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安顏本就是一個嘴甜的人,尤其是面對長輩,所以很輕鬆的就把安母哄高興了,直笑的合不攏嘴。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她已經表明了立場,雖然自己認了親生父母。但是還是會一直賴着她這個養母的,而且是賴一輩子的那種。

    如果一來,心裏的顧慮沒有了,不願意看到的事沒有了,安母的煩惱自然也就沒有了,又恢復成了以前那個活寶般愛耍寶、愛笑愛鬧的安母。

    從安母家出來之後。安顏突然很想沈亦辰,連電話都沒打,直接跟出租車司機報了沈氏集團的地址。

    不提前打招呼的結果就是,安顏因爲沒有提前預約,而被一樓大廳的接待小姐直接擋在了門外,連電梯都上不了,就更加進不了沈亦辰的辦公室,也不可能看得着他了。

    說來也巧,她剛拿出手機。還沒來得及撥通沈亦辰的電話,就見門口浩浩蕩蕩地進來一羣人,仔細一看,爲首的不正是她想見的沈亦辰嗎?

    他不時的向旁邊的人說着什麼,聲音不大,便表情卻很嚴肅,看樣子是在爲什麼事在生氣、發火。

    “沈亦辰,”安顏遠遠地衝着他喊了一聲。

    聽到這個聲音,整個大廳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他們總裁現在可是正在氣頭上,到底是誰這麼不怕死的來撞槍口,而且還是個女人!難道她不知道他們總裁不近女色的嗎,居然還這麼柔弱、甜呢的叫他。她簡直就是在往炮口上撞!

    所以人都摒住了呼吸,靜靜等着沈亦辰的反應,等着看那個自不量力的女人,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可是。結果卻和他們想的完全不一樣,他們以爲沈總會讓人直接把這個女人扔出沈氏,從此再不允靠近一步!可是事實卻是,他們一向不近女色的總裁,居然一臉微笑地走了過去,順勢把那個女人摟進了自己的懷裏,低頭偷了一個香吻,摟着她便進了自己的私人電梯。

    在場所有的人。除了韓黎以外,全部都玄幻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們居然看到沈總在親一個女人,而且還像偷腥的狐狸般,笑的那般的得意。

    他們沒有見過安顏,自然不知道安顏是誰,可是韓黎見過,他知道那可是他們沈總的正牌夫人,沈氏集團的老闆娘,以後想要在沈氏混得開,還得時常巴結着那位老闆娘點才行。

    他們沈總可以決定一切,但是他們老闆娘可以決定沈總,顯而易見,還是老闆娘的權力比較大。

    “怎麼突然想起過來找我?”辦公室裏,沈亦辰吻了一下安顏的脣,問道。

    “來查崗不行嗎,看看你有沒有揹着我,在辦公室裏藏了幾個美女。”安顏笑着說道。

    “現在滿意了?我這一層裏,包括助理和祕書都是清一色的臭男人。”沈亦辰把安顏拉坐在自己的腿上,額頭抵着她的額頭,笑着問道。

    “嗯,滿意。”安顏說道。她嘴上說着滿意,但是接着卻嘆了一口氣。

    沈亦辰自己聽出了這一聲嘆氣中所包含的意思,她心裏有事,而且好像有點不太開心,“你怎麼了,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說來聽聽,讓老公來幫你排解一下!”

    這話要是擱在以前說,肯定得到安顏的一頓笑鬧,什麼‘老公’,雖然他們登記復婚了,但是還沒有舉行婚禮呢,這兩個字可不是隨便亂叫的。

    但是今天,安顏的心思卻根本不在這上面,也完全沒有注意到沈亦辰說的這兩個字。

    聽到沈亦辰這麼問了,於是安顏一五一時的把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仔仔細細地跟他說了一遍。雖然說她自己在心裏也想開了,但是遇到這麼大的事,她總需要別人的安慰和開解,能讓她更好的接受現在的事實,而顯然沈亦辰是最合適的那個人。

    其實沈亦辰前兩天就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所以對於安顏說的話,他並沒有一點驚訝。他跟葉夢溪是舊識,葉夢溪從安母那知道安顏已經和沈亦辰復婚的消息,前兩天就找過沈亦辰了,當然目的是讓他幫着自己開導開導安顏,讓安顏早一點接受自己。

    此時安顏自己找上門來了,而沈亦辰自己會按照岳母大人的吩咐,開導安顏,只不過其實他開導不開導的關係也不大,因爲安顏本來就已經在心裏接受了他們,不然也不會喊他們一聲‘爸媽’!

    上門尋求安慰的安顏,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在沈亦辰稍稍說了兩句開導的話之後,便心情大好起來,拉着沈亦辰離開公司,兩人出去約會去了。

    自從她回來之後,他們還沒有真正的約會過,起初是她想逃避,後來是他忙着公司的事,今天擇日不如撞日,心情大好的安顏可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反正已經來找他了,她纔不要老老實實地坐在辦公室裏陪他辦公呢!

    第二天葉夢溪和城哥拜訪沈家也非常地順利,按理即將結婚的兩個人,本該是男方父母去拜訪女方父母的,但因爲他們的情況特殊,安顏已經住在沈家,而葉夢溪和城哥又剛剛認回女兒,想早一點見到外孫女,順便多跟女兒相處一會兒,他們便主動來拜訪了。

    大家都是通情達理、教養良好的人,自然就聊得很開心,沈父沈母留他們在家裏吃了飯,順便商量了一下結婚的細節。之前他們也跟安母和宋啓明商量過的,但是現在安顏的親生父母來了,他們也要尊重一下他們的意見才行。

    好在葉夢溪、城哥、安母和宋啓明的意見非常統一,都看安顏的意思,安顏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他們沒有任何的意見,於是這事就這麼定了下來。

    沈亦辰那邊還是如火如荼的忙着,爲接下來一個月的蜜月而緊鑼密鼓、加班加點的工作,而安顏這邊閒來無事,就和沈母一起弄一弄婚禮上的一些小細節,寫寫請柬什麼的。

    充實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轉眼間就到了婚禮這一天。

    安顏一直在中式婚禮和西式婚禮之間搖擺不定,最後沈亦辰決定中式西式都舉行。

    這天一大早,沈亦辰便按照中式婚禮的習俗,來到酒店接安顏回沈家。本來習俗是新嫁娘在孃家等着新郎來接,但是因爲安顏有生母和養母兩個媽媽,爲了不讓她們中的任何一方難過,她只好把發嫁地選在了b市最大的酒店。

    安顏的閨蜜本就不多,再加上失憶的那幾年,都疏於聯繫,想來想去也只選了祁梓菲和苗苗。雖然人不多,但是氣氛卻很好,兩人也按照習俗爭搶着跟新郎要紅包,等紅包要夠本了,再讓新郎做俯臥撐、唱情歌、背新三從四德等各種爲難,好在沈亦辰下面的兄弟很多,各種出謀劃策,很快便把兩個應付過去,打開了安顏臥室的門。

    當沈亦辰看到鳳冠霞帔、一身大紅的安顏,坐在大牀中間微笑着看着他的時候,有那麼一刻,他真的被驚豔到了,之前試婚紗的時候,是沈亦辰陪她一起去的,她穿婚紗的樣子已經夠美夠驚豔的了,沒想到她穿古代的鳳冠霞帔,比婚紗更勝一籌,雖然是不同的風格,不同的味道,但是她卻一樣能駕馭的了,而且駕馭的很好。

    苗苗喊了沈亦辰三聲,他都沒有聽到,終於在第四聲的時候,她不得不惡作劇的衝着耳朵,大喊了一聲,“辰哥!要看也要回家關起門來再看,到時候你想怎麼看就怎麼看,想看哪裏就看哪裏,現在還是趕緊去給新娘找鞋子吧,找不到新娘是不會跟你走的!”

    沈亦辰這才如夢初醒,依依不捨地把眼睛從安顏身上移開,轉頭瞪了一眼旁邊的苗苗,這個死丫頭,真是白把她當妹妹疼了十來年,這時候居然也不幫着他。

    後面的伴郎團一聽要找鞋,不用沈亦辰說,他們就自動自發的行動起來了,不就是找東西嗎,那可是他們的強項!只是他們這強項也有遇到對手的時候,屋裏屋外,明處暗處,所有能找的、能藏東西的地方全都找了,可是就是沒找到!

    最後還是苗苗的男朋友眼前一亮,看了一眼一直坐在牀上沒動的安顏,轉而向沈亦辰說道,“辰哥,不如你去找找新娘身上,別的地方我們都找過了,只有新娘身邊還沒找過。”

    沈亦辰一聽,樂的屁顛屁顛的向着安顏走去,從剛纔進門的時候,他就一心想要過去,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雖然不能有什麼太過的舉動,但是吃吃豆腐也是好的!

    走過去趁那兩位閨蜜還沒有什麼反應,沈亦辰先在安顏臉上偷了個香吻,隨後纔開始找鞋。安顏的臉本來就夠紅的了,被他這麼一親就更紅了,雖然不知道旁邊的人是真沒看見還是裝沒看見,反正大家的眼睛都沒有看這邊,但是安顏還是害羞了,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親熱,她真的很不好意思。

    大紅色的高跟鞋,果然在安顏的鳳冠霞帔下面蒧着,被沈亦辰三兩下便找到了。他拿在手裏,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拿鞋、一手託着安顏的腳,很小心地給她穿上,隨即一個新娘抱,安顏便穩穩地落在了他的懷裏。

    新嫁娘是不能走路了,沈亦辰抱着她一路暢通無阻地走出了酒店,來到了外面等候已久的車上。

    這條路已經被交通管制了,除了接新娘的豪華車隊以外,路上再沒有其他的車,他們的豪華車隊一路暢通無阻、浩浩蕩蕩的向沈家老宅駛去,他們要回去給長輩們敬茶。

    本來還有拜別新娘父母的一個流程,但由於安顏這邊有葉夢溪和安母兩個人,爲了簡化流程,他們幾個人商量,直接把安顏的生父母和養父母全都接到了沈宅,在那裏一起拜別、敬茶,然後再敬沈父沈母茶,以表示新媳婦娶進了門。

    拜別父母又敬完了新媳婦茶,安顏換了潔白的婚紗,幾人又馬不停蹄地向教堂奔去。接下來就是西式婚禮了,他們要在所有親朋好友的見證和祝福下,結爲夫妻並宣誓要愛對方、包容對方一輩子。

    結婚進行曲響了起來,安顏站在紅毯的這頭,由城哥攙着,向沈亦辰走去。宋啓明算是後養父,在城哥這個親生父親面前,他是沒有攙扶安顏的優勢的,更何況他身體還不太好,自己都走不太好,所以這件事便落在了她的親生父親——城哥的身上。

    看着女兒今天打扮的這麼漂亮,一步一步地走向沈亦辰,安母和葉夢溪都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對於安母來說,雖然十年前安顏已經舉行過一次婚禮了,但是那時候的心境和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那時候的她只是要的這麼個形式,反正第二天也是會離婚的,而現在的她卻是把女兒的後半輩子,都託付到了沈亦辰的手上。

    而對於葉夢溪來說,她剛剛纔認回女兒,還沒跟女兒好好的坐下來交交心,對女兒滿滿的愛還沒來得及表達出來,女兒就出嫁了,她雖然也高興,但同樣也有點惆悵,即便是她很瞭解沈亦辰這個人,知道他會對安顏好,但是還是忍不住的落下了淚。

    小憶今天作爲小花童,打扮的也非常漂亮。頭戴一個花環,一身潔白的公主裙,笑的那麼陽光燦爛。雖然她還不懂結婚是什麼意思,但是她知道從今以後,她就有爸爸了,而且還可以永遠和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一直生活在一起,以後再也不會有小朋友說她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了,所以她很高興!

    自從知道他們的婚期以來,安顏就跟着沈母一起選請柬、試菜、選伴手禮、選婚宴用酒等,忙的暈頭轉向,完全沒有在意關於結婚戒指的事,當然也不是完全忘記,以沈亦辰選婚紗的眼光來看,她以爲他會選一個鑽石很大、出自某個大師之手,價值不菲的戒指,但是當沈亦辰單膝跪地,拿出戒指的時候,她卻完全呆住了。

    他手裏拿的竟然是他們十年前結婚時的婚戒,當時自己離開之前留在了桌子上,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管是自己跟他第一次重逢還是第二次重逢時,他都沒有拿出過這個戒指,她還以爲他早就把他們丟了呢,沒想到他不但保存的這麼完好,還拿出來把它繼續當他們的婚戒!圍爪亞扛。

    單膝跪地的沈亦辰等了一會兒沒有等到安顏的回答,於是忍不住又開口重複了一遍剛剛的問題,“顏顏,嫁給我,好嗎?”

    看着面前單膝跪地,正深情看着自己的沈亦辰,安顏不自覺的流下了感動的淚水,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能夠擁有這麼完美的男人的愛,她已經別無所求,於是她微笑着點了點頭,“好!”

    安顏的這一聲‘好‘剛說出口,沈亦辰就迫不及待的把戒指套到了她的手上,神父的那句‘新郎可以吻新娘了‘根本就還沒說,沈亦辰就捧着安顏的臉,迫不及待的吻了上去,下面坐着的人們看到這麼猴急的沈亦辰,忍不住發出一片笑聲,而害羞又小臉的安顏早在這一片笑聲中,捶打着沈亦辰的胸膛,緋紅的小臉深埋在他的懷裏,再也不好意思擡頭了。

    禮成之後,大家便移步到旁邊的一個五星級酒店用餐去了。作爲今天的主角,新郎新娘自然是少不了露面、喝酒,不過好在沈亦辰的酒量不錯,而他伴郎團的幾個人,酒量又都非常的好,一個比一個能喝,這才倖免了沈亦辰被灌醉的事。

    餐點是自助餐的形式,既能滿足各色人的口味要求,又不用他們一桌一桌的去敬酒,倒是替一對新人省去了很多麻煩,不過它也有它的不好之處,那就是耗費的時間要比吃桌餐用的時間多!

    直到下午四點,大廳裏還聚着不少的人,有一些是來送祝福的,而有一些則是來攀關係走後門的,看看是不是能不能找到機會跟沈氏集團合作,能不能分的一杯羹。

    不過他們能想到的,沈亦辰又怎麼會想不到呢?大喜的日子,他心情好不想發火也不想破壞這美好的氣氛,他們能找上門來,他就不能想辦法避而不見嗎?所以,送走了一些重要的貴客之後,沈亦辰就和安顏一起窩在休息室裏,再也沒有出去應酬了。

    雖然他沒有出去,不過他那些伴郎團可是再外面替他應酬着呢,大喜的日子,總不能冷落了客人,而那些別有用心的人,直到見不到沈亦辰本人,自然也就離開了。

    他們的新房兩個地方都有,一個是沈家老宅,一個是沈亦辰的別墅,有着玫瑰花園的那一家,不過今天晚上的新婚之夜,他們哪裏都沒有回,第二天一早的飛機,飛法國開始他們的蜜月之旅,爲了方便,他們便住在了酒店裏一個五星級的總統套房裏。

    而在他們蜜月期間,小憶就拜託給沈父沈母照顧了,當然還有葉夢溪和安母自告奮勇的要幫忙,好不容易可以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他們也樂得輕鬆。這可樂壞了小憶小蘿莉,沒有安顏在旁邊囉哩叭唆的要求這要求那,只有疼她寵她的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她簡直就樂開了花,甚至想讓他們的蜜月旅行改成蜜年旅行!

    終於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安顏拖着疲倦的身子和沈亦辰一起來到酒店。洗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之後,她便蹦上牀,抱着柔軟又溫暖的被子,會周公去了。

    只是她這邊剛看到周公的影子,不想牀的另一邊陷了下去,接着一個強有力的手臂便搭在了她的腰上,不要以爲只是這樣就完了,緊接着一個柔軟微涼的東西就覆在了她的脣上,把她堵了個嚴嚴實實。

    “唔……”安顏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驚歎,也更是她微微開啓脣齒的這幾秒鐘裏,沈亦辰抓住時間,滑嫩的舌闖進她的齒關,在裏面舞動作亂、攻城略地,行使着他作爲她的新郎,應該行使的權利。

    雖然今天是他們的新婚夜,但是在這之前他們就處於夜夜歡的狀態,所以在明天一早要趕飛機的情況下,安顏完全沒有想到沈亦辰居然一絲要放過她的意思都沒有!

    “好累,我們今天找好好休息好不好?”安顏推了推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問道。

    誰知道那男人居然大言不慚的回了她一句,“你累你休息就好,我不累。”

    什麼叫她累她休息就好,她倒是想休息呀,可是他這樣一直纏着她不放,一直趴在她身上作亂,要她怎麼休息?

    “明天我們還要趕飛機呢,今晚能不能……”

    “顏顏,我們再給小憶生個弟弟吧!”沈亦辰直接打斷了安顏的話開口說道,“五年前我沒能陪在你的身邊照顧你,沒能親眼看到小憶出生,沒能參與小憶這五年的成長,我真的非常愧疚,也非常的遺憾,所以,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想親眼看到我們的孩子出生,陪着他一點一滴地成長。”

    沈亦辰說的很動容、很誠懇,安顏知道作爲孩子的父親,沒有看到孩子的出生、沒有參與孩子的成長,是一件非常遺憾的事,對於他的這個請求,安顏沒有理由不答應!

    於是她點了點頭,說,“好!”

    她發誓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真的是非常認真、非常正面的單純的答應了沈亦辰的請求,想着以後再給他生一個孩子,但是沒想到那個硫氓居然想當然的以爲成了她是在答應他之前想要求、歡的要求!

    剛剛還一臉誠懇,有點傷感的跟着說着他的內心獨白,跟她交心的沈亦辰,在聽到安顏那個‘好’的時候,居然一秒之間便轉變成了之前痞痞的模樣,他一個翻身,又把安顏壓在了身下,伏在她的耳邊說道,“不如我們就從今晚開始努力吧!”

    安顏剛要張嘴,想要再次反駁,可是沈亦辰就好像是提前預知到了一樣,根本沒給她開口說話的機會,趁她張嘴發出聲音之前,直接以吻封緘,堵住了她的嘴。

    “乖,今天是我們的新婚夜,”沈亦辰一邊吻着安顏,嘴上一邊抽空說道,“我這個新郎會很努力的完成我應該要做的事,你只需要好好享受就好。”

    安顏:“……”所有的抗議聲,都被沈亦辰吞嚥在了喉嚨裏,還新郎呢,明明就是舊夫,而且是第三次,舊的不能再舊的舊夫!

    嘴上雖然想要抗議,但是身體卻對沈亦辰的親密接觸沒有任何的抵抗力,不多時間,她便迷失在他的吻裏,跟隨着他給的那種翻雲覆雨、騰雲駕霧的感覺,一起沉沉浮浮,直到最快樂的頂端!

    垂簾放下,一室旖旎,情人間特有的天籟之音漸漸響起,牀上的人兒正在進行人世間最美好的交流,非禮勿視,閒雜人等請回避!

    ------全文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