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無聲地咽泣被吱嘎的牀聲淹沒在這滿屋的春色裏。

    等這一切都結束後,忍着全身的不適,穿好衣服,將陸允往外趕,聲淚俱下的怒罵道“陸允你個畜生!畜生!”

    陸允大聲的反問,“畜生?我?”呵呵!穆瑤你給我記住!你現在是我的妻子!我對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更何況是這種夫妻之間再正常不過的房事!你是我的人!也只能是我的人!別再想着那個窮小子了!

    穆瑤往外推他,“滾!滾!”

    爭執之間打翻了牀頭的那盞燭燈,火苗濺到了窗幔上,一點點的引燃。

    穆瑤把陸允趕走後,靠着門滑落在地,目光呆滯,無聲的哭泣在這昏暗的屋子裏顯得很是詭異。

    牀頭那裏閃着亮光,還有一絲絲燒焦的味道,盯着那抹亮光許久,直到火漫延到整個屋子,她才意識到原來是着火了。

    “難道連老天都在懲罰我背棄了自己的誓言嗎?呵!果然都是要遭報應的!那就來吧!阿黎,希望下輩子——還能再遇見你!還有,這輩子——能遇見你——真好!”微笑着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着死亡的來臨,直到大火將她吞噬……

    火,已經將整間屋子燒得所剩無幾。

    晨起的下人們發現這邊着火了,急急忙忙的趕來救火,陸允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愣了一瞬間,酒意也醒了大半,等陸允趕過去的時候,火已經被撲滅了,只剩下黑乎乎的一片。

    陸允在院子裏呆愣了一瞬間,像突然反應過來了一樣的衝進了寧靜閣,一通胡亂的翻找,就只找到了穆瑤最寶貝的那支櫻花簪。陸允將她將它撿起來,看着它,喃喃自語,“你就這麼不情願?就這麼討厭我?寧可死也不願同我在一起?那我放你走好不好?只要你回來……”他終於低頭,可惜她再也聽不到了……

    一個下人走到他面前,行禮,“太子殿下。”

    陸允收斂自己的情緒,“說。”

    “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的寧靜閣是因爲蠟燭倒了才着的火。”

    “蠟燭?”回想着昨晚的情景。他記得昨晚進來的時候四周都很昏暗,只有牀頭那一盞燭燈是亮着的。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急忙向那下人認證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那當時太子妃是在什麼位置?”

    下人指向門口的位置,說,“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當時大概就是在這裏,按理說這裏離門口最近,逃出去應該很輕鬆啊 爲什麼會沒有逃出去呢?難道是打不開鎖了?不應該啊!也沒有鎖門的痕跡啊……”

    轟!!!

    那下人後面說的什麼他已經聽不清,只知道是因爲那盞燭燈着的火,而她有能力逃卻沒有逃,而那盞燈正是她與他在爭執的時候打翻的,原來,是自己間接的害死了她嗎?

    “哈哈哈哈……”陸允又哭又笑的詭異笑聲,嚇到了旁邊解說死因的下人,“太子殿下,你怎麼了?是不舒服嗎?要不要請御醫來看看?”

    陸允瞬間止住笑聲,“去,讓人安太子妃的規格辦葬禮,記住,

    墓碑上要寫‘櫻花之妻’。”

    “什麼?”下人以爲自己聽錯了,“太子殿下,不是應該寫太子妃娘娘的稱號嗎?爲——”

    “哪那麼多廢話!照我說的做!”陸允呵斥住了那下人即將要脫口而出的話,他知道,那句話只會讓他更加的無地自容,又指着穆瑤死的地方,“把那裏的灰都掃起來,就當做太子妃的骨灰吧。”

    “是。”

    吩咐完,快步離開,他怕再待在這裏,深深的罪惡感會讓他窒息,他不知道那個男人叫什麼 但看她那麼寶貝那支櫻花簪,他知道,這一定是那個人送給她的,所以在她的墓碑上寫上櫻花之妻也是爲了減輕一點自己的罪惡感。

    七天以後,葬禮準備好了。

    “來人,把這支簪子跟太子妃的骨灰葬在一起。”

    “是。”

    這個時候全王朝都在都在流傳着太子妃嫁過去的當天晚上就死了。有人說她命太薄,消受不起皇家的福氣;有人說她是自殺的,各種說法應有盡有。

    蜀黎走在路上聽到不少這樣的傳聞,他不信,可越是接近太子妃,他的心裏就越不安。走到太子府前,問守門的侍衛,“哎,小哥,這是怎麼了?怎麼看這氣氛不太對啊!”

    侍衛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你是外地來的吧,這太子妃啊,再嫁過來的當天就**了!連個屍首都都找不到!哎~怎麼走了?”

    轟!!!

    五雷轟頂,晴天霹靂一般的在腦子裏炸開,她真的不在了?不!不!我不相信!她說過她會回來的,她一定會回來的!一定會!

    神情恍惚的回到櫻花谷,一遍一遍地重複着她從前愛做的一切。

    幾天後,他的身體終於只撐不住,一口心頭血噴在了滿地的櫻花瓣上,捧一捧沾滿自己鮮血的櫻花瓣,湊在鼻前嗅一嗅,好香!可它卻渾身站滿了鮮血!

    仰天長笑!

    撕心裂肺的哭喊!

    頭髮就在這一瞬間一點點的變白,從髮根到髮梢,傳說中的一夜白頭,想必也不過如此了!

    嘴角還殘留着血跡,順勢向後倒去,昏死了過去。正巧被特地來尋他們的安然撞見,救了他,這才保住了他的一條命。

    大片的

    櫻花樹下,太師椅上蒼老的面孔淚如雨下“瑤瑤,你所說的絕不背叛難道就是一死嗎?我寧願你與那太子成親,也不願天人永隔……”

    “瑤瑤,你既喜歡這櫻花,我便在這替你打理,想來,你總會回來看看這櫻花……”

    多年後。

    ……

    “蜀黎,你就沒想過再找一個人一起度過下半生嗎?”

    “一個人挺好。”

    “蜀黎,你不能這樣,我都走出來了,你也應該走出來了,我想她也不希望你一直這樣下去。”

    “呵呵!不,已經晚了,我心裏再也放不下任何一個人。”

    “你……”

    “別說我了,安然,說說你吧,你兒子已經去念私塾了吧

    ,應該跟你一樣,肯定很聰明。”

    “是啊,很聰明,也很聽話……”

    安然每年都會帶他的孩子到櫻花谷住上一個月,這一個月是櫻花谷最熱鬧的時候,也是蜀黎最開心的一段時間……

    ……

    淚水浸溼了大片的枕頭,睜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剛纔是在做夢嗎?爲什麼會這麼真實?

    伸手拿過牀頭櫃上的鬧鐘。

    6:00!

    感覺像是過了一輩子那麼長!好悲傷的故事!肯定是最近悲情小說看多了纔會做這樣的夢!

    狠狠的甩甩頭,不想了!

    哎呀!頭有點兒暈……

    一手扶着頭,一手扶着牆,磨磨蹭蹭的挪到了洗手間。看着鏡子裏臉色蒼白且憔悴的自己,腦海中又浮現出夢中的一些場景,“那個人——是誰?爲什麼所有人的臉我都記得,唯獨他我看不清呢?”老人們常說,在夢裏看不清的人,往往都是你最熟悉的人!“最熟悉的人……會是誰呢?哎呀!不能想了,再想不得瘋了!擰開水龍頭,捧一捧涼水,用力拍在臉上,重複幾次,水的涼意終於讓自己變得清醒。

    坐個廁所,洗漱乾淨,對着鏡子陽光一笑,“穆瑤,不管昨天怎麼樣,今天都要努力,陽光,積極向上!每天都要棒棒噠!”下一秒蔫兒掉,像小狗一樣哼哼了兩聲,“可是今天你努力不了!陽光不了!積極向上不了!棒棒噠不了!啥?爲啥?因爲大姨媽今天來“做客”了!人家還說要在這裏多住幾天呢!嗚嗚嗚~~”

    “不過姐運氣好,昨天報道的時候是週五,今天週六,不用上班!”樂呵呵的去冰箱裏抓了幾片面包拿了一盒酸奶,就臥到沙發上看早間娛樂八卦去了,全然忘了今天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嗯?什麼聲音?”哦!原來是手機鈴聲。

    “誰幫我去臥室拿一下手機?”扯着嗓子嚎了一聲,回答她的只有牆壁反饋回來的迴音……

    嘿嘿一笑,她也覺得自己這樣有點兒傻,但實在是太懶了,又不愛動,就讓手機一直那樣響着,不過打電話的人是誰啊?也太執着了吧!這都多長時間了,還一直打,讓她心裏都有那麼一丟丟不接那個電話的罪惡感了。

    就在她實在受不了要去接的時候,鈴聲突然就不響了,已經邁出去的那隻腳不知道是應該繼續往前走呢,還是退回來呢?

    既然不知道應該走還是應該退,那就往一邊倒好了!

    一屁股坐倒在沙發上,側身一滾就到了沙發中央,繼續看她的電視。

    過了沒多久,門鈴又響了!

    “哎呀!又是誰啊!”雖然是這樣問了,但卻沒有絲毫想要站起來的衝動……

    又是一個執着的人。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終於!

    “哎呀!誰啊!來了!”

    終於忍不住了,站起身一臉不耐煩的娶開門,但在打開門的那一剎那就垮掉了,氣勢一瞬間就弱成了一灘爛泥……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