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不過她說歸說可是沈母並沒有等她說完就打斷了她的話,“顏顏,你剛剛說什麼,你說小辰讓你嫁給陌生人?這是什麼意思?”

    她明明記得上次去兒子別墅的時候,他親口對自己說的他要結婚了,怎麼現在又跑出來一個陌生人?沈母完全被他們兩個搞糊塗了。不明白他們到底誰說的是對的,誰說的又是錯的!

    安顏悲涼的一笑。然後擡頭看着沈母說道,“他沒跟你們說嗎,他讓我嫁給他弟弟沈亦儒,”說道這裏她停頓了幾秒鐘,然後把頭又轉向了別處,眼睛無神的看着遠處,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像是從遠方某處飄來般,那麼地輕那麼的遠,“可是又不同意我在婚前提前跟沈亦儒見一面。”

    安顏這話一說出口,沈父沈母立刻就明白了整件事,原來他們兒子想娶人家姑娘,可是又不用自己沈氏集團總裁的身份。而是用那個……黑暗出的身份,雖然他們不明白沈亦辰爲什麼會這麼做,可是他們卻相信自己兒子有他這麼做的理由。

    既然如此,他們就會拆穿自己的兒子,而已還會想辦法,把兒子想娶的人,給留在沈宅,至於其他的,一切都要等兒子醒來之後再說。

    “嗯,他這麼做是不對,連我這個當媽的都看不過去了,顏顏。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的,”沈母抓着安顏的手,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替她說話,“你聽伯母的,就在這裏住下來,日後伯母一定會爲你做主的。”

    安顏本不想住下的,她和沈亦儒已經取消婚約了,又不想見到沈亦辰,最合適的辦法其實是離開這裏。但是她又有她的顧慮,這取消婚約的是又不是沈亦辰告訴她的,而且沈亦辰也沒說讓她離開的話,她不敢貿然離開,怕給自己和家人帶來禍端。

    而不能回去,留在b市最好的去處好像沒有比沈宅更合適的地方了,這裏至少是最安全的地方,有他的父母在旁邊,他就算是再生氣再憤怒,應該也不會對自己下重手進行人身攻擊吧?

    於是,面對沈母的邀請,安顏答應了下來,“好的,謝謝你。沈伯母。”

    “你願意住下來陪伯母說說話,伯母應該要謝謝你才對。”沈母簡直高興地快合不攏嘴了,趕緊張羅人去收拾客房,當然還用心的把客房選在了沈亦辰臥室的對面。

    收拾完了客房之後,沈母又帶安顏參觀了一圈沈宅,讓她熟悉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時間過得很快,一上午就這麼過去了。

    中午安顏同沈父沈母一同在沈宅吃了飯,下午沈母便帶她出去逛街購物了。安顏剛來到他們家,他們家的客房只有基本的洗漱用品,再加上他們家這麼多年也沒有一個女孩來住過,這家裏還真缺乏一些女性的衣物、脫鞋之類的。

    更何況安顏就帶着一個隨身的小包來的,想來連一件換洗的衣服也沒有,索性沈母就帶她出去大肆購物一番,人家姑娘來到他們家,做他們沈家的媳婦,她這個當婆婆的可不能虧了人家!

    別看沈母平時看起來挺和藹可親,挺好說話的樣子,其實她也有強勢的時候,下午在商場裏安顏算是見識到了。

    本來安顏想買點生活必需品和兩件換洗的衣服就可以了,但是沈母卻不願意,見了合適好看的衣服就讓安顏去試,試過看中的就都刷卡買下來,安顏不要,她不願意,安顏說要自己刷卡買,她也不願意,非說是要盡地主之宜,讓安顏什麼都不用操心,只管當好模特,美美的試衣服就行!

    兩個人足足買了一後備箱,其中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安顏的,從衣服、鞋子到包包、配飾,簡直是該想到的,不該想到的,沈母都替安顏想到了。

    對此,安顏很心虛,本來在她心裏,自己住在沈宅的目的就不單純,而且她覺得自己也不會住太久,倒是讓沈伯母花錢破費了這麼多,她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而沈母卻不這樣想,沈母想的是,二十多年了,她天天盼着當初自己生的是個女兒,小時候還能把沈亦辰當女兒來養,給他穿個小裙子什麼的,可是自從沈亦辰懂事了,這一招就完全不能用了。

    喜歡女孩喜歡到骨子裏的她,現在終於等來了她的兒媳婦,現在終於可以好好的、名正言順地打扮一個女孩了,她怎麼可能會白白放過這個讓她實現多年心願的機會呢?

    兩人足足逛了一個下午,等她們回到沈宅的時候都已經晚上七點了,而廚房裏也根據老爺的意思,等着她們回來了才開飯。

    吃過飯之後,沈母又興致勃勃地拉着安顏去試衣服,搭配鞋子和配飾,不過才搭配了三分之一,兩個人就有點支撐不住了,再加上白天逛了這麼久,實在是太累,稍微收拾了一下他們的戰利品,沈母就回房休息了,而安顏也洗了個熱水澡,直接上牀睡覺了。

    晚上九點,沈亦辰終於醒了過來,睜開眼看到的是一片漆黑,過了一會兒等眼睛適應了黑暗,他才打量起了周圍,熟悉的房間佈局和掛在窗子上的窗簾,他知道自己是在老宅的臥室裏,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來的這裏。

    對了,安顏,他記得自己派了很多人出去找安顏,可是一連找了兩天兩夜,眼看着到了舉行婚禮的日子,卻一點消息都沒有,無奈之下,他只能取消了婚禮,然後呢,他只記得自己很累,累的他靠在椅子上一點兒都不想動,再然後呢?再然後好像就斷篇想不起來了。

    實在想不起來,沈亦辰索性也就不想了,而此時肚子裏不時傳來的咕嚕聲,也不容他再多想。

    掀起蓋在身上的被子,穿上牀下放着的拖鞋,沈亦辰便推開門下樓去了,他得趕緊找點吃的墊墊自己的胃,畢竟補充完了能量才有力氣去想別的事情!

    雖然沈亦辰已經儘量放輕了動作,但是他在廚房裏翻箱倒櫃、準備東西吃的聲音還是驚醒了張媽,而張媽在看到他的第一眼,不是接過他手裏的活,幫他準備吃的,而是直接轉身興高采烈的跑開了,動作快的就連沈亦辰想要見住她都沒來得及。

    張媽跑開之後,直接去了老爺和夫人的房間,因爲沈母休息之前曾囑咐張媽,如果沈亦辰醒來,不論多要都要通知她,她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兒子說,在沈家服侍多年的張媽自然猜到了是什麼事,而她同樣也希望少爺能幸福,所以對此事自然不敢怠慢。

    因爲心裏記掛着沈亦辰,所以沈母睡的很淺,張媽第一聲敲門聲剛剛落下,她就完全清醒了,從牀上坐起來披了件衣服,穿上拖鞋,就急匆匆的跟着張媽一道出去了。

    等他們來到餐廳準備進廚房的時候,剛剛還在廚房裏忙着做東西吃的沈亦辰,此時已經坐在餐廳裏優哉遊哉的吃了起來。沈母悄悄地朝身後擺了擺手,屏退了張媽,自己則走過去,緊挨着沈亦辰,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終於睡夠了?”沈母笑看着兒子說道。

    沈亦辰利用吃麪的空檔,從眼前的大碗面裏擡起頭來,嘴裏還咀嚼着剛剛送進嘴裏的一筷子麪條,含糊不清地回答道,“嗯,好久沒睡這麼久了,睡的我骨頭都快散架了,”說完這句,嘴裏的面終於吃完了,說出來的話也變的清楚起來,“媽,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睡?”

    沈母聽這麼問,再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脫鞋,然後摸了摸自己已以睡地亂糟糟地髮型,接着一記板粟直接拍向了沈亦辰的肩膀,“你這個沒良心的白眼狼,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孃還沒睡,明明就是睡得正好,知道你爬起來覓食,老孃才特意過來關心一下你的!”

    只顧着吃麪填飽肚子的沈亦辰,這才認真的打量起自己的母親,看着母親不停地打哈欠的樣子,他的心瞬間的被感動和愛填滿了。雖然剛剛母親說話的樣子很兇,但是沈亦辰知道那並不是生氣,而是真的實實在在的關心自己。

    於是沈大少爺一改之前的懶散表情,認真的看着自己的母親,然後鄭重其事的清了清嗓子,沈母看他這個樣子,還以爲他要說什麼令她感動的話呢,甚至連聽他說感動的話的心理準備都做好了,只等着他開口了。

    可是沒曾想,這個一向喜歡在她面前耍寶,逗她開心的兒子,在這麼關鍵的時刻,在她以爲終於可以聽到兒子說一次深情而感動的話的時候,卻臨門一腳的改變了態度,直接來了一個360度大轉變,又恢復了之前耍寶逗樂的樣子。

    沈亦辰先是深情而認真的看了母親一眼,然後一把上前抱住了她的肩膀,之後吊兒郎當地開口說道,“媽,我就知道你最疼我、最愛我,對我最好了,你放心,就算是以後娶了媳婦,我也絕對不會忘了娘的!我會帶着我媳婦一起孝敬娘的!”

    果然他這話一出,沈母又差一點笑噴出來,不過這一次一半是被逗的,一半是被氣笑的,這還沒娶媳婦呢,就考慮要不要忘了娘,要不要孝敬她這個娘了!

    不過話說回來,說到媳婦這個事,他應該還不知道,他自己看中的那個媳婦,已經住到他們沈宅來了吧!

    見母親笑了,沈亦辰也放開了抱着她的肩膀,又拿起放在桌上的筷子,低頭繼續吃麪,幾乎睡了一天一夜,肚子是真餓了。

    “亦辰,婚禮是怎麼回事兒,讓宋小姐嫁給你弟弟沈亦儒又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該跟媽說一說了?”沈母嘴角扯出一絲笑容,看着沈亦辰問道。她雖然現在嘴角是帶着弧度的,但是這弧度卻不似之前那溫暖、和謁的笑,而是看起來沒有溫度甚至是帶着一絲嘲諷的笑!

    對,就是嘲諷,她的兒子,堂堂沈氏集團的總裁,從小就被所有人衆星捧月般的長大,從小就站在比別人高的位置,享受着一切的尊榮,可是她實在是沒想到,她的兒子居然有頂着別人名義才能娶到自己心愛女人的一天!這可真是……出惜了!

    沈亦辰一怔,就連筷子夾着面往嘴裏遂的動作都停了下來,這件事他只是幾天前,母親去他別墅看到安顏的時候,他曾透露過自己要結婚的消息,關於一些詳細的細節根本就沒提起過,而且他也吩咐過韓黎,不準跟任何人說這件事,那麼母親是怎麼知道的呢?而且聽這話裏的意思,好像知道的並不是一點兩點!

    沈母見他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就已經猜到了他心中所想,遂又開口說道,“媽知道你肯定好奇我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本來這件事我也沒打算瞞你,就直接跟你說了吧,今天宋小姐來我們家了。”

    ‘哐啷’一聲,沈亦辰手裏的筷子掉到了地上,如果說剛剛他的表情只是震驚地話,那麼現在已經完全升級到震撼了,他就這麼擡頭看着沈母,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宋小姐?媽,你是說宋安顏?”

    雖然他心裏已經十分肯定是宋安顏了,但是嘴上還是有些不確定的問了出來,他有些懷疑自己找了兩天兩夜都沒找到的人,那個故意要躲着他的人,怎麼突然又反過頭來主動找上門來了?

    “嗯,當然是她,”沈母點點頭說道,知道此時沈母還不忘打趣自己的兒子,猛得湊過去,戳了戳兒子的肩膀問道,“不然你還認識幾個姓宋的小姐?”

    沈亦辰一門心思都想着宋安顏的事,自然沒有心情反駁沈母的話,他一把抓住沈母戳着自己肩膀的手,有些激動地看着沈母,緊接着很不自然地笑了一下,隨後開口問道,“她來這裏都說了些什麼,然後又去了哪裏,媽,你快告訴我!”

    沈母看着沈亦辰那急切地樣子,簡直有些哭笑不得,之前根本不跟任何女人接觸,不想結婚的是他,現在因爲一個女人,猴急成這樣的也是他,他這個兒子,哎,她真想好好打他一頓,看看他能不能正常一點。

    沈亦辰等了一會兒,見母親還沒開口,不禁抱住母親的胳膊,邊搖晃着邊撒嬌般地又催促了一遍,“媽,你就快點告訴我吧~”,說完這句還不忘了獻殷勤的幫母親大人捶捶腿、揉揉肩。

    沈母一看沈亦辰這狗腿的模樣,心裏簡直樂開了花,終於抓到一個她兒子的軟肋,以後有什麼事兒子不同意的,就把顏顏擺出來,他一準能同意!

    “咳咳,”沈母擺着架勢清了清嗓子,“我是說她來過我們家,不過……”沈母話峯一轉,接着笑着說道,“不過,我有說她已經離開了嗎?”

    沈亦辰聽了這話之後,先是一驚,隨後反應過來,驚喜的看着沈母,“媽,你的意思是她沒走,現在還在我們家?”

    沈母傲嬌的指揮真沈亦辰捶捶這裏捏捏那裏,幾分鐘之後才滿意的放過繼續蹂、躪兒子的意圖,繼續傲嬌的點了點頭。

    得知安顏還在老宅,沈亦辰更加賣力的爲沈母各種按摩,當然這些都是有目的,有意圖的,他一邊按着,一邊迫不及待地接連問了三個問題,“她現在在哪裏?二樓客房嗎?她住哪一間?”

    沈母逛了一下午,累的渾身疼的肌肉,現在都在沈亦辰的按摩下舒展開了,人舒服了,心情也跟着好到不行,想也沒想的直接甩給沈亦辰三個字,“你對面。”

    她這幾個字的話音剛落,沈母只覺得旁邊一嗖嗖嗖地刮過一陣風,然後剛剛還在給她按摩的沈亦辰已經不見了蹤影,還沉浸在肌肉舒展開來的舒服中的沈母,睜開眼睛時,也只來得及看見一個消失在樓梯拐角處的背影!

    “哎……還沒按完,怎麼就跑了?”沈母在後面追問道,只可惜根本沒聽到有人迴應她,無奈她只能自己又捏了兩下自己的肩膀,然後朝着樓梯的方向,輕輕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個熊孩子,還沒娶媳婦呢,就把老孃給忘了!”

    沈亦辰‘蹭蹭蹭’地一口氣跑到二樓,安顏所住的客房前,卻是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眼睛使勁盯着眼前這扇門,內心竟有些緊張起來,也不知道是因爲剛剛跑的還因爲緊張的關係,他甚至都聽到了自己心臟如打雷般‘砰砰’直跳的聲音。

    突然外面遠處的天空一朵漂亮的煙花綻放開來,這讓沈亦辰突然想到了今天本該屬於他的婚禮,他也準備了好多煙花的,只可惜沒有機會放而已,想到這裏,他快步走到走廊盡頭的,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幾句話交代完了他讓對方去辦的事之後,沈亦辰又慢慢走回了客房門口,他就這麼站在房門外,待了足足有好幾分鍾,待心跳、呼吸都恢復如常,才輕輕地推開門,身子一閃便靈巧地進到了房間裏。

    進去之後他隨手把這個房間的電源總開火給關了,恰逢月初,月亮本來就只是一個小月牙的狀態,沒有多少光亮,再加上厚重的窗簾一擋,屋裏根本就是一片漆黑。役帥陣弟。

    不過他要的就是這種黑暗,不黑暗了怎麼方便他幹壞事呢?

    眼前一片漆黑,根本就什麼也看不見,沈亦辰只能根據印象中客房裏的佈局擺設,一步一步的向着牀的位置上走,幸好他沒事的時候常來客房晃晃,也正因爲這一點,才讓他在漆黑無一絲光亮的條件下,準備而又安全的找到了牀的位置。

    一路摸索着來到牀頭,他伸手慢慢地往前探去,一層棉被高高鼓鼓地立在牀上,順着棉被的方向往前摸索,一縷絲絲滑滑的觸感,是頭髮,再往上,小巧玲瓏的耳垂,沈亦辰一下子頓住了,因爲他知道此時躺在牀上的那個人真的是安顏,耳垂上那個小小的紅痣,他摸到了!

    是她!真的是她!她沒走,她回來了,而且是她自己主動回來的!沈亦辰深吸一口氣,平復着有些激動地心情,兩隻鷹使勁盯着牀上那一塊突起看,雖然屋內沒有什麼亮光,他也看不到什麼東西,但是他可以想像,他大腦裏甚至已經勾勒出了一副她躺在牀上睡覺的樣子!

    內心抑制不住地思念,讓他情不自禁地又擡手向着她臉的方向摸着,即使他根本就看不見她的臉在哪,可是他還是一下子就找到了,臉頰、眼睛、鼻尖、最後是她的櫻脣,所有所有他想念的地方,他都情不自禁地從上到下撫、摸了一遍。

    或許是因爲正在夢想中的人兒,感覺到了有人在擾她清夢,只見安顏擡手就朝着自己脣上、沈亦辰手的位置揮了過去,看不見發生了什麼的沈亦辰自然是沒能躲過,就這樣,靜謐地空氣中突然傳來‘啪’地一聲響,察覺到手上的一絲疼痛,沈亦辰這才知道自己被這個小女人給打了。

    雖然這點力度對他來說根本就是不痛不癢,可是沈亦辰還是報復性的捏了捏安顏的鼻尖,這下安顏感覺到的侵擾更清晰,她的動作也更大了,先是非常不爽的揉了揉鼻子,然後又胡亂的翻了個身,這一翻身原本剛剛臉朝裏的安顏,現在臉朝外,可以說是直接和沈亦辰面對面了。

    沈亦辰蹲低身子,臉往前湊了湊,感覺到安顏噴在自己臉上的呼吸,他緊抿的嘴角終於漸漸揚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隨着這個弧度的加深,他的臉一點一點的往前挪着,離的安顏的臉也越來越近。

    終於他高挺的鼻尖蹭到了她的皮膚,更確切地說是碰到了她溫熱的脣,笑意更加深更加濃了,漸漸地他竟抑制不住笑出了聲,而睡得正香的安顏好像被他的笑聲驚醒了,伸出舌頭舔了舔脣,嘴裏咕噥了一句什麼,臉往旁邊躲了躲,又繼續睡去了。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