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嗯?丫頭你笑什麼?”

    “蜀爺爺,您誤會了,他沒有欺負我。”

    “真的?你可別替他開脫,你跟你蜀爺爺說,蜀爺爺幫你揍他。”

    “真的沒有,您就放心吧。”

    一旁的穆老頭兒一拍大腿站起來,“那照這樣說就是穆曄這小子欺負你了吧?看我不揍他!”說着就要脫鞋揍穆曄。

    穆曄一邊跑一邊向穆瑤發出求救信號“SOS”,穆瑤扶額,趕緊拽住自家爺爺,“爺爺,我哥他沒欺負我,就是他說的話太感動了,您也知道我心比較軟,這不一個沒忍住就掉了幾滴眼淚嘛。”

    穆老頭兒半信半疑的看着她,穆瑤連忙點頭,“真的真的。”

    穆老爺子這才又重新穿上鞋,還一邊抱怨穆曄不早說,害得他老胳膊老腿的卻要去追他。

    這話聽的穆曄在一旁嘴直抽抽,是我害得嗎?是我嗎?您老一大把年紀了,還是位將軍,可不能亂說話,胡亂給人家亂扣帽子啊!

    心裏是這麼想,嘴上可不敢這麼說,屁顛兒屁顛兒的跑過去扶着穆老爺子,“爺爺您追累了吧?孫子扶你過去休息休息啊。”

    穆老爺子瞟他一眼:“那你剛纔跑那麼快乾嘛!”

    шшш●тt kдn●¢○

    穆曄呵呵一笑:“是是是,是孫子錯了,咱先吃飯好不好?”

    “哼!”

    蜀老爺子看見自己的老兄弟的待遇,在聯想一下自己,頓時不樂意了,指着蜀黎的鼻子說:“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我什麼時候享受過你穆爺爺那樣的待遇?今天你把瑤瑤帶回來我才知道你竟然還知道自己是個男人!”

    “我……”什麼時候不知道自己是個男人了……

    蜀老頭兒嫌棄的揮揮手:“行了行了,我也不指望你了,你什麼時候能給我生個重孫子我就心滿意足了,我指望着我重孫子孝敬我,你我是指望不上了。”

    這話蜀黎聽的眼睛閃着如同狐狸一般狡猾的光芒盯着穆瑤,穆瑤臉一下子就紅了,低頭看腳下的拖鞋,就是不肯擡頭。

    上了餐桌,桌上的菜簡直就是滿漢全席啊,這是下了真功夫了。

    兩家都沒有什麼食不言寢不語之類的規矩,說什麼中國人就愛熱鬧,不搞西方人那一套。

    蜀黎媽媽給蜀老爺子夾了一筷子菜問蜀黎:“阿黎,聽說瑤瑤在你那裏上班?”

    蜀黎給穆瑤夾了一塊蘑菇,“嗯。”

    穆瑤看着碗裏的蘑菇皺着眉看向蜀黎:我不喜歡吃蘑菇!

    蜀黎點點蘑菇:不可以挑食,不喜歡吃就少吃點,但是不可以不吃。

    穆瑤感覺自己的整張臉都皺在了一起,憋着氣吃完抓起一旁的水杯猛灌涼白開,蜀黎拿走她手裏的涼水遞給她一杯溫水,示意她喝這個,穆瑤撇撇嘴,不情願的接過溫水喝了兩口。

    穆曄看着眼前這個曾沒人能降服得了的妹妹,被人訓得這麼聽話,下巴都掉到了桌子上,暗暗的朝蜀黎豎了豎大拇指,蜀黎朝他挑挑眉。

    蜀黎媽媽看着兩個人的互動很高興,“

    那你可得照顧好瑤瑤。”

    “嗯,她很有能力。”

    “哎你……”

    蜀黎爸爸抓住她“行了,你就別瞎操心了,阿黎他心裏有數,放心吧,吃飯吃飯。”

    一頓飯兩家吃的都很高興,等回家的時候,蜀黎牽着穆瑤的手,穆曄在一旁,“行了行了啊,沒完了還。”

    蜀黎捏捏穆瑤的手,穆瑤心領神會的點點頭。

    等回到家,穆曄推她回房間囑咐她:“趕緊洗洗睡啊,別幹些亂七八糟的事。”

    “知道了,囉嗦!”

    “什麼!沒你哥你能活這麼大嗎?現在嫌我囉嗦了?忘恩負義的死丫頭!枉費我這麼多年的栽培。”

    自己一個人念念叨叨的回了房間,聽着隔壁的關門聲,穆瑤無奈的搖搖頭,她這老哥哪裏都好,就是有時候有點兒囉嗦。

    剛洗完躺下手機就來了消息。

    蜀黎:算着時間你洗完剛躺下吧?

    穆瑤:嗯。

    蜀黎:要睡了嗎?

    穆瑤:嗯。

    蜀黎:那睡吧,晚安。

    穆瑤:晚安。

    ……

    公寓裏,顏箐摸着撐得圓滾滾的肚子,打着飽嗝說:“我都快撐死了,你們還沒吃飽啊?”

    涼辰嘴裏含着飯,含糊不清的說:“沒想到這些東西加工一下這麼好吃,原來你廚藝這麼好啊!”

    “那是,長見識了吧?”

    宣澤已經騰不出嘴來說話了,朝顏箐比了比大拇指繼續吃。

    “可惜那兩個沒來。”

    涼辰擦擦嘴:“他們哪用我們管啊,多少年都沒見蜀黎身邊有個女的,這次不僅有了還是女朋友,還是帶回去見家長的,蜀老爺子肯定是按照接待國家主席的規格來啊,哪是我們能比的,放心吧。”

    “他那樣的不可能沒有女孩子追吧?”

    “怎麼可能沒有,舒玥不就從小就喜歡他嘛!後來不是去了英國進修去了嘛。”

    宣澤正在吃的身形一頓,擦擦嘴,“我吃飽了,就先走了。”

    “他怎麼走了?”顏箐不明所以得問。

    涼辰看着宣澤離開的背影,打了自己嘴一巴掌,“我這張嘴啊!”

    顏箐被嚇一跳,“你幹嘛?有自虐傾向啊!”

    “不是啊,就是……哎呀,算了!都說了個開頭了,乾脆就說了吧,反正也不是什麼祕密。”

    涼辰深吸口氣,“我,蜀黎,宣澤,舒玥,從小就認識,舒玥從小就喜歡蜀黎,只不過蜀黎不喜歡她,只是把她當成妹妹來對待,宣澤倒是一直喜歡舒玥,就連人家去英國進修他都跟着去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宣澤喜歡舒玥,舒玥就愣是不知道,也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喝口水,“真是苦了宣澤了。”

    顏箐不樂意了,她也是個女人,更能站在女人的立場上想事情,“宣澤苦,舒玥就不苦了?妄想着長時間的陪伴就可以換取喜歡的人的一點點關注,可這種等待,這種陪伴,是沒有期限的,

    她心裏也很苦啊!”

    聽顏箐這樣說涼辰沉默了,他只想着自己的兄弟苦,卻沒有站在舒玥的立場上想,自己這個朋友是不稱職的。

    顏箐接着說:“宣澤喜歡舒玥,但這並不代表舒玥就要在自己喜歡別人的情況下去配合着宣澤喜歡自己,她也有喜歡別人的權利。我倒是覺得宣澤做得很好,他在喜歡着舒玥,追求着她的同時,也在做着祝福她的準備。愛她就希望她過得好,即使她的選擇不是自己,也希望她幸福。”

    涼辰站起身,“我先走了。”

    “嗯。”

    涼辰坐在車裏情緒有些低落,他想起了自己的初戀女友。

    當初我選擇放手,你,現在,過得好嗎?

    說是情緒低落其實也就那麼一小會兒,畢竟只是初戀,又過去了那麼多年,感情早就所剩無幾了。

    但初戀畢竟是初戀,在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的內心深處都會留下一點痕跡。

    唉~年少輕狂啊!

    摸着自己的愛車,看着顏箐的方向,嘴角帶笑的問:“你說讓上邊那位做我的正室怎麼樣?啊,妾室?”

    人們都說,車是男人的第一任老婆,所以,涼辰纔有了這麼一說,不過好在他還把正室的位置留着。

    宣澤站在公寓的陽臺上,吹着冷風,可能是因爲樓層比較高,風格外的大,指間夾着的煙在不知不覺間就燃盡了,菸灰掉到手上的那一點點的疼痛感將他拉回現實。

    低頭看一眼手上的那一點紅,又繼而轉向遠方,世間的燈紅酒綠,車水馬龍,不過是一場浮華若夢,唯一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有心中那一點點的祈望。

    祈望着她能多看自己一眼,祈望着她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卻又害怕到那時,他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他知道她不喜歡煙味,所以跟她在一起時他從不抽菸,即使身上沾上了別人的煙味,他也會先處理乾淨再去見她。

    他熟悉她的習慣,知道她的喜好,他比她自己都要了解她,他一直以騎士的姿態守護在她的身邊,希望能得到她一點點不一樣的對待,一年,兩年,十年,二十年,漸漸的,他感覺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

    他告訴自己,再等等,再等等,也許她下一秒就會對自己說“我不喜歡他了”,到那時,自己是不是有一點點的機會,陪在她身邊這麼多年,是不是會有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機會?

    那天晚上宣澤哭了,他哭的像個孩子,無助,迷茫,坐在一堆啤酒瓶,菸灰,垃圾中,這是他第一次允許自己哭的這麼放肆。

    現在的宣澤與平時在她面前永遠都是乾淨,整潔,紳士的那個宣澤根本就不像是同一個人,她如果看到現在的宣澤可能會大吃一驚吧。

    就這樣,他在一堆垃圾中睡了一夜,朦朧的睜開眼睛,望着遠處地平線上緩緩升起的朝陽,再看一眼自己的周圍,苦笑一聲,“呵!宣澤你也有今天!”

    頭有點暈,嗓子有點啞,他知道自己感冒了,認命的去拿工具,打掃自己造下的垃圾。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