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天都市。

    劍卡師協會。

    次日。

    陸鳴準備妥當準備離開。

    然而。

    就在他路過協會廣場的時候,看到田姑娘在那裏一邊看書一邊抹淚,黯然神傷,很是傷心的模樣。

    咦?

    陸鳴驚了。

    居然還有能把田姑娘看哭的書?

    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書名。

    哦……

    《那雪白的山丘》。

    ???

    陸鳴臉一黑。

    他就先不說這霸氣的名字和名字中充斥的自豪感了,小白看到這本書的那天差點直接給它打入協會禁書範圍。

    你感受下。

    這麼一個充滿自豪感的書,你爲啥能看哭?

    還有。

    從他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開啓了‘絕倫’引擎的書名……

    那光景。

    終究是美好的。

    咳。

    總之。

    陸鳴覺得自己臨走了,還是要關心一下弟子的。

    於是。

    他走過去,關切道,“還好吧?”

    “我沒事的。”

    田姑娘搖搖頭,“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哦?”

    陸鳴充滿好奇,“以前……?一馬平川的日子?飛機起航的起點?”

    “???”

    田姑娘一臉茫然。

    啥?

    會長說的啥?

    “不是啊。”

    她有些茫然的說道,“就是以前在雪山的日子啊。”

    “……”

    陸鳴頓時回過神來,“所以你這雪白的山丘是指……”

    “雪山啊。”

    田姑娘理所當然的說道。

    這本書講的是當初在雪山的故事呀。

    陸鳴:→_→

    瞎雞兒用詞!

    “雪山你就雪山嘛,怪讓人誤會的!”

    陸鳴瞪了她一眼。

    “小小狐說這樣文藝些……”

    田姑娘小聲bb。

    “它懂個p文藝!”

    陸鳴臉一黑,“我還說我更懂經濟、懂醫學、懂政治呢?有個屁用?難怪你們的書差評連連,太容易讓人誤解了。”

    “誤解啥?”

    田姑娘茫然。

    “……”

    陸鳴視線微微下垂一點,也是感慨萬千,“沒人比我更懂雪白的山丘啊……”

    田姑娘:???

    ……

    許久。

    田姑娘帶着改名的重任離開了。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是會長說一定要改名字才能夠不會讓大家誤解,才能夠有個好銷量。

    嗯……

    也是。

    雖然故事發生在雪山,但是整體的故事是黑暗的,講述了雪山派傳銷的時候,造成的可怕災難……

    想想那些被拐騙的人。

    想想那些被傳銷的人。

    那是一個黑暗的時期。

    那是一個黑暗的年代。

    因此。

    經過她和小小狐的商量,《雪白的山丘》正式改名爲:《那漆黑的深淵》。

    嗯……

    沒毛病!

    她相信這本書銷量一定會爆棚的!

    ……

    而此時。

    陸鳴已經到了協會門口。

    他跟弟子們一一道別以後,這纔跟着巫術師協會離開。

    至於小白……

    那丫頭應該沒起吧?

    呵。

    畢竟。

    他們昨天晚上,小白拉着他,整整一晚上……都在……

    給他講述巫術師的知識。

    講了整整一晚上。

    從吳鴻飛的坑爹毒奶,到傳說中的詛咒,巫術師太過特殊,所以小白很不放心,將所有技能都給陸鳴講了一遍。

    嗯……

    直到清晨,小白才疲倦的睡去。

    “……”

    “就這?”

    小小劍很失望。

    它還特意騰出了地方,結果你一晚上就這個?

    “你還想幹嗎?”

    陸鳴臉一黑。

    一天到晚想屁吃。

    小白這麼可愛,當然是等她長大以後了。

    “她已經十七歲了。”

    小小劍小聲bb,“你別忘了,你倆可是一起出生的,剛出生的時候,小白就把你陽氣榨乾了……”

    “……”

    陸鳴臉色漆黑。

    甘梨娘。

    明明很正經的事情,讓你這麼一說……

    艹。

    “我說的是等她身體到了年齡。”

    陸鳴嘆口氣。

    “那你等吧。”

    小小劍翻個白眼。

    說不定小白就永遠這樣了呢。

    “不可能!”

    陸鳴冷笑。

    如今有時間老人在,小白成長已經加速了!

    “他有個屁用。”

    小小劍撇嘴。

    時間老頭開始裝逼說的挺的。

    但是吧……

    這傢伙說話,就跟渣男差不多。

    他說的可以幫助小白加速成長……

    沒錯!

    的確可以加速!

    但是他對時間的影響還有限,而且主要都是自己,影響別人可都是微弱的。

    當然。

    影響微弱,多施展幾次就可以把?

    但是。

    這傢伙隱瞞了一個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施法時間。

    於是……

    一個熟悉的畫面出現了。

    他幫助小白施展時間流速的時候,是這樣的。

    施法時間:一個單位。

    施法效果:一個單位。

    嗯……

    你懂?

    所以,最終結果就跟消融卡一樣——求用沒用!!!

    “咳。”

    陸鳴咳嗽一聲,“後來不是通過別的方式成功了麼。”

    對。

    開始是翻車了。

    但是陸鳴相信,隨着時間這傢伙對時間管理的掌握,這個時間跨度必然還會增加!

    小白成長會越來越快。

    終有一天,她會變成自己夢中的那個模樣。

    “……”

    小小劍已經懶得理會陸鳴了。

    人類的心思……

    它反正看不懂。

    眼下。

    它需要將這些天小白、小小白傳授的各種關於巫術師的知識掌握,一方面是爲了防止遺蹟翻車……

    另一方面,是爲了防止巫術師協會亂搞。

    雖然目前兩家協會關係非常親密,但是還是要考慮翻車的可能,這也是小白深夜給陸鳴開小竈的原因。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出門。

    尤其是去遺蹟,必須要防範!

    當然。

    他們不知道的是,此刻,我們的巫術師協會,比他們還緊張。

    ……

    某處。

    巫術師協會。

    “陸鳴快來了?”

    “嗯。”

    “直接去遺蹟吧。”

    “哎?不是說現在總部集合嗎?”

    “算了,不太安全,雖然我們和劍卡師協會關係親密,但是能不陸鳴來總部,就別讓他來了……”

    “咋?”

    “不知道爲啥,我想起清明市的重建、月影島的重建、天都市的隕石、被填平的東海現在就有點發毛……”

    “好。”

    巫術師大佬們當機立斷。

    於是。

    原本的歡迎儀式和各種流程全部縮減,天才弟子們睡夢中被直接拉起來,塞到專機中,直接送到了遺蹟。

    原本隆重又盛大的事情,現在變得很快餐。

    至於遺蹟……

    他們沒什麼可擔心的。

    那地方過於堅挺,是曾經某位大佬的小世界演變而成的,別說陸鳴僅僅只是堪比九星,就算是真九星……

    也不可能摧毀!

    曾經。

    他們巫術師協會爲了開闢這個地方,一位九星大佬整整攻擊了三年,纔在上面開闢出一個小縫隙。

    “希望。”

    “一切太平吧。”

    “是啊,這些孩子可是我們巫術師協會的未來啊……”

    “放心吧。”

    “有陸鳴在呢。”

    “也是。”

    大佬們微微一笑。

    遺蹟太過危險。

    每次送超級天才進去,要死亡半數!!!

    對於他們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但是,這次有陸鳴這個超級強者護航,定然是沒有問題的。

    嗯……

    一定沒問題。

    只是。

    不知道爲何,他們有些心慌。

    奇怪……

    這莫名的不安……

    莫非。

    敵人的實力,還能超過九星不成?

    如此。

    更需要陸鳴護航了。

    ……

    而此刻。

    一道流光從空中劃過。

    原本以爲自己還能去巫術師協會的陸鳴,眼睜睜看着轉機劃過一個奇怪的弧線,直接帶他衝向了遺蹟。

    “不去你們總部了嗎?”

    陸鳴好奇。

    他記得要去總部接那些弟子的說。

    “不去了。”

    巫術師微微一笑,“我們又安排了一架專機,送弟子們去遺蹟。”

    “哇……”

    陸鳴驚歎。

    所以這架專機就他一個人?

    一共就八個人,你們居然還分兩個專機送到遺蹟?

    “你們協會真有錢。”

    陸鳴充滿羨慕。

    不愧是巫術師協會。

    底蘊強大。

    “呵呵。”

    巫術師只是微微一笑,心中苦澀,有沒有錢,你心裏沒數麼?這TM還不是擔心你去了出問題……

    咳。

    “能稍微透露一些消息嗎?”

    陸鳴好奇。

    “您去了就知道了。”

    巫術師恭敬的說道。

    “女子口巴。”

    陸鳴嘆口氣。

    如此。

    看來只能等着了。

    ……

    許久。

    專機在雲中穿梭。

    足足過了幾個小時,按照陸鳴的理解,以現在的超能源專機的速度,都已經足夠繞星球幾圈的時候……

    專機才堪堪停下。

    落地。

    陸鳴就看到一片神奇的世界。

    ……

    那是一片白色的世界。

    擡頭是雲。

    腳下是雲。

    遠處是雲。

    就連指尖縫隙,流淌的都是雲。

    這是一片雲霧繚繞的世界,瀰漫的白色雲霧,讓這裏宛若仙境,陸鳴甚至不知道這裏在什麼方位。

    ……

    “前輩。”

    “我們已經到了小世界的入口。”

    巫術師微微一笑。

    他就知道。

    從未見過這片世界的人,總是如此驚奇。

    “哦?”

    陸鳴震撼,“你們專機,竟然直接開進了小世界?!”

    要知道,小世界雖然破敗,但是仍舊非常強大,就算是開闢遺蹟,也是讓大佬們在入口處開闢一個小縫。

    就算是入口處削弱了很多,也不是專機可以直接開進來的!

    那裏的壓迫感足以將專機粉碎!

    就連修煉者也只能一個個進。

    而巫術師協會……

    對此。

    我們的巫術師只是微微一笑,充滿自豪的說道:“再緊的地方,我們的專機都可以擠進去。”

    哼哼。

    他們的專機可是特別打造的!

    區區一個小世界怕什麼!

    陸鳴:→_→

    牛批!

    他能說什麼?

    不過。

    這地方一片潔白,除了雲什麼都沒看到。

    其餘弟子也沒看到。

    “他們不在?”

    陸鳴有些好奇。

    他沒看到另一個專機。

    “不知道。”

    巫術師也很奇怪,看了看時間,也很茫然,“奇怪,理論上應該到了呀……”

    然而。

    就在這時。

    一陣陣轟擊在附近響起。

    旋即。

    又停下。

    又過了很久。

    外面傳來了一個很憤怒的聲音,“你先出來!”

    “爲啥?”

    巫術師茫然。

    “你說呢?”

    外面氣急敗壞,“你在裏面,我根本擠不進去……”

    “……”

    巫術師回過神來。

    哦……

    想起來。

    這次是兩架專機……

    他一個人還能擠一擠,兩個的話……

    咳。

    “那晚輩就先告辭了。”

    巫術師恭敬的對陸鳴說道。

    “辛苦!”

    陸鳴微微點頭。

    許久。

    巫術師乘着專機離去。

    過了幾秒。

    伴隨着一聲轟鳴,又是一家專機擠了進來,陸鳴看着剛還沒來得及合攏的雲霧,再一次被專機硬生生撐開。

    嘖。

    他看着被擠到一邊的白色雲霧,頓時感慨一聲,“小世界也不容易啊……”

    小小劍:???

    這話聽着……總感覺哪裏怪怪的?

    ……

    轟!

    專機降臨。

    艙門打開。

    數名巫術師緩緩出現。

    陸鳴瞅了一眼,頓時有些錯愕。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真正的巫術師……

    哦。

    吳鴻飛不算。

    那是一個第一次見到北方下雪開心的像個哈士奇的沙雕。

    再說。

    那會他還不是巫術師……

    而那些來劍卡師協會的巫術師,一個個都是打扮的人五人六的,被葉良飛死死盯着,生怕他們騷擾劍卡師女弟子的那種。

    而眼前這些……

    纔是真正的生活在巫術師協會沒怎麼去過其他地方的原生態巫術師。

    嗯……

    爲首的是一個少年,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一身淡黃色的長袍,帶着一股不同尋常的騷氣……

    就連陸鳴都是眼前一亮。

    畢竟。

    尋常的巫術師袍子,在人們的印象中都是灰暗的……

    淡黃色……

    這可不是一般人能駕馭的。

    就算是把頭髮弄成蓬鬆的也不一定能駕馭的住。

    而這位少年……

    搭配的如此恰到好處。

    他神態孤傲,還帶着一絲天才的傲氣。

    也是。

    從他第一個走下來就可以看出來了,就連他們的領隊都只能乖乖跟在後面,可見一斑……

    “有趣。”

    陸鳴眼睛一眯。

    看來這次巫術師協會的天才們不一般啊。

    呵。

    刷!

    刷!

    巫術師弟子們陸陸續續下來。

    每一個都很年輕,大約都在十六歲左右的模樣,比市面上所謂的天才,都要強橫出一大截來!

    果然。

    這纔是一個超大協會的底蘊!

    這纔是一個超大協會的天才儲備!

    只是……

    越是這樣的天才,就越不太好管理啊。

    陸鳴看着那些少年。

    除了最開始那個騷黃色的。

    那些跟隨他身後的少年也很是不同尋常。

    跟傳統巫術師灰暗的袍子不一樣,這些人的袍子都是很鮮豔的顏色,星空紫、暗夜綠、青山黛……

    很是騷氣。

    這玩意放在現代,那就是很明顯的一副‘巫術師精神小夥’的裝扮。

    →_→

    陸鳴有些頭疼。

    果然。

    他就知道這次遺蹟任務沒想象中那麼容易。

    ……

    許久。

    領隊也下來了。

    那是一名看上去已經七八十歲的老者,縱然頭髮花白,依然中氣十足,“晚輩見過陸鳴前輩。”

    老者上前,恭恭敬敬的說道。

    “客氣。”

    陸鳴也習慣了。

    人家就這樣劃分前輩後輩,他能怎樣?

    難道一定要在這裏跟老人家爭論一下到底是誰在前面誰在後面的問題嗎?

    →_→

    “來。”

    領隊的瞅了一眼身後的弟子。

    頓了頓。

    他還是將那位最先走出來,看上去最爲傲氣的弟子拉出來,“來,跟前輩問好。”

    瞬間。

    那個弟子沉默了。

    縱然之前已經說過的,但是現在,看着陸鳴這年輕的臉……

    於是。

    他臉上出現了掙扎、痛苦、猶豫的表情。

    就在陸鳴考慮難道下一步是把他送到非洲的時候,這位桀驁不馴的弟子似乎終於接受了這個無奈的現實。

    不錯。

    陸鳴心中暗自點頭。

    不算傻,知道這個時候拜山頭……

    於是。

    那位桀驁的弟子眼一閉,一步走到陸鳴面前,一聲大喊:“陸爺爺好!”

    刷!

    陸鳴臉上欣慰的表情頓時凝固。

    等等。

    陸、陸爺爺?

    “不錯!”

    wωw▪тTk дn▪℃o

    老頭很是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轉頭又看向陸鳴,嘿嘿一笑,“陸前輩,這是我孫子,遺蹟中還請照顧一二。”

    這關係,只能這麼認。

    你要是叫人家陸大哥、陸大叔,又叫自己爺爺,都比自己低了一輩兒。

    不合適。

    再說。

    想要人家照顧你,就得攀關係。

    陸鳴:???

    甘梨娘!

    老子又不姓畢,用得着這麼瞎雞兒認關係嗎?!

    難怪小夥子一副不甘心的……

    這隔自己身上自己也受不了啊。

    “算了吧。”

    陸鳴哭笑不得,“這稱呼怪怪的,我們就平輩相稱呼吧。”

    “好。”

    桀驁小夥頓時喜悅,“不如我就叫陸大哥……”

    “好個屁!”

    “幹你奶的!”

    老頭上去就是一巴掌,“你跟前輩叫大哥,我怎麼叫你?也叫你爺爺?”

    “沒有……”

    桀驁小夥瞬間就慫了。

    “這樣。”

    老頭沉吟片刻,“不如就讓這孩子,叫您陸大師吧。”

    “……”

    陸鳴面無表情。

    老子要不要再給你跑個分兒?

    恭喜您,您的孫子在這次的‘巫術師遺蹟’中,排名第二,超越了80%的巫術師弟子,請再接再厲??

    ……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