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我叫李二狗。

    我是一個先行者。

    師父說我一生太莽放浪不羈愛自由,所以給我取名李二狗,希望我能夠苟一些,能夠活的長長久久。

    可我不太信。

    因爲師父叫張永生,可是他五十八就死了。

    我當時很傷心,哭的要死要活,師父把我叫在牀邊,說能夠死在寡婦村,也算是安享了晚年……

    雖然我不知道爲啥五十歲就叫晚年了。

    也不知道爲什麼在寡婦村幾年就能夠用‘安享’兩個字。

    ……

    師父是個奇人。

    真的。

    先行者有規定,算天算地不算自己。

    然而。

    師父五十八歲那年,忽然說,自己可能活不過五十八歲了,所以,他要算算自己能夠活多久……

    然後,他因爲算自己遭到反噬,只剩下一個月壽命。

    師父很開心。

    因爲他直覺終於準了!

    雖然我覺得他要是不算的話,一定還能夠多活幾年。

    ……

    師父不行了。

    他說他可以最後幫我算一次!

    我答應了。

    我請師父幫我算算,我到底啥時候能找到媳婦……

    師父想了很久。

    第二天。

    他告訴我,媳婦這種生物,可遇不可求,不如還是算算如何獲得驚天機緣,成爲七星大佬吧!

    我很生氣。

    我覺得師父侮辱了我的顏值,所以,我就離家出走了。

    ……

    後來。

    當我回去的時候,師父已經離開了。

    寡婦村的大燈姐,把師父的遺言交給了我,我心懷愧疚,所以按照師父的遺願,開始尋找機緣。

    可惜。

    師父又算錯了。

    機緣什麼的一個沒看到,我到了古墓羣門口,連門都沒打開,如果不是遇到了陸鳴,我連門都進不去……

    ……

    師父還留下一個紙團。

    大燈姐說,師父囑咐過,如果感覺機緣將至再打開。

    我不信。

    我提前打開了,上面寫着,“哈哈,爲師算的很準的,放心吧,這就是你的機緣,去吧,爲了你的未來奮鬥吧……”

    我想了很久。

    師父讓我遇到機緣的時候再打開,裏面寫的居然是這個……

    準個球!

    這個糟老頭子,果然壞得很。

    ……

    可是。

    我必須完成師父的遺願。

    雖然師父很多地方說的不對,可是他總會算對一次的。

    我等的,就是這一次。

    這是我欠他的。

    ……

    陸鳴是個有趣的人。

    我以前就見過他,只是從來沒跟他說過話。

    真的。

    陸鳴在清明市就是個耀眼的明星,所有人都認識他,我也認識,我還知道,他其實性格非常好。

    不會亂殺無辜。

    所以。

    我比較放心他。

    而且,最主要的是,陸鳴真的很帥……

    我第一次看見比我還帥的人,那雙眼睛,那鼻子……他五官完美無暇,氣質出衆,他好像就是我夢中自己的樣子……

    ……

    古墓出現了邪惡的陣法。

    那是重啓陣法,我曾經在書中見過,很可怕!

    所以,我準備離開,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陸鳴竟然留下來了,他竟然想要爲了清明市的百姓戰鬥!

    我不能理解。

    真的。

    我只是個普通人……

    雖然到了五星,可那是因爲我是修煉者……

    而敵人……

    是六星!

    是生死中廝殺出來的可怕敵人。

    我害怕。

    而陸鳴呢……

    他雖然厲害,可是也只有五星戰鬥力!

    我很肯定,陸鳴連對方一根毛都碰不到可能就死了,可是,就算這樣,陸鳴也依然很坦然的告訴自己……

    他要留下來!

    他要戰鬥!

    我覺得很荒謬,可是不知道爲啥,我沒有走,或許被陸鳴說的話觸動,或許是擔心被敵人發現……

    然後。

    我就看到了陸鳴的戰鬥,看到了他爲清明市百姓奮鬥的模樣!

    那一戰,驚天動地。

    我想象中的虐殺沒有出現,陸鳴好幾次險些殺了敵人,僅僅四星的他,跟敵人打生打死,從不言敗!

    那一刻。

    我才知道劍卡師竟如此強大。

    那一刻。

    陸鳴的身上似乎散發出某種光澤。

    那一刻。

    我才知道。

    啊。

    原來。

    我想成爲這樣的人。

    ……

    他們的戰鬥很強大。

    餘波不斷出現,我苟的位置不斷被波及,身上也受了傷,可是我沒有動,只是靜靜的看着遠處的陸鳴。

    我很奇怪。

    陸鳴明顯支撐不住,可是還在戰鬥。

    爲什麼?

    因爲信念。

    陸鳴告訴我,人要有信念,可以爲了媳婦而戰!

    所以……

    陸鳴如此認真,是因爲媳婦?

    哦。

    我記得,陸鳴店鋪是有一個小姑娘的……

    啊。

    那就是陸鳴媳婦?

    呵。

    真的是幸福的信念呢。

    如果……

    自己也有的話,自己能拼命嗎?

    他不知道。

    忽然。

    他有些明白了師父的意義。

    原來……

    這就是機緣!

    什麼天材地寶,都是外物,只有自身的強大,纔是真機緣!

    而現在……

    師父將陸鳴送到了自己面前!

    ……

    餘波很疼。

    各種力量不斷砸過來。

    我受傷了。

    我只能用能量將血液屏蔽……

    他們兩人的戰鬥是六星級別的,遠遠超乎我的想象,可是我不能動,因爲了動了可能會被發現……

    戰鬥持續了很久。

    陸鳴贏了。

    可是那傢伙燃燒了生命,陸鳴又打不過了。

    所以。

    陸鳴也準備燃燒生命。

    我還是沒動。

    因爲我知道,這不是屬於我的戰鬥!

    可是。

    不知道爲啥……

    那個叫鄒勝龍的,忽然就走到了我面前……

    他看上去像個小老頭,虛弱的很,一邊燃燒生命,一邊將注意力全部都放到了陸鳴身上……

    他沒有發現我。

    我是先行者,我感覺非常敏銳,我知道他沒有感知注意我。

    他就這樣走到我面前。

    我好害怕……

    忽然。

    我有了一個想法。

    你看,敵人都有信念,陸鳴也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和想法,爲什麼偏偏自己沒有呢?!

    如果……

    只是如果。

    如果設將陸鳴當做自己的信念,自己願意拼命嗎?

    那麼……

    試試吧。

    於是。

    我從師父交給我的那個棒子中,掏出了裏面包裹的那根劍,凝聚了所有了力量,對着身前的鄒勝龍捅了下去……

    他死了。

    我好像,真的可以贏。

    那麼。

    現在。

    只有一個問題了……

    “陸鳴。”

    “我已經可以爲了媳婦拼命了!”

    “請問……”

    “媳婦哪裏領?!”

    ……

    陸鳴好像想回答我。

    可惜。

    我沒聽到。

    因爲我用力過度昏過去了……

    ……

    “先行者這麼虛的嗎?”

    陸鳴看着眼前昏倒的李二狗嘆口氣。

    兄弟,你是捅人的,不是被捅了……倒地倒的這麼快,你讓被你捅死的鄒勝龍面子往哪裏擱?

    至於媳婦……

    陸鳴充滿無奈。

    老子還想領媳婦呢,誰發給你?!

    還已經可以爲了媳婦拼命了什麼的……你剛纔是給老子拼命的,難道要老子女裝給你當媳婦嗎?

    可笑!

    不過……

    終究是贏了啊!

    陸鳴嘆口氣。

    他瞅了瞅已經死去的鄒勝龍,此刻鄒勝龍雙目瞪的巨大,似乎還在保持着對這個世界的懷疑……

    畢竟。

    李二狗這麼苟的人,真的罕見。

    “辛苦了。”

    陸鳴一聲嘆息。

    說實話。

    剛纔。

    他真的已經有了拼命的打算了。

    他知道李二狗在那裏,從未想過李二狗會出手,畢竟,鄒勝龍之前從那裏路過好幾次了他也沒出手!

    所以……

    他早就忽略了李二狗。

    然而。

    沒想到。

    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在自己即將燃燒生命的時候,李二狗出手了。

    殺戮果斷!

    一劍穿心!

    這孩子……

    有前途啊!

    陸鳴感慨萬千。

    他瞅了瞅自己剛纔燃燒的生命,忽然有些心疼,因爲剛剛開始,就結束的關係,雖然沒有啓動,可是也燃燒了一點點。

    “少了一秒。”

    陸鳴心痛。

    從此。

    他就比其他人少了一秒啊!

    “回頭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續回來。”

    陸鳴嘆口氣。

    然後。

    他看看死掉的鄒勝龍,又看看腳下的墳墓。

    “小小劍……”

    “在。”

    “我記得,這傢伙說過,這些陣法中有陰氣?”

    “是。”

    “搞掉!”

    陸鳴沉聲說道。

    留着這些陰氣在,鬼知道會發生什麼。

    “好。”

    小小劍心中憋着一股氣。

    這重啓大陣儲存的陰氣,簡直就是淬體最好的東西,剛纔跟鄒勝龍的戰鬥也讓它有些窩火,如果是全盛時期的自己……

    淬鍊!

    淬鍊!

    小小劍精神百倍。

    它將那些墳頭一個個洞穿,把陰氣全部吸收。

    咔!

    咔!

    巨大的裂痕在腳下蔓延。

    陰氣全部失效,這些墳頭即將崩裂。

    “走!”

    陸鳴帶着李二狗離開。

    轟!

    轟!

    轟!

    一陣陣轟鳴。

    古墓羣,徹底崩塌。

    重啓大陣?

    抱歉。

    從現在起,你就是死機大陣了……

    ……

    而此刻。

    清明市郊區,人們還在等待。

    那些因爲各種緣故而來的修煉者們,就像是熬夜等着遊戲開服的玩家,一個個凍得瑟瑟發抖又不想離開。

    一些人高價買來名額的人,則是開始聯繫那些黑衣人。

    “說好的機緣呢?”

    “難道你們賣的是假貨?!”

    “聽說前段時間清明市就有個魅影傳承什麼的……我覺得一個地方,不大可能同時出現兩個傳承,你們說,會不會所謂的傳承或者遺蹟,已經被那一批人弄走了,所以現在這個所謂的遺蹟是空的?”

    “有可能!”

    一些人明顯聽進去了。

    “???”

    黑衣人收到消息也很懵。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魅影不魅影的,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他們千年傳承,又豈是區區一個魅影可以比擬的?可惜,眼前來參加傳承的這些小年輕基本不懂。

    他們只想知道,爲何大陣還不開啓!

    忽然。

    嗡——

    黑衣人們中手中腕帶震動。

    他們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頓時心神狂震,鄒勝龍,死了。

    “怎麼可能……”

    黑衣人們驚懼。

    以鄒勝龍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死?

    難道……

    真有大人物出來了?!

    不!

    不可能!

    他們爲了這次的行動,付出太多,其中有一大部分的名額販賣,換來的就是那些大人物的不出手!

    以及……

    幫助他們攔住其他七星以上!

    所以。

    清明市到現在爲止,沒有一個七星以上的修煉者進來!

    這些。

    都在他們計劃之中。

    然而。

    鄒勝龍死了。

    死在了本該沒有任何東西的古墓羣中。

    古墓羣,出大事了!

    ……

    “大人。”

    黑衣人們神色驚恐。

    鄒勝龍出事,陣法大師程浩不得不出來主持大局,他讓一些先行者重新推演畫面,看到的是一片廢墟。

    古墓羣……

    消失了!

    廢墟中,只有無盡荒蕪……

    不光鄒勝龍,甚至連古墓羣本身的結構也全部被破壞……

    沒了!

    全沒了!

    一些黑衣人絕望。

    如此。

    他們這些年的奮鬥又有什麼意義?

    “……”

    程浩默默看着。

    忽然。

    他起身,冷冷的說道:“執行最後計劃。”

    他清楚的記得,鄒勝龍走之前留下的話,如果他無法回來,他們就啓動最後的計劃,進入最終階段!

    “是。”

    黑衣人們心顫。

    終究。

    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刷!

    黑衣人們離去。

    成千上萬人,悄然消失。

    ……

    而此刻。

    那些寒風中等候的修煉者們也很懵逼。

    總感覺被騙了!

    真的。

    有些人千里迢迢趕來,寒風中等候,花費巨大的代價,就爲了所謂的機緣,結果毛都沒有?!

    “老子去過七次遺蹟,從未聽說過一天都開不了的!”

    “騙子!”

    “肯定是是騙子!”

    “聽說現在有一批人專騙老年人買保健品,投資傳承、購買遺蹟名額什麼的,是不是就是你們這些乾的?!”

    “我也聽說了。”

    小年輕人們一個個警惕起來。

    難道說,他們家的長輩,也是因此被騙了?!

    這些王八蛋,就是利用長輩們對孩子的期待,編造出一個什麼‘絕世傳承’,來忽悠長輩們上當!

    這個所謂的重啓,難道就是這種級別的騙子?

    有可能!

    於是。

    年輕人們紛紛聯繫長輩。

    那些長輩也很疑惑,他們沒有那麼蠢,可是眼前這情況也着實詭異,於是,他們細細一算,頓時有些震撼。

    這些黑衣人,竟然……

    “等。”

    他們給晚輩們的話只有一個字——等!

    留在清明市,等待……

    機緣的開啓!

    ……

    許久。

    古墓羣中。

    黑衣人們通過密道再次來到古墓羣,闖入了廢墟之中,回到了那三十六座墳墓所在的位置,想看看墳墓……

    入眼。

    一片荒蕪。

    那還有什麼墳頭?!

    此刻,在廢墟之中,只有荒蕪,還有……

    血。

    鄒勝龍的屍體已經被淹沒。

    一些黑衣人將他弄了出去,換了一身乾乾淨淨的衣服,又放進了墳墓,只是那瞪大的眼睛卻總是無法合上……

    “兄弟,走好。”

    程浩爲他緩緩合上眼睛,“很快,我們來陪你了……”

    然後。

    他看向那些墳墓。

    噗!

    他手起刀落,在身上劃過。

    血……

    噴涌而出。

    噗!

    噗!

    無數黑衣人同時斬向自己。

    血液噴涌!

    “前輩們……”

    “抱歉。”

    “出了點狀況,晚輩們只能夠物理啓動了。”

    “呵。”

    “希望……”

    “不會太晚。”

    “引!”

    程浩擡手。

    血液如河,竟在古墓羣開始流淌,那猶如河流一般濃郁的血液,侵入每一個墳墓,侵入到那些古墓。

    紅光閃爍。

    血色浮現。

    竟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妖豔之美。

    ……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