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陣毒



    不僅管一君嗔怒不已,冬東咚亦是怒目而視,秦墨自言自語,闡述的陣紋深入淺出,卻又直指玄奧陣紋的核心。

    這樣的講解,等于是一位絕世陣道大宗師的講授,機會之難得,平素想踫都踫不到,卻被青袍男子生生打斷了。

    “原來是永林表哥,找我何事?”管一君看清來人,神情淡漠,開口道。

    冬東咚一怔,旋即怒容盡斂,在管族領地這兩日,他已知曉管族年輕一輩,最為出色的兩個人,一是護道人管一君,另一個,則是管族未來的族長管永林。

    傳聞,管永林年不過三十,便已是陣道宗師,能夠憑一己之力,布置一座天級陣法。

    這樣的陣道造詣,乃是陣城年輕一輩的翹楚,也代表北寒聖城,乃至整個北域的一個高峰。

    冬東咚還知曉,管族高層有意,撮合管永林、管一君的婚事。

    門口,管永林走了進來,步履之間,無形陣紋隱現,他極為俊逸,笑容和熙,眉宇之間,卻有淡淡的威嚴。

    見到這青年,胖少年頓時泄氣,不得不承認,管永林和管一君很般配。

    “一君,家主、長老們要見你,讓我過來找你。”

    管永林目光一轉,落在秦墨三人身上,頷首致意︰“墨兄弟,前兩****在閉關,研究上古大陣的破陣之法,沒有來相見。還請見諒!”

    秦墨起身回禮,管族的這位未來家主確是氣度不凡,難怪听管族的僕從閑聊,說將來管永林、管一君執掌管族大權,管族必定能夠成為陣城第一家族。

    與秦墨三人閑談幾句,管永林告罪一聲,與管一君一起離去。

    “俺不喜歡這家伙,一君小姐配他真是糟蹋了!”黑棍悶聲嘀咕。

    冬東咚也是點頭,贊同黑棍的說法。

    秦墨啞然失笑,這兩個小子的心思,他很清楚,也不答話。與銀澄一起,繼續研究上古大陣的破解陣紋。

    “了不得啊!這座萬年古墓外,還有五重完整的上古大陣,本狐大人懷疑,里面埋藏了驚天秘藏。可惜,想要探入古墓,這片大陸上恐怕沒有幾位陣道師能做到。”銀澄慨嘆不已。

    “奕銘風大師來此,說不定能破去古墓外的上古大陣。”秦墨嘀咕道。

    前世,絕世陣道大師奕銘風的傳奇,一直在延續,這位傳奇人物深入大陸絕域之一的幽寒古川,一路破除重重大陣,進入幽寒古川最深處。

    最後,終是逼出了古川中驚世存在,與之以陣道對決,其結果如何,無人知曉,只知奕銘風安然離去。成為前世中,唯一一個已知,從幽寒古川全身而退的超卓人物。

    現在,這位傳奇陣道大師來到陣城,秦墨覺得,這座萬年古墓外的上古大陣,未必能夠難道這位傳奇人物。

    銀澄哼唧了兩聲,似是對奕銘風很不感冒,因為這是一個人族。但是,這狐狸也沒有反駁,間接認可了奕銘風的陣道造詣。

    “咦!有門,憑這些破解的陣紋,本狐大人應該找到這座上古大陣的缺口。”銀澄忽然驚喜喊道。

    “只是一座上古大陣的缺口,不是還有五重完整的上古大陣嗎?”秦墨皺眉。

    “你小子懂什麼!憑咱們現在的實力,你還想深入萬年古墓的最深處嗎?肯定是在古墓外圍探索,這座古墓的規模,一直延續到陣城郊外,在陣城中進入的位置,已是萬年古墓的里面了。”銀澄駁斥鄙夷道。

    秦墨一愣,繼而一喜,這狐狸確沒說錯。

    銀澄亦是欣喜不已,它已是待不住了,恨不得立刻離開管族,到上古大陣外一探究竟。

    “別急,待到晚些時候,我找個理由,向管一君辭行。不辭而別,太失禮了。”秦墨這般說道。

    這個時候,有僕從送來午飯,品種很豐盛,皆是陣城有名的美食。

    “謝謝這位漂亮姐姐。之前送飯的那位姐姐今天沒來麼?”黑棍受到胖少年傳染,看到美麗少女都喊姐姐。

    “唉。這位小姐姐,昨天送飯的那位大姐姐沒告訴你嗎?肉食要送雙份啊!”冬東咚搖頭嘆息。

    送飯的婢女俏臉有些發黑,這胖少年再吃下去,豈不要成豬了。

    待這名婢女離去後,黑棍、胖少年打開飯盒,狼吞虎咽的掃蕩,兩人知道秦墨修為已能闢谷,一點飯菜也不給他留下。

    噗通、噗通……

    胖少年、黑棍倒地,不省人事,兩人面色酡紅,如同伶仃大醉的醉漢,口中噴出一股股酒氣。

    “飯菜有毒!”秦墨一驚,起身檢查兩人狀況,卻發覺並未中毒,只是大醉狀態,可能要昏迷數日。

    隨後,秦墨檢查飯盒、碗筷,也未發現有任何毒藥、迷藥。

    “小子,別白費功夫了,這是一種高明的陣毒。”

    銀澄從秦墨衣袖中探出腦袋,噴出一團青色焰霧,籠罩這些飯盒、碗筷。

    在青色焰霧籠罩下,這些飯盒、碗筷表面,呈現密密麻麻的陣紋,很細小,猶如蝌蚪般游動。

    銀澄告知,這是一種極高明的暗算手段,一旦這些陣紋發動,則會產生毒素,或是迷藥的效果,再滲入飯菜中。用以暗算,防不勝防。

    “陣法一道,與武道一樣,千變萬化,又豈是外行人能夠想象的。”

    呼……,這狐狸爪子輕揮,交織出無數道陣紋,與飯盒表面的蝌蚪陣紋相似。而後,它爪子一劃,匯聚成一面青焰鏡,逐漸浮現一幕景象。

    那是一間密室,有兩人在密談,其中一個是中年男子,氣度威嚴,很有氣勢。

    另一個人,正是之前的管永林。

    “父親,失敗了。只有兩人服用了飯菜,那個秦墨沒有服用。現在恐怕打草驚蛇了。”管永林躬身道。

    “無妨。失敗了就失敗了。這小子就算懷疑,也不敢離開我們管族領地,否則,他將面臨屠家的雷霆報復。下一次出手,再隱秘一點,一定要將【八岳靈寰燈】弄到手。老夫要讓這盞神燈,徹底消失在世間。”中年男子低沉說道。

    “父親,為何要毀去神燈,傳說的陣城七族詛咒難道是真的嗎?一個家族,真不能持有兩件陣道神兵?”管永林問道。

    “你不要存有其他心思……”中年男子揮了揮手。

    ……

    青焰鏡中的景象,逐漸模糊,消失不見。

    “管永林、管族族長……”秦墨臉色很不好看,他剛才首先懷疑的是屠家,其次懷疑的是管族,卻是想不到,是管族族長與其子的合謀。

    “這一老一少兩個孫子,真以為陣道手段舉世無雙嗎?在本狐大人面前,這兩個家伙連孫子都不如。”銀澄咬牙切齒,怒火中燒。

    不過,這一次,銀澄卻是很快平息怒火,讓秦墨立刻離開,到那座上古大陣外一探究竟。它更關心萬年古墓中的秘藏,至于仇怨什麼的,在寶貝神物面前,都可以暫且拋在一邊。

    秦墨點頭同意,陣城如今的水太深,剛與屠家結為死敵,不易再與管族族長翻臉,這筆帳以後慢慢再算。

    隨後,將冬東咚、黑棍再次放入燈座空間,秦墨偽裝了一番,身形一閃,化為輕煙,穿屋而去。

    管族領地周圍的大陣,固然是天級陣法,但在銀澄【青焰琉璃火】面前,並算不了什麼,熔穿一處陣紋,一人一狐神不知鬼不覺的離去。

    此時,正是中午,陣城大街上,人潮熙攘,強大武者、陣道宗師的身影不時出現,這座城池可謂是臥虎藏龍。

    “那座萬年古墓的位置,是在何處?”秦墨低聲詢問路人,卻被人投以白眼,仿佛看白痴一樣,不願回應這個白痴問題。

    “你想去萬年古墓的位置嗎?我可以帶路哦。”

    身後,一個人走來,披著厚厚的斗篷,兜帽下是一張空靈絕美的容顏,正是管一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