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爆!剛拳對柔指



    “鐵岩……”

    秦墨咀嚼著這個名字,似是在那里听過,卻又是想不起來。

    不過,看到鐵岩如此虔誠的行禮,秦墨也是神情一肅,抱拳行禮。

    在骨子里,秦墨是一個純粹的武者,對于武道,對于戰斗,有著徹骨的執著。

    “西翎戰城‧秦墨,請賜教!”秦墨抱拳,這般說道。

    “好!我不客氣,要出招了。”

    鐵岩雙腿邁開,呈八字,腰部微沉,雙臂一動,雙拳含于腰眼,擺出一個最基本的出拳架勢。

    見此情景,周圍人群又是一陣發呆,許多人忍俊不住,差點笑出聲來。開始還以為,這個鐵岩就算不是黑馬,至少也能給秦墨制造一點麻煩。

    現在,瞧著鐵岩基礎拳法的架勢,很多人暗道,完了,這家伙從出生到現在,不會是將所有的時間,都耗費在修煉真氣上吧?不會是沒有修煉上乘武技吧?

    轟!

    下一瞬間,鐵岩右拳一動,轟出一拳,狂暴拳勁頓時四散奔流,如同怒龍咆哮,空氣中氣流瘋狂旋轉,隱隱爆發巨獸的咆哮。

    這一拳,直接打爆了空間。

    也將許多人的嘲笑聲,直接轟進了他們的肚子里。

    這一拳,如怒龍探爪!

    對面,秦墨瞳孔驟然收‧縮,他是被驚到了,怎麼也想不到,鐵岩一拳轟出,如此狂暴霸道。

    不過,秦墨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他正是渴望這樣強大的對手,來錘煉新修煉的【千幻柔指】。

    左腳邁出半步,秦墨右掌拍出,在半途中,以掌變拳,食指彎曲突起,猛地一指彈出。

    嗡……,一道尖銳的劍鳴響起,劍光乍現。

    一霎那,拳指相交,結結實實的踫撞在一起。

    咚!

    初時是一道沉悶的聲響,並不響亮,隨即,一連串的聲音迭起,相互疊加,而後如同驚雷陣陣般炸開。

    轟隆隆……,四周人群只覺耳邊巨響不斷爆開,整個人如同置身怒濤之中,震得他們東倒西歪,站立不穩。

    許多人修為不夠,只是先天,則是紛紛捂著耳朵,踉蹌後退,鮮血不斷從指縫中流出。

    還有少數人慘叫一聲,則是直接被震暈在地,暈厥不起。

    擂台上,踫撞在一起的兩人,皆是身形一動,身形朝後仰了仰。

    隨即,兩人都是雙腿一動,雙腳蜷起,緊緊抓著地面,竟是不進反退,再次踫撞在一起。

    轟隆隆……

    黑色擂台顫抖起來,秦墨指出如飛,或彈,或刺,或是雙指並起斬下……,將【千幻柔指】的特性發揮到極致。以極致柔韌的柔勁,化解霸道無匹的剛拳。

    而鐵岩則是佇立,雙拳不斷轟出,一拳接著一拳,毫無花巧,每一拳皆如巨錘開山,轟開空間,疾如閃電。

    整座擂台上,一*氣勁如同巨浪,不斷朝著周圍蔓延。待到後來,則是如巨浪翻騰,轟得整座擂台瘋狂顫抖。

    這一輪交鋒,兩人交戰近千合,皆是站在原地,寸步不動,亦是未後退分毫。

    這樣的交鋒,並沒有任何花巧,純是交戰雙方,對于柔指,對于剛拳的領悟。

    但是,正是這樣的戰斗,卻是無比火爆,令周圍人群都看直了眼。

    “這個鐵岩,是咱們東城那一宗門的弟子,怎會強得如此可怕?”

    “這樣的拳勢,霸烈如海,又沉穩如岳。僅是以剛拳的拳勢,就足以躋身我們東城少年宗師前十強了。”

    “太強了!那個秦墨也太可怕了,在這樣霸道的拳勢面前,竟然以指勁抗衡,他的手指竟然沒斷。”

    人群已經沸騰,此時再也無人質疑鐵岩,這又是一匹黑的不能再黑的黑馬,實力簡直太可怕了。

    轟隆!

    黑色擂台一陣顫抖,交戰雙方分開,皆是平穩後退,退至十米之外,佇立站定。

    鐵岩的衣袖,此時已是破破爛爛,他將衣袖撕下,隨手一拋,碎布如蝴蝶般紛飛。

    秦墨的衣袖,則早已被震成粉碎,露出肌肉稜角分明的臂膀,猶如是玄金澆鑄一般,散發著鋒銳光芒。

    “可惜,你的修為未至宗師,我就算勝了你,也是勝之不武!”鐵岩忽然開口,這般說道。

    擂台上,藍袍青年佇立不動,整個人站在那里,散發著山岳般巍峨的氣勢。

    此時此刻,再無人質疑鐵岩的話語,剛才的那一輪火爆踫撞,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

    “僅是熱身而已,談勝負還太早了點吧。鐵岩兄,我既站在這里,自是希望與更強的對手一戰,毋須顧慮,全力以赴吧!”秦墨淡淡開口,言語之間,帶著一絲尊重。

    “好!那我動用拳技了。”

    鐵岩這般說著,擺出一個奇異的拳技起手勢。

    這一刻,黑色擂台四周的人群,立時安靜下來,一片寂靜。

    無數人的心在狂跳,擂台上的兩大天才竟說,剛才那一輪交鋒是熱身?那真正的展現實力,又是怎樣的驚天動地。

    很多人胸口微窒,毫不懷疑兩人是熱身的說法,因為秦墨至始至終,尚未動用他的佩劍。

    這個西城劍道天才,再凝成劍座之後,終于要展露他的劍技嗎?

    轟隆!

    一道轟鳴響起,並不是鐵岩的出拳,而是他全身肌肉膨脹,爆出的一道巨響。

    在鐵岩體內,刮起一股狂風,吹散了四周的煙塵,這是肌肉劇烈膨脹,所形成的狂風。

    一瞬間,鐵岩的體型,脹大了四倍,竟是快要趕上熊彪的人熊體型。

    對面,秦墨的臉色變了,這一瞬間,他知道鐵岩要施展的拳技,是哪一種拳技!

    古獸武學!

    鐵岩竟是擁有古獸血脈?

    碩大如鐵錘的拳頭,轟然砸出,卻是拳出一半,又驟然收回。

    隨即,就在這半臂的距離之間,鐵岩以快到窒息的速度,連續沖拳、收拳近百次。

    而後,轟出這一拳。

    這一拳,轟出了一個龍首!

    吼!

    一道龍形頭顱出現,通體如岩,張開巨口,朝著秦墨奔襲而去。

    【岩龍咆】!?

    這一拳所過之處,堅固無比的地面,也犁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好,好拳!”

    秦墨一聲大喝,吐氣開聲,十指律動,在瞬息之間,連續變幻數十次,或是柔軟如棉,或是堅韌如鋼……

    隨即,他十指一頓,竟是一根根泛起灼熱,噴薄出一股金中帶青的鋒銳焰氣。

    他雙掌破空,在推進過程中,連續呈現近百種變化,如天邊浮雲,無跡可尋。

    而後,一股風雷之聲,從秦墨十指之間迸射出來。

    【千幻柔指】——指間風雷!

    轟!

    兩人再次踫撞在一起,震耳欲聾的踫撞聲響起,也不知出現了多少聲爆響。

    一股股氣浪沖起,整座黑色擂台出現一道道裂痕,逐漸呈現蛛網般的龜裂跡象。

    擂台四周,無數陣紋浮現,抵御著無比凶猛的勁氣余波,終于,隨著一道哀鳴,擂台周圍的防御大陣被轟破,氣勁狂溢而出,朝著四周涌去。

    周圍觀戰的人群,頓時騷亂起來,紛紛退開躲避。

    遠處,在其他兩座擂台觀戰的人群,也是注意到這邊的動靜,皆是駭然失色。戰斗的余波,震碎了擂台的防御大陣,這真的是初選之戰嗎?不是宗師組的四強戰?

    以往的宗師組戰斗,就算是在決戰中,都未必能轟破擂台的防御大陣。

    這樣的動靜,驚動了高台上的一眾前輩強者,孔大帥隨即出手,拍出一道氣勁,注入黑色擂台的防御大陣中,穩定住陣紋潰散的趨勢。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轟隆聲傳出,黑色擂台終是支撐不住,徹底崩碎開來。

    一陣陣煙塵噴起,擂台中央,如同閃電般對攻的兩人,終是分了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