不少佛陀圣地的弟子強者一時之間都不由憂心忡忡。

    如果“佛渡天下人”不敵“魔吞七卷”的話,對于佛陀圣地的許多弟子來說,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不見得,耐心點。”在這個時候,有大教老祖盯著眼前這一幕,神態凝重。

    黑洞渦漩十分的恐怖,瘋狂地吞噬著佛光和佛力,這樣的一幕,讓佛陀圣地的弟子都看得心驚肉跳。

    因為在這樣下去,只怕所有的佛光、佛力都被黑洞渦漩吞噬得一干二凈,到時候,“佛渡天下人”必定會敗在“魔吞七卷”之下。

    在黑洞渦漩瘋狂地吞噬之下,使得佛國黯淡無光,連阿彌陀佛都開始虛化。

    “佛渡——”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金蟬佛子將要敗在正一少師的手中時,金蟬佛子突然之間,手結佛印,口吐真言。

    在這剎那之間,只見阿彌陀佛也瞬間手結佛印,當他手掌一張開的時候,一個止勢,手掌心瞬間綻放了無窮的光芒,佛光就在佛手掌心綻放,猶如一個全新的世界誕生一樣,這是由佛陀所庇護的世界,充滿了佛力,充滿了信仰,佛光億萬丈,所有的佛光就在這剎那之間充斥著整個世界。

    在這同時,聽到“嗡”的聲音響起,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只見本是瘋狂吞噬著佛光的黑洞渦漩瞬間綻放出了佛光。

    黑洞全是無光,它是可以吞噬一切光芒,任何光芒都不可能逃脫它的捕捉,但是,在這瞬間,黑洞渦漩竟然向外綻放出了佛光。

    瞬間,佛光億萬丈,由黑洞渦漩之中綻放出來,大家都還沒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時候,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

    在萬丈佛光之下,黑洞渦漩竟然被佛化,本是黑洞的漩渦在磅礴無盡的佛力之下,竟然轉化成了一個佛光漩渦,整個渦漩不再是一個黑洞,而是佛光閃爍的佛光渦漩。

    “鎮壓——”在這個時候,正一少師厲喝一聲,他身上轟然響起了大道初音,混沌真氣鎮壓而下,猶如碾滅萬道,威力無與倫比。

    但是,那怕碾壓萬道,依然鎮壓不住佛光的轉化,因為在剛才正一少師的黑洞渦漩吞噬了太多的佛光、佛力了。

    在這個時候,所有被吞噬的佛光、佛力反而是壓制住了正一少師的道行,壓制住了正一少師的大道力量。

    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在這個時候,不僅僅是黑洞渦漩被轉化了,就是連正一少師身上都綻放出了佛光,他的身體竟然開始慢慢地閃動著光芒,如金塑一般,似乎要化作一尊金身圣佛。

    隨著佛光的塑造,此時正一少師身上的衣裳都金光閃閃,好像是要變成圣佛身上所披的黃金佛衣。

    “這,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看到這樣的一幕,大家都不由瞠目結舌,許多人震撼無比。

    這樣的逆轉,是讓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所有人都驚呆了,在剛才,所有人都認為,金蟬佛子要敗在正一少師的手中了,沒有想到,在這剎那之間逆轉,正一少師都難逃被渡化的命運。

    “正一少師剛才還是太大意了,吞噬了太多的佛光、佛力,這反而是助金蟬佛子一臂之力,磅礴無窮的佛光、佛力從他身體內渡化而出。”有大教老祖出明白奧妙,說道。

    看到正一少師全身閃爍著佛光,不少佛陀圣地的弟子都忍不住歡呼一聲,畢竟,這讓大家看到了希望,或許“佛渡天下人”比“魔吞七卷”要更加強大。

    在“滋、滋、滋”的聲音中,只見正一少師身上的佛光越來越明亮,全身如金塑一般,再這樣下去,只怕正一少師真的要被金蟬佛子渡化了。

    “大道我斬——”在生死瞬間,正一少師大喝一聲,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十二命宮轟天而起,命宮之門大開,真命浮現。

    在這瞬間,只見無上大道環繞真命,太初之氣如天瀑一樣垂落。

    在“嗡”的一聲巨響之下,正一少師的真命綻光無盡的初華,如開天劈地一樣,他所開創的全新大道擁有了全新而磅礴的太初之力。

    隨著正一少師一聲厲喝,一句“大道我斬”,只見無上大道環繞的真命跨空而出,橫擊于天,一步跨越了天地,瞬間跨于阿彌陀佛面前。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正一少師的真命出手,一斬而落,斬九天,斷輪回,一斬而定萬古!

    如此一斬,金蟬佛子也臉色大變,手結法印,一聲大喝:“封——”

    隨著這一聲大喝,法印封天地,阿彌陀佛伸手止勢,封絕天地,斷橫一切,欲擋住正一少師的真命一斬。

    但是,阿彌陀佛的止勢再強大,依然擋不住正一少師的真命一斬。

    聽到“啵”的一聲響起,正一少師的真命一斬劈開了止勢,一斬而落,從頭顱斬下,眉心裂開,對半斬開了阿彌陀佛。

    對半斬開阿彌陀佛的瞬間,所有人都感覺得到,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金蟬佛子與這片佛土的聯系瞬間被斬斷,這就好像是一株參天大樹一下子被斬斷了所有根系,金蟬佛子瞬間失去了整個天龍寺的佛力支撐。

    最終,聽到“啵”的一聲響起,只見阿彌陀佛粉碎,隨風飄散而去。

    阿彌陀佛粉碎,一切都消散,佛光和佛力也如同潮水一般退去,正一少師身上的佛光也隨之湮沒,消失不見。

    聽到“咚、咚、咚”的聲音響起,在佛光消散之后,失去了佛力的支撐,金蟬佛子“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在地上留下深深的腳印。

    最終,金蟬佛子壓制不住翻滾的血氣,張口“哇”的一聲,狂噴了一口鮮血。

    盡管如此,最終金蟬佛子還是站穩了身體,并沒有倒在地上。

    “我敗了。”在這個時候,金蟬佛子雙手合什,輕輕嘆息一聲。

    金蟬佛子認輸,一時之間,整個天地顯得無比的寂靜,所有人都不由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至于佛陀圣地的所有弟子,久久說不出話來,一時之間,所有佛陀圣地的弟子,在心里面都不由沉甸甸的。

    金蟬佛子敗了,佛渡天下人敗了。

    這樣的結局,對于多少佛陀圣地的弟子來說,那是重重的打擊,讓不少人心里面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