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

    “哼!”

    一甩袖子就離開了,留下縣衙一個人哆哆嗦嗦的跪在那裏狂擦汗。

    穆瑤在縣衙等啊等啊,沒等來陛下,等來了自家老大。

    “老大,你怎麼來了?”

    禁衛軍頭領用一種極其異樣的眼神看着她,伴隨着某種同情。

    “小瑤子啊,你今天是不是抓了個找的挺好看,穿着打扮也很講究的人啊?”

    “老大你怎麼知道的?神了嘿!”

    “你……算了,回去吧,陛下召見你。”

    “陛下召見我?”穆瑤表示非常的不可思議。

    “嗯,那什麼,你看看你這些東西以後也用不着了,也不能浪費不是,就做做好事,給哥吧,你哥我家裏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七八個弟弟妹妹,全指着我養活呢,你這,就當是接濟我了啊。”上下其手的把穆瑤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搜刮了個遍,拍拍她的肩膀,“兄弟啊,不是哥不幫你,是哥也無能爲力啊!你,唉!保重吧!大不了,哥多給你寄點兒錢。”

    說的穆瑤一愣一愣的,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站在御書房門前,深吸口氣,敲門。

    “陛下。”

    “進來。”

    撲通,跪下,皇宮就這麼個習慣,動不動的就下跪。

    “禁衛軍穆瑤,參見陛下。”

    怎麼不說話?你好歹說句平身之類的吧!

    “知道朕長什麼樣子嗎?”放下手中的毛筆,看着下面跪着的人。

    “屬下不知。”

    “那擡頭,看看朕長什麼樣子。”

    “屬下惶恐。”

    惶恐?還有你小子害怕的?

    蜀黎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着下面的穆瑤。

    “朕贖你無罪,擡頭。”

    穆瑤慢慢擡頭,看到上面坐的人的時候,眼睛瞪得老大,一時嘴上沒個把門的。

    “怎麼是你啊?你不是那個偷窺狂嗎?陛下呢?你把陛下弄哪兒去了?等等,你爲什麼穿着龍袍,這是死罪知道嗎?”

    蜀黎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太陽穴突突突突的直跳,他知道,自己的頭頂肯定已經冒煙了。

    啪!

    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穆瑤!朕就是陛下,陛下就是朕!”

    “騙誰呢你!陛下怎麼會趴人家屋頂偷看。”這下穆瑤連跪都不跪了,站起身鎖上門,一副要拿下他的樣子,看的他恨不得掐死她。

    “那你要怎麼樣才肯相信我?”被氣得直接用我了,這個字還真是久違了。

    “咳咳!聽聞陛下腰間有一個蝙蝠形的胎記,把衣服脫了,讓我看看,要是有,我就相信你是陛下,要是沒有,那你就等死吧!”

    “什麼?!”要他脫衣服?開什麼玩笑!

    “不脫?好,我幫你脫!”開始幫蜀黎脫衣服。

    蜀黎一邊護着自己的衣服,一邊驚訝的看着穆瑤:“你、你、你……”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長這麼大第一次被人扒衣服,還是個下屬?!

    等把衣服扒乾淨了,摸索着找腰間的那個胎記,摸得蜀黎渾身難受,等好不容易找到了,有狠狠地在上面搓了兩下,確認不是假的後,還在上面拍了兩下。

    蜀黎紅着一張臉看向穆瑤

    :“好了吧,現在可以確定我是真的了吧?”

    “嗯,是真的。陛下找屬下來是有什麼事嗎?”

    雙臂一伸:“哼!更衣!”

    “呃……是。”

    穿完衣服,蜀黎就坐了回去,一句話不說,穆瑤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跑到蜀黎身後獻媚的給蜀黎捏肩。

    “嘿嘿,陛下,屬下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您的肚子裏可是能放下整個天下的,可見氣量之大,怎麼會在乎屬下一個小小的禁衛軍呢,是吧!”

    蜀黎嘴角上揚,“哼!站到前面去。”

    “哎,好的!”

    “跪下。”

    “啊?”

    “讓你跪下就跪下,怎麼那麼多廢話!”

    “哦哦!”

    “穆瑤,即日起,朕封你爲朕的貼身護衛,保護朕的安全,照顧朕的飲食起居,享一品官員俸祿、待遇,就住在偏殿吧。哦!還有,以後朕去哪兒,你就得跟着去哪兒,還不領命!”

    “啊?哦哦!是!”

    趴在一旁給蜀黎磨墨,猶豫了一會兒:“陛下?”

    “說。”

    “您確定是要我做您的貼身護衛?不是我們老大?”

    “我說是你就是你,怎麼那麼多廢話!”

    “哦。”

    咕嚕~

    “那個……陛下,您餓不餓?我去廚房拿點糕點過來。”說完沒等蜀黎開口就跑了出去。

    糕點糕點,在哪兒呢?

    拉住一個宮女。

    “穆大人。”

    “哎,這裏有沒有什麼糕點?陛下讓我拿過去。”

    不一會兒,宮女就端過來兩盤糕點。

    “穆大人,平常我們也沒發現陛下喜歡吃什麼,都是我們準備什麼陛下就都吃一點,所以,現下也就只有這些了。”

    “沒事沒事,既然陛下不挑食,是你們的福氣纔對,不用格外的去準備,這些就行了,你去忙吧,我自己拿過去。”

    “是。”

    等宮女走了,左右看了看,沒人,兩隻手合在一起,搓了搓。

    “開吃!”

    左右開弓,一手一塊糕點,一邊吃一邊嘴裏嘟囔着:“好好吃哦!陛下不挑食應該也是意料之中的吧?畢竟這麼好吃的東西。”

    往嘴裏一通亂噻,吃到一半,忽然想起來好像忘記了什麼事,眼角瞥見已經下去一半的糕點,醍醐灌頂一般,手忙腳亂的把兩種糕點擺在一起,胡亂擦了擦嘴,端着糕點去了御書房。

    “陛下。”

    “怎麼去了這麼久?”

    “呃……是因爲,啊!因爲廚房的人找不到糕點了,這都是好不容易找出來的。”

    蜀黎擡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拿過來吧。”

    “是。”

    拿過去糕點,蜀黎也就吃了一塊,就沒再動了。

    穆瑤想起廚房宮女說的話,躊躇了一會兒。

    “陛下?”

    “嗯。”

    “這些糕點,不合您的胃口嗎?”

    “沒有。”

    “那您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東西?”

    “問這個幹嘛?”放下手中的毛筆,定定的看着她。

    “那個……是這樣的,我聽廚房的宮女說,從來都沒有發現您喜歡

    吃什麼,屬下這不是想着您想吃的是不是宮裏的廚子不會做,看看屬下說不定就會呢。”

    “你會做飯?”

    “啊,會啊。”

    “你都會什麼?”

    “也就是一些家常小菜,跟宮裏的是沒法比的,就……”

    “那就做點你拿手的吧。”

    “啊?”

    “還不快去!”

    “哦哦!是!”

    迷迷糊糊的就往外跑,還在想着要做什麼好。

    “等等。”蜀黎叫住穆瑤,“把這些拿去吃了吧,偷吃都能留下把柄,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上禁衛軍的。”

    “陛下……”

    “行了,我都看見了。過來。”

    穆瑤走過來,蜀黎示意她蹲下,穆瑤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蜀黎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一塊白色綢緞,繡有一個黎字的方巾,湊到她的面前,給她擦嘴。

    “陛下!你!”穆瑤好像受到了驚嚇一般,往後退。

    蜀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別動!很快就好。”

    穆瑤紅着一張臉等蜀黎擦完。

    蜀黎擦完就把手裏的方巾扔給了穆瑤,“拿去洗乾淨,以後隨身帶着,要是讓我發現你哪天沒帶,哼!看我怎麼收拾你!”

    “……是。”

    穆瑤拿着那塊有點燙手的方巾退出了御書房,臨出門時聽見蜀黎說“多大個人了,吃東西還能粘在嘴上……”

    後面說的什麼,穆瑤沒聽見,因爲她早就已經羞紅了臉,丟的跑走了。

    “穆大人?您怎麼來了?是不是糕點不合陛下的口味,讓您來換的?”

    “不是不是,那什麼,今天這廚房我徵用了,你們都回去吧。”

    “這……”

    “這什麼這!陛下知道的,都回去吧。”揮揮手趕他們走。

    “是。”

    穆瑤站在一桌的食材前,摸着下巴,琢磨着要做什麼好,想了半天,覺得腦袋都要炸了。

    “哎呀!算了算了,反正他也沒說要吃什麼,隨便做點就好了!”

    說幹就幹。

    擇菜,洗菜,炒菜,如同行雲流水一般,一道道菜就這麼新鮮出爐。

    蜀黎動動鼻子,好香啊!

    穆瑤端着菜走進來,一一擺在桌子上。

    “陛下,吃飯了。”

    蜀黎走過去坐下,看着桌子上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三菜一湯,偏頭看向穆瑤。

    “看我幹嘛?吃啊,我好不容易做出來的呢。”

    蜀黎又看向桌子上的菜,皺了皺眉,道:“這都是些什麼?”

    “你管它是什麼呢!”伸手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菜,放到蜀黎面前的碟子裏,“吃!”

    蜀黎還是沒動,氣的穆瑤又夾起一筷子直接放到了自己的嘴裏,直接坐到了蜀黎旁邊的椅子上,把各個菜都吃了一遍。

    “看吧,沒毒!快吃,一會兒涼了。”

    蜀黎看的直搖頭,他怎麼就找了這麼個人保護自己?照這種情況下去,這小子,性命堪憂啊!

    夾起一筷子,放進嘴裏。

    嗯!好吃!

    一邊吃一邊吩咐穆瑤:“我要湯,湯。”

    這是沒吃過飯嗎?餓死鬼投胎?怎麼可能,好歹也是過了這麼多年錦衣玉食的生活。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