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9.第1518章 極惡龍窟



    洞穴發掘到的那些引圖,秦墨等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揣摩研究過,發現了許多端倪。 (.  . )

    其有數張引圖能拼湊成一個殘圖邊角,指向龍坑深處的一個方位,那里地勢詭異,僅是端詳引圖,令人心驚肉跳,這是天然形成的凶地。

    對此,艾溟曾很驚懼,想阻止秦墨等前往,因為,數張引圖拼湊的殘圖,代表著莫大的凶險,往往是十死無生。

    對于絕域的頂級勢力來說,那樣的地方也是凶地,不敢深入。

    不過,這正合秦墨等的想法,這樣凶險之地,代表著有更大的機緣。

    龍坑深處——

    其一處地域,這里的地勢陡得變化,荒原開始消失,一座座山峰起伏,卻是升騰光焰,如同是一座座神山。

    每一座山峰,都有轟鳴聲傳出,似是里面棲息著凶獸,聞之令人心悸。

    遠望過去,這片山勢如同一個怒張的龍嘴,鋒利的龍牙錯亂,充斥著狂亂暴戾的氣息。

    半空,其景象更是驚人,有一團團雲霧繚繞,其有龍騰飛舞的光影。

    在天空的極遠處,更是有無數裂痕出現,狂亂氣息倒垂下來,使得這片區域充斥著令人窒息的力量亂流。

    這樣的地域,著實令人心寒,不敢踏足。

    這片地域,在絕域各大勢力有流傳,乃是極惡龍口,在龍坑之是極凶之地。

    絕域有傳聞,龍坑也是隕龍之地,遠古龍族發生劇變,全部葬在這里。

    而這片地域更加不同,是一頭極惡龍族的葬身之地,死時神魂不屈,從龍口噴吐龍息,使得這里變成一處絕凶之地。

    秦墨等來到此地,感受到巨大壓力,他們目力非常人,看到更多的端倪。

    “這是遠古龍族的血染過的地域。”秦墨嘆息。

    一行同伴,他的目力最強,看出了許多特殊之處,甚至看到天空的方,那一道道裂痕有逆亂的龍氣。

    青年神魂也很吃驚,認出這片地域的來歷,並非是埋葬一頭極惡凶龍,而是遠古龍族的大戰之地,殘留了亙古不化的龍氣。

    砰!

    銀澄催動【青焰琉璃火】,妖族聖火升騰,朝著前方灑落。

    如今,這狐狸蛻變出九尾,不僅戰力激增,在陣道,破陣方面,能力更是絕妙。

    即便是這片地域,被逆亂的龍力封鎖,依然能夠破除迷妄,尋找到一條通道。

    這是為何,妖族一旦誕生九尾妖狐,會被認為是妖族首領的最強競爭者,不僅是戰力方面,而是會誕生一個近乎全能的妖族。

    轟!

    一團青焰綻放光輝,無妖異,也極其美麗,無數陣紋隨之滋生,引動四周的天地之力,空間開始扭曲,產生一條狹長的道路。

    砰!

    這條通道穩固,幽幽的光芒溢出,照耀著秦墨等的臉龐,有無沉重的壓力席卷而來。

    秦墨等很謹慎,又看了看拼湊的引圖,確認無誤,才是進入,身形消失其。

    呼呼呼……

    隨著秦墨等消失,一道道身影飛掠而至,這是一支支隊伍,氣息無強大,卻是跟蹤秦墨等而來。

    “要進去嗎?”

    “小心為妙,這支隊伍只有四個生靈,卻能開啟這處惡龍巢穴的通道,說不定留有後手,設下了絕殺陷阱。”

    “未必。這樣的隊伍每個生靈都無強大,極其驕傲,恐怕是絕域絕頂勢力的傳人,不擔心我們跟蹤,他們早發現了我們。”

    這些隊伍的生靈在交談,想要進入這條通道,卻是又很擔心。

    顯然,他們錯認了秦墨等的身份,認為是絕域頂級勢力的蓋世天才。

    這樣的認知,其實也是常理,因為這處凶地太可怕,能夠來此的強者隊伍,皆是絕域的第一流勢力。

    而能夠憑一己之力,單獨開啟通道的,唯有絕域的絕頂勢力。

    這一路,這些隊伍一直在尾行,他們相信秦墨等早有察覺,卻是沒有絲毫防範,這是對自身實力絕對的自信。

    最終,這些隊伍的生靈還是選擇進入,這處極凶之地固然可怕,但是,也代表著有絕世機緣,無人願意錯過。

    刷刷刷……,一道道身影緊隨而入,本來是無小心,擔心秦墨等設下的陷阱,隨後才發覺多慮了,秦墨等四個強大生靈或許根本未將跟蹤者視為競爭對手。

    然而,事實並非是這樣,以銀澄睚眥必報的性子,又豈容其他人佔便宜,只不過,這狐狸是沒時間布置絕殺陷阱而已。

    ……

    通道盡頭,乃是處于地底洞穴,秦墨等置身于一個偌大的地窟,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存在。

    洞窟一片空曠,卻是布滿裂痕,凝神望去,則是會發現,每一道裂痕都是一條通道,這些裂痕很特殊,仿佛是由凶獸的牙齒洞穿而至。

    “這是龍牙洞穿的通道,應是後來者以龍牙制成的武器造成的。”青年神魂低語。

    青年神魂的見聞,可謂是無淵博,從一些線索,推測出這處凶地曾經發生的事情。

    在久遠歲月之前,遠古龍族葬身此地後,這里並未成為禁區,應是有後來強者到來,發掘這里的秘密,才造成這樣的情景。

    這里,曾有大量的生靈聚集,甚至可以說,曾是繁榮的地域。

    之後,龍坑發生巨變,這里才成為絕地。

    秦墨搖了搖頭,遠古時代的故事,誰又能說得清楚,實在太久遠了。哪怕是古時代的種種事情,至今也是無數的謎團,讓後來者探尋,難知其秘。

    隨即,秦墨拿著殘缺的引圖,尋找合適前進的道路。

    這即是引圖的用,不同的引圖,能夠找到的路徑不同。

    不久,秦墨等選擇了一條裂痕路徑,進入其,剛一進去,感到無濃烈的天地之力,之外界濃烈的數十倍,仿佛一條游魚一下子竄入深海。

    這種感覺,使得秦墨等莫名驚喜,以為很輕松來到修煉聖地,等待他們的會是莫大的機緣。

    然而,下一刻,一股莫名的寒意襲來,秦墨等遍體身寒,急忙進行躲避。

    嗡嗡嗡……

    成百千的光點出現,一閃即沒,掃過秦墨等剛才站立的地方。

    這是什麼東西?!

    秦墨等同伴尚未反應過來,後方傳來一陣慘叫聲,跟隨進洞窟的生靈皆是橫死,被無數光點吞沒,身軀憑空消失,什麼也沒有留下。

    “這是什麼怪物!?”

    銀澄驚呼,憑它敏銳的目力,也是沒喲看清,那些光點到底是什麼。

    “一種蟲子,對生靈的氣息極其敏感。”

    秦墨皺眉,已是有所行動,立刻撐開一個護罩,卻不是真焰護罩,而是虛身凝成的護罩,將同伴們納入其。

    嗡嗡嗡……,那群光點再次出現,在秦墨等不遠處,卻是一下子停滯了,似是因為找尋不到目標而疑惑。

    這時候,秦墨等才是真正看清楚,這種蟲子到底是什麼模樣,細看之下,算是高矮子的膽大,也不禁倒吸一口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