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許峯再次捉住穆曉婷的胳膊,強迫她轉過臉看着自己:“曉婷,其實你今天就是不來攪局,婚禮也是舉行不了的?”

    這是什麼話,他是說他要逃婚?還是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場鬧劇?

    穆曉婷冷冷的看着他,可是她自己都沒發覺,她的眼神已經慢慢緩和多了,不再咄咄逼人般的看着許峯了。

    “你說吧,我給你一個機會解釋,要是我覺得你的解釋不合理,請你讓開,讓我離開。”穆曉婷恨恨的說。

    許峯沒有說話,而是從口袋裏拿出一疊票據,遞給穆曉婷說道:“你先看看這些。”

    穆曉婷狐疑的接過他手裏的東西,一張張的看起來,是醫院的收費票據,這說明什麼?難道他住院了?

    “這是什麼意思?”穆曉婷依然冷冷的問,可是神情已經緩和的多了。

    許峯指着票據說道:“都是我住院的證據,我只所以一直沒找你,是因爲我住院了。”

    真的跟自己想的一樣,穆曉婷卻還是輕蔑一笑說道:“堂堂的許氏總裁弄到這些票據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這能說明什麼?”

    許峯被穆曉婷的態度激怒了,指着她說道:“曉婷,你怎麼是這態度,我是真的生病了,你看我手背上。”

    他伸出手,穆曉婷看過去,好幾個針眼,還淤青一大塊,是掛吊針留下的。

    穆曉婷這才低低的問:“你生病了更應該告訴我的,你到底安的是什麼心?”

    “對不起,對不起,曉婷。”許峯先是一連說了兩句對不起,這才解釋起來:“其實我一直都在想着該如何解決我跟宮瑾雪的事,當時我以爲陸美汐移情別戀不辭而別,我在傷心至於只好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事業上,可是那會跟我競爭的對手都比我有資本,我是家族中勢力最弱的一個,這時,我無意間認識宮瑾雪的爸爸,他很欣賞我,後來我才知道他是想把女兒嫁給我的。”

    許峯慢慢的說着,穆曉婷也沉默着,那些日子,也是許峯最難捱的日子吧。

    “我跟她爸爸談的很投機,他說願意資助我拿下許氏集團,可是隻有一個條

    件,就是我要跟他女兒結婚,我那時一心只想着好好做事業,眼看着只要接受他的資助,就可以達到我想要的,只好答應下來,宮瑾雪那時才十五歲,她爸爸於是先叫我們訂婚,訂婚後他直接就給我三個億,我打敗其他對手奪得許氏集團的決策權。”

    許峯嘆了口氣,接着說道:“可是隨着年齡漸漸增長,我發現我一點都不喜歡宮瑾雪,她給不了我心動的感覺,在認識你之前,其實我也有退婚的想法,可一想到那三個億,我又就罷手了。認識你之後,我又開始想這個問題,說實話,我不想宮瑾雪爸爸撤資,雖說許氏這些年在我的努力下已經是很不錯的了,可是猛地抽走三個億,對許氏來說,是元氣大傷,十年內要想再爬起來會很難很難的。”

    聽到這,穆曉婷的表情變得動容起來。

    “我在想能不能有個萬全之策呢?既讓宮瑾雪的爸爸不撤資,又能讓我順利的退婚,宮瑾雪這些年一直在國外上學,我相信,她對我也是沒什麼感覺的,也許她還沒遇到她喜歡的人,要是她有了喜歡的人,主動提出來退婚,不就兩全其美了。”

    穆曉婷完全動容起來了,沒想到許峯爲了他們之間也是掙扎過,努力過,可他都沒告訴她,她怎麼能理解他的呢。

    “我得到消息,宮瑾雪竟然知道我有女朋友的事,悄悄回國了,我敢肯定,叫她回國肯定是她老爸的主意,老頭雖然沒明着跟我說,可暗地裏卻開始行動了,我想的是宮瑾雪回來了,我更好去調查她在國外的事,我不相信她這麼大了,感情還會是一片空白的,可你突然知道她是我未婚妻的事了,還離家出走了,我本來是想找你回來,卻轉念一想,暫時先不找你,等我調查好再去跟你說,沒想到這時,我卻生病了。”

    許峯見穆曉婷臉色完全恢復正常了,故意委屈着嗓子對她說道:“你看,我是不是瘦了一大圈。”

    穆曉婷白了他一眼,自己都還沒說原諒他,他卻開始蹬鼻子上臉了。

    許峯碰了一鼻子灰,又喃喃的說道:“我先是食物中毒,我現在都懷疑是有人故意陷害我的,高燒昏厥,一個星期才恢復

    正常。”

    “你亂吃什麼的?”穆曉婷皺着眉頭問。

    “許多東西,混合着吃的,也不知道是喝酒後吃什麼吃的,所以我是離不開你做的飯的。”許峯鄭重其事的說。

    “你生病好了不會找我?”穆曉婷沒打算這麼就輕易的放過他,她難過了那麼久,他說沒事就沒事了。

    許峯突然不敢看穆曉婷了,低着頭說道:“你不是突然成了億萬富翁了嗎?我要再去找你,怕你誤會我是知道你有十個億纔去找你的,所以就更不能去了。”

    “宮瑾雪告訴你的?”

    “不是,是鄭律師去別墅找你的,我才知道的。”

    穆曉婷想到鄭天明倒是沒跟自己說去別墅找自己的事,敢情他也知道自己跟許峯的事了,早不找自己接受財產晚不找自己的,是不是他也聽說自己跟許峯掰了的事,才急着找自己的,看來改天真是要請他吃大餐了。

    “那現在你找我就不怕我認爲你是看我有十個億才找我的?”穆曉婷存心跟許峯扛到底了。

    “我接到消息,說你去鬧婚禮了,我就知道你還愛着我的,我這纔到處找你。”許峯殷切的望着穆曉婷。

    穆曉婷哼了一聲說道:“我去鬧婚禮,是宮瑾雪之前威脅過我,我咽不下這口氣纔去攪合婚禮的,誰是還愛着你的,少臭美了。”最後這句話說的明顯底氣不足。

    想到自己剛纔正在痛哭被他找到的,穆曉婷的臉微微變紅了。

    她這算不算言不由衷,口是心非。

    許峯見穆曉婷臉紅了,知道她心裏是原諒自己了,上前捉住她的手說道:“曉婷,我的心裏一直都是隻有你的,不信,你摸摸看,它只爲你跳動的。”

    女孩子都喜歡聽好話的,戀愛中的女子更是傻乎乎的喜歡聽情話,雖然覺得許峯說的有些誇張,不過穆曉婷還是笑了。

    “對了,你剛纔說我不去攪合婚禮也不會進行下去的,是什麼意思?”穆曉婷突然想起許峯剛說的那句話,狐疑的問。

    許峯神祕一笑,拿出手機,搗鼓幾下,對穆曉婷說道:“你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