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西峯女子監獄離防江市不到300公里。『言*情*首*發從走進牢房那一刻,文娜才真正意識到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黑黑的鐵門,高聳的白牆和電網,一切顯得格外深沉。

    在牢房裏,每當夜深人靜,身邊的女犯人都在呼呼大睡,文娜卻切夜難眠。她想,,出獄後舉目無親,一無所有,今後路在何方?剛踏進監獄就想到出獄後的事情,文娜感到自己很可笑,但踏進牢房後,這個問題老是纏繞着她。這個問題讓文娜鬱悶、孤獨、無助、絕望。

    文娜沒想到,一個女犯人的到來,迅速改變了她。

    那是一個下着細雨的晚上。在牢房裏吃完晚飯,文娜昏昏沉沉地躺在地鋪上。牢房的門被突然打開,女獄jing把一位女犯人帶進來。

    文娜睜開眼睛,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她個子瘦小,滿頭白髮,看上去50多歲。她是牢房裏的第17位犯人。她應該是牢房裏年紀最大的女犯人。牢房大門關好之後,這位新來的女犯人走了幾步又呆站着。文娜看見她胸前的編號爲256號。文娜的編號爲252號。256號的視線在文娜的臉上停了好幾秒鐘後,又看着文娜旁邊的空鋪位,最後坐在空鋪位上。

    入夜。文娜在夢中醒來,她迷迷糊糊地感覺到母親坐在旁邊。

    怎麼回事?

    “我不是你媽,我是256號。”一隻小手緊握着文娜的手。另一隻小手在擦着文娜的眼睛。

    文娜漸漸清醒過來,她發覺自己眼睛裏滿是淚水。這幾天,在夢中文娜不知流過多少淚,不過,這是第一次有人目睹她在夢中流淚。

    文娜也坐起來,問:“你怎麼不睡?”

    256號仍在給文娜抹眼淚,說:“你剛纔不斷地叫你媽,我一直在看着你。”

    文娜當然知道256號一直在看着她。她不高興地拿開256號的手,她並不接受256號的同情與憐憫。文娜轉開臉說:“看我幹什麼?我又不是你女兒。”

    256號過了一會才小聲說:“別難過,你還年輕。”

    年輕,年輕又有什麼用?文娜覺得256號的話沒頭沒腦,但她沒說什麼,她估計旁邊也許有女犯人被她們吵醒。文娜不想多說,她又躺下來。

    256號仍坐着。

    文娜閉上眼睛。她沒有睡意。她心裏有點難受,她仍想着夢中的媽媽,她已多年沒見過媽媽了。文娜感到奇怪,在深更半夜,在與世隔絕的牢房裏,自己爲什麼會如此強烈地想媽媽,儘管她根本想不起過去媽媽到底爲自己幹過些什麼。媽媽是誰?媽媽只會在夢中出現。媽媽只是一個符號。文娜腦海裏一片空白。文娜又睜開眼睛,256號仍在看着她。她怎麼會這樣看自己?看着256號反she着月光的銀se頭髮,文娜突然閃出一個奇怪的念頭:她不會是自己媽媽吧?不不不,當然不是。文娜很快就清醒過來。雖然對媽媽的印象很模糊,但媽媽是什麼樣子文娜還是能記得清楚。

    也許是緣分,文娜在獄中很快就與256號建立起感情。

    通過交談,文娜知道256號實名爲李雲清,清華大學研究生畢業。她過去是一家國有企業的總工程,前不久這家企業發生重大生產事故死了六個人,李雲清犯有瀆職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李雲清已經52歲。

    “你作我的乾女兒怎麼樣?”

    一次勞動收工後,在回來的路上李雲清突然小聲問文娜。

    “你不會是想女兒想瘋了吧?認一個女犯人作女兒?”

    雖然文娜的口氣很生硬,但她的心裏還是感到一絲絲溫馨。她感到彷彿頭上有一隻虛幻的光圈在轉動。

    “我也是犯人啊。”李雲清說着向文娜走了一小步。

    “既然同是大牢裏的犯人,我們相認有什麼用?”文娜邊走邊感傷地看着天邊的晚霞。

    “我沒有兒女,而且也離婚了。有你這麼個乾女兒我會有jing神寄託。”李雲清慈祥地看着文娜。

    “別把什麼希望寄託在我的身上。我不會給你帶來什麼希望的。我這樣的人只會讓人失望。我對自己都不存什麼希望了。我是一個和死人差不多的人。”文娜低下頭看着腳下的野草。

    “你還年輕,還有希望。你出獄才28歲。”李雲清一眼不眨地看着文娜,兩道母愛之光投在文娜的臉上。

    這句話不知在李雲清的嘴裏出來多少遍。文娜聽得都有點不耐煩了。她認爲這是空洞的安慰話,她對這些空洞的安慰話沒興趣。文娜怎麼會不知道自己今後的命運呢?她認爲自己無論在獄中或出獄後,都是一個被社會唾棄的人。

    文娜嘆了一口氣,說:“像我這樣的人年輕有什麼用?我已經是個多餘的人。”

    “文娜,你別這樣。你和我不同,你不要灰心……”

    文娜又長嘆一聲,她認爲李雲清的安慰話是多餘的,因爲這些話根本安慰不了她。

    “你出獄後還可以念大學,你今後一定要做一個有用之人。”

    “念大學?”李雲清的話讓文娜吃驚,文娜呆呆地看着李雲清,她認爲李雲清簡直是在說夢話。

    “你別這樣看着我,這是實話。現在讀念大學沒有年齡限制。”

    “五年後我學過的知識已丟得差不多了,再說我……”文娜本想說沒錢沒財,但她只說,“就算沒有年齡限制,大學可不是我這樣人呆的地方。”

    “我可以輔導你。你有五年時間複習。你很聰明,你出獄後一定會考上一所好的大學的。”

    李雲清這番話讓文娜的心動了一下。讀大學曾經是文娜的夢想。夢想畢竟是夢想,大學之夢是不可能圓的。

    “我現在一無所有。出獄後就是能考上大學也沒錢讀書。”文娜低沉地看着腳下的雜草,終於說出了心裏話。

    李雲清說:“這些我都爲你考慮好了。錢的問題你不用擔心,我有50多萬的積蓄,這些錢都放在銀行裏。20萬給你作念大學的費用,30萬留給我的老媽媽。”

    不知爲什麼,文娜的淚水突然奪眶而出。她不由擡起頭看着李雲清問:“您爲什麼要這樣對我,我不是您的女兒……”

    李雲清說:“我希望你成爲我的女兒。希望你能答應我。我母親已經74歲了,我是她惟一的女兒,我父親早走了。我沒辦法照顧她,希望你出獄後把她作爲你的姥姥,伴她走完……”

    李雲清說到這裏悲愴之情油然而生,她沒法說下去。

    “我答應你。”

    李雲清的話讓文娜想起她的姥姥,她是由姥姥帶大的,姥姥知道文娜被判刑後受到巨大刺激,她不久就離開人世。

    “從明天起,我開始對你進行輔導,你重點學好英語。”李雲清又緩緩地說。

    “讀大學曾經是我的夢想,但是,這對我來是非常渺茫的,出獄後就算我能考過大學錄取分數線,哪間大學會錄取我這樣的人呢?”說到這裏,文娜的目光又暗淡下來。

    李雲清說:“將來你就報南同大學,我清華的一個同學現在是南同大學副校長,說不定5年後他會當上校長。到時我會給他傳話,五年後,只要你參加高考並達到南同大學錄取分數線,就算那時他還是副校長他也有辦法錄取你。”

    文娜仍感覺到李雲清的話有點像夢話,不過,即使是夢話有時也會給人帶來一絲溫暖和希望。文娜對李雲清有母親的感覺。她想,自己的母親應該是這樣。

    五年後的生活是什麼樣子?自己真能成爲一名大學生嗎?文娜時而看着李雲清,時而看着天邊的雲。希望太遙遠。我的未來是夢嗎?文娜對着蒼天自問。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