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小壽星切蛋糕的環節已經結束,所有人都獻上自己準備的禮物,但第一位送上禮物的卻是那四位小萌寶。

    「乾媽,這是我們自己在手工店自己做的茶杯,請你收下。」

    先送上禮物的是帶著瑞風瑞雪的郭月月,而凱兒和阿秋則是被她鎖在納蘭夫人坐在的房間里,他們的禮物由郭月月代替轉送,做的是兩串可以放相片的吊墜,尤其是吊墜的圖案都是根據她們的名字來製作的。

    「抱歉二位,他們的媽媽拜託我將他們藏起來,等這場宴會結束后,你們可以見面。」郭月月湊到她們的耳邊微聲說道。

    「沒有關係了,能收到自己可愛的小表弟送的禮物,我也很開心啊。」

    「是啊,尤其是有個新晉的網紅小表弟啊,我可以天天看著啊。」

    納蘭家的兩位大小姐開心的不得了,而凌夏凌雪不知道自己的禮物會得到她們的喜愛。納蘭梅雪和納蘭風雪看到了手裡都捧著小長方形的禮物盒。

    「郭月月她們是?」

    「她們是我逝去的朋友的孩子,我現在是她們的法律監護人。」

    「這樣啊。」納蘭梅雪就蹲在她們面前,「你們叫什麼名字呢?」

    納蘭風雪也蹲在她們面前,尤其是看到她們的眼睛讓她們不禁想起那個男人。

    「我叫凌夏。」

    「我叫凌雪。」

    她們進行簡單的自我介紹,最後將手裡的禮物盒交給她們。

    「這是我們自己做的耳環,所以....」

    「希望姐姐喜歡。」

    凌夏那極其冷靜的語氣,而凌雪卻是那極其軟萌的語氣,可以說是有種不可思議的反差感。

    耳環也是根據她們的名字製作的,凌夏凌雪是利用閑暇之時畫的。

    接過凌夏凌雪禮物的納蘭梅雪和納蘭風雪都對著她們感到愛不釋手,尤其是納蘭梅雪想要個女兒都想瘋了。

    「姐姐非常喜歡啊,尤其是你們啊。」

    納蘭梅雪一直蹭著凌雪的臉頰,但凌夏自己也不太好意思開口,畢竟她知道這自己的性格一向高冷,不太清湊到熱鬧的地方,這一點跟瑞風的性格有些相似。正要打算回到郭月月身邊的時候,突然被納蘭風雪抱住,還被玩起了舉高高。

    「跟瑞雪長的一樣可愛,但怎麼就是喜歡板著一張冰塊臉呢,偶爾笑笑吧。」

    「作為姐姐的我,不能在妹妹面前表現的弔兒郎當,所以我要以身作則。」

    納蘭梅雪聽到這句話后,讓她不禁想起自己的姐姐納蘭梅雪說過的話。

    「那你可要做一位好姐姐啊。」

    納蘭風雪親吻了一下她的臉頰,還用左手托著她的下半身,用右手撫摸著她的頭,可謂是數不盡的寵愛。

    「我看好你啊。」

    凌夏微微地點了點頭,但卻沒有人看到她的嘴角露出一抹灣月般的笑容,這也是母親去世后,她以為自己在也不會露出笑容,但現在絕得這樣的生活其實還算不錯,尤其是自己還多了好幾位乾媽和一位郭媽咪。

    當郭月月帶著小萌寶們離開的時候,後續的來賓們都紛紛獻上自己的禮物。郭月月就帶著他們去了一件空曠的客房裡,尤其是郭月月現在看到眼前這張柔軟舒適的席夢思大床就立刻撲上去,眼睛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勞感,漸漸地閉上眼睛睡著了。而凌夏凌雪也跳到床上睡著了。

    「哥哥,我們也睡覺吧。」

    瑞雪拽著瑞風的衣袖,可以說典型的撒嬌動作。但瑞風還是看著亞里·加爾德給他發來的關於古書籍殘頁的文章進行翻譯,但不知道為什麼內容他自己都覺得肯定是有些無聊,但他卻樂在其中。瑞雪看到自己的哥哥根本沒有聽進去,所以她二話不說直接就躺在床上。

    在閉上眼睛前,還一臉不樂意的樣子看了他一眼。

    「書獃子哥哥。」

    做了個鬼臉后,就閉上眼睛睡著了。而瑞風則是還是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翻譯。而這時,凱兒和阿秋就進入到這個房間,就看到了在床上睡著的郭月月和三位小女娃,而帶著平光兒童眼鏡的瑞風拿著平板電腦看著那份殘頁進行翻譯。

    「瑞風弟弟,你這是在做什麼呢?」

    阿秋湊到瑞風跟前,就看到平板那一頁讓人看了感到頭疼的古文字,阿秋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凱兒,但他也就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瑞風弟弟可以算的上是學術家,在世界古文化文化這一方面有著不小的成就。」

    「那哥哥你有什麼成就呢?」

    「全球小提琴大賽前二十名而已。」

    凱兒說這話的語氣完全就是在預料之中似的,凱兒是故意放水的,畢竟爭他現在不喜歡第一名這個名次,如果要爭的話,自己可就沒有辦法過上安穩的生活。

    「那瑞雪妹妹呢?」

    「她的話,全球鋼琴大賽前十名。」

    阿秋瞬間覺得自己是他們當中最低級的,但這也情有可原,畢竟自己常年在國際養護中心接受治療,所以才不想他們現在有這麼高的成就,但現在他有個小小的目標。

    「我用幾天的時間,就是全國最火的小網紅,哥哥,我厲不厲害?」

    「是很厲害,但你要記住不要太過於招搖,能收就收,明白了嗎?」

    忘憂島上的護法尤其是身為朱雀的凱特,她經常教導他們不要貪圖太多,不然會跌入無盡的深淵,輕則永無翻身之地,重則喪命。

    現在凱兒就這樣教導阿秋,希望他適可而止,其實更多是不想讓他們的媽媽擔心。

    「哥哥,我明白了。」

    在會場中的司徒建鑫剛剛應付完那些打著參迦納蘭家生日宴會名號,實則跟他談生意的人,其實歐陽家、天海家和公孫家業也跟他同樣的情況。他現在非常想明白郭月月剛剛說的那就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他甚至第一眼見到那一對小女娃,那心生澎湃的感覺讓他終身難忘,就像失散已久的骨肉再次出現在他面前似的。

    但現在他非常迫切的想知道凌夏凌雪是不是他的孩子,可想拿到她們的DNA簡直比登天還難,先不說能不能能不能與她們碰面,尤其是郭月月還是她們法律上的監護人,所以撫養權就在她的手上,她還一副極其戒備的樣子,就像是見到仇人似的。

    最後,他決定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的親弟弟司徒永樂來完成。但迎來的卻是.....

    「哥,我拒絕,我這不是背叛我朋友嗎?」

    「你朋友?」

    「哥,有些事情我不希望你知道,但我還是告訴你吧,凌夏凌雪的母親是忘憂者,所以你還打算繼續下去嗎?」

    「我只是想要她們身上的DNA,我想.....」

    「大哥,我知道你想的是什麼,我第一見到這兩個小女娃的時候,看到她們眼睛的時候就想起了你的眼睛,尤其是凌夏,可以說是跟你小時候的說話的語氣和性格都一模一樣。」

    這讓司徒建鑫陷入了沉思......

    請勿噴,)非常感謝

    還請多多支持,O(∩_∩)O謝謝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