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重生之盛世醫女, 天降奇禍,88讀書網

    崔宇回沈家這一日,崔老爺子親自護送,沈將軍開大門迎接,連在城外莊子住了多年不曾回京沈家二老也特意趕了回來,見到孫子,不由得痛哭流涕,老淚縱橫。

    崔老爺子環顧四周,沒瞧見長公主影子,心中冷笑,唯恐天下不亂地問了一句:“怎麼不見長公主?”

    沈將軍臉色微變,眼中閃過一絲嫌惡之色,冷哼一聲沒說話。一旁忙有下人應道:“方纔太后傳旨,宣公主與小姐進宮去了。”

    崔老太爺笑了笑,道:“是麼?”便沒再說話。誰都知道宮裏太后並非長公主生母,平日裏並不親厚,如何會在這日子將其喚進宮,分明是藉此推脫罷了。一旁沈將軍臉上有些掛不住,趕緊擠出笑臉道:“大夥兒站在門口做什麼,還不快進屋。”說着,就要去拉崔宇手。

    崔宇下意識地往側邊一躲,沈將軍拉了個空,一時僵住,表情十分尷尬,但很快又恢復了臉色,繼續笑着將崔宇迎進屋,只是再不敢將手搭到他身上。崔老爺子瞧着心裏一面直叫好,一面可惜那長公主不在,否則眼睜睜地瞧着丈夫對嫡子獻殷勤,還怕氣不死她。

    進了府,沈將軍將衆人引向東跨院,這是崔宇幼年時曾住過地方。院子裏還保留着十年前佈置,所不同只是窗口棗樹長高了些,十年前種下花苗如今早已成了片,爭相開着花,院子中央石桌石凳磨得青亮,彷彿十年時光並沒有留下什麼。

    衆人見崔宇陷入沉思,不再打擾,默默地都退了。崔老爺子在沈府待了好一陣,也沒見長公主回府,懶得再等,好戲沒看成,只得告辭離開。倒是沈家二老留在了府裏,說要陪孫子住一陣。

    長公主一行到晚上纔回來,依照規矩崔宇要過來拜見,但她稱病免了,崔宇自然巴不得。晚上沈將軍依舊在書房裏宿着,長公主等了一晚不見人影,氣得又將桌上杯盞茶具全都摔得粉碎。

    旁丫鬟們早嚇退了,唯有綠薇在一旁屏氣凝神地跟着,被飛濺開來碎瓷片險險割破了手背,滲出殷紅鮮血來。長公主回頭瞧見了,臉色卻絲毫不變,怒道:“一羣廢物,讓你將那個丫頭抓回來,抓了幾個月也不見人影,通通都是廢物。”

    綠薇不敢辯解,只低着腦袋一言不,待長公主罵完了,才跪在地上低聲道:“奴婢定將那大夫儘快抓回來。”

    玉珠卻不知自己早被人惦記上了,從早上起來起她就覺得天氣不大對勁,黑漆漆天彷彿要掉下來似,厚厚雲層壓得人喘不上氣。空氣潮溼又炎熱,走幾步路就渾身是汗,黏糊糊地貼在身上也不幹,難受得很。

    放衙時候顧詠照例在宮門口候着,一見玉珠出來就趕緊招呼她上馬車,道:“瞧這天氣,怕是一會兒就得下雨了。”

    玉珠也眯着眼睛瞧了瞧外頭天,擔憂道:“只怕要下大雨,不知一會兒會不會積水。房子地基高倒是無妨,就怕院子裏種那些藥材要泡湯了。”

    二人話剛落音,就見一道刺目閃電忽然劃過,緊接着便是一陣震耳欲聾雷鳴。顧詠怕嚇着玉珠,趕緊放下車簾,讓趕緊掉頭。才走了沒幾步,就聽到外頭噼噼啪啪雨滴聲。玉珠好奇地掀開簾子,只見豆大雨點劈天蓋地地砸了下來,架勢十分嚇人。

    街上一片忙亂,行人們紛紛四避,一會兒,大街上就只剩下往來幾輛馬車。顧詠讓車伕加快了度,徑直朝秦家院子奔去。到秦家大門口時,街上已經積了水,玉珠怕過一會兒街上積水更深顧詠不好回府,也沒多留,叮囑了幾句後就讓顧詠趕緊回家去。

    因庫房地勢稍低些,這一場雨下來就有淹進水去趨勢,秦錚和餘老爹趕緊將庫房裏藥材全都搬進正屋裏。於嬸子在廚房做飯,一見玉珠就抱怨道:“這場雨真是來得快,原本還在院子晾了幾塊臘肉吹吹風,一眨眼就淋上了雨,也不知會不會長黴。”

    玉珠趕緊安慰了她幾句,幫着秦錚一道兒搬藥材。一直忙到天全黑了,幾個人才吃上飯。可外頭雨還是沒有停,一會兒大,一會兒小,院子裏積水越來越深,幸好這房子地基高,離院子還有幾層臺階,暫時還淹不進來。但照這樣下去,估計明兒早上就夠嗆了。

    一晚上大家都睡得不甚安穩,耳畔始終是下雨聲音,一會兒噼裏啪啦,一會兒淅淅瀝瀝,總沒有停歇時候。好在總算沒有水灌進屋,大早上起來推開門,玉珠頓時被面前一片汪洋給嚇住了。

    什麼藥材之類都不用想了,面前這情形,便是大門也出不去,更不用想什麼上衙事兒了。於嬸子去廚房轉了一圈,回來說家裏米糧充足,十天半月暫無問題,玉珠方纔放下心來。不過餘老爹倒是一臉樂觀,說中午時水就能退走。

    餘老爹倒是沒說錯,中午時分,院子裏水就退得七七八八了,但街上地勢稍低地方還是積着水,許多百姓家裏都沉了,苦着臉把東西往外頭搬。

    玉珠原以爲這雨到此爲止了,中午用過飯,正要去太醫院,外頭天又沉下來,不一會兒,又下起雨來。照這天氣態勢,秦錚怕她進了宮以後不好出來,便非拉着不讓她出門。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是,這場雨竟然持續了三天。

    對於普通人家來說,這三天也許僅僅意味着不能出門,可對玉珠來說,卻是心急如焚。沒有誰比大夫更瞭解這場大雨可能帶來災難了,這個時代人普遍沒有衛生觀念,平日裏胡來也就罷了,可洪水過後,細菌病毒滋生,一個不好,就是要鬧出瘟疫來。

    想到此處,玉珠也不管街上積水了,換了衣服非要去太醫院尋孫大夫,卻被秦錚死死拉住,道:“半個城都被淹了,孫大夫也不定在宮裏。你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也尋不到他。你有什麼話告訴我,我替你去孫大夫府上尋他就是。”

    可這些事如何是三兩句就能說清,兄妹倆爭執不下時,外頭傳來了顧詠聲音。秦錚又驚又喜,趕緊衝到檐下,衝着院門口狼狽不堪顧詠大聲喚道:“顧大哥,你來了就好。快來勸勸我姐,她非要去太醫院。”

    顧詠換了身利落勁裝,但還是弄得滿身泥濘,膝蓋以下全都浸得透溼,好在已是六月,天氣炎熱,裹在身上也不冷。聽了秦錚話,顧詠趕緊看向玉珠,一副詢問神色。

    玉珠忙解釋道:“我看這天氣不對,城裏了這幾日洪水,只怕死了不少牲畜,有些井水都污了。如今天氣雖轉晴好,可溫度卻太高,反而易滋生疾病,一個不好,怕是要鬧出瘟疫來。我得趕緊去尋孫大夫,讓他上奏朝廷做好防備,若不然,怕是會出大事。”

    顧詠聞言亦是心驚,他雖未曾經歷過瘟疫,但見過書中記載,一旦瘟疫四起,那便是絕戶絕村。若果真如玉珠所說瘟疫生在京城,那豈不是——顧詠連想都不敢想。

    微一思忖,顧詠沒再猶豫,朝玉珠道:“街上到處都是積水,你不識路,還是我陪你一起去。若是尋不到孫大夫,我們便去找林尚書,左右總能找到上奏人。”便是實在不行,他就只有去求崔氏進宮找太后說話了。

    秦錚原本以爲顧詠會幫着勸人,沒想到他竟然還在一旁加油添醋,恨得牙癢癢,卻又實在沒法,只得朝他威脅道:“你路上好好照顧我姐,若是她傷到了哪裏,我定要你好看。”

    顧詠自然不會和他認真,候着玉珠換了衣服鞋子後,就拉着她一同出了門。

    大街上一片蕭條,路上到處都是泥沙洗過痕跡,還有各種各樣動物屍體,因剛剛被水泡過,又被太陽一照,很快就腐爛變質出陣陣惡臭。有些地勢較低水井滲進了髒水,可附近居民卻完全不顧忌,打上水後也懶得燒,徑直就灌進肚子裏。玉珠一路上瞧着,只覺心驚膽戰,好幾次都忍不住衝上前想要說服他們將水燒開了再喝,人家卻絲毫不理會。

    “也怪不得他們,”顧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搖頭道:“這幾日接連着下雨,哪裏還有乾柴,能做飯已是不易,誰還會捨得燒水喝。”

    玉珠聽罷了,更感無力。

    他們兩個繞了好幾條街,纔好不容易趕到了孫大夫家門口,敲開了門,才知道孫大夫大早上就進了宮。二人又急急忙忙地去太醫院尋人,一進太醫院大門,就現裏頭氣氛有些不對勁。

    太醫院裏難得這般肅穆,大門口往裏全站着御林軍侍衛,個個面色肅穆。玉珠心中忐忑,和顧詠交換了一個眼神後看,輕手輕腳地進了前院。

    院子裏站着一羣御醫,張勝也在裏頭,玉珠趕緊上前拍拍他肩,輕聲問道:“這又是出什麼事了?”

    張勝皺着眉回頭,見是她,輕輕搖頭,小聲道:“我也是方纔剛到,聽說是孫大夫跟太子殿下上了摺子,說洪災之後並有大疫,特奏請太子殿下下旨防備。可這事兒,實在難爲。”他朝顧詠瞧了一眼,顧詠亦理解地朝他點了點頭。

    京城局勢,表面上風平浪靜,但暗地裏卻還是風起雲涌。瘟疫之事,最易與天命之說聯繫在一起。若貿然下旨,只怕有人藉機揮,造謠生事說太子無德,天降奇禍。

    “那就不作任何防備麼?”玉珠急道:“若果真鬧出瘟疫來——”她話未說完,就見正廳大門陡然打開,一會兒,太子與孫大夫等幾位德高望重老太醫走了出來。太子一臉嚴肅,沒說什麼就走了。

    待他走後,孫大夫才緩緩道:“太子下令,全城戒嚴,預防瘟疫。”

    玉珠總算鬆了一口氣。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