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跟在於寒身邊的是個光頭猥瑣男,咂着嘴就笑:“于軍師不要生氣嘛,你瞧瞧這話多粗俗了,您不是往常總是教育我們,做流氓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我們可都是厲害的流氓呀!”

    於寒被噎得夠嗆,瞪圓了眼睛白他一眼。不耐煩就道:“都什麼時候了,別磨磨唧唧!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該文雅!真是的,氣死我了!名字到那丫頭在什麼地方,卻愣是讓人沒有辦法追!什麼玩意麼!”

    “於先生也不要生氣了,這不是還有一個嗎?我看溫嘉美可比許諾漂亮多了,而且也放得開!相信到時候一定會有好成績的。再者說,這不是老大的命令嗎?咱能有什麼辦法?”

    於寒刷的打開了扇子,氣急敗壞的叫:“廢話!我當然知道是老大的命令!不過我就不明白了,他這麼出爾反爾是爲了哪樣?你知道消息?”

    於寒斜眼打量光頭,後者果然不負衆望的八卦道:“聽說是船王忽然和老大聯繫,讓老大放人的。”

    “船王?你說的是亞洲船王?”於寒不敢置信叫到。光頭立刻點頭:“當然是他了,不然雖有則麼大的面子呢 ?”

    於寒訕訕撇嘴:“我還以爲是莫世森,不是說他很喜歡許諾那丫頭麼?怎麼真的不出頭了?”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這次的事情,應該是船王出面的。”

    “真是的,不過一個小丫頭,居然驚動了這麼大一尊佛。我就說老大怎麼會讓到嘴的肉又飛了。看來這次是隻能靠溫嘉美翻身了!給我好好去看着,再出岔子我就讓你拍!”

    光頭漢子愣了下,轉瞬賊眉鼠眼的笑了起來。“那感情好,我就好這口……”

    於寒沒好氣叫:“給我滾……”

    夜色漸深,林子許諾跑的筋疲力盡同時也跑的越發分不清東南西北!而那邊夜色路燈下,一輛黑色奔馳正以閃電的速度向着深山這邊駛來。

    終於有了她的消息,儘管危險卻無意停下。甚至來不及等待宋仲閔的人,他就獨自踏上了尋找她的路。

    一路上她的樣子不停的閃現,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那份呆萌,再到後來死

    纏爛打的那份執着。每每看着她花樣百出的尋找和自己能待在一起的機會,他也並不是無動於衷的……

    從很早的時候,他其實就已經發現了,他對她的感情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淡定。他也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等待可以和她在一起的機會……

    但是命運的安排卻讓人想不到,明明只差了一點點就可以,她的心最終卻倒向了另外一個人。現在他都牢牢的記着,那天晚上她燒的迷迷糊糊,半夢半醒裏對自己說出的話。

    他問,她的心裏究竟喜歡誰?

    她說,莫世森別鬧了,當然是你……乖,睡吧……

    他說不清在聽見這些話的時候是什麼感覺。記得那時候,他就緊緊的握着她的手,有那麼一刻,她忽然希望天長地久再也不要天亮。至少在那一刻,她是屬於他的……

    也是那時候,他忽然發現自己犬對於它1的渴望是那麼深。他從來沒有對任何事情這樣執着過,即便是當年對宋仲閔的仇恨,也在時間流逝中化開了許多。

    要知道從前他以爲自己是永遠不會跨過這個坎的……而現在他都1開始猶豫,要不要把自己的姓都改了過來?就算他在不願意承認,也不能改變他姓宋的事實……

    一路上冷銘想了很多,那些壓在心頭的矜持一件一件的被他化解掉,他現在最想做的便是再找她之後給她深深的一個吻。告訴她他對她的喜歡也許會是一輩子!她會願意給自己這個機會嗎?冷銘不知道,他知道的則是這座山實在太大了,他只有一個大概地址,想要找到許諾看來不會太容易。

    而另外一邊被荊棘已經快刮成馬蜂窩的許諾,也快放棄希望了!這特麼到底什麼地方,都已經走了半夜了怎麼還找不到下山的出口?還以爲出了那個地方就算是逃出生天了!搞了半天,說不定自己這纔是跳進狼窩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本來就已經賺得迷迷糊糊走不出去了,偏生那剛纔還有那麼一點亮色的月亮,忽然就躲進了雲層裏,頓時樹林裏就變得伸手不見五指了。

    連嚇帶驚2更加沒頭沒腦跑了出去,三分鐘後,她壓抑的呼救聲赫然響起!與此同時,她那可憐的小體格就

    這樣直直的墜落下去……

    這一夜註定是黑暗而又讓人焦灼。但再怎麼讓人無奈恐懼的時刻都終歸會過去。這一夜當然也不例外,朝陽終於來臨,照在飛機窗口玻璃靠着的那個人臉上,讓他雋逸的面容更加深邃挺拔了起來。就好鍍了一層金色光芒的阿波羅神般。

    季舒蘭看得呆住了,原來這些錯開等居然是這麼英俊的一個人。還好,沒有什麼刻骨的遺憾。只不過是晚在一起幾年而已。未來她們的日子還長着,到時候她一定會和他好好生活……

    思緒在飛速旋轉,甚至都已經想到了幾年之後他和她生活的場景。因爲想起了那些季舒蘭的臉頰也染上了一層金紅色的陽光。

    “你在看我?”淡漠嘲弄的聲音,讓季舒蘭沒有反應過來。因爲以往印象裏莫世森說話的音調一直都是淡漠而又溫和。像這樣帶着一點譏諷的意思,他還是第一次聽見。

    所以此時她就這樣呆呆的看着莫世森撲閃着蝴蝶翅膀一般濃密的眼睫毛轉醒,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直到莫世森徹底的完成了睜開眼睛的動作,露出了那黑不見底的眸子,季舒蘭好像才反應過來。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花癡?小妞,我不記得你你從前是這麼不矜持的?季家就是這樣教你的?”

    那吊兒郎當的樣子哪裏還有平時莫世森溫煦?活脫脫的就從一個小痞子!還是一個慵懶高貴的小痞子!舒蘭結結巴巴的瞪着他叫:“你,你在和我說?”

    莫世森擡了下陷進椅子裏的身體,眯着眼睛道:“不然呢?和鬼?”

    “世森,你,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馬上就下飛機了,我們去,去看看好嗎?”舒蘭真的有點被嚇着了,這還是那個自己認識的莫世森嗎?

    莫世森就這樣直直的盯着她,內心不知道在波動着什麼,足足將近一分鐘的時間,才聽他說:“不用了,我這是沒有睡醒罷了。”

    而他的神態,也在這一刻,又恢復了那個溫潤謙和的青年領袖模樣。

    季舒蘭捂着跳動的心口,仍然心有餘悸地思量着剛纔的一幕。莫世森爲什麼表現成那副模樣? 是故意嚇唬自己? 還是她哪裏做的不好?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