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宗門大興



    ???……

    悠揚的鐘聲響起,在十峰山脈的山間回蕩,充滿了朝氣和祥和。

    天剛放亮,通往十峰山脈的山路上,已經是人山人海,從千元宗的大門,一直排到了山腳下,形成一條看不到頭的長龍。

    自從半月前,西翎主城中,【地脈通天塔】的驚人動靜以來,前來宗門拜師的人數,可謂是每日俱增。

    並且,前來拜師的武者們,有相當一部分,都是資質不俗,是可造之才。

    此時,千元宗上下才首次體會到,什麼叫挑徒弟挑到手軟。

    于是,從數日前,千元宗的高層就做出決定,要提高擇徒的門檻,再不能像以前那樣來了。

    可饒是如此,每天前來拜師的人數,依然沒有減少的跡象,反而是越來越多,成千上萬的天才少年從西翎戰城各地趕來。

    甚至于,其中有相當一部分的人,是來自其他戰城。

    這樣的盛況,實是因為此前,秦墨、熊彪和帝衍宗鬧出的動靜太大了,三個少年分列【地脈通天塔】前三。甚至將簡月璣都壓了一頭。

    而這三個少年竟是來自一個宗門,六品候補宗門——千元宗!

    如此一來,千元宗想不出名都難了,一個六品候補宗門,憑什麼能夠培養出絕世天才?

    要知道,主城外三千宗享有的資源,遠遠及不上主城內的百宗,單是修煉場所方面,就有相當大的差距。

    即使是一個五品宗門,想要培養出一位絕世天才,就算是集結全宗之力,將所有資源都砸下去,也未必能如願。

    而一個六品候補宗門,想要培養出一位絕世天才,其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也可以說,千元宗能夠培養出一位絕世天才,是走了****運,撿到了一位資質絕艷的少年。

    但是,同時出現三位絕世天才,這就不是運氣,而是一定有原因了。

    究其原因,很容易讓人想到的一點,就是——教徒有方!

    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千元宗的名聲,想不火都難了。

    ……

    千元宗內門,千元十峰矗立。

    湖面的霧氣迷蒙,不時有船只劃過水面,駛向十峰中的一峰。

    相比宗主峰、碧落峰等山峰的熱鬧,冰焱峰一如既往,還是那般的沉寂。

    霧湖畔,一群少年男女在岸邊,或站,或坐,在等待霧湖選峰的船只到來。

    這是又一批資質甲等的少年天才,在準備霧湖選峰,看看能夠進入那一峰。

    一塊岩石上,一位絕色少女端坐,她穿著水綠色羅裙,一雙大眼眸水汪汪的,充滿了靈動,顧盼之間,讓很多少年怦然心動。

    這時,綠衣少女看向一旁的內門弟子,甜笑道︰“師兄,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師兄一定要給我解惑。”

    這綠衣少女的聲音,酥酥軟軟的,听的那內門弟子身體就酥麻了半邊。

    “羅師妹不需客氣,霧湖選峰之後,你就是內門弟子。有什麼問題,盡管問吧。”這內門弟子一邊笑著,一邊挺直身板,展現最為帥氣的一面。

    綠衣少女抿了抿嘴,道︰“師兄,我想問,秦墨師兄是哪一峰的門人?”

    此言一出,周圍皆是安靜下來,在場一群少年男女都看了過來,他們眼中有著熱切之色。

    他們拜入千元宗,順利進入內門,就是希望能夠一睹秦墨的風采。

    西城武殿試煉的傳奇……

    鷹隼試翼會的三組第一……

    西城最年輕的少年宗師……

    【地脈通天塔】名列第一……

    揮劍斬殺兩大宗門坐騎,血濺帥府門前,並豪言兩年後殺上龍舵閣、落月峰……

    這一樁樁事跡,對于少年武者們的沖擊,無疑是巨大的。

    那內門弟子臉一黑,心中哀嚎,怎麼又是問墨峰主的,這些天來,怎麼這麼多人問同樣的問題啊,還是漂亮的妹子居多。

    心中嘀咕著,這內門弟子則是臉色一整,道︰“羅師妹,你不能這樣稱呼,墨峰主如今執掌內門十峰之一,冰焱峰的峰主。你以後若是見到,不能胡亂稱呼。”

    頓時,四周的一群少年們傳出陣陣驚呼,很多人目光越發熱切。

    “冰焱峰……,若是霧湖選峰,能夠進入冰焱峰……”綠衣少女美眸連閃,充滿憧憬。

    那內門弟子苦笑搖頭,慎重告知一群新入門的師弟師妹,冰焱峰在十峰中是很特殊的,暫時不接收新的門人。

    聞言,一群少年男女哀嚎不已,他們不能接受,冰焱峰怎麼就不收門人呢?

    這半個月來,類似的事情不斷發生著,似也預示著,千元宗的興盛未來。

    ……

    冰焱峰,後山,鐵柳樹林中。

    秦墨盤膝而坐,周身真焰涌動著,熾熱的真焰不斷凝聚,隱隱有著實質化的跡象。

    周圍,則是一個直徑十丈的深坑,坑洞如斧鑿刀削,呈現一道道螺旋的痕跡。

    而秦墨靜坐的位置,並不是地面,卻是在深坑的中央,盤膝懸空而坐!

    嗡嗡嗡……

    背後,那個劍座虛影呈現,九千枚劍形熠熠生輝,流轉著無匹的鋒芒。

    尤其是劍座的頂端,一個圈形的光球中,一枚劍形的雛形流竄,每一次竄動,都會噴薄出強大的劍氣,生生將地面剝脫一層。

    此時,秦墨體內,正在發生玄妙的變化。

    丹田中的先天真焰,已是完全的實質化,充填著整個丹田,仿佛形成了一片沃土。

    而在沃土之上,則有一縷蓬勃生機涌動,竟是隱隱透射向頭部的巔頂。

    這一縷生機,就如沃土中發芽的一顆幼苗,正在茁壯成長。

    胸口檀中的位置,那道濃烈精純的地靈之氣,不斷溢出地氣,注入那一刻幼苗中,促進它的加速成長。

    這種變化,正是先天宗師境的修煉進度,當這顆幼苗徹底長成,真正的透達頭部巔頂,就是宗師境邁向地境的蛻變。

    也即是邁向傳說境界的蛻變!

    這種變化,又被稱為——溝通天地之橋!

    不過,秦墨體內的這縷生機幼苗,尚未達到胸口檀中的位置,距離傳說中的境界,尚是很遠。

    這時,秦墨體內的氣息,驟然強盛起來,有種蓬勃噴發的氣機,似要從宗師五段巔峰,朝著六段層次發起沖擊。

    最終,秦墨還是放棄了沖關,緩緩退出修煉狀態,欲速則不達,他這段時間的進境,委實有些太快了點。

    睜開眼,便是兩道劍芒射出,直透數丈之外,吞吐不定,宛如實質。

    “十成先天劍芒,宗師境五段巔峰,又獲得這道地靈之氣,此次【偽‧地脈通天塔】的收獲,還真是巨大,一時消耗不掉啊……”

    感受著體內的變化,秦墨喃喃自語,評估著自身的戰力達到了何等程度。

    毫無疑問,憑他手中握有的底牌,再依仗斗戰聖體的強悍,同輩之中,甲等超品資質以下的宗師強者,已經構不成威脅。

    在同階之中,秦墨可以說是真正的怪物,堪稱同階無敵。

    不過,秦墨心中還是有著隱憂,分身三化,晉級宗師境之後,斗戰聖體第五層已是徹底開啟。

    但是,關于斗戰聖體第六層的開啟,一直沒有出現預兆。

    或許,正如狐狸所說,斗戰聖體開啟到第五層之後,是否還能開啟第六層,這是一個未知的答案,因為任何典籍中,都沒有可考的資料。

    抬起頭,目光穿過樹梢,看向遠方的天空,秦墨不禁握緊雙拳,此次宗門劫難後,他深深感覺到,自己的實力還遠遠不夠。

    他,要迅速的,變得更強!

    正思忖著,樹林外傳來腳步聲,冬東咚快步走來,告知秦墨,冷先生前來拜訪。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