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許諾一愣,意識到冷銘在問自己,她立刻點頭:“都這個時候了……你,你就大人大量原諒他吧。”儘管看起來明明就是冷銘更固執一點罷了,但是這樣說也許會讓他覺得舒服一點。“是嗎?這麼說我從前真的很過分?”冷銘若有所思道。許諾無語,只能安慰他:“其實也不是,就是,就是……”

    “許小姐……”安樂的聲音傳來,讓許諾愣了下。回頭看去,她正站在病房門口從這這裏打招呼。“你可以過來下嗎?仲閔剛纔又醒過來,想和你說說話。”

    許諾緊張的點頭,幾步過去,又轉頭看一眼茫然的冷銘,心裏不禁嘆息。其實他也是在乎這個唯一的父親的吧。不然的話,怎麼會有這麼難過虛弱的表情?更何況當初都是無心的錯誤。

    “宋伯父……”雪白的病房裏,許諾靠在宋仲閔病牀邊輕輕呼喚了聲。他茫然的側臉,好半天目光才聚集在她的臉上。

    “許諾……真的抱歉。”

    許諾一愣,這話說的?他有什麼對不起她?但一分鐘後,許諾才知道,她的命運是多麼不受控制!

    “許諾……你,你是不是在找你弟弟?”

    許諾驚了,怎麼也想不到,宋仲閔居然會問出這話。“對,可是您怎麼……”

    “你弟弟……是我叫人安頓下來的。另外,他的手術已經在國外做了,都很好……你不用在擔心他了……”

    “什麼?”許諾這次乾脆震驚站了起來。她做夢也聯想不到面前的宋仲閔爲什麼會那麼做。

    “抱歉……我本來就想用你弟弟慢慢接觸到你。最終極的目的……”

    “是冷銘?”許諾驚訝叫。

    宋仲閔嘆息一聲,歉然的看着她就道:“對。我知道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可是小銘卻依舊固執,我只怕我這份家業無人繼承,更怕到我死的那天他也不原諒我這個父親……所以我就暗地調查了下,發覺他那麼在乎你。所以……”

    “所以你們就把我弟弟綁架了?你怎麼可以這樣!”許諾簡直無語!他們父子的事情,怎麼就扯到了她的頭上,這就是無妄之災好嗎?

    “許諾

    ,實際上……如果不是我,你弟弟現在可能真的不在了。許寧不想做你的累贅,他自己從醫院拋出來……是我的人你跟蹤他,發現他昏倒才帶他過來。後來我也想送他回醫院,是他自己不願意。他總覺的你會因爲他不幸福……”

    “怎麼會這樣?”許諾眼眶已經通紅,鼻子一酸呢喃道:“這個傻瓜,給他說了多少次了……他怎麼就不明白,他不是我的拖累。沒有他我活着能開心嗎?”

    病牀上的宋仲閔咳嗽了聲才拉回了她的思緒,許諾吸了下鼻子才歉然道:“原來是這樣……那我是應該感謝您了?對不起……我剛纔太沖動了。”

    “你真的想要感謝我嗎?”

    “嗯?”許諾不解的看那張蒼白的臉。宋仲閔不動聲色的狡黠輕嘆:“其實,我要的感謝對你我來說都不難。”

    許諾緊張起來,“你什麼意思?”

    “和冷銘結婚!我讓你見你弟弟,不然這輩子你都見不到他!還有,我很快就要死了。如果你說給冷銘聽,冷銘和我生氣我一命嗚呼,那你就是殺人兇手!而你和冷銘在一起,能得到的好處不用我說了吧?”

    許諾驚訝的睜大了眼睛!老狐狸什麼的簡直無法形容面前這貨的智商了好嗎?布了好大一盤棋! 但是她是那麼容易被人擺佈的嗎?

    “宋伯伯,我理解你對冷明的感情,可是這樣做太卑鄙了!你想讓我和冷銘在一起,無非是覺得我會勸慰冷銘回到宋家,把自己的姓氏改回來,可是您沒有想過吧!我如果勸他呢?”

    宋仲閔的目光忽然變得柔和慈善,他虛弱的勾了勾脣角才道:“不,這並不是爲了我自己,準確的說,我知道冷銘喜歡你。這些年, 雖然他沒有在我身邊,可是我卻一直關注他,知道在他身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當然也有你的存在,所以,我知道這孩子對你的心意。我只是想要陳全他。另外……莫家那個孩子有未婚妻,他們很快就會結婚。他家裏人恐怕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

    一連串的話語讓宋仲閔疲憊,大口的喘息起來。許諾慌了 下,就想過去扶他,宋仲閔卻揮手阻止:“沒用的,這些年我積鬱成疾,

    身體已經糟糕透了……堅持不住多久了。”

    “不會的。”許諾下意識出的就冒出一句。

    宋仲閔欣慰的笑了笑,“許諾,這算是我最後的請求,給冷銘一個機會,也請你讓我在有生之年看見他能成家立業,可以嗎?”

    許諾混亂了,可以嗎?當然不可以!她不愛冷銘啊!今夜舞會再次看見莫世森,她比任何時候都看的清楚了自己的心。她愛的那個人是莫世森,只要想想他和季舒蘭在一起親暱的神情,她憤怒的都想毀滅地球!

    這樣的感情,她對其他人卻從來沒有!還不能說明問題?而現在,他居然讓自己和冷銘在一起?這是不負責好嗎?而且他還用許寧威脅她?怎麼可以!

    “我要考慮下……”許諾咬咬牙轉身就朝着外面走去,再多一會她就怕自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怎麼?他和你說了什麼?”一出門就迎上了冷銘焦慮的神色。這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樣子。如果宋仲閔真的死了,冷銘該有多遺憾?

    “沒,沒什麼……”

    冷銘狐疑的掃了他一眼,接着焦急的走進去。走廊裏頓時只剩下許諾和安樂,她幾步過來猶豫了下才道:“仲閔都和你說了?”

    許諾一愣,看來安樂也都已經知道了,她點點頭,苦澀笑:“不過我想我未必會答應……”

    安樂點頭:“我懂。其實我和仲閔也說過了,這種事情是勉強不了的……他大約是因爲身體的原因所以纔不自信。所以,你也不必太在意了……”

    “好,我知道了。”許諾心不在焉的說道。可是目光卻又飄向了了病房的方向,她真的可以做到什麼也不在意嗎?

    因爲時間已晚,安樂乾脆先把她送了回去。而冷銘和安樂都留在了醫院,這個時候大家恐怕都需要多一點時間思考。隨着夜幕漸深,那些焦灼的思緒也在一點點沉澱,直到許久之後許諾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至少她應該慶幸許寧沒有什麼事。如果真的和宋仲閔說的一樣,那麼她不止不能埋怨他一點,她還要感激他那麼及時發現他。不然的話,現在許寧會怎麼樣真的不敢設想!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