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雖然已經坐了下來,但是苗苗終究還是一臉的愧疚和不好意思,吃了沒幾口就匆匆起身離開了,本來每次都等着安顏一起,然後再去車庫取車離開的,但是今天她實在是沒臉再在屋裏待下去了。只好先走一步,去車庫提了車,在主樓的門口等她。

    因爲鬧的這一出,所以今天早上的時間有些緊迫。安顏也沒多待,苗苗走了片刻之後,她便也起身,跟沈父沈母道別。走到玄關處,穿上鞋子、拿着包包,匆匆離開了。

    只有兩個人,沒有長輩在場的時候,苗苗就自在多了,擡頭看了一眼駕駛室內的後視鏡,後座上的安顏嘴脣上揚、兩頰粉紅、明豔動人,看的苗苗一臉的心神盪漾,怪不得老大會那麼喜歡她,時隔好幾年還對她念念不忘,想方設法的把她綁在自己的身邊。

    這般超凡脫俗、優雅又不失性感的安顏,天生尤物這個詞,就是爲她而造的,她一個女人看了都忍不住的喜歡,更何況是男人呢?

    “姐姐,你今天打扮的這麼漂亮是有什麼安排嗎?”苗苗忍不住問道。雖說以往的她。上班時也會稍稍打扮一下,但是跟今天比起來明顯的遜色多了,今天的她一看就與往日不一樣!

    “沒什麼安排,我就不能打扮一下嗎?”安大小姐傲嬌的反問道。

    苗苗才不信她這個說法,故意嘟着嘴說道,“姐姐,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沒有安排你會打扮的這麼明豔動人?是要出去招蜂引蝶?你就不怕我偷偷跟老大告你的狀嗎?”

    安顏氣結,終於忍不住放下端了一早上的優雅,把包往旁邊一放,戰鬥滿格的開始反駁她,“你這個死丫頭,誰要出去招蜂引蝶了,外面那些什麼蜂呀蝶呀的,哪一個能比的上我家老公?我有那麼完美的老公,外面那些蜂呀蝶呀的我根本就看不上眼好嗎?”

    苗苗還是頭一次聽到安顏誇耀她家老大,爲了以後好邀功,她眼疾手快的錄了下來,現在在邀功之前忍不住先跟安顏得瑟了一下,她舉起手機,按下播放鍵。衝着後座的安顏揚了揚手,嘴上虧道,“嘖嘖,多麼深情的告白,多麼感人的告白,不知道我家老大聽到之後會是什麼反應,我是發給他呢還是發給他呢?”

    剛剛說着的時候,安顏沒覺得怎麼樣,但是現在一聽,好羞人哪,這種錄音怎麼能發給沈亦儒呢,如果讓他聽到,他還不得笑她一輩子呀,不行不行,她不要!

    這麼想着,安顏就直接起身,想要去搶苗苗的手機,只是她忘了這是在車上,車廂的高度是有限的,還沒等她有所反應,就聽到‘砰’地一聲,腦袋撞上了上面的車頂,手本能的擡起去摸被碰痛的地方,只是她沒想到,手在擡起的過程中,碰到了苗苗的手機,然後就那麼巧的誤操作,把苗苗還沒發出去的錄音,自己親自發給了沈亦儒。

    “哦,好痛。”不明所以的安顏,捂着頭頂,不停地呼痛。

    “啊!”苗苗一聲驚呼,眼睛使勁盯着手裏的手機屏幕,腳上猛的一下踩下了剎車。

    一個急剎車,安顏沒系安全帶,身體因爲慣性不由自主的往前撞去,於是剛剛被撞的頭頂,這次華麗麗的又被撞了一下額頭,兩手捂着被撞的兩個部位,忍不住對前面開車的苗苗大聲嚷道,“發什麼神經啊,急剎車幹什麼,而且被撞痛的人是我,你啊什麼啊?”

    “姐姐,那段錄音發過去了。”苗苗回過頭來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說道。

    “什麼?發……誰讓你發過去的,苗苗你……你來真的呀!”安顏簡直欲哭無淚了。

    “不,不是我,是你剛纔跌倒時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機屏幕,然後就……”苗苗的說話聲音越來越小,說道最後知道安顏聽懂了她的意思,乾脆直接不說了。

    安顏,“……”要不要那麼巧呀,居然……居然……哎呀,等他回來她還怎麼好意思去接他呀?她今天特意打扮的這麼漂亮,不就是在等他的電話,然後好去機場接他的嗎?現在她也只能祈禱他已經上了飛機,暫時收不到短信了。

    不過,很快她這個想法就被推翻了,因爲她的手機響了,是沈亦儒打過來的!

    看到手機上顯示的沈亦儒的名字的時候,安顏整個人嚇了一跳,都差點把手機直接扔出去,幸好在出手的最後一刻,理智回覆了一絲絲,提醒着她這手機可是她花了將近一個月工資買來的!

    直到手機鈴聲停了,安顏這才鬆了口氣,以爲逃過了一劫,可誰知這口氣還沒等她喘完,手機又響了起來,還是她的親親老公打來的!

    看他這鍥而不捨的樣子,安顏就知道看來這電話不接是不行了,一次不接兩次不接,恐怕他還會再打第三、四、五次,反正早晚要接,與其等到後面被他質問,還不如現在就接!記土盡弟。

    想到這裏,安顏果斷的清了清嗓子按下的接聽鍵,“喂。”

    對方沒說話,而是先呵呵的傳來一陣低低沉沉地笑聲,直到他笑夠了之後,才終於開口說話了,“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在你眼裏,這麼好啊,比外面那些蜂呀蝶呀的可完美多了。”

    哼,這個男人果然是來打電話取笑她的!到底有什麼好笑的,他本來就這麼好嘛,她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想到反正錄音都已經被他聽到了,他笑也笑過了,現在倒沒有什麼好遮掩的了,倒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思及此,安顏果斷的點頭說道,“是啊,我老公就是這麼完美、這麼好,怎麼樣,你有意見?”

    在沈亦儒的印象中,安顏一直是一個容易害羞的女孩,現在聽到她這麼大大方方的在自己面前說着自己的好,倒是一時間有些意外,但也只意外了那麼兩秒鐘,緊接着他便全心全身的溢滿了幸福感,原來他時刻思念的人兒,他的老婆大人,也同樣在思念着他!

    又是一聲低沉地笑聲,沈亦儒說道,“不敢不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有意見呢?”

    安顏嬌嗲一笑,嘟嘴回道,“這還差不多!”

    一陣說笑過後,兩個人誰都沒有再說話,就這麼靜了下來,靜到兩人在電話裏甚至都能聽到對方的呼吸聲,想到自己特意起了個大早,精心做的這一番打扮,安顏的臉,又悄悄地爬上了一層緋紅。

    本不想這麼直白的問他的,但是她實在是想他,心一橫,咬了咬下脣,開啓她的櫻脣,吐氣如蘭的問道,“老公,你今天回來嗎?”

    她其實想說,我特意精心搭配了衣服、化了精緻的妝,好去機場接你,你今天回來好不好?但是本性傳統又極容易害羞的女孩,卻怎麼也不好意思說出這麼直白的話,只好拐了個彎問他今天回來嗎,她希望他能聽懂她的潛臺詞,希望他今天能回來!

    不知道爲什麼,她的右眼皮從今天早上起來,就一直跳個不停,俗話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雖然她平時不太相信這些的,但是今天的她心裏卻是很不安,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安什麼,但是直覺是和他有關的事。

    電話這端的沈亦儒,被安顏那一聲‘老公’叫的心裏軟軟的、甜甜的,這還是她第一次,沒有在他的各種逼迫之下,主動的叫他老公,他好高興,好想答應她的話,直接飛回去。

    但是,不行,別說是今天回不去,就是明天、後開、大後天……以後的每一天,他沈亦儒都不可能回的去了!直到現在,他又一次真真切切地體會到了自己當時因爲那莫名其妙的恨,而種下的惡果,現在他也只能逼迫自己把這個惡果吃下去、解決掉,因爲他實在不想,再在她的面前戴着面具,扮演成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人的樣子了!

    揉了揉酸澀的眼睛,沈亦儒無聲地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口回答安顏的話,“今天不行,我還有一些事情沒處理完。”

    一聽到‘不行’兩個字,安顏剛剛還充滿着歡樂和希望的小臉,一下子垮了下來,嘴上一嘆,故作不在意的說道,“哦,那你先忙工作吧,我等着你回來。”

    “好。”沈亦儒道。他嘴上這麼不動聲色的只說了這麼一個字,但是心裏卻有着許多想要接着說下去的話,他想說:顏顏,等我回去,等我回去做回我本來的自己,我一定會加倍的疼你、愛你、補償你前段時間所帶給你的傷害,只是有一點,到時候你可千萬要接受我,不要執着於那個不存在的沈亦儒!

    雖然打扮的很漂亮,又化了精緻的妝容,但是整個設計部都感覺到了,其實他們的宋設計師今天一點兒都不開心,一整天下來不但沒有出來與他們聊天,更是連去茶水間的次數都少的可憐,他們都不知道爲什麼,但是都聰明的不去惹她,都守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安安分分的做着自己的事。

    不過,苗苗卻是知道這其中的原因的,自從早上安顏和老大通過電話之後,她的情緒就瞬間低落了下來,所以即便是沒有聽到他們在電話裏說了些什麼,她還是猜到了原因,知道老大今天不回來,安顏姐在想他了!

    “姐姐,你別再愁眉苦臉的了,這樣很容易長皺紋變老的,老大這兩天就快回來了,到時候看到一個滿臉皺紋的姐姐,肯定不會喜歡的,”說到這裏,苗苗停頓了一下,想了想又繼續說道,“嗯,不但不會喜歡,說不定還會討厭呢!”

    苗苗看着趴在桌子上,一點精神都沒有的安顏,想以這種方法激勵她振作起來。果然還是女人瞭解女人,苗苗的話剛一落下,剛剛還無精打采的安顏蹭一下就坐直了身子,伸手抓住擺在旁邊的小鏡子,對着自己的臉蛋一陣猛照。

    “皺紋?皺紋在哪呢,在哪呢?”安顏邊看着鏡中自己的臉,邊左右側臉來回照着,尋找着苗苗嘴裏所說的皺紋,邊照還不忘了邊放狠話,“小樣的,你敢出來我就直接消滅你!讓你永遠也沒有機會出現在我的臉上!”

    ‘噗哧’旁邊的苗苗一個沒忍住,直接捂嘴笑了出來,“姐姐,就算你現在還沒找,以後早晚也會長的,不知道你是想怎麼消滅它呢?”

    “我……”安顏被問的語塞了,皺紋本來就是隨着年齡的增大、變老,會自然而然出現的東西,要想要消滅它好像有點不符合自然、不合乎情理。

    即便是如此,也還是擋不住愛美的人類,想方設法的不讓它出現,於是,安顏一下子便想到了現在各電視、網絡、紙質媒體及大街小巷的那些廣告,張跟說道,“現在方法不是很多嗎,像那些明星,不都是打玻尿酸、美容針的嗎,他們能用的我自然也能用。”

    看到她這麼鬥志昂揚、激情滿滿的樣子,苗苗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心裏雖然這樣想的,但是嘴上還是忍不住酸她,“嘖嘖嘖,真是沒想到,姐姐你爲了我們老大能一飽眼福和下半輩子的性福,也是蠻拼的,這些辦法居然都想的到,真是令妹妹佩服!”

    “哼,佩服就對了,我的男人我自己要給她最好的!”安大小姐擡也沒回,直接衝着鏡子傲嬌的說道。

    雖然她很相信沈亦儒的人品和對自己的愛,但是當今這個社會,外面的誘惑那麼多,她可不想讓他迷失在外面那些幼稚小姑娘身上,所以她要美美的,一直美美的,學那些明星那樣,直到五十歲了,還能一直保持二十幾歲的白白、嫩嫩、水水的模樣!

    離下班時間還有五分鐘的時候,安顏已經關了電腦,合上方案,收妥辦公桌上的所有文件,把該放進包包裏的東西都放了進去,她要準備下班回家了!

    她如龍捲風般的速度,快速整理完了這一切,看的旁邊的苗苗直接目瞪口呆了,她一向敬崗愛業,自從上班後從來沒有遲到早退過,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頻頻反常?

    直到安顏拿起桌上的小包,背在了肩膀上,人也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低頭看着她一副要走的樣子,苗苗這才從剛剛的目瞪口呆中反應過來,低頭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說道,“姐姐,離下班時間還有三分鐘呢?”

    安顏手一擺,開口說道,“不等了不等了,我很急,我們趕緊走吧!”說着便拉着苗苗的手,直接開門往外走去。

    沒想到剛一開門,就碰到了費迪站在門口,擡起手一副要敲門的樣子,看到安顏走了出來,費迪隨即放下已經擡起的手,開口說道,“宋,正好,晚上有一個飯局,我來通知你一聲,到時候跟我一起參加,討論一下關於聖誕節要推出的新品的事。”

    聽完費迪的話,安顏眉頭一皺,接着舒展開,看着費迪開口說道,“抱歉,費迪,我今天有事,麻煩你找別人陪你去一趟,然後明天把討論結果告訴我就行,就這樣,我先走了,明天見。”

    說着安顏便拉着苗苗的手,從費迪旁邊繞過去,在設計部所有人齊刷刷的目光下,昂首挺胸的離開了。

    苗苗的任務本來就是來保護安顏的,所以她去哪兒,她就跟着她去哪兒,費迪和她都知道,她並不是公司的正式員工,所以她也不用跟費迪打招呼,直接跟着安顏離開了。

    車上,苗苗坐進前面的駕駛室,邊系安全帶邊問着後面的安顏,“姐姐,你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啊,這麼着急離開,連關於新設計的飯局都不參加了?”

    安顏又拿出隨身帶着的小鏡子,舉到眼前對着自己的臉左瞧右瞧,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要回家敷面膜!剛剛發現,我的眼角處好像長了一條細細小小的皺紋,趁着它還沒氾濫起來,開始大面積的長,我要把它扼殺在搖籃裏!”

    苗苗:“……”看來安顏把她剛剛說的話當真了!二十幾歲的臉上哪裏有什麼皺紋嘛,純粹是心裏因素在作崇!

    這天晚上,吃過晚飯之後,安顏連電視都沒陪沈母看,早早的便上樓去整理自己的儀容去了!足足洗了三個洗之後,把她所有的面膜都翻了出來,什麼補水的、美白的、淡化細紋的、細緻毛孔的等等,通通都做了一個遍,一直坐到九點半,揭掉臉上的最後一張面膜,滾到牀上睡覺去了!

    書上說了,只是做面膜來保持容顏是不夠的,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充足的休息和足夠的睡眠,所以她現在要去睡美容覺了!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沈亦儒回來的那一天,她都要早早的去睡美容覺,不能讓他覺出來她正在一天天的老去!

    唔,說老去好像有點嚴重了,總之,她不能讓他覺得,她與之前的她有多出一點點細紋或者眼袋!

    第二天早上,安顏又打扮的美美的去上班了。那天打電話的時候,他說再過三四天回來,昨天是第三天,他沒有回來,那麼在今天的第四天,他肯定會回來。

    爲了能讓他第一眼就看到美美的她,安顏自然是要精心打扮一下,而且是比昨天的打扮的更用心、更漂亮!她要讓沈亦儒在看到她之後,眼裏就再也看不見別人!

    對,就是這樣!那個男人是她的老公,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她不允許他看別的女孩,而達到這個要求最好的辦法就是,她的美、她的光,一定要比其他女孩都要耀眼,這樣他自然就不會再看到那些暗淡!

    一整天安顏都在興奮和期待中度過,期待着他會打電話給她,讓她去機場接她,興奮着她馬上就可以看到她的親親老公了,但是,現實卻讓她有些失望,一直到下班的時間,安顏都沒有接到沈亦儒的電話,她試圖打電話給沈亦儒,但是卻一直都打不通,無奈之下,在過了下班時間半個多小時以後,安顏無精打采的和苗苗一起回家去了。

    她想問公公婆婆,沈亦儒有沒有給他們打過電話,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回來,但是她又不好意思直接開口,只是旁敲側擊的問張媽有沒有人往家裏打過電話,在聽到沒有之後,她原來期待着的心又不由自主地暗下去了一些。

    這個沈亦儒,不是說好的今天回來的嗎,到現在沒回來不說,居然連個電話都沒有,哼,看他回來她怎麼收拾他!安顏坐在牀上,很不開心的想着。

    本來他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她還在心裏大大的期待着,他或許已經在飛機上了,所以電話才接不通的,但是直到晚上十一點半,他的手機還打不通,她就徹底地絕了他今天會回來的這個念頭!

    因爲那個時間,從美國飛來b市的所有航班都已經順利降落了,而他的電話卻還是不通,那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肯定又在處理什麼事情了,而耽誤了回來的行程。

    之後的第二天、第三天,安顏都曾經無數次的打過沈亦儒的電話,可是無論她撥打多少次,每一次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一直都是那個冷冰冰地機械女聲,提示着她,她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如果說一開始安顏還能淡定的猜想着他電話不通的各種原因,但是後來慢慢的,安顏卻再也無法像之前那麼淡定了。

    沈亦儒從來沒有出差過那麼長時間,也從來沒有那麼長時間不聯繫她,沒給她打過一個電話甚至是一個短信,即便是知道他的身邊一直都有很多人保護他,但是她還是忍不住的爲他擔心,擔心他的安全,擔心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這天下午,正在畫設計圖的安顏,不知怎麼的,心臟突然一緊,劇烈地抽痛了起來,疼痛來的太突然,讓沒有防備的她,直接趴在面前的辦公桌上,連擡一下頭都成了無比困難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