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重生之盛世醫女 劫後餘生 歷史軍事 大衆 網

    巡邏的官兵一進院子,就瞧見穿着一身官服的顧詠扶着柱子在牆角嘔得連苦膽水都快出來了,衆人見狀,趕緊上前去問。顧詠卻說不出話,無力地伸出手朝東邊的廂房指了指,彷彿又想到什麼,“嘔——”地一聲,又埋頭大吐。

    “顧大哥你沒事吧。”秦錚端着茶杯快步趕過來,小心翼翼地伺候他喝了兩口,又抱怨道:“我早和你說了不要去看,就連太醫院的太醫們都受不住要吐的,更何況是你。便是沒開腹,那屋子裏頭也全是死人,單是走近了也滲得慌。”說罷,他臉上顯出可怖的神情,分明對那房間避之不及。

    但凡在京裏當差的,對京城的大小事務都十分敏感,更何況當初的開腹療傷弄得滿城風雨,這些官差們不知道也難。聽顧詠和秦錚這麼一說,他們也都想起了外頭的謠言,不外乎那些大夫平日裏練習都是拿真人開膛破肚,人死了也還要被大卸八塊,然後用針線重新縫起來之類……

    官差們頓覺這院子裏陰森森的,早上的冷風一吹,渾身發寒。爲難地看了眼東廂房,誰也不敢貿貿然去看。

    “各位官差大哥是來搜查欽犯的?”秦錚睜大眼睛瞧着他們,帶着些驚恐,“那些欽犯如今藏在我們巷子麼。大人們趕緊去屋裏搜搜,若是偷偷藏在我們家裏頭,那可不得了。”

    衆官差你看我,我看你,打了幾聲哈哈,各自使了個眼色,在正廳和西廂房各兜了一圈,到了東廂房門口,卻是沒人再敢往裏走。

    “我聽說,這些人死了以後還被分屍,都帶着戾氣,若是招惹到了,那可是一輩子都跟着,甩都甩不掉呢。”有人哆哆嗦嗦地說着話,往人羣后躲了躲。衆人聞言,臉色愈加白了,有膽子小些的已經往後退了好幾步,回了院子中央的太陽底下,好像這樣才能保證不被髒東西給沾上。

    大夥兒正猶豫不決中,東廂房的門忽然“吱呀——”一聲開了,一方案板赫然出現在屋中央,案板上是一具白花花的屍體,用布掩蓋了頭臉和下肢,只露出胸腹。因衆人驚恐萬分,只一眼就趕緊別過了臉去,只依稀瞧見滿肚子的血和白花花的腸子,單是如此,大夥兒的胃裏頭已經是翻江倒海了。

    這還不夠,門後忽然又轉出一個膚色蒼白的小姑娘來,頭臉都用白布蒙着,只瞧見漆黑的眼睛和慘白的額頭,還有平舉着的滿是鮮血的雙手。“各位有何指教?”她冷冷地看了衆人一眼,問道。

    大夥兒哪裏還忍得住,逃命似的往後跑,一直奔到了院子中央才停下來,衆人擠作一團,驚叫連連。

    顧詠朝秦錚使了個眼色,秦錚會意,趕緊站出來大聲道:“各位大人且勿驚慌,這位是我姐姐,太醫院的秦大夫。因平日裏都在家裏頭練習解剖,故請大理寺送了不少死刑犯人的屍首過來,都在東廂房存着。這兩日只解剖了一具屍體,剩下的都還在裏頭躺着。不知哪位要進屋去查看?”

    大夥兒早被嚇得魂飛魄散了,還有誰膽敢進屋,紛紛搖頭道:“不必不必,既然是秦太醫的府邸,怎會藏有欽犯,我們還有其他地方要搜查,便先告辭了。”說罷,一羣人爭先恐後地衝了出門。

    待那些官差都走得遠了,顧詠才鬆了一口氣,趕緊上前扶住玉珠,待要開口安慰,東廂房裏忽然竄出來一個人影。大鬍子的手中微動,朝他們努努嘴。顧詠卻不動,將玉珠姐弟拉到身後,冷冷地瞧着大鬍子,眼袋不屑道:“既然各位安然無恙,那我們之前的約定是否可生效了。”

    大鬍子不懷好意地笑了兩聲,摸了摸下巴,道:“既然小哥兒如此聰明,當知道有些事是可以反悔的。難得遇到小哥兒這麼個聰明人,若是能幫我們出城便再好不過了。”

    顧詠只是笑笑,往前走了一步,目光不經意地朝隔壁院子掃了一眼,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聰明人,當曉得我怎會任人擺佈。彼時你手裏掌着我朋友的性命,我自然投鼠忌器。如今官差們還在隔壁,我若是喊一嗓子,不知諸位可能逃出去。”

    他瞧見大鬍子的手悄悄伸向腰間,忽又大笑出聲。大鬍子心中一突,猶疑不定地看了他一眼,又不敢妄動了。

    顧詠大笑道:“你當我是朝堂裏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麼,不說以一敵三勝券在握,拖延一盞茶的功夫卻是極容易的。不過,隔壁的官差們衝進這院子,怕是隻需一眨眼的功夫,諸位愛玩這言而無信的把戲,我自然奉陪,左右也不過是打場架、出身汗,不過你們可是性命相搏了。”

    大鬍子頓時色變,他對顧詠的話雖有些懷疑,但如今手裏的確沒了人質是真的,若是顧詠果真懂武藝,那他絕沒有一擊即中的把握。如若真招了官差進來,只怕他們一行五人一個都逃不了。想到此處,他不由得躊躇不定。

    顧詠見他臉上爲難,又添了一把火,道:“東廂房的窗戶可通向後門,你們要走就趁早,我可說不準那些官差們是否還要再回來的。”

    大鬍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沒再說話,轉身進了東廂房。過了好一會兒,那屋裏再無聲響傳來,顧詠讓玉珠姐弟在院子中央候着,自己進屋勘察了一番,回來朝玉珠點點頭。玉珠這才放心,氣一鬆就癱軟在地上。

    發生了這樣的事,顧詠想起來就忍不住後怕,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沒有趕過來,玉珠姐弟倆還會經歷些什麼。只要一想到前天晚上是他親自將人送到門口他就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只要他再多走兩步,將她們送進屋,這事兒便不至於演變到如此地步。

    這院子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再住了,雖說離顧府近,但到底在皇城外,往來的人多,治安便差些。再加上如今玉珠名氣大,少不得招惹那些綠林好漢,若是今天的事兒再來一次,不說玉珠姐弟,顧詠就先受不了了。

    玉珠和秦錚這會兒也是後怕着,不過對於顧詠提出的搬家建議卻還是有些猶豫。到底在這裏住得久了,多少有些感情,四鄰們也多熱情爽朗,相處得極爲愉快。這麼突然說起要搬走,兩人總是有些捨不得。

    顧詠想着那些匪徒不至於再折身返回,也沒硬逼,畢竟倉促之間也尋不到合適的房子。他倒是希望玉珠能住進顧府去,不過知道玉珠定不會同意,故只是想想,根本沒好意思開口。

    家裏頭染了血的棉被被褥什麼原本都藏在東廂房,這會兒通通不能用了,三人一齊將這些可能造成禍害的東西都塞進了竈洞,一把火燒得乾淨。

    待一切處理完了,三人一齊坐在院子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秦錚不免好奇地問起那些匪徒的身份,顧詠也不清楚,只說可能是誰的仇家來京裏尋仇的。玉珠忽然想起大鬍子提過“曾沐”這個名字,便說了出來。顧詠聞言頓時眉頭緊鎖,沉聲道:“曾大人是當朝宰相,爲人最是剛直不阿,雖說得罪了不少人,但絕無陷害冤枉之舉。卻不知是誰和他有那麼大的仇恨,非要置他於死地不可。”

    這些朝堂中的事玉珠沒有什麼興趣,顧詠也就提了一句便沒再說。三人又聊了一會兒天,氣氛才慢慢緩過來,玉珠的臉色也漸漸好轉了。

    “哎呀,秦大夫回來啦。”院門被輕輕推開,孫老太太慈祥的笑臉探出來,瞧見顧詠,她臉上笑得愈加燦爛,“顧公子也在呢。”

    玉珠趕緊起身迎接,秦錚也去屋裏搬了椅子出來。顧詠不知自己該幹嘛,只有起身東看看,西看看,朝孫老太太一個勁地笑。

    “這兩日我來過來看,都沒瞧見你。”孫老太太笑眯眯地拉着玉珠的手坐下,盯着她的臉看了半天,一副神祕兮兮的神情,壓低了嗓門小聲道:“秦大夫怎麼沒穿耳洞?你們這個年紀的小姑娘個個都穿了耳洞的,過些天等耳朵好了,讓顧公子給買對耳環戴上,多好看吶。”

    “耳洞?”玉珠沒想到孫老太太這麼一臉神祕竟然是爲了這麼個事兒,一時表情有些僵硬。她以前也貪漂亮打過耳洞,在美容院用槍打的,沒想到自己是過敏體質,漂亮耳環沒戴着,倆耳朵折騰了一個來月纔好。再到後面,提也不敢提打耳洞的事兒了。至於到了這個時代,因秦母早逝,也沒人操心她的這些事兒了。

    “要穿耳洞就得趁這幾日,”孫老太太一本正經地勸說道:“原本三月初三花朝節那日最好的,可惜那日你出了門,到晚上纔回來,我就沒過來打擾。不過今兒也不算遲,只要是這三天穿的,就不怕化膿。”她一邊說話,一邊從懷裏掏出一枚寸長的鋼針,繫了青色的棉線的,朝玉珠揮了揮,道:“過來,我幫你穿耳洞,保證不痛。”

    玉珠拔腿就想逃,一旁的秦錚瞧着忍俊不禁,偏不說話只看熱鬧,至於顧詠,他滿腦子都已經是玉珠戴耳環的模樣了。

    孫老太太十分固執,不論玉珠怎麼推辭也逃不過,最後還是被押着穿了兩針。好在老太太還有傳統的消毒意識,鋼針用燭火燒過,青線也滾過了油,不至於耳洞沒穿着,先把耳朵給化膿了。

    老太太技術極爲嫺熟,有一搭沒一搭地和玉珠說着話,手裏不住地輕輕揉着她的耳垂,揉得玉珠都快沒知覺了,忽然出針,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用棉線在她耳朵上打了一個醜醜的圈兒。如法炮製穿了兩個耳洞,玉珠驚訝地發現耳朵竟然沒什麼感覺,不由得對老太太另眼相看。

    又和老太太說了一會兒話,玉珠的耳朵也沒有發燒發炎的跡象,只是看起來醜了些。不過在顧詠眼裏頭,玉珠就沒有醜的時候,便是耳朵上掛着兩個黑圈圈,也是可愛得不得了。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