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安母對於安顏說的話很震驚,她原來不是沒想過她和沈亦辰再續前緣,再重新走到一起,可是她沒想到會這麼快,這麼倉促,結婚不是有好多事好多東西。要處理和準備的嗎。可是現在只有幾天的時間,來得及嗎?

    但轉念一想。沈家是豪門,錢權勢樣樣不缺,自然想做什麼事都是很容易的,這六七天對他們來說,要準備一個婚禮足夠了。更何況,距離安顏和沈亦辰第一次重逢,已經過了一些日子了,說不定他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已經在準備了呢?

    這麼一想,安母打從心底喜笑顏開了,自己的女兒這麼些年來,不談戀愛不着男朋友的,不就是因爲心裏忘不了沈亦辰。放不下沈亦辰,還在想着他嗎,這下好了,總算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至於那個算命的說的那些話,什麼註定要二婚之類的。她們也算是沒有違反吧,反正他當時又沒說,二婚的對象不能和一婚是同一個!

    想到這麼安母就更加高興了,一直放在心裏的,這些年來她覺得對安顏的愧疚,總算是能找個出口。慢慢釋放出來了。

    安母伸手把安顏的手拉進自己的手裏,一隻手抓着,一隻手輕拍着她的手背,滿臉笑容的問道,“是沈亦辰開的口?”

    安顏知道,安母要問的是關於結婚,誰先說起來的,誰跟誰求的婚,可是她不想讓媽媽知道自己要嫁的並不是沈家的沈亦辰,不想讓媽媽爲自己擔心,所以對於安母問的這句話她沒有做過多的回答。

    她只輕輕點了點頭,反正自己點頭也沒錯,這件是本就是沈亦辰開口提起的,只不過他開口不是讓自己嫁給他而已!

    “好,媽媽知道了,這一次媽媽不會再做干涉了,你開心就好。”安母依舊是微笑着,女兒能得到幸福,是她這個當媽媽的最希望看到的。

    “好了,時間不早了,洗個澡早點兒睡吧。”剛聊了這一會兒,安母就開始趕人了,她得趕緊想想要給她準備些什麼,上一次結婚,什麼嫁妝都沒準備,那是因爲已經做好了第二天就離婚的打算,這一次完全不同了,她要把這些年來陸陸續續準備好的嫁妝都蒐羅出來!

    回到房間,洗漱之後,躺在牀上的安顏卻怎麼也睡不着,直到這個時候她才開始考慮,關於這件事,她是不是太莽撞了,昨天自己頭腦一發熱,一口答應了沈亦辰提的條件,她甚至根本沒爲自己考慮一下。

    沈亦辰的弟弟,那個沈亦儒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真的要和這個連面都沒見過的陌生人,過一輩子嗎?就在沈亦辰的家裏,扮演着他弟妹的角色?安顏覺得自己做不到,讓她在喜歡的人面前,扮演他弟弟的妻子,他是不是有些太殘忍了?

    如果是在平常普通人家裏,忍無可忍的時候或許可以離婚,但是在沈家絕不會由着她!那樣的豪門,那樣的名門望族,怎麼可能會任她怎麼樣呢?更何況這種豪門,是整日被媒體關注,活在狗仔眼皮底下的,沈家根本不可能讓她做一點兒對他們家族名譽有損的事!

    媒體,對,媒體,網上肯定有關於沈亦儒的一些信息,安顏想着,迅速拿起手機,打開瀏覽器,在百度搜索框裏打上了沈亦儒的名字。

    但是,結果卻令她十分失望,居然沒有!一大堆叫沈亦儒的,什麼微博、博客、甚至連qq空間都沒有,但都跟b市的沈家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無奈,安顏只能退出瀏覽器,關掉手機,頹廢的縮進被子裏。每次她不爽的時候就會這樣,用被子蒙着頭,把自己縮在那個封閉空間裏,自己跟自己生悶氣,再自己開解自己,然後自己再從那個怪圈裏走出來。

    她是什麼時候養成的這個習慣呢?好像是偷偷跑來a市之後吧!她記得以前她不是這樣的,以前的她,有什麼不高興的就會跟沈亦辰說,然後沈亦辰會開導她,最後把她逗高興,可是後來身邊沒有沈亦辰了,她初來a市又沒有什麼朋友,再遇到什麼事,她只能自己開導自己,也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躺在被子裏的安顏,在糾結了一大陣之後,終於從那個怪圈裏走了出來,迷迷糊糊的想着,算了就這樣吧,反正過兩天去了b市總能見到沈亦儒的,既然她不能嫁給沈亦辰,那麼對她來說,別的男人,誰都是一樣的,無所謂了。

    第二天,安顏送完小晨之後,直接開車去了公司。交辭職報告、收拾東西,辦理的也倒是順利,雖然她是公司的主設計師之一,前段時間還有一個作品獲了獎,公司本來也要大力栽培她的,但她要去b市結婚定居,公司也不能強留她,只是可惜損失了一個人才。

    整個辦理辭職的全程,祁梓菲都一直在陪着她,只是在找副經理簽字的時候,她沒有跟着進去,要找的那人是祁梓菲的老公,前陣子剛被祁梓菲抓姦在牀的‘好’老公,最近祁梓菲一直都在避着他,也在思考着她的人生該怎麼繼續下去,或許她應該換一個活法,反正這個男人本來就不是她想要的!

    等一切都辦完之後,祁梓菲拉着安顏進了她的辦公室,這或許是她們在她婚前的最後一次聊天了。

    “顏顏,以前怎麼沒聽你說過你有男朋友的事。”祁梓菲想了一下,還是問出了昨天想要問的事。

    兩人在一起工作了這麼久,好朋友可不是白當的,祁梓菲這話一出口,安顏就猜到了後面她想要問什麼,並不是她不想告訴祁梓菲,而是她不知道她該怎麼開口,她和沈亦辰的事情已經複雜到,不知道該對別人怎麼開口了?

    “菲菲,什麼也不要問,什麼也不要說,也不要勸我,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安顏嘆了一口氣,看着祁梓菲,悠悠地開口說道。

    是的,昨晚她已經想明白了,反正自己是註定不能嫁給沈亦辰的,那與其嫁一個和他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從此把他深埋在心底,再也不能相見,來比較,嫁給他弟弟之後,她至少能時常看到他,在她想他的時候,她別無所求,只是遠遠的看他一眼就好,而對於別人妻子的這個角色,她也會努力的去適應,努力的去扮演好,不爲別的,只爲這是他的要求!

    見她都這麼說了,祁梓菲一大肚子的話,都溜都嘴邊了,又不得不咽了下去,盯着她看了好半天,才嘆氣開口輕輕吐出一個字,“好,”。

    她不讓問關於結婚的事,那麼祁梓菲只好轉移話題說點別的,其實這個時候,同樣陷入水火中的女人,真的沒有心情聊什麼歡樂的話題,但兩人多年的朋友,一點都不會尷尬,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消磨時間。

    很快就中午,祁梓菲本想請她去外面吃好吃的,但是在安顏的堅持下,兩人還是去了公司的員工餐廳,人在一個地方工作久了,每天吃着同一個地方的飯菜,無論是誰都會膩的,但是在即將離開這裏的那一刻,卻又十分不捨那些平時自己吃的膩的飯菜,人好像就是這麼奇怪。

    三天的時間,說快真的很快,眨眼之間就到了。關於這件事,安顏不知道怎麼跟宋啓明和宋一洋說,索性也就沒說,只讓安母轉告了一聲。

    安母自然是明白安顏的,所以說的時候也沒有說的很詳細,只說是以前認識的一個朋友,倆人相處就一段時間,前陣子又碰上了,於是……準備結婚了。

    宋一洋年輕好騙,安母說什麼他都毫無疑問的信了,可是宋啓明就不一樣了,儘管安母說的話完美的沒有漏洞,但是宋啓明根本就不信,在安顏走之前的那個晚上,他特意留安母在醫院陪夜,問起了這件事。

    安母開始還能呵呵的打哈哈,想矇混過去,要換作以往,那些無關緊要的事,宋啓明自然是會順着安母鋪的這條路往下走,不會再別的,再說別的。

    但是,今天的事不一樣,這關係到安顏一輩子的幸福,所以他不得不問。雖然安顏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但是他卻是把她當作親生女兒來看待、來疼愛的,試問他一個做父親的,怎麼能讓自己的親生女兒就這麼稀裏糊塗的嫁人呢?

    最後安母見實在是瞞不過去了,考慮到反正宋啓明也不是外人,於是就實話實說了,把安顏曾經經過一次婚,然後這一次要嫁的對象也是同一人的事都說了,當她說出‘沈亦辰’的名字的時候,宋啓明明顯的愣住了。

    當然安母之所以會說,安顏要嫁給沈亦辰,是因爲她自己就是這麼認爲的,當時安顏只模棱兩可的說嫁到沈家,又承認是沈亦辰開口說的,安母根本就想不到這新郎官是另有他人!

    本來在安母說着前面的時候,宋啓明還是半信半疑的,但當他聽到沈亦辰的名字的時候,他之前的懷疑全都消失了,聯想到公司的事情這麼順利就解決了的事,他更是深信不疑了,也正因爲知道這件事是真的,宋啓明的心裏滿滿的全是自責。

    他知道這件事並不像表面上的這麼簡單,也不可能公司的危機剛解決,安顏就要嫁給沈亦辰,這絕對不會是巧合!

    本來他就對於沈氏集團這麼容易就鬆口,持有很大的懷疑,依他的經驗,他已經打電話找過韓黎了,對方都沒有一點鬆口的跡象,又怎麼會因爲安顏去了一趟,態度就360度大轉彎呢?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好人,尤其是商場上!

    交易,肯定是交易,宋啓明直覺的這麼想,他雖然沒跟人玩過什麼交易,但是在商場混了這麼多年,他對這種事可是熟悉的很!

    想到交易的同時,他幾乎就想到了最無恥的那一方面-sex,雖然他想不明白沈亦辰爲什麼要娶安顏,但是他知道這麼目的不純的安顏,一定不會幸福,他不能爲了自己的公司,而搭上她一輩子的幸福!

    想到這裏,宋啓明再也躺不住了,不顧醫生和安母的反對,他換了衣服,走出了醫院,安母見他如此,也只能快步跟了上去,既然攔不住,那就只能跟着他照顧他了。

    出了醫院,打了輛出租車,宋啓明直接報上了家裏的地址,此時安母更糊塗了,一路說着他想要什麼,她回家去拿或者讓宋一洋給送過來,可是宋啓明就是不聽,堅持要回家。

    他要回去,而且必須是現在,安顏明天早上的飛機飛b市,他得趕在明天早上之前找安顏談談,或許還能挽回她這荒唐的決定,他可以不要公司,但不能不要女兒的幸福!

    宋啓明和安母到家的時候,安顏剛洗完了澡,準備上牀休息的,確聽到了門外的開門聲,和安母絮絮叨叨說着什麼的聲音,她心裏正狐疑着,剛想打開門看看,外面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接着門就被人從外面推開了。

    大概是因爲病還沒好的緣故,宋啓明有些氣喘吁吁的現在門口,安母則跟在他的後面,擔心的看着他,欲伸手扶他,但是他卻不讓扶。

    “爸,媽,你們怎麼……”後面‘回來了’三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宋啓明直接打斷了。

    “顏顏,我們談談。”宋啓明語氣堅定,不容拒絕的說道。

    起先安顏是一臉的狐疑,爸爸怎麼這個時候突然想到要和自己談談呢?不過,在他看了一眼後面的安母,接觸到她一臉心虛的表情的時候,終於明白爲什麼了,肯定是她老媽說漏了嘴,拖她後腿了!

    猜到了宋啓明要找自己談的內容,她自然早早在心裏盤算着要怎麼來解決這件事,心裏有了盤算,她說服宋啓明的可能性就會大很多。

    等在門口的宋啓明,見這麼長時間,安顏都沒有迴應他的話,索性也就不等了,直接推門,繞過安顏,進去了,進去之前,還不忘把安母擋在了外面,“小芹,你去幫我收拾兩件換洗的衣服,我跟顏顏說幾句話,我們就回醫院。”役雙圍劃。

    安母聽他這麼說,自然是相信的,也就乖乖回臥室去收拾衣服去了。

    “顏顏,你和沈亦辰是怎麼回事兒?”宋啓明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然後又板着臉,表情嚴肅的說道“別在用糊弄你媽那套來糊弄我,我可不像你媽那麼好騙。”

    雖然此刻宋啓明的表情是真的很嚴肅,說話的語氣也很不好,但是安顏心裏卻莫名的高興起來,因爲她知道爸爸是在關心自己。

    被人關心的感覺真的很好,安顏想着想着嘴角就漸漸揚起,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擡頭看着宋啓明嚴肅的臉,嬉皮笑臉的說道,“爸爸,你這樣真不可愛。”

    “嚴肅點,別給我嬉皮笑臉,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宋啓明說話的聲音大了些,態度更是強硬了些。

    即便是如此,安顏卻沒有絲毫怕他的意思,繼續笑嘻嘻地說道,“難得糊塗,難得糊塗,爸爸你就不能糊塗一點兒嗎?反正我也不是你的親生女兒,你又何必這麼較真,非要刨根究底呢?”

    要說生氣,其實前面都是裝出來的,只希望安顏能跟自己說實話而已,不過在聽到她剛剛說的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宋啓明是真的生氣了,什麼叫‘不是他的親生女兒不用較真’?她這個女兒雖然不是親生的,但卻是一直當作親生的來養的!

    “顏顏,你心裏是這麼想的?”宋啓明強忍住自己的怒氣,眼睛看着安顏,表面上表現出來的是一臉的平靜,就連說話的聲音都是異常平靜,平靜地好像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話一般。

    安顏一愣,她倒是沒有想到他會這麼問,她原本預想的是,爸爸生氣了,然後甩甩袖子走人的場景,這樣她就能順利躲過這一關,反正自己明天就要離開了,能躲一時是一時。

    到時候所有的問題就都解決了,木已成舟,就算是爸爸知道了什麼也沒關係了,反正到那時再想做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

    “不管這是你的真話,還是搪塞我的話,今天我都要把事情問清楚,”宋啓明沒有等她說話,就又繼續說了起來。

    搪塞?聽到這個詞,安顏表面上沒有什麼反應,但心裏卻是高興的,爸爸還是瞭解她的,她心裏所想,爸爸都能看出來,她還一句話都沒說,爸爸就已經猜到了她剛剛之所以會那樣說的真正目的。

    “你老實告訴爸爸,你是不是和沈亦辰做了什麼交易?”宋啓明問道,但也還沒等她開口,就又兀自地說起來。

    “別跟我說沒有,你說了我也不會信,我親自打電話到沈氏,都沒有爭取到一絲喘息的時間,而你一個沒什麼商場經驗和背影的女孩子,又是怎麼辦到這一切的呢?爸爸想不懷疑都難!”

    聽到這裏,安顏嘴上一笑,沒想到爸爸早就已經猜到了,只是一直沒有問她而已,他一直憋到現在才問,大概是知道了她以前和沈亦辰結過婚的事吧,既然已經知道了,那自己也就沒什麼好瞞的了。

    “是的,爸爸,他讓我嫁進沈家。”安顏說道。不過她還是在混淆視聽,說的是嫁進沈家,而不是嫁給沈亦辰。

    因爲安顏覺得,相較於讓他們知道她是要嫁給沈亦辰的弟弟做沈亦辰的弟妹來說,她只是與前夫復婚這一點,更容易讓人接受。

    “那你愛你的未婚夫嗎,你願意嫁過去嗎?”宋啓明擰眉問道,雖然說他還是不明白,沈亦辰爲什麼要這麼做,但是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能跟一個女人結婚,那應該是愛!

    換句話說,沈亦辰應該是愛安顏的,他們本來曾經就是夫妻,雖然他不知道他們爲什麼離婚了,但是能讓他在重新遇到她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決定結婚,除了愛,他想不到什麼別的理由。

    但是他這只是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的,對於安顏的想法,他卻是猜不出來的,所以他也不費心力去猜了,而是直接問了出來,因爲他需要一個明確的答案。

    ‘未婚夫’這三個字深深地刺痛了安顏,現在想起來,她還是迷迷糊糊的呢,怎麼去了一趟b市之後,她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個未婚夫了呢?最要命的是,這個未婚夫居然還是她前夫的弟弟!

    雖然安顏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面對爸爸的疑問,爲了讓爸爸放心,她還是理智的回答道,“愛,當然愛啦,不愛我怎麼會同意嫁呢?”

    安顏只顧着在話語上做了肯定的回答,卻完全忘了自己的表情動作,她一定沒有想到,她在做這些肯定回答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多麼的傷感,多麼的不情願,眼睛裏更是一片黯淡,一點兒喜悅之色、一點兒光澤都沒有。

    而她所表現出來的這一切,完完全全的都落在了宋啓明的眼裏,看的宋啓明心疼不已,此時此刻,雖然他心裏有千萬般的不願意,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安顏確實是爲了他的公司,才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

    思及此,一個五十來歲的大男人,一輩子沒怎麼流過淚的大男人,此時卻溼潤了眼眶,他沉思了一會兒,擡手拍了拍安顏的肩膀,然後帶着幾分哽咽,開口說道,“顏顏,咱不嫁了。”

    “爸爸不能讓你受這麼大的委屈,咱不嫁了,不就是公司嗎,爸爸寧願不要公司,也不能讓你賠上自己一輩子的幸福,你放心,爸爸明天就讓一洋去申請破產,然後清算,把欠的錢都還給他,我不能拿賣女兒的錢,若無其事的繼續經營我那個小公司!”

    安顏聽着宋啓明說的這些話,感動的淚都掉下來了,雖然她從小就沒有父親,在她成長的前二十年裏,她也從來不知道父愛是什麼滋味,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感覺到那麼強烈、那麼濃厚的父愛。

    她想,即便是親生父親也不過如此吧?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