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我可以!”

    “什麼?”

    “我說我可以是你的男朋友!”

    “開什麼玩笑!”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在她懷疑的目光下,道出了埋藏在內心深處多年的話。

    “我喜歡你,很久了,久的我自己都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了。”

    看着她震驚的樣子,深呼口氣,繼續說:“我知道,你喜歡的不是我,是蜀黎,我可以理解你會喜歡他,因爲他太優秀了,他散發的光芒太過耀眼,吸引着太多人的目光,包括你。”

    停頓了一會兒。

    “我一直都想告訴你,甚至好幾次都差一點破口而出,但我忍住了,我不能說,因爲我怕我說出來以後,連朋友都沒得做。但是現在,我不想再這麼忍下去了,我想讓你知道,他們兩個人的感情,不是你能隨隨便便就插進去的。”

    舒玥猛的站起來,雙眼佈滿了血絲,朝宣澤吼道:“你怎麼知道我插不進去!你憑什麼這麼說!”

    宣澤平靜的告訴她原因:“憑什麼?就憑他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做一個夢。”

    擡頭緊盯她的雙眼:“同樣的夢!”

    舒玥跌退一步,慌亂的搖着頭,“不、不、不可能,兩個人怎麼會做同樣的夢呢?你在騙我,對!你在騙我!”

    “我沒有騙你!你以爲我爲什麼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的就回國了?就是因爲涼辰以爲蜀黎得了什麼心理上的疾病,讓我回來看看,現在看來,根本不是生病了,而是他已經找到了那個他一直都在找尋的人。”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舒玥一把抓起身後的包,慌亂的逃走。

    宣澤在後面大聲的喊道:“世界上又不只有他一棵樹,在他這顆樹的外面還有整片的森林,你爲什麼就不能走出來看看!”

    她身形微頓,逃走了。

    調酒師拍拍他的肩膀,推給他一杯雞尾酒,“請你的,這杯酒的名字叫做‘寂寞沙洲冷’。”

    宣澤看一眼雞尾酒,拿過來一飲而盡。

    自這一天以後,宣澤就再也沒見過舒玥,聽說她去散心了,這樣不是最好嗎?她去散心,他……也沒有被拒絕,嗯,這樣挺好……

    還有……他是真的再也沒見過她,那一次的告白,是他們之間的最後一次對話,也是,最後一次面對面……

    “啊~你別跟着我,讓我自己待會兒行嗎!”

    穆瑤一邊跑一邊求着身後正追着她的保姆,真的是求!

    “穆小姐,我也求求您了,您就坐下吧!您傷還沒好,不能劇烈運動啊!您要是出點什麼事,小少爺會怪罪下來的!穆小姐……”保姆急得跳腳,已經快哭了。

    “我真的沒事了!真的!你啊!”

    穆瑤只顧着跑,根本沒注意前面多出來一個人,就這麼實實在在的撞上了。

    蜀黎手忙腳亂的接住她,“你在幹嘛!傷還沒好就知道跑了?好了傷疤忘了疼是不是!”

    嘴上是在責怪她,可事實呢?明明緊張的不行,把她從上到下看了個遍,看見沒什麼事才鬆了一口氣。

    “能不能懂點兒事兒!你要是出了什麼事讓我怎麼辦!”

    看見蜀黎生氣了,穆瑤一下子就

    軟了下來,嘟着個嘴,眼淚汪汪的,一副要哭的樣子,蜀黎每每到這種時候都束手無策,認命的嘆口氣,把人抱在懷裏。

    “說說吧,怎麼了?”

    不說話。

    “說啊,怎麼回事?”

    不說話。

    “你還來勁了是吧!”

    穆瑤瞪大眼睛看着蜀黎,看着看着就哭了……

    “嗚嗚嗚嗚~”

    蜀黎慌亂的給她擦眼淚,“好好好,我不說了,告訴我怎麼了好不好?”

    馳騁商場的蜀黎在自己的小女朋友這裏輸得簡直是一敗塗地。

    “我真的好了!我都在家待了這麼長時間了,再待下去會瘋的!”

    “那我讓宣澤來給你檢查一下,宣澤要是說你好了,我才相信,好不好?”

    “……好吧。”

    唉~

    宣澤一邊收拾着各種器械一邊跟蜀黎說:“放心吧,你把她養的太好了,已經完全沒問題了。”

    穆瑤一聽不樂意了:“什麼叫養的太好了?我是豬嗎?我這叫恢復的好!”

    “是是是,嫂子,您可以下牀了。”順便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好了,都別鬧了,既然宣澤說你好了,我也就不限制你的行動了。”

    “真的?太好了!那我想去游泳,可以嗎?”

    “可以,一會兒我跟你一起去。”

    “嗯嗯!我去換衣服。”

    說完就一溜煙的跑了。

    “她真的沒事了嗎?”

    “沒事了,放心吧。”

    “嗯。你……”

    “放心吧,我沒事。蜀黎。”

    “?”

    “等忙完這一陣,我想出去轉轉。”

    “去吧,這麼多年……你也該出去轉轉了,散散心也好。”

    “嗯,我先走了。”

    “嗯。”

    宣澤離開以後,擡頭望天。

    “蜀黎,有時候,我真的很佩服你,因爲你夠狠,在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上,從不會給任何人機會,但也正因這樣,纔不會傷了最重要的那個人的心……”

    等蜀黎下來的時候,穆瑤已經在游泳了,剛好就看到了芙蓉出水的一幕。

    穆瑤看見他下來了,抹掉臉上的水,朝他揮手,招呼他快下來。

    蜀黎慢慢的滑入水中,朝她游去。

    在蜀黎游過來的時候,穆瑤好像看見水裏的世界——變了……

    譁!

    穆瑤從水裏浮出來,隨便搓了搓身上,就從浴桶裏出來了。

    站在屏風後面穿着衣服,一邊穿還一邊自戀着:“幸虧我當初機智,選宮女的時候先一步當了禁衛軍,宮女多危險啊,一不小心再被弄去侍個寢,那不完了!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啊!”

    一個太監打扮的人進到一個房間。

    “陛下。”

    “文盛,朕今天要去微服私訪,讓禁衛軍先派個人去摸摸情況。”

    “是,老奴這就去傳話。”

    文盛在去找禁衛軍的路上碰到了正在閒逛的穆瑤,就連去都懶得去了,直接讓穆瑤帶話給禁衛軍頭領。

    穆瑤帶着這個重大使命前去找禁衛軍頭領。

    “老大?”

    人

    呢?

    找了一圈,原來是在睡覺……

    “老大?”不醒?我推!

    “老大?”還不醒?我再推!

    “老大!”嘿~你行哈!

    趴在他耳邊:“陛下駕到!”

    禁衛軍頭領瞬間清醒,撲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恭迎陛下!”

    “……”

    穆瑤彷彿看到了一羣烏鴉飛過,伴隨着尷尬的叫聲。

    禁衛軍頭領等了一會兒沒等到平身,小心翼翼地擡頭,沒看見人,這時,就聽到:“哎呀!老大,你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就跪下了?”順便扶了他一把。

    禁衛軍頭領愣愣的被穆瑤扶起來,還傻傻的問穆瑤:“小瑤子,陛下沒來嗎?”

    聽他這樣問,穆瑤差點沒繃住,咳!

    “陛下?沒來啊,老大,你是不是做夢了?”

    “做夢?是嗎?”

    “肯定是!哎!老大,我來找你有事。”

    “什麼事啊,等我睡醒了再說。”拍拍身上的土,又去睡了。

    Wшw¤тt kΛn¤℃O

    穆瑤拽住他:“哎老大,這可是皇命啊!”

    “啥?你小子不早說!快說什麼事?”

    “文盛公公讓我帶話給您,說是今天陛下要去微服私訪,讓您先派個人去摸摸情況,您看是派誰去合適?”

    “微服私訪?這怎麼還想起一出是一出啊!”

    “您說什麼?”

    “沒什麼,我是說,你去,你去吧。”

    “我?”

    就這樣,穆瑤接到了她當禁衛軍以來的第一次外派,也是,改變她命運的一次外派。

    因爲是第一次外派,穆瑤顯得比較興奮,見到買菜大媽被人偷菜,正義感爆棚的幫忙抓小偷,見到人販子,直接給拎到了縣衙,後來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

    不過,好像已經爲時已晚。因爲,縣衙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她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來彌補這次的失誤,打發掉縣衙,正準備再次大展身手的時候,突然看見房頂上有個黑影,翻身追了上去。

    等她靠近的時候,發現那個黑影正趴在縣衙房頂上偷看,她悄悄地走過去,擡起腳對準黑影的屁股,運力,然後就是狠狠地一腳,力氣有點大,人都暈過去了。

    那人在暈過去之前,看了她一眼,看的她心頭一跳,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甩甩頭,想去拎起黑影,哎呀?有點沉,伸長脖子,往下面看了一眼,還行,不算太高。

    斜眼,壞笑,腳一蹬,某人就被踢了下去,飛身下房頂,又叫來幾個人把他拖到了牢房,拍拍手,搞定!

    “周圍的隱患都被剔除了,一會兒陛下來肯定沒事。”

    ……

    縣衙跑出來抓住那個幫忙的下人:“剛纔怎麼回事?”

    “老爺,剛纔有人從上面掉下來,穆大人讓我們拖去了牢房。”

    “牢房?快,去看看。”

    縣衙心裏有鬼,當然着急。

    急急忙忙的跑去牢房,在看清人臉的時候,倒吸一口氣,哆哆嗦嗦的讓人放他出來,此時,那人已經醒了。

    “快快快,放出來,放出來!”撲通一聲跪下,“陛下贖罪,陛下贖罪。”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