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又一道鐵令



    砰砰砰……

    西翎主城的迷極宗門址前,爆發驚人的戰斗,迷極宗七大長老聯手大戰簡月璣,一道道氣勁如柱沖起,瘋狂盤旋,震動了整個主城。

    這樣驚人的情景,引得無數人觀望,這是兩天來,西翎軍團封禁的第十七個宗門,也是第一次遭到如此激烈的抵抗。

    前兩天,西翎鐵騎所過之處,一個個宗門皆被懾服,即使有反抗者,也敗在簡月璣的刀下。

    短短兩天,西翎刀姬之名,已經是不脛而走,簡月璣,簡家的威望也達到一個高峰,隱隱有軍團第一家族之勢,僅次于羿府。

    今晨,羿武狂又頒布一條命令,若是有宗門不服封宗令,只要宗門以一敵七,戰勝簡月璣,就能獲得一次與羿武狂協商的機會。

    這個命令一出,被封宗的下一個勢迷極宗立刻有了行動,七大長老,七大逆命境後期強者齊戰簡月璣,誓要獲得與羿武狂協商的機會。

    要知道,這個封宗令實是太殘酷了,封宗十年,不僅是極大的恥辱,宗門聲譽會一落千丈,並且,整個宗門一旦與外界隔絕,很可能短短五年,就會被其他宗門趕超。

    畢竟,現在的西翎戰城處于風雨突變之際,任何一個宗門得到契機,都可能崛起。在這樣的時期,被封宗不出,簡直是白白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契機。

    轟隆!

    半空中,一道無匹刀芒斬出,點點碎星刀華擴散,籠罩了迷極宗的門址。

    這是兩天來,簡月璣首次拔刀,星離刀勢一出,空間為之變幻,刀勢連續轉動三次,【三星刀離】的刀華擴散,立時將一名逆命境強者從半空劈落。

    碎星刀的星離刀勢,在【躍龍台】之戰上,就已是大放異彩,被無數強者公認,乃是兩大域超一等的刀技,而簡月璣憑此刀技,橫掃了眾多逆命境年輕天才,又豈是迷極宗的長老能夠抗衡的?

    【三星刀離】再轉,簡月璣沒有繼續加強刀勢,便將迷極宗的又一個長老斬落,鮮血狂飆,一截斷臂與這長老的身軀一起墜落。

    這樣的刀勢,震動了整個西翎主城,圍觀的無數人驚呼不已。這兩天來,主城人群都在猜測,簡月璣刀不出鞘,就擊潰了一個個宗門的長老級強者,若是黑刀出鞘,究竟是怎樣的威勢?

    現在,簡月璣黑刀出鞘,展現了西翎絕世刀手的威勢,七大逆命境強者聯手之勢,竟是一瞬間瓦解。

    砰砰砰……,迷極宗七大長老紛紛墜地,敗勢立顯,潰不成軍。

    此時此刻,無論是迷極宗,還是主城的眾多強者心中顫抖,他們這才明白羿武狂今晨頒布命令的用意,根本不是想給那些兩面三刀的宗門一個挽回的機會。

    而是在原有的封宗鐵令上,再加一層威懾,憑簡月璣此時展現的恐怖勢力,隱隱為西翎戰城年輕一輩第二人,哪一個宗門不為之震懾?

    “真是可怕!想不到短短兩年多,簡家明珠的刀道,竟是達到這樣的程度。七大逆命境強者合力,也被其輕易擊潰。”

    “月璣小姐的戰力,恐怕稱得上西城刀道前三的絕世刀手,竟是如此年輕。未來不可限量啊!”

    “咱們西城的未來,有千元宗秦墨、簡府月璣小姐,一片光明。這兩位未來的成就,恐怕在羿帥之上。”

    ……

    主城四處,無數人議論不已,絕大多數人極是熱切。身為西城的居民,誰不希望西城更強大一點,在古幽大陸,唯有強大的實力,才是安生立命的資本。

    武者如此,勢力如此,一方戰城更是如此……

    觀看著這一戰如此迅速的落幕,有些人則在討論,簡月璣與秦墨相比,究竟孰高孰低。得出的結論,則是後者更強一籌,無論是兩年前,秦墨創下的傳奇戰績,再到兩天前,與羿武狂聯手,決戰七大王者。

    這少年劍豪的戰績,越來越輝煌,達到西城無數武者仰視的地步。

    同時,主城人群都認為,未來十年,這一對男女很可能超越羿武狂,成為西城的支柱。

    一座戰城的年輕一輩,出現這樣的絕世天才,是任何人都願意看到的。就算是羿武狂自己,也希望看到這一天的到來。

    與此同時——

    主城的一處偏僻居所,這里是一個狹小破舊的屋子,四周長滿了雜草,台階上布滿青苔,看起來已是許久沒人居住。

    咯吱……

    屋子的窗戶輕輕放下,封曦落美眸閃動,喃喃道︰“簡月璣,秦墨,他們已是回到了西翎戰城麼?師祖的傷勢,要不要請他們幫忙……”

    正喃喃自語時,屋子的床上傳來劇烈的咳嗽,一個老者翻了個身,張嘴噴出一道黑血,所濺射之處,無論地面、桌椅,皆是被腐蝕,飄起縷縷黑煙。

    封曦落驚呼一聲,連忙上前,取出神丹,喂了數粒給老者服用。

    “師祖,你現在感覺怎樣?我立刻去羽館,將那‘羽先生’揪出來。”封曦落一聲驚呼,語氣中蘊著哭腔。

    咳……

    那老者虛弱咳嗽,氣息低弱,面色浮現縷縷黑氣,擺了擺手,道︰“我們來西翎這些天,‘羽館’之內,根本沒有那羽先生的存在。想必是沒有回來。老夫命該如此!”

    封曦落的眸子中蘊著水霧,師祖為了救她,中了祁哲所下的奇毒。卻是用一種奇特的神針可以緩解毒性,據師祖所說,這種神針的由來,乃是一年多前,一位友人從【聚寶齋】購來,送給師祖當禮物的。

    據說,這種神針妙用無窮,能夠拔除奇毒,緩解心魔之神效。

    據那友人說,這神針的妙用,或許沒有【聚寶齋】所宣傳的那麼神奇,也應是不會太差。畢竟,【聚寶齋】不會做砸招牌的事情,總不可能是假貨。

    對此,老者也沒放在心上,隨手將神針收起,很快就忘了這件東西。身為青曦宗的太上長老,又是武尊境的蓋世強者,什麼寶物沒見過,又豈會將一根神針看在眼里。

    然而,在逃亡的路途中,封曦落、老者使盡各種方法,青曦宗的拔毒術,解毒丹,神丹都使用了一個遍,也無法解除這種奇毒。

    那時,兩人都絕望了,也是能夠明白,祁哲會下這種奇毒,必定是用青曦宗的解毒之法無法解除的。

    這樣的手段,讓封曦落想到十年前,她莫名遭到的暗算,由此沉睡了十年。

    之後,憑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想法,使用了一下這根神針,卻是想不到,毒勢立刻緩解下來。

    這樣的結果,讓兩人又驚又喜,隨後老者想起他友人的話,這種神針出自西翎戰城的羽館,便與封曦落一起,來到了西城。卻是撲了一個空,“羽館”的羽先生一向行蹤成謎,根本不知下落,至于那些神針,早已在半年前售罄,沒有存貨了。

    噗……,又是一口黑血噴出,老者呻吟一聲,暈厥了過去。

    “師祖……”封曦落連忙接住老人,咬了咬牙,抱起老者,身形一動,已是如輕煙般消失。

    ……

    另一邊。

    主城的“羽館”,里面的僕從來回奔走,一個個喜形于色。

    時隔兩年多,“羽館”的館主羽先生再次歸來,對于館內上下來說,實是一件莫大的喜事。

    半年前,“羽館”的神針售罄後,館內上下就是愁雲慘淡。

    雖然,“羽館”的待遇豐厚,這些僕從每月得到的報酬,是外界的十倍,在這里一年,就抵得上其他地方十年,根本不愁什麼,但是,神針若是一直沒有供應,則“羽館”的名頭就名存實亡了。

    在“羽館”數年,這些僕從都習慣待在這里,有了極強的歸屬感,自是不願離開。

    現在,“羽先生”再次歸來,使得館內上下,如同過節一樣欣喜。

    “龔掌櫃,這兩年來,辛苦你打點館內事務了。等會,我要送你一份小禮物,作為感謝。”

    站在庭院中,秦墨注視半空中,迷極宗方向已是落幕的戰斗,轉而看向龔掌櫃,笑著道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