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天宗秘聞



    “我忽然記起,還有些要緊的事情,要與秦墨說。所以就留下來了。”

    天蛇公主輕挽著秦墨的手臂,淺笑著回應,卻是絲毫沒有羞澀之意,落落大方的氣度,令得源刀尊等人眼前一亮。

    隨即,天蛇公主沒有再停留,與秦墨傳音密語了幾句,便向奕銘風等人告辭,翩然而去。

    望著遠處,天蛇公主倩影一閃而沒,奕銘風等人相視贊嘆,皆道天蛇族有這樣一位王室公主,仰氏想要掀起太大的風浪,看來是難以實現的。

    “這個丫頭,與你倒是良配。你小子,可要有點心。”奕銘風點了點頭,這般叮囑秦墨。

    對于天蛇公主,奕銘風是相當欣賞的,也覺得秦墨與之很般配。

    在這位絕代陣道大師的觀念中,對于人族與妖族的結合,一向是沒有任何抵觸的。

    “奕師。”秦墨笑了笑,在這種事情上,他也不方便回應長輩。

    “小輩之間的事,我們就不用攙和了,世事無常,將來的事,誰有能說得清楚。”源刀尊則是這般說道,語氣中有一絲嘆息。

    顯然,從秦墨、天蛇公主身上,他想到了逝去的伴侶,那是源刀尊一生最大的痛楚。

    三眼頭陀則是失笑搖頭,道︰“咱們來找這小家伙,可不是為了這個事情,這小家伙年未至二十歲,就躋身武道王者。咱們可是要做些準備才對。”

    奕銘風、源刀尊皆是臉色一整,點了點頭,前者大袖一揮,四周情景變幻,如同乾坤倒轉,就來到了後山的大殿中。

    “乖乖……,奕師的陣道手段,又精進了不少。”

    “乾坤扭轉,頃刻而成,連一絲的地氣涌動都察覺不到,奕師的祖陣之技,恐怕快要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

    秦墨、銀澄皆是咋舌,要知道陣道造詣到了奕銘風的層次,欲精進一絲,也需要日積月累的修煉。

    可是,奕銘風的陣道造詣,卻是一直在進步,仿佛自葬數百年,如同是獲得了新生。

    秦墨揣測,這位師尊在陣道上的造詣,是否能再邁出一大步,達到這一紀元以來,陣道師的一個高峰。

    大殿中,奕銘風等人相繼落座,秦墨也被吩咐坐下。

    這樣的待遇,在以前可是沒有的,在座的三位蓋世強者,皆是秦墨的師長,在這三位面前,秦墨一向是執弟子禮站著,這也是應該的。

    事實上,即便是武道聖者,在奕銘風三人面前,也只有站著的份。

    畢竟,無論是修為,輩分,這三位都太高了,也唯有天藤宗莫老那樣德高望重的長者,才有資格與這三位坐在一起。

    “你小子雖是武道王者,但是,二十歲前躋身王者境,意義非同一般。坐下吧。”

    見秦墨微微皺起,似是覺得坐下有些失禮,源刀尊則是笑著說道。

    “小子,坐下吧。要和你說正事了。”奕銘風也是說道。

    秦墨依言坐下,卻是有些納悶,覺得氣氛有些不對。

    雖說他在二十歲前,就躋身武道王者境,在兩大域的修煉史上,稱得上是驚世駭俗,但是,也不至于讓三位蓋世人物如此對待。

    “秦墨,你或許不知道,二十歲前躋身王者境,意味著什麼。這關乎到一個極大的秘密,也關乎到一個極大的機緣。”三眼頭陀看出秦墨的疑惑,徑直這般說道。

    源刀尊也是點頭,看向秦墨的目光,有著長輩對晚輩的喜愛。

    至于奕銘風,則是端坐在首位,神情淡然,透著一股子矜持,也有著掩飾不住的自得。

    這樣的情景,使得秦墨更加納悶,他轉念一向,脫口而出︰“難道說,二十歲前躋身王者境,與傳說中的天榜有關聯嗎?”

    “與天榜有關系,僅是一個方面,就算躋身天榜,對于你個人來說,也算不得莫大的機緣。”源刀尊這般解釋道。

    秦墨想了想,也確是如此,古幽五榜對于武者個人來說,雖是能夠增加氣運,但是,並不足以獲得一個莫大的機緣。

    位列古幽五榜,乃是對于武者所屬的宗門,所屬的領地,有著莫大的好處。

    對于一個宗門,一個勢力,一方領地來說,氣運則顯得極為重要,這是興盛的根本。

    “這個秘密,這個機緣,又是什麼?”秦墨好奇的詢問,也同時以心念傳音,詢問銀澄是否知曉。

    秦墨很清楚,這恐怕是因為二十歲前躋身王者境,牽涉到了某種古老的約定。

    古幽大陸上,在遙遠的年代之前,並沒有五域之分,各個大族,各大勢力相互爭斗,久而久之,則締結了一個個古老的約定。

    有些約定,隨著某些大族、某些大勢力的消逝,就自然的作廢了。

    可是,有些約定,則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勢力的泯滅,種族的消亡而改變。

    對于秦墨的問詢,銀澄則是輕哼一聲,不予理睬,這狐狸顯是知情,卻不願意透露。

    此時,源刀尊、三眼頭陀則是都看向奕銘風,顯是要將宣布這個消息的權利,交給秦墨的這位師尊。

    “墨兒。為師對于你醉心劍道,卻疏于修煉陣道,一直很不滿。不過,能在二十歲前,就躋身王者境,且一舉戰勝青曦宗祁麟。也算是達到了為師對你的期許。”

    這一番話,听得秦墨目瞪口呆,狐疑地看著奕銘風,很是懷疑,這是不是他熟悉的師尊?

    要知道,以奕銘風的性子,是從來不會這樣,用一副教誨的方式,對秦墨說話的。

    現在,奕銘風會如此,只能說這位師尊的心情非常好,且要說的事情也非常重要。

    “是。師尊教導的極是。”秦墨也很配合,做出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奕銘風點了點頭,清了清嗓子,看向秦墨,和顏悅色道︰“墨兒。在古幽大陸的各大勢力中,有一個古老的約定,若是有哪一勢力的弟子,能在二十歲前,躋身王者境。則將獲得資格,進入傳說中的宗門修煉。這就是一個莫大的機緣,而這個約定,也是一個莫大的秘密。”

    旁邊,源刀尊則是笑起來,補充道︰“所謂的傳說中的宗門,可不是霸主級勢力,一品宗門候補,一品宗門那麼簡單。是比這些龐大宗門,更加強大的存在,堪稱是古幽大陸最頂峰的勢力。”

    傳說中的宗門!?

    古幽大陸最強的勢力!?

    秦墨身軀一顫,露出震撼之色,腦海中卻是一片空白,前世的許多記憶一股腦的涌上心頭。

    他竟在這一刻,接觸到了前世,只能仰望的龐然大物的勢力。

    瞧著秦墨震驚的神情,源刀尊等人皆是笑了起來,顯是很滿意這少年的反應。

    一直以來,這個少年都太冷靜了,鮮少有什麼事情,能夠真正觸動他。絕大部分時候,源刀尊等人都覺得,秦墨實在太冷靜了點,也太老成了點,需要有一點少年的朝氣。

    現在,秦墨震撼莫名的表情,就讓奕銘風等人很滿意。

    “墨兒,你知道這兩個傳說中的勢力,是哪兩個嗎?”奕銘風笑著問道。

    兩個傳說中的勢力?

    不是三大天宗嗎?

    這樣的反問,秦墨差點脫口而出,卻是話到喉嚨處,生生被他遏制,吞回了肚子里。

    “徒兒不知。請奕師示下。”秦墨搖頭,低著頭,一副虛心聆听教誨的模樣。

    “這兩大傳說中的勢力,在古老的年代里,又被稱為‘天宗’,其一是青蓮山,其二,則是絕都城。”

    “按照古老的約定,若能在二十歲前,就躋身武道王者的境界,則有資格,拜入這兩大天宗的門下。”

    “小子,這是無法想象的機緣,你要把握住!”

    奕銘風說到最後一句,又恢復成平時的模樣,卻是疾言厲色,要秦墨一定要把握這樣的機緣。

    青蓮山?

    絕都城?

    秦墨怔怔出神,腦海中卻是在盤旋另一個名字,戰天城呢?

    三大天宗之一的戰天城,為何奕師沒有提起?

    三尺離魄動天城!

    前世,秦墨第一次听聞那個人兒的名字,就是在一次黑市上,有人談及三大天宗,言及戰天城出現了一位驚世的天才,劍魂天生,手持一柄離魄劍,連闖戰天城九十九道天關,震動了整個天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