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天都市。

    劍卡師協會。

    僅僅幾天時間,陸鳴就順利歸來。

    “師父幹嘛去了?”

    葉良飛茫然。

    “勇闖天涯。”

    李昊然如實回答。

    師父那天忽然把事情交代給自己就走了,原本他還很擔心來着,直到看到小白、小明生、小幽笙一起去……

    哦。

    原來勇闖天涯是指家庭旅遊啊!

    嗨。

    讓師父整的怪嚇人的。

    不知道的還以爲師父又要去解決什麼世界災難的說……

    總之。

    師父既然旅遊就不擔心了。

    只是。

    家庭旅遊爲什麼要帶着萊茵前輩?

    哎哎哎?

    小明生早就斷奶了啊……

    等等。

    難道師父沒斷?

    嘶——

    李昊然想到這裏,渾身一顫,不敢往下想了。

    罪過。

    罪過。

    怎能如此想師父!

    師父是那種看見顏值高身材好脾氣又好又願意配合的郲茵前輩就走不動道的人嗎?

    嗯……

    肯定不是。

    要真是那樣,田姑娘還能得瑟到現在?

    呵。

    肯定是爲了照顧兩個孩子……

    嗯……

    肯定的。

    師父終究是一個合格的父親。

    然而。

    就在這時,田姑娘風風火火闖進來,“副會長,幫我審批一下新項目申請。”

    “哦?”

    李昊然翻開一看,果真有一個新項目。

    不錯啊!

    田姑娘居然也醉心研究了。

    闊以。

    只是,這項目……

    關於特殊身體素質快速進行冷熱切換的實驗性測試。

    ???

    李昊然撓撓頭,“快速切換?”

    “對。”

    田姑娘很開心,“就是在身體一秒熱一秒涼,無縫切換。”

    “???”

    李昊然茫然,“有啥用?”

    “當然有用。”

    田姑娘驕傲的說道,“你想想,如果身體變換,能量自然也會被影響,我釋放的水也可以一秒寒冰刺骨一秒蒸汽沸騰,對殺傷力影響極大。”

    “那你自己研究不就行了?”

    李昊然嘆氣,“只有對團體有貢獻的項目才能申請研究,你這個項目,是自己身體的特殊狀態研究,我不能批准!”

    “誰說沒有?”

    田姑娘不服氣,“對協會有影響的。”

    “比如?”

    李昊然無奈,“這個技能就算研究出來其他人也學不會啊,你只要找出一個以後能用到的弟子,我就批准。”

    田姑娘糾結:“……”

    這就是她最難受的地方。

    全協會,只有她是這種特殊體質。

    也就意味着……

    她自身的特殊能力,只能自己研究,還得自己提供資金。

    不過。

    她也是吃素的。

    “副會長。”

    田姑娘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怎麼知道沒有?我覺得,將來要是我和會長有了孩子,說不定就是這種體質。”

    李昊然:???

    等等。

    這什麼意思?!

    “我知道現在會長沒同意。”

    “不過。”

    田姑娘傲嬌的說道,“我早晚會成功的!”

    “還有……”

    “會長日夜操勞,身體肯定很疲憊。”

    田姑娘說道,“我這種冷熱切換的舒緩方式,早晚會用到會長身上……”

    “胡鬧!”

    李昊然怒斥。

    會長那般正直,豈是這種人?

    可笑。

    就算你脫光了站在會長面前,會長都不會看你一眼!

    哼!

    他身爲協會代理會長,身爲會長意志的代理人,必然要貫徹會長的意志,絕對不能給會長丟人。

    因此。

    李昊然擡手一輝,就把項目劃掉了。

    “什麼時候找到其他類似體質了,我可以批准你們一起研發。”

    李昊然如此說道。

    許久。

    田姑娘就被趕出去了。

    ……

    “頑固!”

    田姑娘氣呼呼的。

    哼!

    這李昊然年紀輕輕就如此假正經,一點也不像會長,顏值高又有魅力,讓人有一種看一眼就溼的心動。

    哎呀。

    冷熱切換可是征服會長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

    怎麼辦?

    田姑娘沉思。

    同樣體質……

    對哦。

    這世界上肯定還有同樣體質的修煉者!

    於是。

    田姑娘來了精神,開始調查特殊體質的相關資料。

    ……

    而此時。

    陸鳴等人剛剛回到天都市。

    作戰部部長親自迎接,就連教導主任都出來了,他們在門口將陸鳴歡迎進來,又目送陸鳴離開。

    屬下們:???

    哇。

    驚了。

    以前部長雖然也對陸鳴客氣,但是這……

    這……

    “這孩子……”

    “終究還是到了這一步。”

    作戰部部長欣慰。

    陸鳴這孩子是他們眼睜睜看着變強的,從當初的弱者,到後來的強者,又到如今的超強者……

    “是啊。”

    教導主任也是欣慰不已。

    他遇到陸鳴還要更早,在陸鳴還是二星三星的時候……

    嘖。

    果然。

    傳奇的道路,跟他們尋常人是不一樣的。

    “可是他只有6星。”

    助理一臉茫然。

    “呵。”

    “6倒過來不就是9?”

    教導主任意味深長,“或許,陸鳴早已到了那一步,對於現在的他而言,6就是9,9就是6,可6可9,可9可6。”

    刷!

    助理心神狂震,“真……真有這樣的人?”

    “自然有。”

    教導主任微笑,“曾經就有一位這樣的人……”

    後面的話,他沒說。

    不過。

    這個時候。

    他只是看向遠方,那個方位,是永恆國度。

    ……

    此刻。

    某處。

    一山一屋一老人。

    老人的眼睛依舊看不見,依舊朦朧。

    шшш⊙Tтkan⊙Сo

    只是。

    他的心卻從未平靜。

    陸鳴……

    九星麼?

    他自然知道了一些事情。

    只是。

    很奇怪。

    他看到的畫面,於人們所說的並不符合。

    因此,在他的無上推演中,就看到那屬於陸鳴實力的標誌,一會是6一會又變成了9一會又變成6……

    ???

    這什麼鬼實力?

    還有?

    陸鳴在幹嗎?

    爲何696969的變??

    不懂。

    有生以來,他第一次迷茫了。

    果然……

    從零出手的那一刻,一切就變了。

    “哎。”

    老人一聲嘆息。

    亂了。

    全亂了。

    所有的東西,都亂了。

    人們都說陸鳴九星,那些強大的存在也是這麼說的,曾經見過陸鳴的大佬也這麼說的,甚至陸鳴戰功赫赫。

    如此。

    應該都做不得假。

    所以……

    他的推演真的已經被幹擾了。

    也對。

    陸鳴畢竟能消滅零,又怎麼可能真的只有六星?

    因此。

    只能說……

    陸鳴好強大的掩飾能力,竟連自己都沒有看破!

    忽然。

    一人從遠處而來。

    “師父。”

    年輕人恭敬的說道。

    “你回來了。”

    老人淡漠的說道。

    “是。”

    年輕人點點頭,“師父,八大國度既然存在,許多老前輩們都知道,爲什麼大家都說不知道?”

    呵。

    老人將茶水一潑,虛空一點,形成一個字。

    穩!

    爲何不說?

    因爲不想造成慌亂。

    爲何不說?

    因爲沒必要讓普通人知道。

    他們連宗師級都見不到幾個,都僅僅只在傳說中,你告訴他們世界啊、宗師啊,這些有什麼意義?

    人家可能正忙着突破三星的……

    你要知道。

    這世界上,大部分人終究是普通人。

    當你到了相應的階段,自然而然的會知道這些事情。

    如此。

    一個穩字足以詮釋。

    然而。

    年輕人只是嘆口氣。

    “師父……”

    “您下次說出來就行了。”

    “您只是看不見,又不是說不出話,別總是整這些花裏胡哨的……”

    年輕人嘆息。

    “……”

    老人臉一黑。

    刷!

    茶水浮動。

    在空中又形成一個字。

    年輕人擡起頭,定睛一看,竟是一個‘滾’字。

    →_→

    “好好好。”

    年輕人苦笑一聲。

    旋即,他將飯菜留下,這才離去。

    許久。

    老人才哼的一聲。

    調皮!

    這是他自創的避免因果的方式……若非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絕對不會直接與任何人交流。

    他接觸的一切,都會經過能量過濾。

    如此。

    方能置身世外。

    只有這樣,他將來纔可能看得清。

    ωωω¤тTk án¤C○

    希望……

    不會太遠。

    ……

    而此刻。

    劍卡師協會。

    陸鳴順利歸來,弟子們前來歡迎。

    然後……

    集體沉默。

    大家瞪大眼睛看着陸鳴身後的那位老者。

    “大家好。”

    老僕主動跟大家打招呼。

    ???

    弟子們都是一臉懵。

    旋即。

    竊竊私語。

    “怎麼是個老頭?”

    “不知道啊,我以爲師父又拐來一個新弟子……”

    “我以爲又是一個姑娘……”

    “可能師父口味變了?”

    “瞎說!”

    “你看這樣你下去手?”

    “也是。”

    “那你說爲啥?”

    “可能又是撿回來的孤寡老人……”

    “有道理。”

    弟子們低聲說道。

    “……”

    老僕的臉上漸漸變黑,又變成醬色。

    這畫風……

    怎麼跟自己想象中不太一樣?

    然而。

    他不知道的是,這僅僅只是開始。

    就在他正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一道驚人的氣息從協會內升騰而起,所有人看了過去。

    這氣息……

    “有人突破了!”

    陸鳴眼前一亮。

    終於……

    協會又新增一名七星!!!

    哈哈。

    果然。

    自從資金到位,資源到位以後,協會申請突破數量達到一定規模以後,再低的機率也有人能突破!!!

    很簡單。

    1%的機率低不低?

    SSR也不過如此。

    但是,當你一次抽上千卡,總會出的……吧?

    咳。

    總之。

    陸鳴也會欣慰。

    協會的七星,終於算是越來越多了……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次出來的七星,居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些人,而是……

    轟!

    ωwш★тt kдn★co

    轟!

    光影流轉。

    一道強大的氣息降臨,一個年輕的可怕的弟子出現了。

    白衣飄飄。

    氣度非凡。

    赫然正是那位白衣少年。

    他飄然而落,目光傲然的在所有弟子們身上掃過,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吾,今日已成宗師!!!”

    嗯……

    不錯。

    他看着小夥伴們震驚的表情,很滿意。

    這個‘邪魅’的笑容,他練習了很久很久,才達到小說中的那種尺度。

    還有這臺詞……

    這個吾,就很霸氣有木有!

    爲了這一刻……

    他等了太久太久了!!

    自從那一日被刺激到以後,不知爲何,他修煉突飛猛進,竟實力暴增,悟性大增,一路突破!

    最終。

    踏入七星!

    終於……

    他配得上韻兒了。

    終於……

    他超越會長了!

    終於……

    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向着會長提出挑戰!

    於是。

    他深情的看了一眼韻兒。

    嗯……

    還看了一眼她的膝蓋。

    還好。

    沒受傷。

    然後……

    他帶着堅定不移的目光走到陸鳴面前,感受到會長僅僅只有六星的實力,終於有了一些底氣。

    “會長,我……”

    他鼓起勇氣說道。

    “不錯。”

    陸鳴很滿意,“能突破七星,也不枉我對你的調交。”

    “不是。”

    白衣少年頓了頓,“我是想說……”

    “先別急。”

    陸鳴拍拍他肩膀,“先讓新人入門。”

    “哦哦。”

    白衣少年這纔看到了那老者。

    對哦。

    新人入門,這是韻兒的工作……

    “您好。”

    周韻主動上來跟老僕打招呼。

    “您好。”

    老僕呵呵一笑。

    “這是我路上新收的弟子。”

    陸鳴介紹道,“實力嘛……大體是宗師,你幫助他辦理入門就可以了。”

    宗師?!

    周韻眼前一亮。

    下意識的,她就看向了白衣少年。

    “我看看。”

    白衣少年明白韻兒的意思。

    於是。

    他雙目凝聚,看向老人,頓時感覺到一片虛無……以及,一抹來自遠古時代的恐懼和陰暗……

    嘶——

    他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好……好強!”

    白衣少年驚悚,“您是八星宗師?”

    嘶——

    弟子們頓時心神一震。

    八、八星?!

    “前輩您好。”

    周韻恭敬的說道。

    “不用。”

    老僕不好意思,“什麼前輩不前輩的,我只是陸鳴會長的僕人,呵呵,大家不用太過客氣。”

    刷!

    協會門口又是一片沉寂。

    弟子們口乾舌燥

    他們覺得,自己可能對會長的實力,又低估了?

    如此存在。

    如此大佬。

    竟然只是會長大人的僕人?!

    而我們剛纔還準備挑戰會長的白衣少年,更是徹底懵逼,等等……會長的僕人爲什麼就八星了?

    哦。

    可能是家裏安排的……

    於是。

    他抱着最後一絲僥倖問道,“您是如何認識會長的?”

    “嗨。”

    老人嘆息,“我被強者盯上,是會長救了我。”

    刷!

    世界再次安靜。

    八星?

    強者盯上?那得多強?會長救了他?那會長又有多強?

    弟子們的腦子徹底混了。

    當然。

    我們的白衣少年,已經徹底傻了。

    真的。

    而這時。

    災難處理小組也派人來了,對於陸鳴解決掉世界級災難的事情,解決掉虛空巨蛤給予了表彰。

    劍卡師協會高層已經麻木了。

    哦……

    又解決一個世界災難。

    能讓災難小組親自過來,看來應該不簡單……

    因此。

    大家齊刷刷看向陸鳴,看了看抱着一堆衣服一堆零食的小明生小幽笙小白……

    所以。

    會長他老人家在帶着孩子踏春的過程中,順便征服了一個老前輩,還順便解決了一個世界級災難???

    這什麼魔鬼實力?

    ……

    “啊。”

    “對了。”

    陸鳴想起什麼,看向白衣少年,“你剛纔想說什麼來着?”

    “……”

    白衣少年沉默。

    沉默。

    許久。

    他雙目含淚,“我……我還想閉關。”

    哎?

    陸鳴有點方。

    這孩子啥時候這麼勤奮了?

    ……

    許久。

    陸鳴等人迴歸,大家也漸漸從門口散去。

    周韻帶着老人去登記。

    也就這一刻,她才知道這老人如何恐怖,戰鬥力如何驚人,也再一次被會長的偉岸震撼到了……

    也再一次深深陷入對會長的崇拜中!

    會長……

    不愧是會長!!

    不知爲何。

    她又想起了那句話——我所見、我所識,皆爲劍卡師。

    果真。

    師父對這句話瞭解是如此的深入!

    想到這裏。

    周韻感覺自己未來充滿樂光明。

    跟這樣的偶像!

    何愁未來?

    哼哼。

    到時候……

    那個笨蛋家人應該不會反對自己了吧?

    想到這裏。

    周韻感覺心都酥了。

    ……

    而此刻。

    劍卡師協會閉關處。

    剛剛突破七星的白衣少年,又一次回來了。

    其他人:???

    等等。

    你不是剛出去嗎?!

    “怎麼了?”

    藍衣少年問道。

    “……”

    白衣少年45°仰望天空,眼角似有淚劃過,“會長……更強了……”

    “哎。”

    其他人只是拍拍肩膀。

    或許……

    會長會是他們一生都無法企及的存在吧。

    這一點。

    他們早有準備。

    “韻兒姑娘呢?”

    “她怎麼想?”

    藍衣少年問道。

    “……”

    白衣少年頓時沉默。

    他已經將父親送給他的寶物,徹底煉化,融入體內,跟自己的七星融爲一體!所以,他現在如果全身心投入到那個能力中,可以隱約看到韻兒心中的想法,當然,也只能斷斷續續發現一些。

    但是已經足夠強大了。

    所以。

    他剛纔看了,然後……

    沉默了。

    “你看到什麼?”

    藍衣少年問道。

    “……”

    白衣少年泣不成聲。

    “估計不好意思說出來吧。”

    其他人明悟。

    也是。

    可能不好意思。

    可是,這種事情,不發泄出來,憋在心裏會發瘋的吧?

    嗷……

    藍衣少年靈機一動,拿出一個筆記本,“這樣,你寫出來,自己看,也算是發泄一下,或許會好很多。”

    “是嗎?”

    白衣少年抽泣。

    “嗯。”

    藍衣少年很肯定。

    於是。

    白衣少年一邊抹淚一邊開始寫。

    然後……

    越寫哭聲越大。

    最後。

    哭的疲憊了纔算是休息過去。

    其他人:???

    寫啥了反應這麼大。

    於是。

    藍衣少年悄咪咪的看了一眼,頓時震撼,這內容……

    ——白白日記——

    某年某月某日。

    這天。

    我突破七星,回來路上,我聽到了韻兒心中閃過的一些零星的想法,會長……偉岸……深入……滿了……酥了……

    我頓時失落。

    或許。

    已經發生什麼。

    或許。

    沒有發生什麼。

    真相如何。

    已經不重要了……

    這一刻,我願沉淪。

    ————

    ……wWW▲ⓣⓣⓚⓐⓝ▲C〇

    PS:首次使用‘方形體’書寫日記,嚶。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