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說着,安顏就伸手去推他的肩膀,想要推開他的鉗制,進屋去。

    只可惜她那點兒小貓勁,如果沈亦辰不肯主動讓開的話,她根本就推不動他。就像此刻,不管她在怎麼用力,都沒能推開沈亦辰堅硬的身體。

    “你……”安顏無奈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裝可憐,已經她經常對他用這一招的,簡直就是屢試不爽。所以面對目前的情況,她有不由自主的使出了這一招。

    安顏看着沈亦辰,擺出一幅可憐巴巴的樣子,委屈的說道,“我餓了,真的很餓。而且不光我餓,肚子裏的寶寶也餓,你不是說會好好照顧我的嗎,可是現在你卻連最基本的溫飽都解決不了,還說什麼好好照顧?”

    都說女人是水做的,這話一點兒都不假,安顏說着說着。眼裏竟泛起了晶瑩的光,一幅隨時都會掉下眼淚來的模樣。

    安顏以爲這一次還會像以前一樣,一看到她這個樣子,沈亦辰就會投降,她說什麼他都依着她的,但是安顏又想錯了,她自己知道這是她慣用的伎倆。難道他就會不知道嗎?以前他之所以都會依她,那是因爲以前都是些無傷大雅的事,但是這一次不一樣,這一次是關係到他後半輩子幸福的問題,他不可能再依着她!

    “別跟我裝傻。”沈亦辰有點兒嚴肅的吼到,“承認對我有感覺有那麼難嗎?”

    安顏被他這一吼,眼裏的晶瑩水珠一個沒控制好,就真的落了下來,順着她的臉頰,落到了他扶着她肩膀的手上。

    顯然沈亦辰沒有料到她會真的掉眼淚,胳膊一哆嗦,連手上的勁加大了自己都不曾察覺。

    “肩膀……好痛,”安顏痛呼一聲,本能的去抓放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

    沈亦辰倒是自覺,在反應過來的第一秒就直接放開了手,雖然他很心疼她掉眼淚,但是這並不能阻止他一探究竟的決心,於是沈亦辰又盯着安顏繼續說道,“回答我!”

    安顏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索性就繼續耍賴,她睜着一雙朦朧大眼說道,“我餓了,餓的沒有力氣說話了,先吃飯,吃完飯我再回答你。”

    有了她這句話,沈亦辰索性不再追問,確實真的是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她一個孕婦本就容易餓,現在餓着她可不太好,何況‘吃完飯’是她定的時間,到時候就沒有再推拖的理由了,再者吃完飯後,時間充裕的很,他可以慢慢和她周旋。

    於是,對於安顏的要求,沈亦辰點了點頭,並順勢把她從車前蓋上抱了下來,安安穩穩的放到了地上,雖然安顏對他這個親密舉動有些尷尬,但看到沈亦辰並無異常,直接邁步像客廳走去,她也就不再矯情,跟在他身後,向着客廳的方向走去。

    別墅裏的保姆和營養師都是今天剛剛聯繫家政公司招來的,時間有點倉促,還得現去市場買菜什麼的,這飯做的自然也就晚了一點。進到客廳之後,沈亦辰遞給安顏一包營養餅乾,讓她先吃點墊墊肚子,趁着吃飯前的這個空檔,他帶着安顏熟悉了一下別墅三個樓層的佈局和房間,以免以後她會在裏面迷路。

    參觀完了所有的房間之後,最後才來到了他給她準備的臥室,推開門之後,安顏就感覺到了這個房間的與衆不同,因爲其他房間的佈局都是一樣的。

    白色的牆壁、原木的牀和衣櫥,只有這一間是淡紫色的牆壁,歐式的宮廷皮面牀和配套的衣櫥,還有其他房間所沒有的羊毛地毯,甚至窗戶上還掛着一個風鈴!

    驚喜過後,安顏眼前看到了情景慢慢的就和腦海裏一個存在已久的場景,重合了起來,是的,這是她曾經幻想過的,想要擁有的房間,是那個時候她想和沈亦辰一起擁有的房間,那個時候的他們還在熱戀,那個時候的安顏也還不知道算命先生曾經跟安母說過的話!

    她沒想到沈亦辰竟還記得她跟他說過的話,明明她就只跟他說過一次,可是他的記憶力竟然那麼好,不但記得清清楚楚,還幫她實現了!

    只可惜,現在已是物是人非,她已不能也不允許再對他有任何的、超出範圍的情感,大腦裏一直有個聲音在不斷地提醒她,她已經是沈亦儒的妻子,她不能在丈夫屍骨未寒之際,再跟他的大哥有點什麼!

    看着眼前讓她感動的這些佈置,安顏的眼眶有些溼潤了,片刻之後,順着室內的空地往前走去,走到窗前看了一眼那個漂亮的風鈴,忍不住擡手撥動了幾下,風鈴發出一陣清脆悅耳的鈴聲安顏微微笑了一下,順勢推開了眼前的窗戶。

    這間臥室的佈置已經夠讓她感動的了,安顏沒想到推開窗戶看到的一切更是讓她震憾,樓下竟是個花園,竟是個種着滿園玫瑰的花園,有紅玫瑰、白玫瑰、粉玫瑰、黃玫瑰,甚至連稀有的藍玫瑰都有!

    剛剛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神,這下終於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原來他都記得,不只是房間的佈置,就連他的玫瑰園他都記得,這個男人越來越讓她看不透了,他明明不是恨自己的嗎,爲了報復自己,不惜設計養父的公司,設計讓自己嫁給他的弟弟,可是他現在又在做些什麼?

    他爲什麼要打造一個她夢想中的家,他爲什麼要到現在才讓自己看到這一切,他做這一切到底在表達什麼意思?他還在乎自己、喜歡自己、想要自己嗎?

    不,這不可能,安顏拼命的否定着這個想法,那樣豈不就是亂倫嗎,那樣是不會被世俗接受的,他們再也不可能了!即便是已經知道了他的心意,也已經晚了,在她和沈亦儒結婚的那一刻起,她就再也不能接受他了,更何況現在她肚子裏還有一個孩子!

    “你夢想中的家園,你還記得嗎?”沈亦辰站在她的身後,柔聲在她的耳邊說道,“我一直都記得,而且早就替你打造好了,這裏一直在等着你這個女主人檢閱,而且已經等了快五年了!”

    ‘女主人’、‘快五年’這兩個關鍵字眼重重的撞擊了一下安顏的心,這樣的暗示已經太過明顯了,讓她想裝作聽不懂都裝不下去,他真的打算跟她再續前緣嗎,可是這怎麼能行呢,他怎麼可以有這樣的想法呢?

    他這麼做要置他的弟弟於何處,置她腹中與他弟弟的孩子於何處?不知道是她想的太多,還是他想的太少,總之在她的精神世界裏,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束縛着他們,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跟他在一起了,也永遠不可能成爲這棟別墅的女主人了,社會輿論不允許,她自己的傳統觀念也不允許!

    安顏轉身剛要說出拒絕的話,沈亦辰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直接打斷了她還未來得及說出口的話,沈亦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從褲兜裏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屏幕上顯示的號碼,然後衝着安顏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用嘴型對着她說‘等一下’,然後轉身出去接電話去了。

    電話是沈父打來的,沈父沈母整理完家裏的房間之後,便去醫院接安顏了,可是誰知道車剛開到醫院門口,還沒等他們下車,就接到了看護打過來的電話,說是安顏不見了。圍系島弟。

    沈父問他們什麼時候不見的、有什麼人來過、有沒有聽到什麼異樣的聲音,誰知道那看護和保姆竟一問三不知,沈父一氣之下掛了電話,等他們來到病房想找那兩個人問個清楚的時候,才發現剛剛還跟他通過電話的人,竟然也不見了。

    原來那倆人自知是看丟了非常重要的人,不想負什麼責任和賠償,連工資也不要了,直接逃離了,結果走的太匆忙,就連正在煲着湯的火,都沒來得及關!

    沈父沈母在病房裏仔仔細細地看了一圈,沒發現一點打鬥、掙扎過的痕跡,這就說明安顏不是被強行帶走的,既然如果,那麼就只有兩種可能了,一是安顏自己悄悄離開地,二是安顏被熟悉的人帶走的。

    雖說安顏是在b市出生的,但是她已經離開這裏很長時間了,這裏也沒有什麼親戚朋友了,所以第一種可能不太成立,那麼就是第二種了,而在b市安顏所熟悉的人,帶讓她不做任何反抗就跟着走的人,除了苗苗就只有沈亦辰了,苗苗前幾天已經回美國去了,那麼就只剩下沈亦辰一個重點懷疑對象了。

    想到這裏,沈父這才直接播通了沈亦辰的電話,要一問究竟的。自己的兒子,自己瞭解,他沒有問他有沒有來過醫院,而是直接問他把安顏帶到了哪裏,沈亦辰知道這事肯定是瞞不過自己的父母的,況且他也沒打算要隱瞞,不過他可以承認人是自己帶走的沒錯,但是絕不會告訴他們,自己把人帶到哪裏去了!

    爲的就是以防萬一,他怕哪天父母會趁他不在的時候,過來把安顏帶走,他好不容易偷偷拐出來的人,可不能再讓她回去了,他可不想再回到那個每天只能探視五分鐘的日子裏!

    所以,他只是跟沈父說人是他帶走的,但是卻怎麼也不說帶到了哪裏去!不過他也不會跟自己的父親強硬着對着幹,而是擺出了一個他們至今都忽略了的問題,那就是關於沈亦儒的後事問題!

    距離沈亦儒去世已經快十天了,他們一沒有讓人去尋找屍體,二沒有一點兒要辦桑事的意思,不但如此,整個家裏還因爲安顏懷孕還整天喜氣洋洋的,這顯然有點不太合理,而安顏這個時候回沈家老宅,顯然也不太合適。

    再加上沈亦辰再三保證,他會把安顏母女照顧的好好的,而且還想趁她生產之前的這段時間恢復兩個人的正常關係,所以最後沈父還是鬆口了,答應了他的決定,讓安顏在他的身邊的養胎,但是沈父同時也是有條件的,他們約定了三個月的時間,三個月一到,不管結果如何,他都必須把安顏送回沈家老宅。

    對於這個時間約定,沈亦辰倒是沒有異意,三個月的時間挺長的了,他覺得自己有把握能扭轉現在的情形,讓安顏明正言順的迴歸到她沈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上去。

    接完這個電話,廚房裏也做好了午餐,安顏沒有理從樓梯轉角處走過來的沈亦辰,而是直接下樓直奔餐廳而去了,她是真的餓了,雖然有餅乾可以充飢,但是懷了孕的人嘴特別挑,不喜歡吃幹嚓嚓又噎人的餅乾,二來她是在逃避話題,因爲她實在是不想繼續回答,剛剛沈亦辰接電話之前所說的那個話題。

    看得出安顏是在逃避這個話題,而正好剛剛父親的話提醒了他,不能把她逼得太緊,否則弄巧成拙就不好了,於是對於之前的話題,他也是只字未提,讓餓了一上午的安顏總算是吃了個安穩飯。

    而因爲前一陣子一直在美國處理霹靂門的事,所以沈氏集團這邊落下很多的工作,自從回到b市之後,沈亦辰就非常忙,除了每天抽出點時間到醫院看安顏以外,其餘的時間他都在公司裏,就連晚上也是在公司睡的,睡醒了起來接着工作。

    而今天上午他整整耽誤了一個上午了,公司的電話已經快把他的手機打爆了,這不剛吃完飯,還沒等他從椅子上站起來,韓黎的電話就又打進來了。

    “什麼事?”沈亦辰蹙眉有些不悅地說道。

    “沈總,上午十點的會,我已經推到下午兩點了,實在是沒有辦法再推了,還請您兩點之前趕過來主持會議。”韓黎不卑不亢的說道。

    韓黎跟了沈亦辰好多年了,兩人的年齡也相仿,除了最初跟在他身邊的那段時間之外,平日裏他們說話都大大咧咧,沒什麼顧忌的樣子,而今天他卻對沈亦辰用了‘您’這個敬語,這在這幾年裏還是第一次,可想而知,今天的會有多麼的重要。

    沈亦辰自己也是知道這個重要性的,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掛斷電話後,跟安顏說了一聲,又吩咐了傭人一些注意事項,便開車向公司趕去了。

    他這一走,倒正合了安顏的意,可以不用面對他想要問的那些問題,可以一個人獨自在她夢想中的家園裏四處亂逛,她也樂的輕鬆。等沈亦辰走了之後,安顏也吃個差不多了,把筷子往桌上一放,便直接朝房間後面的玫瑰園走去了。

    剛剛她只是在樓上房間裏看了一下玫瑰園的全貌,現在她要去身臨其境的感受一下,感覺一下置身玫瑰花海中的那種感覺,以前看到電視劇裏有置身薰衣草花海中的鏡頭,當時她在就想如果哪一天她能置身於玫瑰花海中該有多好,想不到她的那個小小的心願,現在竟然就要實現了。

    一下午的時間,她把整棟別墅逛了個遍,當然大部分時間還是停留在別墅裏,從看到這棟別墅的第一眼開始,她就喜歡上了這裏,喜歡這它的風格,看到它的玫瑰園時,她就更加愛上了這裏,無法自拔的愛上了這裏。

    如果說在來這裏之前,她對單獨和沈亦辰住在一起還有着十分的排斥,但是在看到這裏的第一眼,排斥程度由十分降爲了七分,而現在又從七分降到了一分,而僅存的那一分的排斥,則完全是因爲沈亦辰之間想要得到答案的那些問題,如果沒有那些問題,看在這裏這麼美的份上,她根本就不想跟他斤斤計較!

    中午的時候沈亦辰走的那麼急,安顏還以爲他有太多的事需要處理,晚餐應該不會回來吃的,可是沒想到當她下樓來吃飯的時候,人還沒走到最後一個臺階,伴隨着一聲門響,西裝革履的他居然走了進來。

    安顏一頓,好胃口頓時沒了一半,隨之撇了撇嘴,也沒跟他打招呼,徑直走進餐桌旁,拉開一張椅子,坐了進去。

    沈亦辰也不以爲意,放下公文包,上二樓換了套家居服下來,拉開安顏旁邊的椅子也坐了下來,“給你準備的衣服和生活用品看過了嗎,夠不夠穿,不夠或者缺什麼就跟我說,我會替你準備的。”沈亦辰看着安顏開口說道。

    看是看過了,除了多和貴之外,她沒有別的感覺,看吊牌上那幾千幾萬的標價,不知道爲什麼,她竟沒有一點心虛的感覺,反倒覺得那麼的理所當然,可是明明以他們倆現在的關係來說,雖然同屬於沈家的人,但是她並沒有讓他花錢替自己買衣服的理由,更何況別人買的衣服總歸是不合自己的心意。

    看着那一排睡衣,除了吊帶還是吊帶,連一件帶袖子的都沒有,現在已經是深秋了,穿着這麼薄又透的睡衣,難道不會冷嗎?哦,對了,他買來是讓她穿的,即使是她冷他也不會知道的。

    還有那些衣服的材質,雖然都是上好的蠶絲,穿着也很舒服,但是她明明就是喜歡棉質的啊,還有那些小內內,他是忘記她是個孕婦了嗎,買的那都是些什麼,竟然都是幾根細帶子圍成的,有畢竟那麼省布料嗎?

    半天沒有聽到安顏的回答,沈亦辰忍不住又開口問道,“怎麼了嗎,不喜歡?”

    花別人錢買的衣服,她怎麼好評價喜歡或者不喜歡呢,於是安顏只衝着他‘呵呵’假笑了兩聲,然後皮笑肉不笑的開口說道,“你還是派人送我去商場一趟吧,我覺得我有必要自己去買,而且是十分有必要!”

    沈亦辰一聽安顏這麼說,就知道這個小女人是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了,於是飯也不吃的,放下筷子起身便上樓上她的房間走去,安顏在後面喊了他兩聲,他也沒理,依舊是徑直着往上走去。

    當他一拉開她的衣櫃的時候,沈亦辰就知道安顏爲什麼不滿意了。這陣子他實在是太忙了,根本抽不出一點時間來,特意找了公司公認的眼光好、會打扮的一個女職員幫他去買了這些衣服,當時他還特意囑咐是孕婦穿的,可是沒想到還要弄成了這個樣子。

    不過這也不能怪那個女員工,是他說讓她按照她自己的喜好來買的,看着衣櫃裏這些偏性感的衣服,沈亦辰這才意識到是自己委託錯了人。安顏原本是走淑女風的,而現在隨着年齡的增長,她越來越偏輕熟女的打扮,但是距離性感還是有一些差距的,再加上孕婦的着裝應該以舒服爲主,顯然眼前這些根本不符合要求。

    看過之後,沈亦辰便下樓去了,吩咐傭人備車,十五分鍾後他要出去,然後便如常的回到餐廳,繼續去吃他的飯去了。

    安顏只是偷瞄了他一眼,什麼也沒說,繼續低頭餵飽她的肚子,說來也怪,她的肚子明明還那麼平坦,肚子裏的小人也還那麼一點點,可是她現在居然那麼容易餓!

    看着安顏狼吞虎嚥的樣子,沈亦辰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在瞟了她n次之後,見她沒反應,他只好開口說話了,“你慢點兒吃,又沒人和你搶,萬一嗆到了一咳嗽,對寶寶可是極其不好的。”

    關於這一點沈亦辰可是特意上網查過的,有網友說孕婦盡量少咳嗽,不然每一次劇烈的咳嗽都是一次用力,而每一次用力勢必會縮肚子,這樣容易引起宮縮,孕前期頻繁宮縮最嚴重的結果可是會流產的,而孕後期頻繁的宮縮,則會引起早產!雖說這網上的說法並沒有什麼權威性,但是他還是覺得小心爲妙。

    安顏連看都沒看沈亦辰一眼,伸手夾起盤子裏的最後一塊魚肉塞到嘴裏,眼睛怒瞪着他碗裏的那塊牛肉,口齒有些模糊的說道,“誰說的沒人和我搶,你碗裏那是什麼,最後一塊牛肉就被你給搶走了。”

    沈亦辰:“……”對於安顏的控訴,他竟然無言以對,因爲這塊牛肉確實是自己夾到自己碗裏的。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