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清朝覆滅後所有人都不復存在,只有一位有着一半漢族血統的格格在生死存亡之時被自己漢族血統的母親藏了起來,躲過了屠殺。

    但她畢竟曾經是皇室的人,從小訓練的禮儀習慣,不可能一下子就改掉,久而久之,大家就都知道她是清朝人,但礙於她有着一半的漢族血統不好直接下手。

    所以人們都把她當成像乞丐、奴隸、丫鬟一樣來對待,可想而知,她即使活了下來也過得並不如意,很多次她都會想,當初還不如跟額娘一起死了算了,也不用像現在一樣過着螻蟻般的日子。

    茶樓後臺。

    啪!

    一個體型臃腫的老女人手裏拿着兩指寬的長條一下一下狠狠地打在角落裏身材瘦小的女子背上,長條落在身上啪啪的響,那女子竟愣是沒發出一點聲音,着實是令人佩服。但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替她說句話,全部都在冷眼旁觀,對她指指點點,時不時地還能聽見嘲諷和辱罵的聲音,但那女子就像是聾了,啞巴了一樣,對此沒有一點反應,有的僅僅只是越發擰緊的嘴脣和緊緊攥起的拳頭。

    老女人是這家茶樓的老闆娘,爲人尖酸刻薄,見錢眼開。

    角落裏的女子就是擁有一半漢族血統的清朝格格,穆瑤。

    老女人一邊打她一邊罵罵咧咧,大嗓門兒的吸引來了不少人來看熱鬧。

    “我讓你賣藝不賣身,我讓你頂撞我!你知道你讓我損失了多少票子嗎?啊?一個清朝遺黨還敢在我這裏作威作福,老孃能收留你在這裏供你吃,供你穿,你不感恩戴德,鞍前馬後也就算了,竟然還敢得罪財神爺?你長膽子啦!看老孃我今天不打死你這個賤蹄子!”長條狠狠地落下。

    這時從人羣裏鑽出來一個小廝模樣的人,打斷了老女人的私刑。

    “老闆娘,老闆娘,不能再打了!”抓住長條,“老闆娘,時間到了,該她上場了,您這要是再把她給打死了,誰還給您彈琴,給你掙錢啊!得不償失啊,您說是吧?”

    老女人想了想,覺得他說的在理,眼睛在穆瑤身上狠狠地剜了一下,“哼!這次就先放過你,再有下次看老孃我不打死你!”

    老女人走了,圍觀羣衆見也沒有好戲看也都散了,小廝見沒人了趕忙上前扶起穆瑤,“你還好嗎?”

    ✿ TTkan✿ CO

    “沒事,還死不了。”站起來閉上眼睛回一回血,“謝謝你,條子。”

    “沒事。”條子擺擺手,“不過我倒是希望你能被贖出去,再怎麼樣也比現在過得好吧?”

    穆瑤搖搖頭,沒回答,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抱着琴去了一樓的臺子上。

    悅耳的琴音傳遍茶樓的每個角落,穆瑤正對面二樓上的男子本來興致缺缺,卻被她勾起了興趣。只是這琴音細聽之下卻總有着淡淡的憂傷,滲人心脾,男子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她的姿色算得上是上乘,在這兵荒馬亂而又動盪不安的年代更算得上是絕世,也因此有不少官僚,軍閥們想要替她贖身,帶回家當不知道第多少房的姨太太。但她都使盡渾身解數留了下來,也因此經常被老女人因爲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把她打到半死。就算是快要死了,在沒死之前也要給老女

    人掙錢。

    聽過她的一次彈奏後,男子就進經常來這裏喝茶,聽她彈琴,每次都坐在同一個位置,久而久之,她也知道了還是有人認可她,欣賞她的。每次他在的時候,琴聲中就會不知不覺的摻雜着一些不易察覺的欣喜,但是,他懂。

    男子見她下場了,就對身邊的小廝說:“走吧,沒什麼好看得了。”

    男子名叫蜀黎,官僚子弟,剛剛留洋歸來,思想開放,並不認爲不是同族人就不可以結婚,所以,之後跟穆瑤在一起時也是力排衆議,執意如此,當然,這都是後話。

    “大少爺,大太太說今天有家宴,必須全員到齊,讓您別遲到。”

    “全員到齊?”蜀黎皺了皺眉,“我知道了。”

    蜀黎一回家就直接去找了大太太,他相信這麼重要的家宴,娘一定有什麼需要囑咐的。

    “娘。”

    “我們家阿黎回來啦?快快,快來坐。”

    “娘,今天的家宴,有什麼要囑咐的嗎?”

    一提到這個大太太的神情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阿黎,你離家這麼多年,雖然學業有成,學得一身本領,但跟你爹的感情難免變的淡薄了許多,趁這次家宴可要好好跟你爹籠絡一下感情。”

    “是,娘你放心。”

    大太太點點頭,“只不過這次所有人都必須到,想來二姨太一家會跟我們一桌,到時你二妹和你三弟指不定又要怎麼搶你風頭呢!”

    蜀黎喝口茶,滿不在乎的說:“搶就搶了,又能怎麼樣?”

    大太太一聽自家兒子這滿不在乎的語氣,頓時急了,“又能怎麼樣?兒子啊,如若風頭被他們盡數搶去,自此在這蜀府哪兒還有咱娘倆兒的位置啊!近些年你三弟在你爹面前頻頻露臉,現在已經開始接觸家裏的產業了,照這個趨勢下去,不但你大少爺的身份不保,就連你第一順位繼承人的位子都得成爲擺設,你明不明白啊?”

    “娘,區區這點家業,搶了就搶了,誰說我回來就是爲了爭奪這一點兒家業的?我回來還不是因爲娘你還在這裏嘛。再說了,我會這麼容易就輸嗎?”狂妄,自大,可他就是有這個資格。

    “那你心中可是已經有了什麼對策?”

    “對策?這要什麼對策,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大太太搖頭嘆息,蜀黎因爲是家族嫡子要什麼有什麼,倍受寵愛,當初千方百計的送他去留學就是爲了藉此機會改一改他這懶散又不把任何事當回事的毛病,現在回來了,本事不知道學到了多少,這毛病是一點兒都沒改。

    二姨太別苑。

    “我說你能不能坐下歇會兒,轉的我頭都暈了。”二小姐,蜀香揉着太陽穴對着正在她面前走來走去的弟弟,蜀華說道。

    “姐,我好不容易纔在爹面前站住腳,現在大哥回來了,我着急啊!”

    蜀香十分看不上自家弟弟這彷彿天塌了一般的樣子,“回來就回來,回來了又能怎麼樣?只要你經手的家業能夠大幅度盈利,在爹面前賺足了臉面,還怕他跟你搶嗎?”

    “可是……”

    “好啦!”

    “娘……”

    二姨太發話,蜀華立馬禁聲,蜀華誰都可以不怕,但唯獨這二姨太是打從心底的害怕,不說別的,就說這蜀府十幾房的姨太太卻只有三個孩子來說就可以看出二姨太有多大本事了。

    “阿華,就像你姐姐說的,只要你做的足夠好,賺的足夠多,根本就不用怕大房的跟你搶,再說了,他那個娘雖然頂着大太太的名號,可這當家主母的鑰匙不一樣在我手裏嘛,有我在,你怕什麼?”二姨太理了理髮飾,緩步走了出去。

    看着二姨太的背影,蜀香與蜀華並肩而立,“我的傻弟弟啊!你只需要做好你自己的事,其他的用不着你操心,你只需要記住一點就夠了,那就是,只要我們的娘還在這蜀府一天,這家主之位,就絕不會被大房的輕易拿去!”

    “……”

    蜀府家宴,桌子上擺滿了各色佳餚,不管平常對付的不對付的都要在一張桌子上吃飯,明面上風平浪靜,私底下卻是暗潮洶涌,恨不得,分分鐘結果了對方。

    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拉幫結派,臨陣倒伐的也不在少數,真是應了那句越有錢了越想錢,越太平了,越不安分。

    人爲財死鳥爲食亡,大家族爲了家產,爭得頭破血流的大有人在,現在的蜀家,纔剛剛開始而已……

    二姨太一家趕到家宴現場,姨太太們一看當家主母來了,趕忙上前巴結。

    “哎呦!姐姐來了,姐姐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看這皮膚,就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

    “是啊,姐姐的先天條件那麼好,那是我們幾個能比得上的。”

    “就是就是。”

    ……

    二房兄妹對視一眼,心中哼笑一聲,一羣牆頭草的玩意兒!

    任誰聽了這話,即使知道是奉承自己的,那也該笑了吧。

    二姨太笑着撫了撫鬢間的碎髮,說:“好了,妹妹們,家宴快開始了,都入座吧。”

    “好。”

    大太太在外面看的一口白牙都要被咬碎了,蜀黎挑眉,無意中看到自家孃親正處在爆發的邊緣,連忙安撫,示意她冷靜,以後這種事多着呢。

    “咳!”大太太的一聲咳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娘,您最近嗓子不舒服,一會兒多喝些水潤潤嗓子。”要配合啊……

    “原來是姐姐來了,快入座吧。”二姨太的此番行爲不知道的還以爲她纔是大太太呢!不禁這樣對待大太太,更是直接忽略了大少爺。

    “那二姨太倒是讓開啊,你擋到路了。”

    尷尬,“呵呵,看我,光顧着打招呼了,不過,大少爺您留洋這麼多年大概也忘了,您應該叫我二孃的。”

    “嗯?”蜀黎回頭,“那二姨太在府中這麼多年可是也忘了妾室要對正室的所有人行禮問安的嗎?”

    “我!”二姨太還真沒想到蜀黎會這麼說,一時反應不過來,“奧!今天家宴,妹妹一時高興,竟忘了禮數,還望姐姐見諒,還請,大少爺也不要責怪纔是。”

    蜀黎沒回答她,而是眼睛飄向四周,嚇得姨太太們急忙行禮,“大太太,大少爺!”

    “行了,都入座吧。”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