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怎麼也想不到,面前這個端莊女人居然真的是宋仲閔的女人。她心甘情願沒名沒分的跟着他那麼多年。她說他愛他,好吧,許諾雖然很驚訝,但前面已經有吳會長的妖豔賤貨,她也就罷了。

    可是她接着說,冷銘是宋仲閔唯一的兒子了。她就不能忍了!當她是智障嗎?明明一個姓宋,一個姓冷,怎麼會是一家人?

    再然後安樂就告訴了她過往的原因。原來當初冷銘母親出身卑微,所以被宋家人反對。後來雖然宋仲閔還是娶了冷銘的母親,但是隔三差五就受到了來自與宋家的威脅。在之後,冷銘的母親就帶着還年幼的冷銘和他大哥去了鄉下,而宋仲閔有時間就去看望。

    生活倒也平靜,如果這樣下去天長地久,宋家的人遲早會同意,但就像許諾一直深知的那個道理,命運從來不是在某個人的手掌心裏捏着。

    一場大火讓冷銘失去了母親,但如果就總是這樣他總還有一個大哥,但後來因爲海運上的事情,宋仲閔明知道哪件事情十分危險,可依舊讓冷明的大哥去,最終的結果,他大哥也一命嗚呼。再然後這樑子就算是徹底結上了。

    後來的十年裏,冷銘爲了和那個家脫離關係,他故意去國外學醫,這樣就可以呆上很久不用回家,他甚至還固執的保留着母親的姓氏。漸漸的和這個家是越來越疏遠了……

    聽完所有故事,許諾也憂鬱了。怪不得冷銘會那麼排斥說起親人。也怪不得這傢伙一直那麼冷冰冰,原來是這樣……

    “那麼,你呢?安小姐,你,你怎麼會和宋仲閔在一起?又是爲什麼,冷銘對你那麼兇?”

    安樂神色一滯,低頭才道:“我,我的確做錯了……那些年,冷銘母親在鄉下,我就跟在宋先生的身邊。那些年也是他事業上升最快的時候,一次應酬,我們…”

    不用說,又是一個酒精惹的禍。安樂繼續道:“之後我真的很怕也很擔心,但是宋先生說他會負擔。無論是我要離開還是繼續呆着,他都會負擔起這份責任。他的擔當讓我鎮定下來,於是我選擇了依舊呆在他的

    身邊,不過你不要多想。就算是這樣,可是我們從來沒有再越距。那場錯誤都埋在我們的心底,直到冷銘聽見我懷孕……”

    這劇情真夠複雜的,真沒有想到,安樂居然懷孕了。“那麼那個孩子呢? 可是我在這裏並沒有看見其他人呀……”

    安樂神色頓時變得悲傷,“就是因爲冷銘的反對,我擔心影響他們父子之間的感情,所以就……”

    許諾頓時驚訝了,她爲了另外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卻放棄自己的親生骨肉? 要不要這麼偉大? 可是貌似冷銘好像壓根不領情? 他們之間的問題就是這麼簡單?

    “可是……後來冷銘出國留學,你還可以,我就再要一個孩子呀。更何況他們父子鬧得這麼僵,天知道冷銘什麼時候纔會回來?沒有一個孩子陪在自己身邊多孤獨?”

    安樂苦澀的笑了笑才道:“如果我還能有孩子的話,或許也不至於這樣痛苦了……許諾,你知道冷銘鄉下母親的那場大火這怎麼起來的嗎?是冷銘……他無意之間聽見我懷孕的事情,一直在猶豫,是不是要告訴他媽媽……後來正好到了元宵節,因爲他的心裏裝滿了事,無形之間就把房子燒着了引起了很大的火災……”

    這就尷尬了!許諾正經地睜大了眼睛,換句話說,是冷銘放了火,燒死了他媽媽? 這麼一說,好像才能解釋的通。冷銘從來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可是,面對安樂的付出,他卻一直視而不見。

    這究竟是爲什麼?她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那是因爲冷銘一直在自責? 而且他把這份自責還強加在了安樂的身上!因爲他不能把自己殺了,但是他可以怪別人!

    “所以呢?” 一個小時之後,許諾終於進入主題。

    安樂長長的嘆息一聲就道:“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我說服冷銘一,不要再固執了,他爸爸的身體越來越糟糕了,宋家也只有他一個接班人,不能在這樣下去了。現在能說服他的人也只有你了……”

    “我?”許諾驚訝叫。她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大的魅力了?

    “對,當然是你。你看不出來冷銘有多麼在乎你嗎?我還沒有見過他對哪一個人有過那麼在乎過。如果是你,也許會改變的……”

    “這,這……”許諾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安樂對她的希望也未免太高了,她怕到最後只是讓她失望。她實在沒有那麼大的把握。

    “拜託了好嗎?你忍心看着宋先生這把年紀還和自己的兒子如此決裂嗎?就算和他沒有關係,那麼冷銘呢?你願意看着他一直那麼自責嗎?”

    “我,我……當然不願意。”許諾嘆息一聲,“那我儘量試試,但冷銘一向很固執,我不知道能不能說服他……所以,如果到時候結果不盡人意,還希望你做好準備,不要太傷心了。”

    “會的,一定會的。”安樂充滿希望就叫。說完後又下意識看了眼時間就道:“那麼這件事情就拜託你了,我先出去了,免得到時候冷銘會生氣。”

    我點點頭就這樣目送着她走出來。頓時覺得自己亞歷山大,知道了別人的祕密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對於許諾這樣的人來說,絕對只是一場災難。

    瞧瞧,眼下不就是這樣?一小時後去往經紀公司的路上,許諾憋在心底的事情都憋的她死去活來。張了幾次嘴,都沒好意思說出來。

    要知道這麼多年,他都沒有怎麼提起過父母家人,必定是因爲心底傷痛不願意提起罷了。如今她這不是典型的強人所難嗎?

    她往常其實也是很討厭這樣的自己的,但現在卻不得不這樣做,可想而知有多糾結。

    就好像是看出來她的糾結一般,那邊冷銘忽然主動開口:“怎麼?有事?”

    “哦,哦,那個……就是想謝謝你……”

    “謝謝我?”冷銘一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

    許諾一驚,自己的表情就那麼明顯嗎?還是說現在冷銘就那麼瞭解她?

    “冷銘……那我要說出來你會不會生氣?”

    冷銘好像已經知道了她要問什麼,冷笑一聲,就道:“安樂對你說了什麼?”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