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三大天武的勸架



    轟隆!

    漫天的地脈之力肆虐,混雜著一種令人戰栗的神秘力量,形成一道光罩,將包括蝕月大殿在內,直徑數千丈的地域全部籠罩進去。

    隨即,整座蝕月大殿崩塌解體,在天境武者的恐怖力量面前,大殿四周的地級防御陣法,根本像是紙糊的一樣,僅是支撐了短短數息的時間,便支離破碎。

    無匹的氣勁席卷而來,令大殿中的諸多強者臉色驟變,紛紛撐開真焰護罩,極力抵御一股股可怕的力量。

    一時間,殿中強者們有一小半人,當場就被撞飛出去,這些人的修為是先天境界,根本抵御不住這樣的沖擊。

    面對天境武者的可怕力量,哪怕僅是力量傾泄的余波,也不是先天強者能夠抗衡的。

    “殿下,小心!”

    一聲提醒,那個素袍老者擋在欒海擎身前,雙掌連連拍動,擊散了一**的力量余波,自身也被迫退數步,臉上浮現驚駭之色。

    “天境之力,當真舉世無匹!”老者喃喃自語,神情很震撼。

    此時,在力量爆的中心,米風狂雙臂前伸,雙掌連拍,抵御這股浩然莫御的力量,卻也是被壓迫的連連後退。

    撕拉!

    踫撞之中,米風狂的兩條衣袖炸開,碎布如蝴蝶般狂舞,繼而湮滅在狂暴的力量狂潮中。

    好可怕的力量!這絕不僅是天境初階的修為!

    米風狂一邊抵御力量侵襲,臉色亦是連變,他能夠感覺出來,這個青年釋放的力量,越了天境初階的修為,同時,他心中的震撼亦是無以復加。

    這個青年凝聚三道命輪,卻未形成天地之橋,而是凝成那個神秘的眼楮圖案,到底是什麼?

    還有半空中,那若隱若現,散著恐怖氣息的眼楮,又是什麼?

    一連串的疑問,在米風狂腦海中浮現,他本就是一個武痴,一生都在追求更高的境界,對于天境之上的層次,無比渴望。

    現在,這個神秘青年身上的異象,讓米風狂無比好奇,很想請教原委。可惜,此時的情況,根本不容他出口問詢,因為稍有松懈,便很可能喪命。

    “喝!”

    米風狂一聲暴喝,雙手平推,繼而向上抬起,平舉過頭頂,終于生生頂住了這只巨手的威力。

    不過,米風狂抵擋的非常吃力,雙臂上的青筋暴起,肌膚滲出一滴滴血珠,顯然是到達了極限。

    對面,秦墨則是很輕松,操控著這股恐怖澎湃的力量,手掌前壓,氣息洶涌磅礡,將米風狂一點點壓入地下。

    這種對抗,純是一種力量上的踫撞,毫無花巧,誰在天境的層次上走的更遠,則是佔盡優勢。

    遠處的廣場邊緣,趕來觀戰的一群強者看著米風狂的身體,一點點被壓入地下,他們近乎麻木了。

    誰能想到,西翎戰城昔日的傳奇米風狂,再次出關後,突破原有的禁錮,躋身天境。可謂是再創輝煌,卻是被一位神秘青年壓制,打破了傳奇。

    “老家伙,等我先將你揍趴下,再找落月峰那幫混蛋好好算賬。”

    “還有那個十七皇子,你們若是現在敢離開,就別想生離西翎主城!”

    秦墨一邊繼續釋放力量,一邊開口說話,顯然猶有余力,聲音在夜空中回蕩,有著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遠處,蝕月大殿塌陷的廢墟中,欒海擎在隨從老者的救助下,已是脫離險境,灰頭土臉,狼狽不堪,正準備沖出此地,倉惶逃離。

    卻是忽然听見秦墨的警告,一時間,欒海擎等人臉色青白交加,待在原地,是真的不敢離開了。

    “這個混蛋!?”欒海擎心中無比憤恨,卻是低著頭,面無表情,不敢泄露心中念頭分毫。

    此前,這個神秘醫者顯露地武境,乃至是逆命境的驚人修為,欒海擎固然心驚肉跳,卻還敢暗中動念頭,想要私下里將此人除去。

    可是,現在的情況截然不同,一個2o歲的青年,卻能擁有天境的修為,這樣的天驕之才,即使在鎮天國皇都,也不過雙手之數。

    如此絕世天才,乃是站在一個時代最前列的那群人,無比絕艷,無比璀璨,在未來勢必會創下種種傳奇。

    在鎮天國皇都,對于這樣一群人,外人則是忌諱而敬畏的稱為那一圈人!

    欒海擎很清楚,自己十七皇子的身份,在這樣一位絕世強者面前,最多只能保證自己不死。但是,若是他在冒犯了這一圈人的情況下,還敢肆意違背對方的意願,那後果也是立斃當場,事後鎮天國皇室甚至不會追究,反而可能因此賠禮道歉。

    這,即是那一圈人的特權!

    所以,欒海擎很識時務,乖乖站在原地,哪怕額頭被飛濺而來的碎石擊中,血跡斑斑,也不敢伸手抹去一下。

    轟隆!

    此時,這片區域的地面亮了起來,熠熠生輝,一道道地脈之力在地下涌動,交織成一個光的紋路,竟是形成一座大陣,噴涌出可怕的氣息。

    “噗……”米風狂噴出一口鮮血,半個身體已經陷入地下,快要支撐不住。

    “老家伙,結束了!念你曾是千年之戰的英雄,留你一命!不過,你就乖乖在床上躺上十年吧!”秦墨冰冷開口,手掌做勢欲壓。

    忽然,遠處的半空,三股無比恐怖的氣息涌現,其中一股氣息最是恐怖,如同一座黑色山脈從天而降,將落月峰的區域全部籠罩。

    “這位朋友,請住手!可否給我羿武狂一個面子,放過我這位老友!”

    半空中,一個沉重浩蕩的聲音傳來,充滿了威嚴,震得虛空不斷顫動,星月之光也隨之散落。

    在場的諸多強者紛紛遙空行禮,他們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氣,西翎第一強者羿大元帥既然到了,這件事情應該能夠結束了。

    “我之前就說過,就算是你羿武狂親自來此,我絕不會放過這幫家伙。姓米的這個老家伙,連番頂撞我,只讓他躺上十年,已算是便宜了他。”

    秦墨冷冷開口,雙眸真焰跳動,散著一種孤傲而高貴的氣度,讓人為之心顫。

    這種氣度,乃是屬于銀澄,那是身為妖狐一族天驕與生俱來的氣質。現在,秦墨與王火融合,也帶有了這樣的特質。

    一時間,在場眾人吞咽口水,頭皮一陣麻,敢當面這般頂撞羿大元帥,整個西翎戰城真的找不出幾個人來。

    然而,半空中,那個黑色山脈般的身影,卻是毫不動怒,語氣反而越緩和︰“上一次的千年之戰,米風狂武基損傷嚴重,若是再受重傷,躺上十年,會嚴重損及壽元。這位小友,你此次放他一馬,事後我代老友,給你一個滿意的賠償。”

    緊跟著,另外兩股磅礡的氣息趕至,兩道蒼老的聲音相繼響起,竟也是語氣親和,希望秦墨高抬貴手,將這件事揭過。

    這樣的情景,令在場強者們心神俱震,對于半空中的三位存在,他們很清楚,那是西翎戰城屈指可數的三大天境強者,威名震世,無人敢捋其鋒。

    可是,這樣三位尊貴的存在,卻對于一個小輩,如此放低姿態,實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不過,簡萬宸在內的一些西城名宿,則是心里通透的很,羿武狂三位大人之所以如此親和,並不是在實力上壓制不了這位羽先生,而是對其潛力,對其背景無比忌憚,不願得罪。

    “那一圈人嗎……”簡萬宸搖了搖頭,看了看簡月璣,苦笑道︰“羽兄弟會答應為你補全刀骨,恐怕是想接引你,進入那個圈子,現在,老三他們幾個真是太糊涂啦……”

    簡月璣嬌軀微震,絕美容顏卻是露出堅毅之色,輕語道︰“昔日米老能挺過重傷,再攀武道巔峰。閉關百年,又踏破逆命,躋身天境。我即便身上刀骨不全,又如何不能攀上刀道至境呢?”

    “好!你雖是老三的孫女,卻是最像我!身為武者,就該如此!”

    聞言,簡萬宸身軀一震,露出贊賞之色,顯然兩位絕世強者一戰,讓簡月璣看清了未來的武道。

    這時候,一輛馬車疾馳而來,在廣場邊緣停下,一個身形佝僂的老者從車廂中爬出,滾落在地,高喊道︰“這位先生,米老大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請不要怪罪,一切讓我來承擔!”

    “嗯?是你……”秦墨轉頭望去,眼眸一跳,赫然覺這老者竟是舊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