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看着與自己眼睛那麼相似的女孩,葉夢溪就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彷彿她們早就認識了一般,她經營餐廳這麼多年,見過的女孩子數不勝數,甚至可以說是燕瘦環肥什麼類型的都有。可是卻沒有一個女孩子帶給她過這種感覺。

    不得不說,安顏確實很特殊,而那種特殊讓她自然而然的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女兒聯繫在了一起,如果她的女兒還活着的。應該也這麼大了,二十幾歲,如花的年紀,只是不知道,她過的怎麼樣?

    正想着,剛剛進門的兩個人已經走到了葉夢溪的身邊,沈亦儒先一步開口問道,“葉姐你好,我是沈亦儒,曾拜託哥哥沈亦辰在這裏訂了個房間,請問準備好了嗎?”

    聽到沈亦儒的話,葉夢溪才把目光從安顏的身上移到了沈亦儒的身上,聽到是沈亦辰的弟弟,趕緊讓人把他們領進了包廂裏,其實就算沒有人領,沈亦儒也知道。他常年在這裏是有一個固定包廂的,只是換了一個皮饢的他,又不是失憶,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是不能表現出來罷了。

    直到人進到了包廂裏面,葉夢溪才嘆了口氣,收回了自己緊盯着剛剛那個背影的目光,難道真的如城哥所說,她只是因爲太過思念女兒才會如此的嗎?

    但是爲什麼她的直覺告訴她的不是這樣呢,直覺告訴她,那個女孩絕對與她有着某種非同一般的關係,至於是不是母女關係,她不敢說,但總不會是陌生人!

    想到這裏,葉夢溪的腳步就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她要上前去問一問。或許會有收穫也說不定呢?

    可是,這腳下只邁出去一步,手臂就被人抓住,阻止了她想要追上去的舉動。

    葉夢溪側目一看,抓着她的正是她的老公。“城哥,那個女孩……”

    “我看到了。”

    葉夢溪嘴角一撇,有些委屈,但是委屈中又帶着幾分希望的說道。“我想追上去問問看,或許她真的是我們的……”

    只可惜,她的話根本就沒有說完,就又被城哥打斷了,“小溪,我知道你心裏難受,我心裏也難受,但是……醒醒好嗎,我們的女兒已經死了,再也……”

    一聽到‘死’字,葉夢溪的情緒瞬間失控了,一下子甩開他鉗制自己胳膊的手,說話的聲音直接提高幾倍,從來都是面帶溫柔、如春風般和煦的她,此時卻有點像個潑婦的樣子。

    “誰說死了,有證據嗎,根本連個屍體都沒找到,你怎麼就斷定她死了呢?我告訴你,你別以爲你是我女兒的爸爸就可以胡說亂說,我不允許任何人詛咒我的女兒,包括你也不行!”

    葉夢溪越說情緒越激動,說到最後整個人甚至都是顫抖的,在一旁站着的城哥看着實在難受,一步跨過去,緊緊抱住了她,他是一個剛毅的男人,嘴上不會說什麼哄人的話,就只好緊緊地抱着她,想以此來緩解她心裏的難受和苦悶。

    這件事都怨他,當年那些仇家都是追殺他的,他卻不小心把自己的妻女暴露在了那些人的面前,那些可惡的小人,竟然用調虎離山之計,直接對他的妻女下手了,等他趕到的時候,只來得及救下被捅了一刀的妻子,而女兒卻不知道被他們帶到哪裏去了。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小溪我們離開這裏去美國吧。”城哥徵求着她的意見,但是同時又想直接帶她走。

    這裏是他們女兒出生的地方,也是他們女兒被人拐走的地方,所以這裏是既充滿着歡樂、又充滿着悲傷,他想帶她離開這裏,遠離這個充滿太多情緒的是非之地,去另外一個地方,重新過他們的生活。

    但是,葉夢溪卻不肯!

    “不,我不走,說不定哪天女兒會回來找我們的,如果我們不在了,她要去哪裏找呢?”

    對面她這樣的回答,城哥無奈又頹然的搖了搖頭,當年他們女兒被人拐走的時候還不足一歲,根本就是個嬰兒,怎麼可能記得自己在哪出生的,自己父母又是誰呢?

    沈亦儒的辦事效率果然夠高,安顏第二天來到公司上班的時候,費迪就領着一個美女走了過來,拍拍手示意大家暫停一下手上的工作,給大家介紹了一個新同事。

    本來安顏交沒有往保鏢那方面想,因爲面前的女孩不但年齡挺小,而且又是個纖瘦型的美女,實在是和她腦子裏五大三粗的保鏢對不上號。但是,當費迪說到她將作爲安顏的助理,還有女孩悄悄向她調皮的擠眉弄眼的時候,她終於後知後覺的想到了沈亦儒臨行前跟她提的條件。

    因爲新助理苗苗的到來,安顏原來的助理lily,破格提升爲了助理設計師,倒不是因爲她的實力,而是因爲一個設計師兩個助理有些不合情理,而原本是學設計的lily又不願意再回銷售部,無奈之下,費迪也只能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雖然他並不清楚這個苗苗的背景,但是卻知道與他們老闆肯定有什麼不同尋常的關係,因爲一向公私分明的老闆,第一個做這種往部門塞人的事,看到對方還是個美女的份上,他也只好接受了,反正又不用發她的工資,這人他是不用白不用。

    都一一介紹完畢之後,所有人都散出工作,而安顏也帶着苗苗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安顏姐,老大讓我來保護你的。”苗苗露出一個清純的笑容,在說到‘老大’時甚至還臉紅了起來。

    女人是最瞭解女人的,而且這女人第六感向來特別準,只一眼,安顏就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女孩喜歡沈亦儒。

    呵,這個男人還真是招風引蝶,居然讓一個暗戀他的女人來做自己的保鏢,他到底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就不怕她們倆情敵見面分外眼紅,就不怕眼前這個看起來無害的女孩,會因爲嫉妒而起了歹心而傷害自己嗎?

    他這是給自己找保鏢呢,還是給自己找麻煩呢?雖然眼前這個女孩長得很討喜,可是她對於一個喜歡自己丈夫的女孩,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老大?你是他公司的員工?你們私底下都叫他老大嗎?”安顏沒有回給苗苗任何的一絲笑容,只是抓住她剛剛的話,若無其事的問道。

    意識到自己的口誤,苗苗懊悔的輕輕拍了拍自己的小嘴,趕緊改口說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沈總,沈總派我過來的。”

    “好,我知道了,你的座位在我辦公室外面,現在出去吧,有事我會叫你的,”安顏說着便拿起了桌上的方案,一點都沒有要繼續再聊的意思,苗苗見此,也只好點了點頭,轉身往外走去。

    不過,卻在她的手正要伸出去開門的時候,後面的安顏出聲叫住了她,“對了,苗小姐,以後上班時間請叫我宋設計師,我跟你並不熟,所以‘安顏姐’這種過於親密稱呼,以後就不要再叫了。”

    這句話像把無形的箭,‘嗶嗶’射在了苗苗的滿腔熱情上,瞬間給她澆了一盆冷水。怎麼辦,安顏姐好像不喜歡她,她要怎麼做才能跟她成爲好朋友呢?她可不想,剛來第一天,就把好不容易從韓黎哥那裏求來的任務搞砸,而以失敗告終。

    突然,苗苗眼前一亮,自己果然還是太嫩了點,接到這第一個任務竟興奮的忘記了自己的專業,自己不是心理學的碩士嗎,遇到這種情況她怎麼就忘了用自己所擅長的心理學去分析一下呢?

    苗苗,今年二十三歲,是今年剛畢業的應屆大學生,從小由霹靂門資助,完成了整個學業,所以是屬於霹靂門的人。她大學修的是雙學位,刑警和醫學心理學,身手很好同時又兼具心理學,這兩點是沈亦儒這次要人的必要條件,而在霹靂門的幾個符合條件的人裏,苗苗是唯一一個女孩。

    與其說這次任務是苗苗從那幾個大哥哥手裏搶來的,倒不如說沈亦儒本來就是中意她來做的,即便是她今年剛畢業,還沒有過任何的社會經驗,但只因爲她是女孩這一點,沈亦儒就只能選擇她,總不能真的應了安顏的要求,找個帥哥過去,跟她朝夕相處吧?

    一整天,安顏沒有外出,也沒有叫苗苗做什麼事,只是中午的時候,兩人一起去餐廳吃了個飯,其間不論苗苗怎麼找話題,安顏都興趣缺缺的只跟她聊了兩句,就不再開口說話了。

    下班後兩人一起回的沈宅,進了房間之後,苗苗就沒有再出來。苗苗住在沈家,保護安顏的事,沈亦儒是跟父母打過招呼的,所以家裏人對於她的到來並沒有感到意外。

    苗苗不出房門倒不是因爲陌生,而是因爲她深深的挫敗感,甚至她都有點懷疑自己的溝通能力了,原來在學校上學的時候,她可是班上的活躍、積極分子,不但跟每一個同學都關係交好,還經常扮演一些勸和的角色,可是對於這次要保護的對象,老大的老婆——宋安顏,她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真的好挫敗。

    晚飯,苗苗只吃了幾口就躲回了房間,安顏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場實在是太大,她得回房好好想想,爭取想個辦法,明天能讓自己上升一個檔次,即便是成不了好朋友,至少也不要像現在這樣,根本就是冷冰冰的陌生人。

    看到苗苗心情不好,沒怎麼吃飯,安顏心情就大好了起來,就連飯也多吃了半碗,哼,這個小丫頭,想要跟她鬥,恐怕還太嫩了點,既然敢在她面前表露出對她男人的喜歡,那就不要怪她對她沒有好臉色!

    情敵嘛,沒打起來就是好的了,她沒把她打出去,她就應該感恩戴德了。

    看到手裏不知不覺又見了底的半碗米飯,安顏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肚子,什麼情況,好像最近總是會吃多,難道是天氣變冷,要囤積脂肪過冬了嗎?

    吃過飯之後,安顏又陪沈母看了一會兒電視,便上樓去了,洗完澡出來,百無聊賴的她倚在牀頭、坐在牀上上網看小說,突然小說裏的白蓮花女二讓她想到了苗苗,看着女主遭受的悲慘經歷,安顏越看越氣,最後‘啪’地一聲合上電腦,拿過手機毫不猶豫地撥通了沈亦儒的電話。

    此時她已經顧不得現在美國是幾點,會不會打擾他休息之類的了,她一心想找他,問問他知不知道那朵白蓮花喜歡他!

    電話響了好幾聲,那邊才被人接起來,然後一聲帶着幾分疲倦地聲音傳了過來,“喂,顏顏,怎麼現在想起給我打電話來了?”

    這一聲疲倦讓安顏的火氣下降了一些,心裏隨之升起幾分心疼,說出口的話也帶着幾分歉意,“你在睡覺嗎,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那你趕快睡吧,我明天再打給你。”

    對方的男人慵懶一笑,隨即開口說道,“既然都打過來了,那就聊一會兒,好夢都被你擾亂了,一時半會兒我也睡不着了。”

    “好夢?什麼好夢,你該不會是在做……那種夢吧?”安顏捂嘴驚呼道。

    “是啊,老婆,我就是在做那種夢啊,”沈亦儒輕笑,沒臉沒皮的說道,“夢裏的我已經發動進攻,馬上就要到最消魂、最關鍵的時刻,可惜現在被你打斷了,你說怎麼補償我吧?”

    “你……”安顏被他這幾句話說的滿臉通紅,“不要臉,我不跟你說了。”

    “那可不行,打斷了人家的好事,就不跟人玩了這可不行,”沈亦儒繼續逗她,“說吧,你準備怎麼補償我?”

    “我不……”

    安顏剛要拒絕,卻被沈亦儒直接打斷了,根本無視她接下來要說的話,繼續開口說道,“不如就用你自己來補償吧,等我回去你可得好好補償我才行,原本應該給我的一次都不能少,額外再加上這次的補償,仁慈的我,就不要求加倍了,你只要乖乖把這些給我就行,好嗎?”記休在亡。

    安顏也不知道是被他低低沉沉地好聽嗓音給魅惑了,還是哪根筋搭錯了,竟鬼使神差的點頭答應了,她說,“好。”

    得到了滿意的答覆,沈亦儒爽朗地笑了起來,“好,老婆,我們就這麼說定了,只是……”他話峯一轉又低聲問道,“你就不好奇,夢裏跟我纏綿的對象是誰嗎?”

    一想到他的夢裏出現了一個跟他那個那個的女人,安顏的心裏就很不爽,酸酸澀澀的很不是滋味,就連說出來的話也像是被醋泡過一般,滿滿的全是酸溜溜的,她說,“不,我一點都不想知道,管她是什麼女人,反正一定沒有我好,以後不許你再做這種夢,想做什麼我都會滿足你。”

    “你怎麼知道她沒有你好呢?而且你確定,我想怎麼樣你都滿足?”沈亦儒低笑一聲,聲音裏透露出掩飾不住的愉悅。

    一聽他問這麼羞人的問題,她的小臉騰地就紅了,聲音小小的說道,“你昨天不是纔剛誇過我的嗎?而且只要是合理的範圍內的,作爲妻子該盡的義務,我總不能拒絕你吧?”

    “哈哈哈……”沈亦儒毫無顧忌的笑了起來,這個小女人,她還記得他昨天伏在她耳邊說的話,她記得他說,在他眼裏,她是世界上最美、最性感、最讓他渴望的人!

    “還笑,你這個壞人,我不跟你說了……”安顏紅着臉,嬌嗲地說道。

    “好了,不逗你了,告訴你,我夢裏的那個女人就是你!”沈亦儒適當的停止了逗她,直接扔出了這句讓她更害羞、更臉紅的話。

    此時電話那頭的安顏已經羞的快擡不起頭來了,這個男人真是可惡,總是這樣逗她!幸虧此時他並不在她的旁邊,不然她真要找個老鼠洞鑽進去了。早上跟他那樣那樣的時候就已經夠羞人的了,沒想到他居然做夢也不讓她休息,還在不停的與她纏綿,只是想想他夢裏的那些羞人的情景,她就臉紅的不想從被子裏出來了。

    許久沒有聽到她的迴應,沈亦儒忍不住又開口打趣她,“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聽到我做椿夢的對象是你,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了?”

    “你……”安顏又羞又氣,這個壞男人,就知道欺負她,哼,真是太壞了!

    忽然,羞的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安顏,大腦裏一下子蹦出了苗苗的身影,,擡手忍不住使勁敲了敲自己的腦袋,她的腦袋平時不是挺靈光的嗎,怎麼遇到沈亦儒之後就變的這麼笨,老是被他牽着鼻子走呢?

    只不過是被他逗了幾句,她居然就把自己打電話過去的真正目的給忘了!真是……欠打!想着,她就真的又擡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或許是這一次敲的有點兒重了,在敲下去之後,安顏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腦袋,嘴裏還不停地發出‘嘶……’的聲音。

    電話的這端,沈亦儒在聽到安顏的痛乎聲時,整顆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的位置,自從知道她曾遇到過那樣的危險之後,他就時常的擔心她,即使已經在她身邊安排了保鏢,他還是一樣忍不住擔心,更何況此時他竟然聽到了那邊的痛乎聲!

    “怎麼了?顏顏,你怎麼了?”沈亦儒焦急的問道。

    “我沒事,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頭,稍微有點兒疼。”安顏迴應道。關於這個問題,她說了謊,總不能說是自己把自己給打疼了吧?如果她照實說,恐怕又要被他笑話了!

    “哎,都幾歲的人了,怎麼還和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我安排保鏢可以保證你的人身安全,保證你不會被別人欺負,可不能保證你自己不去碰個桌角、椅角、牆角之類的!”沈亦儒嘆了一口乞,有些無奈地說道。

    一句話裏,安大小姐又華麗麗的抓錯了重點,她沒有聽到他話裏的擔心和關心,卻聽到了他提到他派過來的那個美女保鏢,那個喜歡他的女保鏢!

    “你還好意思提那個女保鏢,我問你,你知不知道那個女的喜歡你?”安顏氣呼呼的問道,“還是說,你根本就是故意安排她來的?”

    這下一向聰明的沈亦儒,卻聽的一頭霧水了,這都是什麼跟什麼,苗苗怎麼可能喜歡他呢,他可是一直把她當妹妹看待的呀。

    “怎麼被我猜中,無言以對了?”安顏見他沒有回答,忍不住又繼續說道,“你可別跟我說,你只是把她當妹妹什麼之類的屁話,你們男人就是這樣,吃着碗裏的看着鍋裏的,對外宣稱是妹妹,關起門還不知道你們在裏面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呢!”

    沈亦儒:“……”這都是什麼跟什麼,怎麼越說越離譜了!

    “說吧,在給你判刑之前,我允許你替自己申辯一下。”安顏就像是自己發了多麼大的慈悲似的,一臉傲嬌的說道。

    “我……”沈亦儒憋了半天,只憋出這麼一個字。

    “你怎麼了?我都給你機會申辯了,你還不知足?”見他只說出來這麼一個字,電話這頭的安顏又繼續追加道,“還是說你不用申辯,直接認罪了?”

    沈亦儒從來不知道,安顏居然還有這麼伶牙俐齒的時候,以前可都是她在自己面前,被自己逗得說不出話來,現在怎麼輪到自己被她追問的竟說不出話來了呢?

    不行,這種現象可要不得,他得替自己說點什麼才行,不然就真的成了無言以對、直接認罪了!

    “什麼申辯、什麼認罪,你說的什麼意思我不明白。”沈亦儒說,“關於苗苗的事,我是真的把她當妹妹,我們認識少說也有十五年了,她根本不可能喜歡我的。”

    安顏一聽他這麼說,嘴撅的更高了,忍不住又溜出一句酸溜溜的話,“都十五年了,原來還是青梅竹馬呢!”

    沈亦儒對於安顏這種聽話抓不到重點的毛病,真是實在惱火。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