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震驚全場的戰斗



    “宗家,秦墨獲勝!”

    裁判的聲音充滿異樣,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一戰的結果竟是這樣。

    “怎麼可能?秦達可是武士三段的修為,怎會敗得如此徹底?”

    “剛才是不是我眼花了?秦墨從頭至尾,似乎都沒施展過武技。”

    “你沒有看錯,秦墨僅是依靠單純的腿力,就破解了。”

    人群中爆出一陣嘩然,這一戰的結果令他們難以接受,即使戰前有人猜測,秦墨有可能戰勝秦達,但是,如此摧枯拉朽的擊敗對手,讓在場眾人瞠目結舌。

    據說,秦墨之前的修為是武士二段,難道傳言有誤,他已經達到武士三段?

    可是,即使是武士三段的修為,又怎能如此壓倒性的,戰勝同等修為的對手,並且,秦墨還沒施展任何武技。

    人群中,彌漫著異樣的情緒,秦墨的表現令人吃驚。

    忽然,貴賓席上,傳來大長老的厲喝聲︰“同族比試,竟然下如此狠手。秦墨,你小小年紀,未免心腸太狠毒了點。”

    廣場上,回蕩著大長老的聲音,一些人點頭贊同,皆覺得秦墨心性狠辣,對同族子弟也太不留情了。

    場上,秦墨頭也不抬,仿佛是充耳不聞,甚至沒有看向貴賓席一眼,轉身便走下擂台。

    “秦錦鋒,你眼瞎了麼?秦達剛才施展,每一腿都不離墨兒的頭部,如果一腿踢實,都可能有生命危險。墨兒只是將秦達懲治一番,你卻在這里顛倒是非?”秦正興冷然說道,洪亮的聲音徐徐傳出,回蕩在每個人的耳邊。

    頓時,整個前院的氣氛凝滯,劍拔弩張。

    “錦鋒長老,正興族長,現在族比進行到精彩階段,你們這樣吵鬧起來。還讓我們這些客人,怎麼欣賞秦家年輕子弟的實力呢?”

    一旁,冬源波皺眉,不悅道。

    這位冬家大長老板著面孔,自有一股威嚴迫人的氣勢,四周空氣的流動,驟然加,產生一股肉眼可見的透明氣旋。

    這股氣旋很奇異,其中有著八道旋紋,隱隱約約,似有第九道旋紋出現。

    貴賓席上的三族強者們臉色一變,心中皆呼︰第九旋紋,氣丸九旋!冬源波的修為,距離武師第九段,只差一步之遙!

    頓時,秦正興、大長老不再言語,如今的焚鎮,冬家大長老算得上是第一高手,不可得罪。

    端坐貴賓席,秦正興沉聲道︰“族比繼續進行。”

    場上場下的眾人松了口氣,若是因為族長、大長老的爭斗,致使秦家族比中斷,傳揚出去可就成了笑柄。

    第二輪比試再次開始,前百強的選手們相繼上場,展示他們的實力。

    人群中,秦墨暫時不用上場,第二輪比試與第一輪不同,需要等前百強的選手比試一遍,淘汰掉一半,再繼續抽簽,由此循環,決出秦家三代子弟的前十強。

    接下來的比試中,秦雲江,秦憾相繼上場,依然是一拳擊敗對手,成功晉級下一輪比試。

    在場眾人慶幸不已,秦雲江是此次族比的黑馬,展現出來的實力,擁有爭奪族比前十,甚至前五的資格,如果太早與秦憾踫上,反而是一種遺憾。

    至于秦墨,很多人皆抱有懷疑的態度,畢竟,秦達的實力,只能勉強擠入三代子弟前5o名,即使被秦墨徹底擊敗,也並不能說明,秦墨擁有三代子弟中頂尖的實力。

    隨著時間流逝,傍晚時分,第二輪比試結束。

    又一輪抽簽開始。

    這一次,秦墨又抽到了“1號”竹簽。

    “這一輪,我又是第一場?”秦墨有些訝異。

    擂台上,一個濃眉大眼的少年走上場,秦雲江,他也抽到了1號竹簽。

    “宗家,秦墨。”

    “旁系,秦雲江。”

    一霎那,前院整個廣場沸騰起來,人群中嘩然一片,議論紛紛,這一戰太有意思了。

    很多人大笑不已,秦墨的好運氣終于完全到頭了,讓這個昔日焚鎮第一天才徹底摘下天才的頭餃吧。

    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雙拳緊握,眼中有著異樣神采,“雲江,你長久以來的願望,今天終于實現了。”

    站在擂台上,注視著濃眉大眼少年,秦墨暗道︰“秦雲江,他的武技很奇特,通過這一戰,應該能知曉,他武技的真正威力。”

    對面,秦雲江垂而立,他的神情次有了波動,露出尊重之色,行禮道︰“墨少爺,我是旁系的秦雲江。從我孩童時開始,就盼望與你全力一戰,今天得償所願,希望墨少爺不要留手。”

    “哦,從孩童時開始,就盼望與我一戰?”秦墨有些意外,點頭道︰“好,我不會留手。”

    “比試開始。”裁判宣布道。

    不過,擂台上兩個少年並未立刻開戰,征得秦墨同意,秦雲江脫去外袍,認真疊好,交由裁判保管。

    ……

    貴賓席上,三大家族的高層人物,皆是安靜下來,他們都想看看,擂台上的兩個少年,真正實力到底如何。

    “父親,秦雲江的修為至少是武士四段,並且,他武技奇特,霸道非常。一定能逼出秦墨真正的實力。”冬澤平傳音道。

    旁邊,冬家大長老緩緩點頭,沉默不語。

    秦正興則是臉色凝重,半個月前,他測試過秦墨的實力,是武士二段。即使秦墨武學天賦非凡,能夠戰勝同級,甚至勝過武士三段的武者,可是這次的對手非同一般,秦墨的勝算很小。

    另一邊,大長老,副族長秦義德卻是面帶笑容,他們早就從榮執事那里得知,“引氣貫體”儀式中,秦墨所在的那座墓地,先輩骸骨已被毀去。

    這少年武士二段的修為,很可能是在墓園七天內,自行修煉突破的。與秦雲江這一戰,秦墨根本沒有獲勝的可能。

    砰!

    擂台上,秦雲江一身勁裝,左腳踏地,右拳順勢轟出,只听一聲悶響,整個擂台似是顫抖起來,一道透明拳痕激射而出,在半空中劃出一條筆直的痕跡,竟是傳出陣陣雷鳴之聲。

    “好快的一拳!”

    面對奔襲而來的拳痕,秦墨身形不動,一指點出,透明真氣在指尖吞吐,刺在那道拳印上。

    轟!

    剎那間,拳勁被刺破,地面狂風疊起,隱隱傳來一陣雷聲。

    秦墨只覺手指一陣酸麻,仿佛是觸電一樣,心中暗驚,秦雲江的拳技,果然不僅是威力霸道那麼簡單,其中還蘊含著特殊的力量。

    “好銳利的劍指!”

    一道聲音響起,秦雲江縱身而起,疾沖過來,步法猶如鐵蹄踏地,震得地面陣陣抖,雙臂化為一道道殘影,交替轟出。

    這一剎那,場下的眾人竟是看不清出拳的軌跡,只听到陣陣爆裂聲傳出,仿佛是暴風驟雨前的轟雷齊鳴。

    空氣中,隱隱有一道道電弧流竄,朝著秦墨呼嘯襲去。

    這樣的拳勢,當真稱得上拳如奔雷,迅疾如電,讓場下的人群驚呼失色,其中一大半的秦家三代子弟,皆暗中承認,根本接不下這一輪的攻勢。

    並且,秦雲江顯露的真氣修為,分明達到武士四段的境界,這樣的修為,配合這樣的拳技,年輕一輩誰能正面抵擋?

    “步法震地而動,拳勢如疾電奔雷,這是身法、拳技一體的武技。”秦墨在一瞬間,做出這樣的判斷。

    頓時,秦墨身軀不動,腳下如同安裝了滑輪,左右滑動,運轉第一層,劍指如風,以快打快,將一道道拳勁刺穿。

    一時間,擂台上狂風席卷,煙塵飛揚,兩個少年的身影漸漸模糊,淹沒在煙塵之中。

    轟隆!

    一道轟響傳出,兩個身影筆直倒退,分立在擂台兩端,秦墨袍子的右袖盡碎,秦雲江則是衣服上多了十數個孔洞,兩人皆未受傷。

    “墨少爺,你果然還是八年前的墨少爺。”秦雲江臉上,浮現一絲激動。

    “你的這門武技,身法與拳技一體,已經堪比靈級下階的武學了。”秦墨微微頷,說道。

    整個廣場上,一片安靜,場下的人群再說不出一句話來,擂台上的兩個少年,真是武士級別的武者麼?

    貴賓席上,大長老臉色鐵青,眼中跳動著殺意,他怎麼也想不到,秦墨的真正實力竟達到這等地步。

    秦正興也是一臉錯愕驚詫,秦墨展現的真氣修為,分明達到武士三段的境界,短短半個月,這孩子是如何突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