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穆將軍府

    “小姐,不可,將軍若是知道小姐此番做法,可是會生氣的!”穆瑤的貼身丫鬟小蓮,正在極力勸說想要女扮男裝出去遊玩的

    穆瑤,可穆瑤卻不慎在意的整理着自己的服飾“無妨。”

    小蓮都要哭了“可是小姐,將軍會怪罪下來的,您就饒了奴婢吧,奴婢上有80歲老母,下有未及冠的兄弟,就靠奴婢這點月銀過日子,萬不可少了的!嗚嗚嗚嗚~”

    穆瑤看着跪在地上抓住自己衣襟下襬的小蓮,無奈的說“那我想到一個兩全的法子,你可能照辦?”

    小蓮眼淚汪汪疑惑的看着她“小姐,是何法子?可是真能兩全?”

    穆瑤不再看小蓮,只是淡淡的帶着點命令的意味說“你無需管這麼多,只管照做就好”

    小蓮被穆瑤嚇住了,她從來沒有見過小姐這樣對她施以冷臉,到底是爲什麼?直到穆瑤回來,她還沒有回過神來。

    穆瑤笑她竟還不明白,誰主誰僕?是命令還是商量?一直以來的平等相待,竟讓她出現這種錯覺,這到底是自己太過失敗,還是她太過進取?她也笑自己的愚蠢,竟會想着與這將軍府裏的人平等相待?!真真是可笑至極!

    穆瑤是回來了,也帶回了一條白綾。

    “你,你要幹什麼?”小蓮以爲她要殺她,連連後退,恐懼,慌亂,在她臉上展現的淋漓盡致。

    呵!現在竟連主子都不叫了嗎?

    一步步的逼近“你在怕什麼?”她看看手中的白綾,又將白綾舉到她面前“怕我將你殺了?”又好似自言自語的看着手中的白綾“你竟是這樣以爲的嗎?”呵呵!果然。

    武將之女自然是會些武功的,一記手刀將小蓮砍暈,“我並非薄情之人,念在你我主僕一場的份上,我將你捆了,想來將軍也不會把你怎樣。”

    說着就動手,將小蓮捆了個結實,還將旁邊八仙桌上的桌布團起來塞到了小蓮的嘴裏,“哼!噁心噁心你,就當是方纔你出言不遜的教訓了。”

    收拾好後,將屋裏所有的金銀首飾都帶走了,臨走時看到小蓮的頭上竟有根紫檀木雕刻的髮簪,從小蓮頭上取下,拿在手裏仔細端詳,“果然是上好的紫檀木,這又是受了哪家的好處來我這裏做牆頭草的?”回頭看了一眼小蓮“罷了,想必以後也不會再相見了,這紫檀木我就拿走了,就此,你我二人的情義已盡,日後若是撞見,便形同陌路人吧。”

    悄悄從後門溜出,又走出去一段路後站定,望向將軍府的方向,發現自己的內心竟敞亮了許多,果然是因爲離開了這是非之地嗎?呵!自己的家竟被自己說成是是非之地,這要是被自己那所謂的父親穆將軍知道了,會是怎樣一番情景呢?肯定是指着自己的鼻子說自己是不孝女,然後請家法,關禁閉吧,向來不都是如此嗎?

    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些煩心事,腰間佩劍上的劍穗有一下沒一下的晃着,轉身離去。

    去當鋪把所有的東西

    都換成了銀票和碎銀子,又到成衣店買了幾件男子的衣服,以便換洗。

    茫然的走在街上,“世界之大,卻沒有我的藏身之處,我應該去哪裏呢?”

    前面有間茶館,“聽聞客棧,茶館一類的地方能聽到不少消息,便去坐坐吧。”

    在茶館門前駐足,奇緣茶館,好精緻的名字,是想說到這裏喝茶的都會遇到奇妙的緣分嗎?無奈的搖搖頭,讓自己腦子裏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散去。

    走進大堂,裝修極爲雅緻,大氣,就連大堂的桌椅都擺放的各有特色,那如果是雅間呢?突然有點小小的期待。

    很快,店小二就來招呼她了“公子可是來喝茶聽書的,公子來的巧,就只剩下一間雅間了,您看?”

    “好,那就這樣吧。”

    “好嘞!公子樓上請。”

    店小二引導穆瑤到雅間落座,這裏的裝修更爲精緻,一桌一椅擺放極爲講究,就連花瓶擺放都極爲仔細。

    “公子要喝什麼茶?”

    “就來一壺茉莉花茶吧。”店小二並沒有因爲客人點的茶便宜而看不起,反而高聲喊到“好嘞!一壺茉莉花茶,公子請稍等。”說完便轉身跑下樓,不一會兒便端了一壺上來,“公子,請慢用。”

    穆瑤見極懂得禮數,便一心熱就給了一些碎銀子當做小費,店小二急忙道謝,退了出去。

    在這雅間喝着花茶,身心前所未有的放鬆,樓下說書的在講聊齋裏的故事,雖看過,卻是頭一次聽書,竟然感覺很不錯。

    樓下又來了一名男子,隔得太遠,聽不清店小二說的什麼,只見低頭哈腰的好像在道歉,又見那名男子說了什麼,接着店小二就帶着男子上了樓,就在這時自己的房門被打開了,進來的竟然就是剛纔還在樓下的店小二和那名男子。

    店小二率先開口“公子這裏已經沒有空間了,就只有您這裏是一人,您看能否跟這位公子拼個桌,給您優惠八折,您看如何?”

    男子也在這時開口“這位兄臺,在下游歷江湖,路過此處想討口茶喝,卻不曾想來的不巧,已經沒有空位,就想跟兄臺拼個桌,兄臺意下如何?”

    店小二適時插嘴“公子,小的看二位也都是習武之人,想必是有共同話題的,不如坐在一起聊聊?”

    穆瑤覺得這也沒什麼便答應了下來,二人連忙感謝,店小二退了下去。

    這時二人才認真打量對方,都是一身俠客裝,只是樣貌上卻大不相同,男子一臉陽剛之氣,而穆瑤卻是一臉陰柔之美。

    正在穆瑤打量男子之時,男子卻突然笑了起來,穆瑤奇怪的看着他,只見他說“這是哪家的小姐,今日女扮男裝外出遊玩來了?”穆瑤一時氣憤的看着他,緊接着他說“啊!抱歉抱歉,失禮了,在下蜀黎,只是一個窮俠客而已。”蜀黎又向穆瑤拱了拱手。

    穆瑤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小女穆瑤,公子說的不錯,我的確是女兒家,不過有一點公子卻說錯了,我

    並非外出遊玩,而是已經無家可歸,在外遊蕩罷了。”穆瑤又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明白自己爲何會同他說這些。

    氣氛陷入一時的尷尬,而她這一眼就更尷尬了。

    安靜。

    只有輕微的呼吸聲。

    尷尬的氣氛久久都不曾散去。

    直到——蜀黎看到穆瑤的佩劍。

    蜀黎震驚的看着穆瑤的佩劍“穆小姐,此劍可是失蹤已久的莫邪劍?”蜀黎急切的看向穆瑤尋求答案。

    “叫我穆瑤就好,此劍確爲莫邪劍,可這失蹤已久——卻是不曾。”聲音剛落就聽到“不曾失蹤?爲何?”

    穆瑤沒有說話只是疑惑的看着他,他這才意識到是自己太心急了“抱歉,是在下失禮了,既然我叫你穆瑤那也叫我蜀黎就好。”

    緊接着又向她解釋“這莫邪劍我也是聽師傅說的,相傳,干將莫邪本是一對夫妻劍,一直都是被放在一起的,可就在突然的一天,夫妻劍雙雙失蹤,夫妻劍的主人尋了許久無果後,便告知天下,他不再獨享夫妻劍的威名,只願有緣人得到後能傾心相待。

    後來,師傅下山歷練,在一家鐵匠鋪發現了干將,便將其帶上了山,可沒有人能讓其認主,直到我拜師後纔打破了此種說法,但莫邪仍不知所蹤,直到——遇見你。”

    穆瑤驚訝的看着他,身體微微前傾“也就是說你手裏拿的這把就是干將了?”

    “嗯”相比於穆瑤驚訝的表情,蜀黎就有些怪異了,“你可知干將莫邪爲何被稱爲夫妻劍嗎?”

    “爲何?”穆瑤眼睛閃閃發亮的看着他,讓他對接下來的話有些難以啓齒,臉紅的說“相傳,擁有干將莫邪的男女,都、都、都…”他這一結巴可把穆瑤給急壞了“你倒是說啊,都會怎樣?”蜀黎看着露出女兒性的穆瑤,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嘆了口氣,用柔和的目光看着穆瑤說“都會有夫妻緣,無論哪一世……”

    穆瑤呆呆的看着他,腦子裏只有三個字“夫妻緣”~~再看他的目光變得有些怪異“真的就沒有其他辦法嗎?”

    蜀黎有些委屈的看着她“我也沒有太差吧~”

    噗!

    “好啦,其實你也沒有太差。”

    蜀黎一直看着穆瑤,看的她有些不好意思,蜀黎看得出來,於是說“過幾日傅城有個廟會,我帶你去逛廟會,如何?”

    穆瑤眼睛又亮起來了“廟會?是何樣子的?會否熱鬧?”

    “嗯,會很熱鬧。”她竟連廟會都不曾去過嗎?到底是怎樣的家庭纔會逼得她離家出走,決定不再回去?她該有多大的毅力才能使得自己出落的這般亭亭玉立,對生活充滿嚮往?

    是!我承認,我心疼了。

    “那我是不是該準備些什麼?”

    “不用,把自己帶去就好。”

    “那我們何時啓程?”

    “今日天色已晚,先找個客棧住宿一晚,明日啓程。”

    “好!”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