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是的,至今她的心裏仍然有着屬於沈亦辰的一個角落,一個別人誰都進不了的區域,包括她的丈夫沈亦儒也不曾走進那裏,但那只屬於跟她有着美好回憶,一心只想呵護着她的那個沈亦辰!

    而不是眼前這個同他有着相同長相、相同名字、相同身世的沈亦辰。以前的那個沈亦辰只一眼就讓人如沐春風,視線再也離不開他,而眼前這個沈亦辰對她而言卻是可怕的,他曾經差一點就把自己殺了,而且還三番五次的找她的麻煩。更惡劣的在她結婚的前兩天。狠狠的佔有了她,這讓她怎麼把眼前的他和她心裏美好、完美的沈亦辰聯繫在一起呢?

    她不提之前的那一段婚姻還好,她這一提,沈亦辰就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伸手直接扣上了她的肩膀,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如怒極的獅子般,直接吼道。

    “你還好意思提我們婚姻的結束,我那麼想要珍惜的婚姻。可是你根本沒給我留任何機會,才結婚一天,你便留下一張離婚證書,銷聲匿跡了,這一切根本就是你造成的,怎麼現在看來。倒好像是我的錯了,你說我不再是以前的沈亦辰,那麼你呢?安顏,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捫心自問,你還是以前的安顏嗎?”

    淚,悄無聲息的滑落了下來。不是因爲肩膀上傳來的痛意,而是因爲沈亦辰的話,是的,當年婚姻的結束是她一手造成的,現在所有的問題都回到了最初,是她欠了他的,除了他們之間的事連累了一個叫沈亦儒的好男人,所有的問題又回到了他們再次相遇的時候。

    或許這個男人說的對,變的不只是他沈亦辰一個人,自己不也變了嗎,由安顏變成了宋安顏,由原來的他的戀人變成了他弟弟的妻子!不但如此,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還害死了他的弟弟、她的丈夫!

    樓下的沈父沈母聽到了樓上吵鬧的聲音,兩人實在不放心剛剛懷孕的安顏,於是都放下手裏的活,蹭蹭蹭的向二樓跑去,安顏的房門是關着的,走到跟前沈母想也沒想,直接便推開了房間門。

    兩人已經停止了爭吵,安顏抱着自己的肩膀,縮在牀上一個小小的角落裏,默默地流淚,模樣真是讓人又心疼又憐惜,反觀站在牀邊的沈亦辰,一臉的盛氣凌人,絲毫沒有爲自己剛剛的行爲有一絲的悔意。

    沈母上前拍了沈亦辰的胳膊一下,擺上從未有過的嚴肅態度說道,“亦辰,你在幹什麼,顏顏纔剛懷孕,不能情緒太過激動,有什麼事你不會慢慢說嗎,爲什麼非要鬧的個雞犬不寧呢?”

    一句懷孕,讓剛剛太過生氣而說話有些偏激的沈亦辰,平日裏的冷靜和理智漸漸回籠了幾分,是啊,她還懷着他的孩子呢,自己怎麼就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呢?不行,以前就是因爲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緒,才造成了現在的錯綜複雜的矛盾,以後可不能再這樣了,不然萬一發生什麼無法彌補的錯誤,到時候他後悔都來不及。

    思及此,沈亦辰收斂了一下自己臉上的怒氣,對着縮在牀上角落裏的安顏,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儘量用溫柔一些的聲音說道,“過來,別把自己縮在那個小角落裏,那邊牆面上涼,現在已經是深秋了,你又剛剛懷孕,不能着涼。”

    安顏就像是沒有聽見他的話一般,連頭都沒有擡一下,還是保持着剛剛的姿勢,把頭枕在自己的膝蓋上,任自己眼裏的淚水‘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氣氛就這麼僵住了,沈亦辰的手還在伸着,而安顏也依舊沒有看他,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後面的沈母看着自己兒子越來越黑的臉,怕他再亂發脾氣,爲了緩和一下這尷尬的氣氛,沈母清了清嗓子開口說話了。

    “顏顏,過來,上媽這來,有什麼委屈跟媽說,好嗎,你現在可是個孕婦,不能哭的,否則以後生出來的小寶寶也會是個愛哭鬼的。”沈母一邊說着話,一邊跪在牀上往裏挪去,試圖要把縮在最角落的安顏給拽出來。

    果然一聽到‘小寶寶會是個愛哭鬼’,原本縮在那裏一動不動的安顏,立馬擡手擦掉了臉上、眼裏的淚,只是她並沒有去接沈母伸向她的手,而是帶着濃重的鼻音輕輕說道,“媽,我沒事,你們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會兒。”

    聽到她終於肯開口說話,沈母懸着的心也落回了一大半,她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照顧好安顏和她肚子裏的孩子,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就連自己兒子要恢復以前的身份,那也是次要的,孫子的健康和安全永遠排在第一位。

    前幾天安顏小腹墜漲,又暈倒,已經動了點胎氣了,幸好她之前的身子底子夠強壯,這才沒有見紅的症狀,但是近來,她已經好幾天沒有好好吃飯了,她這個做婆婆的怕她身子會撐不住,一切都按她的意願來,她說要休息,她自然是拽着自己的兒子就往外走。

    可是誰知道,她這兒子也是個倔脾氣,任憑自己怎麼拽,他就是不肯挪動一步。知道自己兒子認妻心切,但是看看牀上憔悴的安顏,她知道這個時間絕對不是說出一切真相的好時機,於是,她在沈亦辰的身邊停留下來,然後低聲說道,“你現在先跟媽出去,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沈亦辰一向是一個會考慮大局的人,沈母以爲他會聽自己的話,乖乖地跟自己出去的,但是沒想到她這一次居然想錯了!旁邊的沈亦辰就好像是根本沒有聽到沈母的話一般,更是上前一步,對着窩在牀上的安顏說道,“我們倆談談吧!”

    “我跟你沒有什麼好談的,請你出去吧。”安顏根本沒給他留一點情面,直接下了逐客令。

    其實剛剛那一句談談,沈亦辰根本不是在徵求她的意見,他是直接用的陳述句,所以現在對於安顏的拒絕,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直接從旁邊拉了把椅子坐下來,跟她面對面的看着她。

    “亦辰……”沈母有些無奈的又叫了自己的兒子一聲。

    “爸媽,你們先出去吧,我有話要跟安顏說。”沈亦辰沒等沈母把話說完,便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亦辰,有些事不能着急,要一步一步的來,太急的恐怕會帶來一些不太好的後果。”沈父在出門之前留下了這麼一句話,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兒子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想必也知道這其中的各種關係,而自己適當的提醒一句即可,無需把話說的太明顯。

    “爸,我有分寸的。”沈亦辰沒回頭,而是直視着安顏的眼睛,迴應了沈父的那一句話。

    只可惜安顏並沒有擡頭看他,對他們之間的話也沒有任何想聽的慾望和興趣,她只是慢慢地下移着身子,頭朝裏側身躺下,拉過被子蓋上,只留給坐在這邊的沈亦辰一個冰冷的後腦勺。

    面對這樣的安顏,沈亦辰真的很無奈,他去美國這麼長時間,自己有多想她只有自己知道,他那麼不分晝夜的處理完了那邊所有的事情,爲的就是早點趕回來看她,看他和她的孩子,可是現在,顯然安顏一點兒都不想見到他!

    不但如此,這個小女人甚至還懷疑,自己是個不顧手足之情的無恥小人,懷疑自己故意看着自己的弟弟去死,而見死不救的!

    他要怎麼辦,要怎麼做才能消除她對他的誤會,要怎麼做才能回到幾年前的她和他,他真的很想告訴安顏,她嫁的男人從來就只有自己一個人而已,但是現在還不行,他不能太着急!

    “我知道你現在可能不想看到我,不過能不能跟我說說話,隨便說點什麼都行。”沈亦辰退而求其次,不要求她現在就對他恢復到以前的態度,只要求她現在能平心靜氣的能跟他說說話。

    他實在是太想她了,這個對他張牙舞爪的小女人只會讓他心疼和無奈,他真的想要看一看以前那個安顏,那個會對他露出溫暖的微笑,會甜甜地叫他一聲‘辰哥哥’的安顏。

    沈亦辰坐在那裏等了半天,牀上的人兒一動沒動,更沒有開口對他說一個字。

    “你不想說話也沒關係,我就在這裏陪你坐一會兒。”沈亦辰無奈了,她不想說話,他總不能去撬開她的嘴巴吧,現在也只能陪她安靜的坐一會兒了。

    過了一會兒,安顏的身體開始有些輕微的抖動,沈亦辰以爲她在哭,只是輕嘆了一口氣,沒說什麼話。

    但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她的身體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還蜷成了那麼小小的一團,無意中嘴裏還發出一聲細微的呻吟聲。

    直到這時候沈亦辰才察覺出異樣,蹭地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動作大的連身後的椅子都被他碰倒了,他欺身上前去查看安顏,直覺告訴他安顏肯定不只是在哭,因爲剛剛她不小心發出來的那個聲音,讓他感覺更像是……痛!

    對,就是痛!

    “安顏,你怎麼了,哪裏不舒服?”沈亦辰焦急地問道,伸手就去摸她的額頭,試了試她的體溫,沒有發傷,那就是說是別的地方的問題。

    感覺到他溫暖的大手,安顏的小手無意識的覆了上去,拉着他的在手往下,貼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嘴裏無意識地說了一個字,“疼……”

    看着安顏說疼的部位,沈亦辰直接嚇的渾身一個激靈,以前她來例假時,也曾像現在這樣拉着他溫暖寬厚的手掌,放在她冷冰冰的小腹上,但是現在她懷孕了,懷孕的女人喊肚子疼會是什麼後果,所以人都知道。

    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根本沒有考慮的時間,直接掀開被子去查看,這一看直接把他嚇呆了,她在家裏穿的睡衣,褲子上已經有了些許血跡,甚至牀單上都被染上了一點。

    血?孩子?沈亦辰不敢再往下想,一把把安顏打橫抱起,一邊對樓下的傭人嚷着去備車,一邊快步往樓下走去。

    沈父出門去了,不在家,而樓下的沈母在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直接嚇的說不出話來了,只焦急地跟在沈亦辰的後面,跟着往外走。

    出了主樓客廳的門,司機已經把車停在了門口,沈亦辰抱着安顏直接鑽進了後排座位,隨後沈母也跟着上去了,這輛車是商務車,裏面空間夠大,別說是三個人,就是再多上來一個人也是能坐下的。

    “發生什麼事了,我們不過才下來一會兒,怎麼就搞成這個樣子了?”沈母看了一眼被沈亦辰緊緊抱在懷裏的安顏,緊鎖着眉頭對着沈亦辰問道。

    話是問了,但是沈亦辰卻沒有回答,因爲他也顧不上回答。懷裏的安顏還在因爲疼痛而不停的顫抖着,小臉蒼白、眉頭緊鎖,小手捂着小腹,一聲一聲地呻吟聲由緊咬着下脣的脣齒間溢出。

    眼看着安顏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沈亦辰輕拍着她的臉,不停地呼喚着她,“安顏,安顏,再忍一下,我們很快就到醫院了,再忍一下,想想寶寶,你是一個偉大的母親,一定能保護好他的。”

    這是他和她愛情的結晶,他們沈家的第一個孩子,誰都不希望有意外,前面的司機聽到沈亦辰的話,更是加滿檔,一下子把油門踩到了底,也不管它是紅燈還是綠燈了,只要有空他就往裏鑽,他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爭取時間!

    看到安顏這個樣子,再看着座墊上漸漸出現的鮮紅,沈母急的不行,一邊催促着司機再開快一點,一邊思考着說點什麼能激勵安顏的話。

    眼光落在自己兒子的身上,忽然沈母就想到了什麼,對,她現在心裏最牽掛的人,最牽掛的事,她肚子裏孩子的爸爸,想到這時沈母拉過安顏放在小腹上的手,握在手掌心,對着一臉蒼白的安顏,說了起來。

    “顏顏,想想亦儒,他在天上看着你們母子呢,如果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他一定很心疼,一定會怪你沒把你們的孩子照顧好,所以爲了他,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保住你肚子裏的寶寶……”

    剛剛還意識模糊的安顏,彷彿聽到了這些話,努力的擡了擡沉重的眼皮,衝着沈母努力擠出一絲微笑,抽回自己的手,撫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婆婆說的對,她要堅強,她要守着他們愛情的結晶,亦儒已經不在了,她不能再失去他們的孩子!

    車子飛速的行駛在大馬路上,醫院很快就到了,有了安顏自己強烈要保住孩子的意念,再加上現在發達的醫學和醫生精湛的醫術,從手術室出來之後,在鬼門關走了一圈的安顏,終於脫離的危險,孩子也總算是保住了,只是安顏現在的身體實在是有點虛弱,在醫生的建議下,他們直接安排了住院,醫院裏最豪華的病房,還請了高級護工和保姆,專門負責做孕婦營養餐點的那種。

    因爲有了這一次沈亦辰和安顏單獨相處造成的這一次嚴重的後果,沈父沈母已經對沈亦辰下了死命令,不準他再單獨見安顏,更不準他出現在安顏的房間超過五分鐘以上,對此,沈亦辰有着很多很多的抗議,可是,沒用,不管他再怎麼抗議,沈父沈母就是死守着這一條不鬆口。

    爲了每天還能看安顏幾眼,沈亦辰也只能無奈地答應了,否則他再一味的反抗下去,恐怕會被父母直接禁止了他的探視機會!

    安顏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而沈亦辰也這麼過了一個星期,要麼是和沈父沈母一起去探望安顏,要麼是在沈父沈母的監視下,進去不超過五分鐘,接着就出來,他不是沒試過偷偷的,趁父母不知道、都不在醫院的時間去探望,但是要不就是每次進去還不到五分鐘,父母就到了,把他給攆了出去,要不就是五分鐘一到,那個24小時的護工就開始攆人了,他想不走都不行。

    終於安顏出院這一天,被沈亦辰逮到了機會,因爲沈父沈母忙着在家安排安顏的臥室,怕她有個意外,所以把她的房間從二樓挪到了一樓,一樓的房間原本只是客房,許久沒住過人了,他們又安排人重新裝修了一下。

    所以出門接安顏的時間就晚了些,而晚的這個空檔正好給了沈亦辰機會,瞅準機會,辦完出院二話沒事,拿起安顏收拾好的包裹,直接往外走去,剛好那個時候護工和保姆,一個去上廁所了,一個在準備營養餐,都沒在病房裏陪着安顏。

    安顏見沈亦辰拿着包裹走,又結合這幾天他一直還算良好的表現,自然而然的就以爲是沈父沈母派他過來接自己出院的,想也沒想的,便直接跟了上去。

    關於沈亦儒的事,她已經想開了,已經決定要好好的養胎過日子,努力把孩子生下來。人一旦想通,精神上好了起來,整個人就顯得很精神了,再加上在醫院裏養了一個星期,又天天吃着營養餐點,安顏的氣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精神好氣色好,即便是肚子裏有個小寶寶,但是月份小,身子也不重,走起路上竟也能健步如飛,距離沈亦辰那大步子不過就差了個兩三米的距離。

    直到坐上了車,車子發動了起來,安顏才覺得有些不對勁,爲什麼車上只有她一個人,而婆婆之前並沒有跟她提起過讓沈亦辰來接她的事,他又走的這麼急,連護工和保姆都沒來得及帶上。

    “你要帶我去哪裏?”安顏緊張的問道,“爸爸媽媽呢,怎麼不見他們來接我?”

    “爸爸媽媽知道你已經脫離危險期了,他們便出去旅遊了,在家待了這麼久,他們很想念大自然的風光。”沈亦辰撒了個謊。

    不過他這個謊可不是隨便說的,沈父沈母經常外出旅遊,而且每次出去都會在外面待上很長一段時間,對於這一點,安顏是知道的,之前沈亦儒跟她說過,所以現在聽沈亦辰這麼說,她一時之間覺得應該是真的。

    雖然心裏已經把這事當成了真的,但是她還是想打電話確認一下,於是她伸手就要去拿放在前座的包包,她的手機在包包裏。圍介餘圾。

    只是她的手剛一往前伸,根本就還沒碰到她的包,她的包包就被前座的男人直接拿走了,“你想拿什麼,我幫你拿。”男人直接說道。

    安顏也不跟他多說,冷漠而又客氣的說道,“手機,謝謝。”

    聽到她的‘謝謝’二字,沈亦辰的眉頭直接皺了起來,眉心擠成一個深深的‘川’字,她一定要跟他這麼疏離嗎,對他說話竟然還用上了‘謝謝’二字!

    “手機不能用了,你現在是個孕婦,那東西輻射很大,爲了肚子裏的寶寶着想,所有的電子終端都禁止使用。”沈亦辰不悅地說道。

    “我就用一下,給媽打個電話。”安顏再次開口說道。

    他才不會讓安顏有機會拿到手機呢,這一拿到,他剛剛說的謊言不就被拆穿了嗎?想到這裏,男人又繼續開口說道,“不用了,媽那邊已經跟我聯繫好了,你想跟我說什麼,直接告訴我,我轉告給媽就行了。”

    安顏:“……”這男人是鐵定了不給她手機的意思了?

    安顏心有不悅,但是也不再說什麼,往後一仰,整個人就那麼倚在座椅靠背上,獨自生着悶氣。

    前面開車的男人看到她這麼幼稚又好笑的行爲,不禁爲之一笑,隨後整個人又收斂了笑容,繃緊了整張臉,露出一幅嚴肅的表情,通過車內的後視鏡,盯着安顏的眼睛說道,“不準生悶氣,醫生說了你要保持良好的心情,生悶氣會影響寶寶的發育,寶寶生出來容易時常鬧脾氣。”

    雖然這些話,安顏也聽醫生說過,但是此時從他嘴裏說出來和從醫生的嘴裏說出來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