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上了年紀?哈?安助理,你可真會開玩笑。”

    安樂愣了下,卻並沒有解釋。呆在宋仲閔等身邊,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覺自己蒼老了許多。口頭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隨着他變成了一句到了年紀。

    “今天已經很晚了,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房間,等會兒就好好的洗個熱水澡,然後再好好的休息一下,我想明天,一切都會不一樣的。”

    吃飽喝足許諾本來就有點犯困,聽見這話客套的笑了笑,道了一聲謝。10分鐘之後就隨着安樂上了樓。宋家要比許諾想的還要大,可是人數卻很有限,一路上,他除了看見幾個用人之外也沒有再見到其他人。

    有心想要打聽一下,卻又覺得這樣太突兀,沒有禮貌,再加上他的確有些犯困。轉了個彎兒,就聽着安樂道:“就在這裏了,知道你要來,我特意親自收拾的……”

    幾乎是他的話語剛剛落地,身後赫然炸響一把聲音:“離他遠一點!”

    許諾下意識轉頭,立刻就看見了那張熟悉的臉。“冷銘……”

    安樂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手足無措地站在門邊。許諾驚訝地看着這一幕,貌似冷銘是讓安樂離自己遠一點?

    “我,我只是看你和……宋先生在聊天,所以就帶着徐小姐上來休息。”

    冷銘目光冷酷,在他身上掃了一圈,下一刻擡腳就朝着許諾走了過去。

    “如果想讓他留在這裏,那麼就不要讓我在這一層看見你!”話落,他直接拉着許諾進了房間,砰的一聲關門巨響,震碎了安樂的心。

    “冷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這是做什麼……”許諾目瞪口呆的看着這麼粗魯的冷銘,印象裏他還沒有如此失態過。

    冷銘拉了拉領口,就好像那半開着的領子讓他依舊呼不上氣來。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許諾一愣,有多久冷銘沒有這麼冷酷的對過自己了?怎麼忽然因爲安樂的問題就這麼不高興呢?

    也許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冷銘皺眉歉然的掃了她一眼,就道:“好了,你也不要多想了,這兩天難道看還不夠辛苦的嗎?你不打算好好的睡一覺?”

    這話題跳躍的也太快了。許諾撇撇嘴,

    當然也明擺着是冷銘不想在繼續說下去了的原因。

    “好吧,你說的對,我是應該好好的睡一覺……也許明天就會好起來的。”這一次輪到冷銘楞了一下,那眼底忽然掠過的傷感是爲了什麼?

    是不是因爲救她的那個人,不是他? 在於是他的脖領子好像累得更加喘不上氣來了般,不就是連站在這個地方他都覺得有些窒息。轉身大步走了出去!

    許諾目瞪口呆的看着走出去的冷銘,好半天反應不過來,印象裏許久都沒有見到冷銘對自己這麼冷酷了,彷彿回到了宋家之後他就多了很多古怪。

    這到底怎麼回事?當然,她也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去研究,洗了澡,她就把自己扔進了大牀裏。明天睡醒之後,所有的事情也許真的會變好。會找到許寧,會和莫世森聯繫上……會的,都會好的吧?

    夜色深沉,城市的東北角青園裏此時此刻偌大的客廳裏,莫世森舉着紅酒杯一動不動,就好像裏面有什麼有趣的東西一般。

    客廳陰影裏的一個人忽然開口,也沒有讓他的眼神所有波動。

    “莫少,已經很晚了,要不要給她打個電話?”

    “給誰?”莫世森的眼神依舊沒有波動,嘴脣輕輕地無意識的吐出一句。

    陰影裏的人想着外面徂徠積分,頓時明亮的水晶燈就勾勒出他粗狂的線條。高峻無奈的嘆息一聲,“莫少,季小姐據說等了你一晚上了,剛剛纔睡下……”

    他的意思聽起來有點古怪,就好像讓他打電話的那個人應該是打給了季舒蘭似得。莫世森卻明白得很。前一句和後一句他都懂。

    眼神依舊沒有什麼波動,他慵懶道:“哦,是嗎?”

    高峻實在受不了他則揣着明白裝糊塗的勁,乾脆挑破了就道:“莫少……有些事我想你心裏是最明白的……”

    “你要說教?我可沒興趣聽。高峻,你現在消失會比較好,真的。”

    “可是……”

    “沒有可是!”原本是雙眼茫然的莫世森,猛不丁的射過來兩道凌厲的目光,與之前的那個人判若兩人,高峻微微皺眉,最終只能無奈離開。

    而客廳裏的那個人再一次恢復了沉默,或許也可以說是毫無生氣。一

    切都終歸是要回到正常軌道來了,也是,他不都早已經知道了嗎?可是真到了做決定的時候,爲什麼腦子裏又不斷出現她的樣子呢?

    黑夜總會過去,朝陽升起照在許諾的眼皮上,濃密的睫毛顫抖着就輕輕睜開了。入眼的是陌生的環境,以及一張熟悉的面龐。

    “安,安小姐?”許諾驚訝的看着面前安樂。不是做夢吧?這妹子的臉上怎麼帶着這麼多眼淚?

    “啊,你醒了,真是抱歉……”安樂緊張起來,接着就要轉身離開,身後許諾已經輕輕道:“沒關係,剛纔我沒有睡醒而已。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許小姐,我的確是有點事情……”

    許諾一愣,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她們昨晚才見面吧?她今天就有事情拜託她?這麼不客氣,正常嗎?

    安樂自然也是知道這樣太過唐突,可是看着昨晚宋仲閔因爲冷銘在這裏帶着而開心的臉龐,她真的想不出來還能用什麼辦法幫助他。

    許諾好像是唯一的突破口,就連她都可以看得出來,他在乎她,而且還是很在乎。如果真的有一個人可以說服冷銘回到這個家裏,原諒過去的一切,那麼也只有許諾了吧。

    “安助理?有,有什麼事情嗎?”

    許諾的話拉回了安樂的思緒,她鼓足了勇氣道:“許小姐,很抱歉……今天就因爲這些事情打擾你……我,我很想請你幫一個忙。”

    許諾抓着亂糟糟的頭髮起來,越發的迷茫好奇了。她能般她什麼?她昨天才從災難現場被救了出來,不過就是在宋家待了一晚上而已,她們之間好像沒有任何交集吧?

    這就邪門了。“你說,是什麼?”

    安樂更扭捏了,或許是怕說出來之後許諾會對自己有成見,畢竟過去的事情已經久遠,她們之間相處短暫。

    “是,是小銘……”

    “冷銘?”許諾一愣,“他怎麼了?”許諾緊張起來,忽然想起昨晚他們之間的矛盾,好奇就道:“我應該問的是,你們怎麼了?”

    安樂忽然鎮定了下來。輕輕道:“我說的就是這件事情……”接下來的二十分鐘,安樂就把關於過去的事情複述了一遍。許諾聽着聽着,直到最後表情越來越沉重。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