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清明市。

    一道流光衝向城區,快如閃電。

    “小心!”

    “快,攔住他!”

    “一級大炮準備……”

    “等等。”

    “好像是熟人?”

    正在郊區巡邏的執法者覈對了一下氣息,驚訝的發現,那猶如閃電一般的存在,竟然是三岔口學院的江校長!

    “那位江前輩嗎?”

    ωwш ◆ttka n ◆¢ O

    “他不是制卡師麼?他實力怎麼會如此驚人?!”

    “不知道……”

    執法者們震驚。

    太恐怖了!

    這驚人的速度……

    以及綻放而出的氣息,足以讓他們膽寒。

    “密切關注,不要攔截。”

    “明白。”

    執法者們神色肅然。

    “就這樣放他走?”

    一個執法者心裏有些不爽。

    他是剛入職的小萌新,他可是聽說,今年他們執法者的隊伍非常強大!怎麼能被一個制卡師如此挑釁?!

    就算江楓本人沒問題,可是這速度不是已經超速了嗎?!

    這是挑釁啊!

    執法機構能忍?!

    “隊長!”

    “他速度太快了!”

    執法者小萌新憤憤不平。

    “是啊。”

    隊長唏噓不已,“交通部有的頭疼了……”

    “???”

    小萌新一臉懵逼。

    交、交通部?

    這種事情,交通部能管得了?

    “呵呵。”

    隊長拍拍小萌新的肩膀,笑而不語。

    管?

    管個球啊!

    你瞅瞅江楓現在這速度,這肆無忌憚的能量和氣息,真的能攔住?

    嘖嘖。

    不知道誰要倒黴了……

    而此刻。

    那一團流光中,江楓臉色鐵青。

    殺了他!

    殺了他!

    殺了他!

    他腦海無數聲音迴響。

    在最初,看到陸鳴發消息的時候,他以爲是陸鳴開玩笑,然後他就看到了女兒偷偷購買的育兒心經……

    是的。

    他偷偷綁定了小白的手機……

    頓時。

    一切就聯繫起來了。

    先是洗澡……然後吐了……然後買了育兒心經?!

    啊啊啊啊!

    當時他心態就炸了!

    陸鳴這個王八蛋,居然針對小白下手了?!

    她還是個孩子啊!

    混賬!

    一定要殺了他!

    該死!

    只是……

    殺了他小白怎麼辦?

    江楓憤怒至極,仍舊保持着一絲理智。

    他肯定,如果陸鳴在這,他一定直接就拍死了……可是這樣一路衝回來……他有了很長的思考時間……理智逐漸迴歸。

    雖然他仍舊很生氣,但是已經好了很多了……

    不能殺!

    陸鳴不能死!

    殺了他,小白怎麼辦?

    孩子怎麼辦?!

    ……

    冷靜!

    冷靜!

    一定要冷靜!

    要想想小白!

    冷靜!

    ……

    而此刻。

    清明市。

    陸鳴也在思考這件事。

    嗯……

    雖然只是個誤會,如果如果江楓一回來就動手,說不定自己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涼了……

    惆悵。

    怎麼辦?

    所以。

    經過他很認真的思考……

    如果他和江楓同時掉進水裏,然後讓小白來救可能好一些。

    只是。

    他這邊還沒想好應對之策,遠處一道恐怖的流光涌現,江楓回來了!

    “咦?爸爸回來了?”

    小白開心。

    “是啊是啊。”

    陸鳴乾笑兩聲。

    算求!

    是死是活,來吧!

    他準備幾張卡牌,大不了先打一架!

    只要……

    有解釋的時間就好。

    轟!

    光影流動。

    臉色鐵青的江楓出現,陸鳴走出店鋪,兩人目光碰撞,一股恐怖的意念在暗中交鋒,充滿殺意!

    世界。

    驟然安靜下來。

    轟!

    轟!

    可怕的氣息醞釀。

    “你……”

    陸鳴正要解釋。

    轟!

    一股恐怖的氣息凝現,讓他無法開口。

    從店鋪門口,到對面街道,這短短一截路,竟成了戰場!

    殺意凜然!

    空氣凝固!

    哎。

    陸鳴嘆口氣。

    看來老江真的生氣了……

    也罷。

    來吧!

    陸鳴神色凝重。

    不行,就先打一架安安老江的心……

    轟!

    恐怖的氣息凝聚。

    江楓驟然踏出一步,死死盯着陸鳴,神色複雜,沉默許久,纔開口說道:“孩子一定要姓江。”

    哈?!

    陸鳴一口氣沒回過來,差點噴血。

    什麼亂七八糟的?

    孩子?

    姓江?

    等等。

    總感覺哪裏不太對勁……

    “讓我緩緩。”

    陸鳴一臉懵逼。

    老江這又是什麼騷操作?

    啊?

    小白也一臉茫然。

    什麼孩子?!

    姓江?

    爸爸出去修煉太久,腦子練、練壞了?

    “……”

    江楓看着一臉懵逼的兩人,又看看活蹦亂跳的小白,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東西。

    ……

    許久。

    店鋪中。

    江楓臉色鐵青的看着兩個冒光的原卡。

    “育兒心經就是給它們買的?”

    江楓問道。

    “嗯。”

    小白點點頭。

    她感覺爸爸腦子壞了惹……有點不想理他。

    “哦。”

    江楓隱隱有些遺憾。

    孩子沒了啊……

    他都想好名字了,男的叫……

    哎。

    他覺得吧。

    自己雖然對孩子的教育失敗了,但是如果從小白失敗的生涯來看,下一個孩子自己一定能帶好的……

    過幾年吧。

    等小白長大些更好。

    江楓又有些欣慰,看來自己沒有看錯人,陸鳴這孩子還算不錯,還沒有無恥到對小白下手的程度。

    不過……

    他頓了頓,說道,“以後別買什麼育兒心經。”

    “沒用!”

    江楓冷笑。

    “爲什麼?”

    小白好奇。

    “因爲我用過。”

    江楓撇撇嘴,“你就是我用育兒心經帶出來的!”

    小白:“……”

    “那不是挺有用的麼?”

    陸鳴嘀咕一句。

    你瞅瞅,小白如今聽話又懂事又可愛,多好?

    “呵呵。”

    江楓只是冷笑一聲。

    對你來說自然是有用了,對他來說,育兒心經養出來的女兒,很容易被拐跑啊……早知道不把小白送這了。

    坑爹!

    想到這裏,江楓心情就不那麼愉悅了。

    哼!

    他瞅了瞅正在不斷冒光的原卡,忽然眉頭一皺,“這張卡怎麼還紋身了呢?”

    小白:“……”

    陸鳴:“……”

    行吧。

    你說紋身就紋身……

    他還能說什麼?

    原卡:“……”

    冒光、冒光……

    它也懶得爭辯了。

    “不要在卡上紋一些奇怪的東西。”

    江楓囑咐道,“容易影響原卡的發揮,學校的事情你做的不錯,過些日子,等你臨近四星,我帶你去尋找機緣。”

    “您恢復好了?”

    陸鳴問道。

    “沒有。”

    江楓搖搖頭,“不過,剩下的慢慢恢復吧,影響不大。陸鳴你過些天記得來我家吃飯,小白你乖乖聽你師父的話,我先去處理學校的事情。”

    說完。

    他飄然離去。

    陸鳴和小白對視一眼,面面相覷。

    學校……

    學校哪有什麼事情?

    “爸爸腦子真的壞惹。”

    小白充滿擔憂。

    “咳咳……”

    陸鳴乾笑兩聲。

    他怎麼看,都是江楓氣勢洶洶衝來,結果發現是誤會,然後心虛的一批,所以才趕緊走人的吧……

    當然。

    這些他不好意思給小白說。

    總不能說,我之前挑釁你爸的時候,小小的刺激了他一下吧……

    咳咳。

    “放心。”

    “有我在呢。”

    他摸摸小白的腦袋,“我會多看看校長的。”

    “師父真好呢。”

    小白蹭蹭。

    她覺得師父做事比爸爸靠譜多了呢!

    “乖。”

    陸鳴微微一笑。

    只是。

    他目光看向江楓的方向,有些擔憂。

    這傢伙的氣息……

    虛的很啊!

    不科學啊!

    明明出去恢復這麼久了,怎麼感覺更虛了呢?

    衝回來的江楓,給他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身體素質雖然恢復好了,但是精神層面似乎更差了……

    爲什麼?

    陸鳴嘆口氣。

    看來老江同學還在被追殺……

    是的。

    他當初還奇怪,恢復個身體,爲什麼還要強調學校必須三個月的事情!你他孃的又不是坐月子!

    現在他明白了……

    當初那幾乎把江楓打死的刺客,竟不是最後一個!

    刺殺……

    竟還在繼續!!!

    所以老江才一直沒有恢復麼?

    真的是……

    “小白。”

    “你看好店,我去協會一趟。”

    陸鳴眼睛一眯。

    “好的呢~”

    小白乖巧的揮揮手。

    陸鳴給她留下幾張卡牌,這才離開。

    ……

    城區。

    二環邊上的街道上。

    寒風瑟瑟。

    江楓慢悠悠的走過這條街道,心神警惕,他目光在每一個角落掃過,然而,並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出現。

    人呢?

    他刻意走到此處,就是爲了引那些人出現。

    許久。

    一隊執法者巡邏而過。

    “……”

    江楓恍然。

    那些傢伙,被執法者嚇跑了?

    奇怪。

    清明市的執法者,什麼時候如此效率了?

    Www▲ тт kán▲ ¢ O

    搖搖頭。

    他不再理會這些,而是回家而去。

    繞過幾個街道,到了家門口,江楓剛準備進去,忽然心神微動,看向不遠處的森林之中……

    那裏。

    入口處的方向。

    一片掉落的葉子之上閃過微光。

    “嗯?”

    江楓心神凜然。

    葉子……

    微光……

    刷!

    他目光又在腳下,以及周圍的落葉上掃過,發現他家周圍,那滿地的落葉之上,竟然出現無數微光!

    這些葉子……

    竟都蘊含了某了能量!

    嗡——

    WWW▪ тt kán▪ ¢〇

    嗡——

    那些葉子驟然懸浮。

    強大的能量醞釀,竟在周圍環繞,形成了一個巨大落葉環形帶,將一切能量封死在環形帶之中!

    信號屏蔽!

    能量屏蔽!

    感知屏蔽!

    他們既然在城內出手,自然要做好一切準備。

    嗖!

    嗖!

    一個個身影悄然出現。

    “這個地方可沒有剛纔的地方好。”

    江楓微微一笑。

    看來……

    執法者的巡邏的確對這些人有了影響。

    哪怕——

    他們如此強大!

    那些人影看了江楓一眼,並未說話,他們是殺手,無仇無怨,此行僅僅只是爲了殺人,沒有任何交流的必要。

    “來吧!”

    江楓拿出自己的原卡。

    一片血紅。

    “……”ωwш_Tтka n_co

    殺手們警惕的看着他手中的卡牌。

    江楓很弱。

    只有四星。

    哦。

    他還只是個四星制卡師!

    至少,官面上的資料是如此,但是那麼多強大的殺手都失敗了,他們又怎能沒有任何調查呢?

    在數據中……

    江楓的這張卡,很可能有些古怪。

    畢竟……

    誰見過血紅色的原卡?!

    轟!

    風起。

    殺手們驟然出手。

    從各個方向,一起殺向江楓,沒有留下任何間隙。

    然而。

    就在這個瞬間。

    紅光閃爍,一股恐怖的紅色浪潮席捲而過,那些殺手的身軀驟然一僵,倒飛出去,倒地身亡。

    戰鬥結束。

    “何必呢?”

    江楓嘆口氣。

    這是第幾次了?

    他都習慣了……

    只是。

    跟以前不一樣的是,以前一般都是一個刺客,暗中襲擊……現在過來刺殺的人,都是殺手……

    成羣結隊……

    “看來我的賞金又提高了?”

    江楓自嘲道。

    “是的。”

    一個聲音朗聲回答道。

    “誰?!”

    江楓臉色驟然大變,居然還有人?!

    遠處。

    一個看上去三十歲的身影走來,長相很是普通,斯斯文文的,但是戴着眼鏡,看上去很流氓的樣子……

    嗖!

    嗖!

    一羣人在他身後出現。

    “……”

    江楓沉默,“你們現在都一羣一羣的?”

    他有些看不懂了。

    真的。

    以前的殺手,不都是刺客麼?

    現在……

    什麼職業都有!

    這也就算了,爲什麼都是一羣一羣呢?

    說好的榮譽感呢?

    “並不是。”

    眼鏡男笑笑,“只有我是殺手,他們是我的運營團隊,主要負責處理調查,收尾,宣傳以及微博管理。”

    江楓:“……”

    幹梨娘。

    這年頭殺手都有運營團隊了?!

    而這時。

    只見那羣人中,竟真的有人拿出一個鏡頭,對着場中開始拍攝,顯然是爲了結束之後,收集用的。

    “官面上能發這些?”

    江楓頭疼。

    “當然不行。”

    眼鏡男笑笑,“不過這種事情……我們自然有私下的渠道,作爲一個明星殺手,我還是很有牌面的!”

    “每一次刺殺,都是一次電影。”

    “每一次刺殺,都是一次生意。”

    “我有自己的粉絲。”

    “自然要給他們想要的的東西……”

    “當然。”

    “爲了保證生意的運轉,我每次都會做好調查,選擇一些名氣大,也難啃的傢伙,比如……”

    “你!”

    “我很少出手,但是出手,就只有一個結果。”

    眼鏡男推推自己的眼鏡。

    шшш ★тTk an ★Сo

    遠處。

    某個扛着攝像機的修煉者,趕緊將鏡頭拉近,對着眼鏡男進行一個動作捕捉,並來一次完美的特寫。

    “這條不好,補拍一下。”

    那位修煉者建議。

    於是。

    那眼鏡男又重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神色肅然。

    “好,過!”

    那修煉者很滿意,“回去重新配音就可以了。”

    “好。”

    眼鏡男這才放下推眼鏡的手。

    江楓:“……”

    他忽然對‘這個世界無奇不有’這句話有了新的定義。

    這年頭……

    沙雕真特麼多啊!

    然而。

    就在這時。

    那眼鏡男驟然爆發出自己的真正實力。

    轟!

    強大的氣息驟然凝聚。

    這是……

    江楓瞳孔驟然一縮。

    六星!

    該死!

    這個腦子不太好的沙雕殺手,居然是六星修煉者?!

    有病吧?

    六星來接刺殺他的任務?

    窮瘋了?!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