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婚禮(大結局) ...

    一百零二

    且不論阿志怎麼跟大當家說的,反正第二日大早上,他們就集合着一大羣人馬下山來了。秦錚得信後親自去迎,又與新平城的守備百戶長商議後,一同領兵去追襲匈奴,玉珠則留在縣衙裏照看老杜。

    他們一去就是兩日,期間秦錚的小書童少嵐也來了新平城。

    秦錚出京時,家裏的丫鬟們一個都沒帶,只讓少嵐跟着,卻沒料想他在半路上染了病,趕不得路,秦錚又急着上任,便將少嵐託付給當地的一戶農戶人家,給了些銀子,讓其好生照料,預備過些日子,待這邊事情處理完後再去接他回來。沒想到少嵐身體漸好後,竟自個兒尋了過來。

    衙門院子小,秦錚和玉珠各佔了一間房,幕僚周明遠住在東廂,老杜則臥牀在西廂房,家裏頭就只剩下個置放雜務的庫房。玉珠將它收拾了出來,暫將其安排住下。

    到第三日上,大夥兒歡歡喜喜地回來了,一進城就大聲招呼着讓下人去準備酒席,要好生慶賀一番。玉珠見狀,知道他們定是打了勝仗,也跟着歡喜。這還不夠,秦錚又笑嘻嘻地從人羣后拉出兩個人來,玉珠一見,頓時睜圓了眼睛,幾乎以爲自個兒眼花了。

    孫大夫和張勝笑眯眯地看着她,除了面容略微憔悴些,看不出有受傷的痕跡。

    “這…這是……”玉珠捂着嘴,簡直說不出話來。

    秦錚笑道:“我們也沒想到,孫大夫竟然會被關在那裏,大夥兒殺紅了眼,險些傷到孫大夫,幸好大當家手快給攔了下來。”

    “你也跟着去了戰場?”玉珠大驚,沒好氣罵道:“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跑去戰場上湊什麼熱鬧,一個不好,自個兒傷了不說,還要麻煩別人來救你,這不是添亂嗎。”又狠狠瞪了他一眼後,纔將孫大夫和張勝迎進屋裏,將他們暫且安置去休息。

    晚上自然是好一番慶祝,因都是大老爺們,玉珠沒有跟着去湊熱鬧,只在家裏頭隨便吃了些。秦錚不免要提及爲過山風請功的話,明裏是請功,暗地裏卻有要招安的意思,大當家只不說話,秦錚見狀,亦不好再提。

    第二日,山寨的兄弟都回了大遊山,繳來的糧草只帶走了一半,剩下的都留給了秦錚。秦錚自然不會私吞,又差人送去了成州大營。雖說未能將過山風招安,但大當家卻答應將赤練香和火翎鳥暫借給秦錚,以便追蹤匈奴。秦錚也一併差人送去了成州,算是立下一大功。

    孫大夫和張勝在新平城裏住了幾日,精神漸漸恢復後,由秦錚派人送回了京,玉珠則暫留在新平。

    五月底,顧家派了議親的人過來,隨同過來的,還有大筆的聘禮,足足裝了好幾車,這在京城雖不算什麼,可新平城的百姓卻還是頭一回看到這樣的陣勢,都給震住了。京裏崔宇和鄒氏也有書信一同過來,除了噓寒問暖外,主要就是爲此次大婚徵求玉珠的意見。

    依崔宇的意思,玉珠自然是從沈家出嫁的好,雖說沈家如今比不得從前,但到底門面在。顧家雖不計較玉珠的身份,可日後玉珠做了人家媳婦,甚至當了家,難免有些人要唧唧歪歪地議論她的出身。京城裏的婦人們,最喜歡的不就是碎嘴嚼人舌根子麼。

    因京裏謠傳今上身體欠佳,怕是撐不了多少時日,顧家便有些着急要將玉珠迎娶過門,要不然,撞到國喪,又得再等好幾個月。於是最後議定了七月初八的日子,算算行程,怕是迎親的隊伍都要動身了。

    玉珠備好的嫁妝都在京裏,她只得趕緊寫信給鄒氏,託付她去整理一番。又和秦錚商議後,同意待她隨顧家迎親的隊伍回京後,不直接去顧府,而暫停留在沈府,便算是從沈家出嫁了。

    京城那邊,崔宇雖未收到玉珠的來信,卻已開始準備嫁妹的事宜,鄒氏也派人去顧家新房量了尺寸,滿京城地尋了上等的酸枝木,打了一整套傢俱,直把二房的鄧氏看得眼饞得不行,好幾次都想去摻和摻和,可惜鄒氏根本就不理會她。

    到六月十五,顧家的迎親隊伍就到了城外。秦錚早請了附近的大嬸小媳婦們過來幫忙,大早上就來給玉珠梳妝打扮。這一路過去二十餘天,每日都得盛裝打扮,披上紅蓋頭,坐在迎親的馬車裏連門也不能出,玉珠只要一想想就覺得頭大。

    但這事兒不是玉珠不願意就能成的,風俗如是,玉珠也不敢打破。

    衙門裏甚是熱鬧,百姓們都得知了縣令大人嫁姐的喜訊,紛紛過來慶賀。秦錚讓下人們在院子外頭擺了十來桌,又拜託周明遠幫着待客。過山風山寨也送來了厚禮,整整一大匣子的珠寶首飾,晃得人眼睛都睜不開。玉珠琢磨着這都是他們在外頭打劫來的,因山寨裏女人少,日積月累的,就積了這麼多。

    臨行前,鄭覽和李庚也都親自來賀,雖說心有不甘,但都沒放在臉上,強忍着心酸,一臉笑容地過來道喜。只是,待見玉珠乘坐的馬車漸漸消失在視線中,那種悲慼和傷懷又一涌而出。

    一旁的秦錚早已不顧形象地哭出聲來,眼淚嘩嘩的流,衙門的差役們都擠眉弄眼地瞧着,只是沒人敢出聲。

    因是盛夏,玉珠一路上沒少吃苦頭,還好她事先有準備,避暑的藥帶了不少。她還算好的,好歹坐在車裏還算陰涼,迎親的隊伍沒少吃苦,大熱天地在烈日下曝曬,一連好幾位都中了暑,幸虧玉珠在一旁指揮下人灌水灌藥,這纔沒鬧出大毛病來。

    迎親的隊伍走得慢,到七月初六早上總算趕到了京城。崔宇早得了消息,在城外十里的長亭迎候,徑直將隊伍引到沈府。

    沈家嫁女,自然要熱鬧一番。雖說沈將軍如今手中並無實權,但崔宇卻漸漸炙手可熱,顧家也是朝中新貴,故前來巴結的人着實不少。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崔宇夫婦,好在鄒氏能幹,早將府裏安排得妥當,寫禮單的、記賬的、照管器具的、灑掃收拾的、端茶待客的等等,各施其職,絲毫不亂。崔宇夫婦忙得腳不沾地,玉珠這邊,也免不了要與諸位連面都不曾見過的媳婦嬸子們寒暄一番。

    因玉珠這兩年攢了不少銀子,加上諸位朋友送來的禮,和沈將軍和崔宇另添的妝,玉珠的嫁妝也甚是可觀。嫁妝都放在大廳裏,分裝了六十六擡,悉數敞開了供人觀看,金銀玉器和珠寶首飾都放在最打眼的地方,後面還有古玩、綢緞、皮草衣裳之類,有些是當初宮裏的賞賜,還有些則是鄒氏花了大價錢買來的,件件都是精品。有些眼皮子淺的,不免犯了嫉,忍不住要說幾句酸話,更多的則是驚訝和豔羨。都道是沈家這位姑娘高攀了顧府,如今看來,倒也不是一句話說得清的。

    京裏的風俗,大婚得連擺三天的酒席,到第三日也就是七月初八男方纔來迎親。這日大早,鄒氏就請了京裏最有名的梳頭媳婦給玉珠梳洗打扮,着嫁衣、披鳳冠,又在臉蛋上塗了不知多少層胭脂水粉,最後鄒氏又仔細觀察了一陣,才滿意地點頭道:“我們家玉珠果然是個美人,瞧瞧這小模樣,真是要命。”

    玉珠被她打趣得有些不好意思,好在臉上的水粉敷得厚,也瞧不出她臉紅。

    鄒氏過門也不久,自然曉得成親這一日的辛勞,特意讓廚房做了花生糕,切成龍眼大小,又用油紙包好了,讓陪嫁的丫鬟隨身帶着,待玉珠餓了就偷偷吃上兩口。

    玉珠原本只有三個丫鬟,鄒氏怕她去了顧家不夠用,又另買了三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在府裏調教了兩個月,湊成了三對。只是旁的下人管事一時尋不到,但好在手裏有銀子,只叮囑她過門後再慢慢來。

    吉時一到,外頭立刻喧鬧起來,衆人簇擁到了門外。鄒氏趕緊把紅蓋頭給玉珠蓋上,又仔細叮囑了一番,才依依不捨地牽着她的手,將她送出門去。

    顧家這邊,也是熱鬧非凡。如今太子地位漸漸穩固,顧信雖不顯山露水的,可明眼人都知道,他是最得太子器重,連這回娶兒媳婦,宮裏還特意賜了賀禮下來。顧詠年紀輕輕,卻連當大任,得太子器看重,便是將來封侯拜相也亦非不能。如此一來,顧府這邊竟比沈家要熱鬧數倍,好在顧府下人訓練有素,雖是忙碌,卻也沒出什麼亂子。

    迎親的隊伍在城裏繞了一大圈纔回來,顧詠踢了轎門,這才見玉珠在丫鬟們的攙扶下緩緩下轎,又是歡喜又是激動,上前去拿紅綢的時候連手都在發抖。元武在一旁瞧着,忍不住偷偷直笑。

    二人隔着紅綢牽着一起跨過火盆進了屋,顧信與顧夫人崔氏早在正屋上首坐好,見顧詠牽着玉珠進來,他二人笑得合不攏嘴。行過禮後,玉珠由衆人簇擁着送去洞房,顧詠還有客人要招待,自不好留在屋裏,跟玉珠招呼了一聲後,便出了門。

    玉珠在屋裏一等就是好幾個時辰,肚子餓得咕咕直叫,雖說鄒氏早先預備的花生糕,可到底只有一小袋,又得躲着顧府的丫鬟下人,實在吃得不痛快。直到玉珠的腿都麻了,顧詠才滿身酒氣地進得屋來。

    在送親太太和迎親太太及各位陪嫁丫頭微笑的目光中,顧詠好歹掀了紅蓋頭,玉珠這才長吁了一口氣。兩人又喝了合巹酒,玉珠吃了些熱食,總算填飽了肚子。衆人得了賞錢後紛紛告退,玉珠卻懶得理一旁嬉皮笑臉的顧詠,趕緊喚丫鬟去倒熱水來洗臉。

    顧詠曉得她氣惱自己,倒也不急,磨磨蹭蹭地靠過去,口中還故作痛苦地喃喃道:“玉珠,我頭疼,難受……”說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整個人朝她懷裏倒過去。

    玉珠面上惱他,可心裏卻是疼的,見他醉成這樣,哪裏捨得將他推開,只得半擁半抱着將他搬到牀上去歇着。纔到牀邊,顧詠忽然一躬身,反手將玉珠擁在懷裏,徑直朝牀上倒去……

    …………

    半夜裏玉珠才醒來,隱約有個人坐在身邊輕輕喘着氣,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正對上顧詠含笑的雙眼。她一時又羞又惱,張口就咬了上去,痛得顧詠嗷嗷直叫。二人笑鬧了一陣,顧詠忽然掩住她的嘴,朝牀邊看了一眼,柔聲道:“小心些,我們得守着花燭。”

    守花燭也是京城裏的婚俗,左邊花燭先燃畢,象徵新郎早逝,若右邊花燭先燃畢,主新娘早逝,故需新人徹夜不眠地守護,若有一燭先滅,則將另一燭也吹滅,以祈如願。

    “你先睡,我來守着。”顧詠見玉珠一臉疲憊,十分心疼,摸了摸她柔順的秀髮,又親了親她的臉,柔聲道。

    玉珠卻輕輕搖頭,靠在他懷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案几上的紅燭……

    不知不覺,天已大亮,玉珠迷糊着醒過來,閉着眼睛,習慣性地去抱枕頭,卻抱到了一個火熱的身體,這才睜開眼來,只見滿目喜氣的紅。

    顧詠閉着眼睛蜷着身子往她懷裏縮,一邊伸手攬她,一邊小聲嘟囔道:“別動,再睡一會兒。”

    玉珠拍了拍他的背,腦袋卻探出去看案几上的紅燭。一左一右兩支紅燭,右邊的已經燃盡,左邊的卻還剩一小截,但此時已經被吹滅,孤零零地獨自站在那裏。

    玉珠心中一暖,低頭再看顧詠,只瞧見他毫不設防的睡顏……

    (完)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