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安顏差點沒被他這雲淡風輕的四個字氣吐血,她嚴重懷疑這貨到底還是不是沈亦儒,明明昨天晚上還對她熱情似火、百般誘哄她的男人,此時竟然這麼冷若冰霜,甚至根本都不拿正眼瞧她一眼!

    哼,不幫忙就算了。反正她自己長手長腳,現在他就是想幫忙,自己還不願意用他呢!

    此時只見安大小姐傲嬌的‘哼’了一聲。擡腿搭在了牀上,身體往前一挪,整個人就橫在了沈亦儒的上面,長手一伸。眼看就要拿到手機了,誰知道沈亦儒卻在這個時候偷襲她,長而有力的手臂一下困住她纖細的腰身,微微一用力,安顏便直接跌落在了他的身上。

    “哎呀,你……”安顏張嘴只來得及說出這三個字,便被身下的男人微微仰頭,堵住了她因羞氣而嘟起的櫻脣。

    “我……手機……請假……”安顏邊拍打着身下男人堅實的胸膛,邊抓住沈亦儒換氣的空隙,斷斷續續地說出這幾個關鍵的字眼。嗎投介號。

    “放心,我已經幫你請過了。”沈亦儒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邊旁邊挪了挪薄脣,吻着她敏感的耳垂,邊用近乎暱喃的聲音,伏在她的耳邊輕輕地說道。

    雖然安顏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怎麼幫她請的假,但是她卻莫名的相信他的話,因爲自從認識他以來,他從來沒有騙過她,大事上尚且如此,更何況是這一點點小事呢,他更沒有要騙她的理由。

    心裏的問題解決了,身下的男人又這麼霸道、熱情,位於上面的安顏很快就被感染了,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重重的親了他的額頭一下。轉而沿着他的鼻樑一路向下襲去。

    雖然她的身體還有點疼、有點腫,但是他只有半天的時間,這一次去美國還不知道要幾天才能回來,所以她也想要抓住這僅有的一點時間,好好的向他傾訴一下,她內心對他的思念、想念!

    本就激動的沈亦儒,這下子完全被安顏的主動熱情給點燃了,身體更加亢奮起來,依照本能,他稍微一用力,便翻身把明豔動人的女人壓在了身下,薄脣貼上她的櫻脣,瞬間便拿回了主動權。

    屋內一室旖旎,無限美好正上演。渾然忘我的兩個人,只顧着向彼此傾訴着他們的無限愛戀和不捨,完全沒有注意到此時被推開了一條縫的門。

    屋外,張媽站在門口,不小心看到這麼羞人的一幕,嚇的老人家趕緊把開了一條縫的門又關了起來,捂着不停亂跳的心臟,匆匆忙忙下樓去向夫人覆命去了。

    本來她上樓來是奉了夫人的吩咐,要叫少奶奶起牀去吃飯的。自從少奶奶上班以來,她每天起牀、下樓吃飯的時間都很準時,不知道怎麼今天都這麼晚了,卻還沒有下樓來。

    沈母擔心她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或是生病了,在等了這麼久之後,實在是等不下去了,這才吩咐了張媽上樓去叫她的,卻沒想到倒讓張媽受了這麼大的驚嚇,老人家思想都保守,看到這麼羞人的一幕,自然是羞窘的厲害。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昨天晚上沈亦辰回來的太晚,也只有門口的保安知道他回來了,其他人都是不知道的,而那個保安恰好被分配了任務,一早就出門去了,根本沒來得及告訴任何人,以至於上演了這麼烏龍的一幕。

    從樓上下來的張媽,含蓄的跟沈母說了一下情況,沈母便笑的合不攏嘴了,雖然張媽並沒有說什麼很露骨的意思,但是從張媽異常紅着的那張臉,和根本沒有把任何人請下樓的事,沈母早就已經猜到了!

    兒子和兒媳婦在忙着造人,她當然要開心了,看來她想抱孫子的願望,很快就能實現啦,想想就激動地不要不要的。

    想想樓上在拼命奮鬥的兩個人,沈母就激動地有些坐不住了,趕緊進廚房吩咐傭人們,燉一些滋補的湯,等她兒子和媳婦出來,好讓他們好好補補身子,尤其是她兒媳婦那弱不禁風的小身板,被兒子那健壯的身體彎來折去的,不知道能不能受的住。

    想到那些不和諧的畫面,沈母果斷臉紅了,這實在是太羞人了太羞人了,不行不行,不能再想了,她還是去找她家老頭吧,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家老頭。

    半晌之後,樓上的一室旖旎的兩個人,終於隨着男人的一聲低吼聲,結束了奮鬥,室內漸漸趨於平靜,最後只剩下兩人濃而重的喘息聲,和安顏小小弱弱的抽泣聲。

    雖然五年前的新婚夜,安顏已經有過一次經驗,但是也僅僅只有那麼一次,時隔五年來,從與沈亦辰重逢之後,到剛剛與沈亦儒的激情,她所經歷的情事也不過只有那麼寥寥可數的幾次而已,她根本就是一個生澀的新手,對於沈亦儒的過度激情和亢奮,她是真的承受不住!

    新婚之後的幾次裏,加上昨晚,他倆雖然激動亢奮,但與剛剛的那一次比起來,之前的沈亦儒顯然是剋制了許多的,而剛剛的那一次,他卻完全沒有剋制,弄得安顏到了情深之處,控制不住的蜷着腳指頭,劇烈地顫抖起來,更控制不住的不斷發出令人臉紅心跳的尖叫聲,最後終於再也承受不住的哭了起來。

    那哭聲,不是害怕,不是疼痛,而是……無助?這個詞好像也不對,她不知道該用什麼詞來形容,她剛剛那一刻的感受,總之是好像十分難受,好像又十分舒服,那種矛盾、那種撓的她心裏癢的難受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的哭了出來。

    面對身下哭的有些兇的安顏,沈亦儒有些自責起來,他知道她這幾年裏沒有過其他男人,也知道她骨子裏傳統而害羞,但是面對這麼美麗、妖嬈的她,他還是控制不住的一遍一遍、一個姿勢換一個姿勢地、狠狠地要着她。

    他知道剛剛那幾個姿勢還有那些有些重的力道,初嘗情事的她可能會承受不住,但是他還是做了,而且是不厭其煩的做了很久,他無心要把她弄哭的,但是他還是把她弄哭了,不過對於這一點,他倒是一點都不後悔,他就是要宣誓主權,在她身上留下專屬於他的印記,讓她一輩子都記得他,記得剛剛那樣對她的他!

    心疼的親了一下身下女人的額頭,沈亦儒緊緊抱着她,使勁往旁邊滾了一下,瞬間就改變了兩人剛剛的位置,他捨不得壓她太久,而又不想過早的跟她分開,所以只好把安顏轉移到上面,讓那個此刻梨花帶雨的小女人,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身上!

    “乖,別哭了好嗎,下次我會注意的。”沈亦儒一邊親吻着她眼角的淚水,一邊揉聲安慰着安顏。

    他不說話還好,她這一說話,安顏瞬間就不幹了,拍打了一下他那雙放在自己的腰上,此時卻有些不太安分的大手,臉上還帶着因情事過後未來得及消散下去的紅潮,嘴上嬌嗲地說道,“誰要跟你有下一次,你那麼壞,以後我再也不讓你進我的屋,上我的牀了!”

    對於她的控訴,沈亦儒沒有一點要反駁的意思,只是聽着,然後露出一個痞痞地笑,拉低她的身子,薄脣往她小巧地耳垂上一湊說道,“不要再扭了,親愛的,再扭下去,你又要惹火上身了,到時候可不要怪我非要讓你以身來滅火!”

    安顏很單純,沒有聽過什麼帶顏色的話,但是此時沈亦儒的話,她卻聽懂了,因爲此時此刻地她,已經明顯的感覺到了,還未退出自己身體的那一根,正在迅速地發生着變化,是越來越大、越來越硬的變化!

    瞬間,位於上方的安顏安靜了下來,再也不敢有任何、哪怕只是一點的動作了,她就這麼板着身子,僵在了那裏,臉上的潮紅更加深了一層,很無奈、很可憐、很害羞的看着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一動也不敢動的安顏覺得累了,再也無法維持着一個動作堅持下去的時候,她終於紅着臉開口說話了,不過她的眼睛卻不敢看他,只落在他頭頂的一根一根的頭髮上,“喂,你出來好不好,我們這樣……好奇怪。”

    一句話說完,安顏本就一片潮紅的臉頰,此刻更是嚴重,簡直像能滴出血來一般,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此刻的感覺,有着害怕、陌生,但同時好像又有着期待和心動,但是她不能這麼說,因爲那樣實在是太羞人,找了半天,也只在她豐富的詞庫裏找到一個‘好奇怪’來形容她此刻的感覺。

    對於她的容易害羞,沈亦儒是知道的,但是卻沒有想到她會這麼害羞,明明都已經有過好幾次的親密接觸和坦誠相見了,但是她卻還像是個不懂世事的少女一般,動不動就臉紅成這樣。

    看着她紅的不像話的臉,沈亦儒低低地笑了一聲,然後用他那特有的、充滿魅惑的聲音回道,“我不叫喂,我親愛的太太、夫人、老婆!”

    短短的一句話,卻連用了三個表明她身份的稱呼,可見這個男人是有多麼霸道!

    安顏對於他這麼幼稚的故意找茬真的很無語,下意識的咬了咬脣,他不叫喂,那麼叫他的名字總不會有錯吧,想到這裏,安顏再一次開口說話了,“沈……亦儒,你出來……”

    可是沒想到,這一次她的話根本還沒說完,就直接被身下那個此時正一臉邪笑的男人打斷了,“老婆,我是叫沈亦儒沒錯,但是你不覺得以我們現在的關係,現在的姿勢來說,直接叫名字是不是顯得有點太生份了?”

    安顏怒摔,這個無恥的男人,叫他‘喂’也不行,叫他的名字也不行,故意找茬是不是,想讓她叫的親密一點不會直接說嗎,居然還想這些辦法,拐彎抹角的讓她主動叫出來,哼,她才不會上當呢!

    就在沈亦儒得意洋洋的,等着安顏那一聲甜甜蜜蜜的‘老公’的時候,沒想到他的親親老婆卻小手向下,一把擰在了他精瘦的腰上,而且只擰那麼一小點點肉,又是下了些力道的,瘦的沈亦儒差點控制不住,就把身上的人兒給掀翻下去!

    不過,還沒等他有所行動,安顏卻先他一步,直接從他的身上站了起來,順便還把兩人身上僅有的一牀被子帶走,裹在了她自己的身上,下牀之前還不忘衝着沈亦儒擡了擡高傲的下巴,用目光把赤果果躺在牀上的沈亦儒,從上到下仔仔細細地瞟了一遍,然後披着被子優雅地走進了浴室。

    一看沒有得逞,沈亦儒怎麼可能甘心呢?也不顧自己此時正渾身赤果的空無一物,他直接起身追到了浴室裏。他想到了浴室裏可能會有一些香豐色景色,可是沒有想到會這麼香豐色!

    只見安顏仰着頭,姿勢優雅的站在蓮蓬頭下面,大概是水龍頭流水的聲音太大了,她根本就沒有聽見有人開門闖了進來,還自顧自地站在那裏,仰着頭,任憑溫水灑在自己臉上,然後順勢沖刷着她整個身體。

    沈亦儒就只是這麼看着,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又起了反應,跟隨着自己的反應,他不由自主的快步向她走去,從身後一把環抱住了正一心一意洗澡的安顏。

    “啊,放開我,你個臭流氓……”安顏本能的驚呼出聲,然後使勁去掰環在自己腰間的手,激烈的扭動身體,拼命的反抗着。

    背後的沈亦儒在聽到‘臭流氓’三個字的時候,原來激情盪漾的臉,瞬間黑了下來,頭上已經明顯的感覺到有一排烏鴉飛了過去,這是什麼稱呼,怎麼感覺好像是自己要搶暴她一樣?

    但很快他就把心裏的疑問否定了,因爲安顏的反應太過激烈、太過真實,她這個樣子根本不像是在跟他鬧着玩的!

    思及此,沈亦儒趕緊手上稍一使力,讓她轉過頭來,和自己面對面的站着,一手制止着反過激的反抗,一手摟住了她的肩膀,穩住她的身體,嘴上趕緊開口說道,“顏顏,是我,你睜開眼睛看看,是我,我是沈亦儒!”

    在聽到‘沈亦儒’三個字的時候,安顏終於停下了所有的反抗,緩緩地睜開眼睛擡頭看着他,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她所有的反抗彷彿都化爲淚水般,擡腳緊緊抱住他的脖子,眼淚止不住的就流了下來。

    她沒有說一個字,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緊緊抱住他,默默地流着淚,剛剛那一刻被沈亦儒從後面抱住時,她又想到了之前在公司王偉曾非禮她的事,當時那個人渣也像他那樣曾經從後面抱過她!

    雖然這件事過後,安顏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反常,但是每當她一個人的時候,她就會不由自主的害怕,尤其是當有人靠近她的身體時,她就會條件反射的趕緊逃開,遠離靠近她的任何一個人,哪怕是女人!

    “你怎麼了?”沈亦儒輕拍着她的後背,努力壓制住這刺激感官下所產生的所有慾望,眉間因爲心疼和擔憂而緊緊皺在一起,那樣子恐怕都能夾死一隻蒼蠅了。

    面對他的尋問,安顏只是搖了搖頭,卻沒有說出一個字。

    “那你先洗澡,洗完了穿好衣服,我們出去再說,好嗎?”沈亦儒又輕聲,帶着幾分試探的問道。

    此時的沈亦儒是說真的,他是真的想要趕快離開這間浴室,不爲別的,只因爲此時此刻緊緊擁抱自己的安顏,身上根本沒穿任何衣服,哪怕是連一塊布都沒有!

    面對他所喜歡、愛的女人,不但正被她的溫香軟玉緊緊擁抱着,更被她此時前凸後翹的美好曲線所誘惑着,要說他沒有反應,不想吃她那都是假的,瞧,雙腿間的挺立不就說明這一切了嗎?

    但是,此時的安顏卻與平時不太一樣,她好像發生了什麼他所不知道的事,她剛剛所表現出來的害怕和恐懼是騙不了人的,面對這樣的她,他怎麼可能還會對她做出那些禽獸之事呢?

    既然做不得,面對自己身上這腫痛的反應,他只好趕緊離開先處理一下,然後再慢慢搞明白她身上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麼長時間沒有等到安顏的迴應,沈亦儒以爲她沒有聽到,於是清了清嗓子,準備再說一遍,不過就在他再次開口說話之前,安顏終於有了反應,她點了點頭,然後又緊緊抱了他一下之後,這才鬆開了放在他脖子上的雙臂,轉過身去默默地繼續洗澡去了。

    如此一來,沈亦儒撈起放在旁邊的被子,披在身上,開門出去,一溜煙的跑回自己的臥室去了。這邊的浴室,安顏用着,他總不能在擺放着他倆大牀的臥房裏自行解決吧,索性還是回自己房間的浴室,用五指姑娘解決,順便洗個澡,然後再讓人把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好好的調查一下。

    因爲心裏記掛着安顏,所以沈亦儒的動作特別快,只二十分鍾就解決完了所有的事,接下來的時間就等着韓黎的調查結果了,也或者等一會兒安顏出來之後,會想要主動跟他說。

    安顏足足洗了五十分鍾才出來,而韓黎的工作效率還是那麼的高,已經在安顏洗澡出來之前,查到了所有的事情,並告訴了沈亦儒。對於這件事,沈亦儒是既震驚又害怕同時又充滿着無限的怒氣。

    他完全沒有想到安顏在他的地盤上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真的很害怕如果當時那個人得逞了,安顏會怎麼樣,他又會怎麼樣,一想到這些,他心裏就害怕的不行,同時又很感激及時出現在那裏,而出手救了她的那個張陽。

    沈亦儒一向是一個賞罰分明的人,對他有恩的人,他會報答,而對於惹怒了他的人,他則會毫不留情的對他下狠手。他的座右銘一直是那麼一句話:別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還有一句: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對於張陽的恩情,他會報答,而那個王偉嘛,他也有自己的手段和辦法,去處理他,他會讓他爲自己所做過的事情,而付出相當於十倍、甚至百倍的代價!

    敢動他沈亦儒的女人,簡直就是找死!不過,他是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他死的,死對那個人來說,簡直就是太便宜他了,他會讓他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買單,會讓他後悔生爲人的!

    正當沈亦儒想着用什麼辦法解決王偉才好的時候,安顏終於洗完了澡出來了,她穿戴整齊,臉上也看不出來有什麼異常,看來她是從剛剛的驚嚇中回過神來,恢復正常了。

    說來這事他也有責任,知道她找了工作,出去上班了,怎麼就沒有想到要派幾個人調查一下她周圍的同事呢?如果當時他有心這麼做了,她也不會發生那事!

    而且,誰讓他搞什麼突然襲擊,害她又想起了那些可怕經歷的,不過,他卻不後悔他剛纔所做的事,因爲那僅僅是一個誘因,從她的反應來看,恐怕不只是這一次,有多少次他不在她身邊的時候,她是不是也曾經這麼害怕、無助過?

    就算是以前沒有,那麼以後呢?與其以後她這些不安全感和不可靠性被什麼事刺激出來,倒不如像現在這樣早早的被發現,至少治療起來也好的比較快,看來他得趕緊安排一個好的心理醫生過來才行,最好是會點功夫的,能一邊開導她,一邊保護她!

    安顏看着沈亦儒,慢慢的走到他的身邊坐了下來,他看到出來,她看自己的眼神裏有着害羞和不好意思,他知道她是在爲剛纔的事情,因爲罵他‘臭流氓’的事,而對他有些抱歉和不好意思。

    “對不起,我剛纔不知道是你進去了,所以反應可能有些過激,你……能不能不生氣?”安顏低着頭,蒼白着臉,很小心翼翼地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