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0章 山雨欲來



    此時,一縷思緒傳出,秦墨腦海中浮現一幅幅畫面,那是一場大戰,發生在古老年代的東方大州。

    那時的東方大州,因為那場大戰生靈涂炭,一位絕世劍客手持玉劍,與一位邪物王交鋒,殺得難分難解。

    最終,那位絕世劍客斬殺了邪物王,成就了自身的不世威名。

    可是,那口玉劍也是有損,被邪氣侵蝕,無法再戰,也使得那位劍客實力大損。

    之後的許多年,那位劍客遭遇一位強敵,若是有玉劍在手,則能戰而勝之。

    于是,一位傾城紅顏以自身的鮮血,淨化了這口玉劍,卻也有一處破損無法修復。

    滴答……

    秦墨心中莫名一疼,他看到一幅畫面,那是一滴眼淚,落在劍身上,形成了一道痕跡,難以修復。

    那一戰,劍客順利戰勝強敵,卻是封劍歸隱,成了那紅顏墳前的守墓人……

    “紅顏因劍而逝,縱有驚世劍技,又能如何……”

    秦墨輕嘆,告知緣由,讓玉劍郡主自行抉擇。

    這並非是他不願修復,而是玉劍的劍靈有不願,若是強行修復,反而會使劍靈離心,會損及玉劍郡主的劍道。

    湛老爺子嘆息,為玉劍曾經的主人扼腕。

    “那女子是我祖上。”玉劍郡主沉默,語出驚人。

    最終,玉劍郡主不再堅持,不再修復這口玉劍,撫著這口玉劍,她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張大師,你乃當世鑄器大師,若是能前往礪劍皇朝,必定會有無比光明的前途。”

    離去前,玉劍郡主提出邀請,想讓秦墨與之一起,前往礪劍皇朝。

    “若是有暇,必定會拜訪郡主。”秦墨頷首,回應的模稜兩可。

    庭院中,玉劍郡主離去,只有湛老爺子,秦墨在此。

    “這一次,礪劍皇朝所圖甚大啊……”

    湛老爺子嘆息,語氣有些沉重,他在剛才有了新的發現。

    剛才,他施展神獸之瞳時,發現了一些隱匿的強者,皆是老怪物級的存在,隱匿在劍海城中。

    由此推斷,原本礪劍皇朝,聖月山是想借著結盟為名,一舉拿下劍海城。

    “有湛老爺子坐鎮,他們想必不敢輕舉妄動。”秦墨說道。

    這是他的由衷之言,見識到湛老爺子的神獸之瞳,比之聖月山那老怪物也是毫不遜色。

    這樣的巔峰強者對決,牽涉太大,甚至會驚動修羅界的祖脈意志。

    經過這件事,聖月山,礪劍皇朝應該會改變計劃,不會進行原有的行動。

    湛老爺子則是搖頭,他並不是這麼認為,兩大勢力的行動,必定是圖謀甚久,哪里會這麼輕易舍棄。

    “現在的劍海城岌岌可危,玉劍郡主提出邀請,是惜才,不想讓你受到牽連。”湛老爺子說道。

    秦墨皺眉,感到一種緊迫,他相信湛老爺子的判斷。

    如此一來,現在的劍海城就如海市蜃樓,隨時可能覆滅。

    “沒有辦法麼?”秦墨喃喃自語。

    “若能破解那道圖靈光輪,或許有解救之法,可惜,你小子來得太晚了,未必能夠及時破解。”湛老爺子嘆息,有些遲暮的悲傷。

    他推測聖月山、礪劍皇朝之所以選擇劍海城,也是隱約知曉那圖靈光輪之事,想要覆滅劍海城,以絕後患。

    昔日,修羅靈皇的威勢太盛了,壓得修羅界各大勢力都抬不起頭來,聖月山不允許第二個靈皇再現。

    按照湛家的秘典記載,修羅靈皇與湛家第一代家主,曾經以那道圖靈光輪的奧義,改造了劍海城的一部分禁制。

    聖月山應是由此,推測出一些蛛絲馬跡,想要對劍海城動刀。

    “我試一試,能否在短時間內,將那道圖靈光輪破解。”秦墨呢喃道。

    湛老爺子微微頷首,卻是並沒有多少期望,他雖是知曉,這少年是靈皇的繼承者,但是,來到劍海城的時日終究太短,想要破解圖靈光輪,又是談何容易。

    即便是修羅靈皇,在劍海城逗留數年,也是並沒有破解圖靈光輪的十分之一奧義。

    ……

    這些天,劍海城相當熱鬧,街道上人潮熙來攘往,如同節日一樣喜慶。

    數日前,湛家發生的種種,讓劍海城的居民感受到這古老世家的強大,也對劍海城的未來充滿信心。

    不僅如此,又有消息傳出,湛家還隱居著一位傳奇鑄器師-張大師,那日湛家那麼大的動靜,就是玉劍郡主求助張大師修復佩劍。

    這一消息傳出,拜訪湛家的強者多了一倍不止,無論是聖月山,還是礪劍皇朝,或是其他大勢力都無比熱情,想要拜見這位鑄器大師。

    要知道,鑄器師在修羅界的地位,比之圖靈師更加尊貴。

    因為修羅界連年戰亂,許多神兵利器急需修復,鑄器師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

    然而,傳奇鑄器師何其稀少,一個大州也沒有幾個,也使得各大宗門對于鑄器師無比渴求。

    對于這位張大師的鑄器水準,原本是讓人懷疑的,不過,在修復了聖月山一位長老的神器後,再也沒有人懷疑。

    僅是半天的時間,就修復了一件神器,這樣的鑄器水準可以說是傳奇級的。

    “我能力有限,每日只修復一件神器,限于大陸級神器以下。”

    這是張大師的原話,則是讓無數強者為之瘋狂,拜訪湛家的人數更是不斷激增。

    也讓許多鑄器師無比羞愧,要知道修復神器,乃是極其耗時的,哪怕是大陸級神器以下的品質,修復一件少則數年,多則百年以上都可能。

    這位張大師竟說,大陸級神器以下,每日就能修復一件,還能力有限?

    這讓其他鑄器大師怎麼活?

    一開始,許多人覺得這樣的言語太狂妄,覺得張大師能夠在短時間內,修復聖月山長老的神器,其中有著運氣的成分。

    可是,數天來,每一天都有一件神器修復,卻是讓無數強者震撼之余,也為之瘋狂了。

    如此傳奇鑄器師,若是當面錯過,真是遺憾終生了。

    于是乎,湛家的門檻都差點被踏破了,湛老爺子不得不下令,每日接待的客人限制,才平息了無數強者們的熱情。

    “湛家……”

    此時,在劍海城某處,那位須發黑白相間的老者抬頭,盯視著湛府的方向,目光陰晴不定。

    這位老者,乃是聖月山的副山主-羅山主。

    “果是與靈皇有過交集的世家,其底蘊真是不一般,若是任其成長下去,還真有些危險……”

    羅山主喃喃自語,嘴角浮現一絲冷笑。

    另一邊,劍海城另一處。

    厲將軍垂手而立,態度很恭敬,正向一個雄偉身影匯報。

    “事不宜遲,與聖月山的結盟事宜談妥,立刻執行原計劃。”雄偉身影開口,其聲如轟雷,在四周震蕩。

    “那玉劍郡主那邊……”厲將軍有些遲疑,問道。

    “她即便不願,也無力阻止。此事由不得她。”那雄偉身影擺手,這般說道。

    與此同時。

    劍海城外的海域,那處神秘的空間中,秦墨盤膝懸空,全力破解那道圖靈光輪。

    轟隆……

    一道道圖紋浮現,從秦墨體內流轉而出,如同一道道星河,在其身周盤旋,無比璀璨。

    一股無比強大的氣息涌動,在這處空間中彌漫,這里似是要沸騰起來。

    這樣的動靜很可怕,若是傳至外界,會掀起這片海域的驚濤駭浪。

    “這才是靈皇的圖靈術麼?似是能溝通天地,破開時空……”

    薔公主喃喃自語。

    奇羅城主,銀澄等都在遠處,注視著秦墨的動靜,一行同伴都相當緊張,劍海城的這次危機,能否安然度過,就看秦墨能否破解這道圖靈光輪了。

    然而,一道道圖紋涌動,卻是無法破開那道光輪周圍的劍域,甚至連滲透一分都無法做到。

    這讓眾同伴很失望,這道劍域實是太奇異了,數月來竟是沒有半點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