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五六章 斬尾之仇



    “你這狐狸,就不能消停一點麼?沒听到師尊剛才的囑咐。”秦墨皺眉喝斥,也是奇怪這狐狸和西翎幽之間,為何是如此的水火不容。

    按照這狐狸的說法,當初彼此之間雖有一戰,卻也沒有到死戰的程度,怎麼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樣。

    “哼……,讓本狐大人和她切磋交流,先勝過本狐大人再說。”銀澄撇嘴,翻了翻白眼,一臉的不情願。

    秦墨眯著眼,略一沉吟,傳音小聲問道︰“當初,與幽帥的戰斗,你不會是吃了大虧,或者,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依然是落了下風吧?”

    話未說完,就見銀澄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當即跳了起來,臉色相當難看,齜牙傳音回應︰“哈……,本狐大人當年何等驚才絕艷,會在與同輩交手中,落入下風嗎?是這個丫頭,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差點將本狐大人的尾巴砍掉一截,差點長不出來了。在我們大狐族有一句話-斬尾之仇,不共戴天!小子,你懂不懂……”

    斬尾之仇?!

    秦墨抿嘴,有些想笑,一想到這狐狸當初,被斬掉一截尾巴,單是想象那模樣,就讓他有些捧腹。

    以這狐狸的性子,不與對方不死不休,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瞧著銀澄閃爍的神情,秦墨也是明白,事情肯定不是這麼簡單。這狐狸的性子確是記仇,可謂是睚眥必報,但是,西翎幽卻不是這樣的,能讓她這般記仇,想必當初的那一戰,雙方都是吃了大虧,恐怕是這狐狸也使了什麼損招。

    正在這時,一旁調息的西翎幽,身上驟起變化,在她頭頂上空,有著冰玉一般的真罡匯聚,凝成一個精英剔透的冰球,猶如冰瀑般的光輝灑落,將她籠罩其中,整個人朦朧一片。

    一股柔和而冰冷的氣息,朝著四周蔓延,充斥在寒冰庭院中,讓銀澄不禁是皺眉,它感到體內的妖族聖火,竟是蠢蠢欲動,似欲透體而出,汲取一些這種寒冰氣息。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本狐大人的妖族聖火,還需要寒冰之氣調和麼?這是所謂的陰陽調和?這不可能,本狐大人的妖族聖火可不是至陽的屬性。”

    銀澄察覺到體內妖火的異動,則是瞪大眼楮,不明所以。

    剛才,奕師所言,稱西翎幽的寒冰真罡,對狐狸的妖火有極大的裨益,後者還以為是規勸之語,讓兩者之間莫要鬧騰下去。

    現在,妖族聖火對這種寒冰氣息的渴望,似是印證了奕銘風所言,並非是隨意說之。但是,也讓銀澄感到疑惑,不明白為何有這樣的情況。

    要知道,無論是銀澄原先的【青焰琉璃聖火】,以及後來融合的大妖聖火,兩種妖火都非是至陽之焰,不需要與寒冰屬性的陰力進行調和。

    “這是幽帥的寒冰之力麼?這樣的寒冰體質,實是罕見。”秦墨則是凝神探查,發覺西翎幽融合的冰玉之球,有著無比特殊之處。

    這股寒冰氣息,竟是對神魂也有著壓迫,讓秦墨的神魂之力,隱隱有受凍的跡象。

    也即是說,西翎幽的寒冰之力,竟是對肉身,對神魂,同時有殺傷力,這樣的體質實是舉世罕見。

    略一思忖,秦墨已是明白過來,自小就被種下天咒之力,西翎幽的這種力量被壓制下來,現在,體內的癥結盡除,她體質的真正力量才是顯現,其實力也會在短時間內,得到巨大的提升。

    此時,銀澄盤坐下來,運轉體內的妖焰,在其頭頂上空,形成一團雙色妖焰的光團,與西翎幽的冰玉之秋遙相呼應,竟是產生了某種共鳴。

    這樣的舉動,並非是這狐狸自願的,而是體內的妖族聖火,強制其進行的行為,它也無法控制。

    伴隨著這樣共鳴的進行,無論是西翎幽的寒冰之力,還是銀澄的妖焰,都是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這樣的力量共鳴,是怎麼回事?”

    與銀澄一樣,秦墨對于這種共鳴也是相當疑惑,凝神注視良久,才是明白過來。

    並非是西翎幽的寒冰之力,能與銀澄的妖焰互補,兩者的本源力量實則都是陰屬性,並無法進行互補促進。

    這樣的共鳴,實則是冰玉之球的力量,能夠凍結神魂,自然也能凍結妖焰。而銀澄的妖族聖火,需要這樣的寒冰之力,進行凍結洗淬,來促進雙色妖火的進一步融合。

    至于銀澄的妖焰之力,反倒是對冰玉之球,有著促進作用,使得兩者之間形成了這樣的共鳴。

    剛才,奕銘風顯然是看出了這一點,才會那麼說。

    “姜還是老的辣,在見識方面,我還是比師尊差上許多。”秦墨搖了搖頭,而後也是盤膝而坐,繼續之前未完成的調息。

    砰!

    身軀震動,在秦墨身周,撐開一道青金焰環,將他籠罩其中,朝著四周釋放強烈的神魂威壓。

    這樣的波動產生,使得西翎幽、銀澄之間的力量共鳴,越發加速的進行著,讓兩者的力量一點點增強。

    至于秦墨,則是入定,將心神沉澱在神魂中,運轉著青金神焰,感受著其中傳遞過來的驚人力量。

    體內,那團青金神焰中,當秦墨心神徹底沉澱的那一刻,神焰中的那道身影似是顫動了一下,緩緩睜開了眼楮,眸中跳動著如太陽般的神異光輝。

    “當青金神焰徹底大成的那一刻,我所擁有的力量,會達到哪一步呢……”

    秦墨低語,感受著這種無邊無盡的力量,而後便是進入物我兩忘之境。

    轟轟轟……

    寒冰庭院中,三股力量光漩流轉,盤亙在半空,傳出雷鳴般的呼嘯聲,震得整個冰焱峰都是微微顫動。

    ……

    與此同時。

    冰焱峰後山,大殿之中。

    奕銘風與金童正在商議著什麼,說起數月後的【陰詭骨塔】之行,兩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沒有之前的那般輕松。

    “本以為這些小家伙的實力進境,足夠在【陰詭骨塔】中暢行無阻,看來還是我小看了大陸的年輕一輩。”奕銘風搖了搖頭,這般說道。

    知曉那塊陣盤,鐵銹熔爐的來歷,奕銘風則是明白,那些戰血家族的底蘊之強,都是深不可測。為了【陰詭骨塔】中的造化,這些勢力必定會全力以赴,派出各自勢力中最強的天才。

    由此推斷,絕域中各大巨無霸勢力,也是一樣的舉措。

    “這就是底蘊,這些勢力沉澱千萬年,就算是人才凋零的歲月,也能憑著無比雄厚的底蘊,砸出一兩個蓋世強者出來。何況,如今的古幽大陸,隱有大世復興之勢,這些巨無霸勢力雪藏的天才,恐怕會一一出世的……”

    金童一聲嘆息,他曾是天界王族的一代首領,自是清楚這些隱秘之事。

    說到底,陣宗還是底蘊太淺,即便秦墨等年輕天才足夠的驚才絕艷,但是,宗門終究無法給予太多的支持。

    轟隆隆……

    陡然間,大殿震動起來,奕銘風、金童臉色微變,探查外界的動靜,而後都是浮現驚容。

    “這三個小家伙,實力在短短時間內,又有了進步。我倒還是有些小看了他們……”奕銘風微笑頷首,神色之間透著一絲自豪。

    就算陣宗的底蘊淺薄又如何,他這兩個弟子就是依靠自身的天賦,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已是凌駕在大陸絕大多數年輕天才之上。

    即便是不久後的【陰詭骨塔】之行,奕銘風相信,這兩個弟子也不會弱于各大巨無霸勢力的最強天才。

    此時,在後山深處,一股驚人的妖氣沖起,筆直撞向天空的大陣禁制,飛濺出耀眼的光華。

    這股妖氣透著冷冽,也散發著一種尊貴的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