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總裁小說
    半個小時後,文娜和林達走進電影院。『言*情*首*發文娜十年沒進過電影院。她並不關心電影片名,她只是麻木地跟在林達後面,從學校出來,坐上出租車,再到影劇院,文娜的腦子一直都是空白。

    在電影院裏,文娜麻木地坐在林達身邊。林達很規矩,他連手指都沒碰文娜一下。不過,林達的肩和文娜的肩靠得很近。電影放了半個多小時,文娜突然地莫名其妙地對林達產生一些好感。女人在最脆弱的時候,在一個陌生的環境,當一個熟悉的男人坐在身邊,她總會不知不覺地對他產生一種依賴。

    “這是什麼電影?怎麼像動畫片似的?”文娜突然問了一句。

    “阿凡達—進電影院前我不是和你說了嗎?怎麼,覺得不好看嗎?”林達用英語小聲對文娜說。他也許是不想讓身邊的觀衆聽懂他的話。

    “哦。還可以。”文娜小聲應付林達。

    文娜想起來了,她在網絡上曾看過這部電影的宣傳資料。這部電影好像有幾個億的票房收入。於是,文娜集中jing神看這部超級大片。

    電影剛結束,文娜已想不起電影說些什麼。不過,這部電影還是讓文娜的腦子裏暫時不想什麼公務員,也不想師學賓。

    文娜和林達乘出租車到了海城世界,這是當地有名的海鮮酒家。

    文娜和林達在三樓餐廳靠着落地玻璃窗的座位坐下來。

    文娜一口氣點了五道海鮮。她估計這都是酒店比較貴的海鮮。

    林達坐在文娜對面,他一言不發地看着文娜點菜。

    文娜點菜時並沒徵求林達的意見,點完菜後她從女服務員手中拿過菜單,遞到林達面前讓他看。

    林達沒接菜單,他只是說:“可以啊,美食你肯定是行家。”

    “喝酒嗎?”文娜一開口又覺得這是多餘的話。請客那能沒酒?

    “看你吧,你能喝我就喝。”

    文娜看着林達,略猶豫一會,她不瞭解林達的酒量。如果多喝,今晚可能會有故事。她還不想和林達發生什麼故事。

    “那我們就喝一瓶茅臺吧。”文娜相信喝一瓶茅臺不會發生什麼故事,就是自己一人也能對付一瓶茅臺。她轉頭對女服務員說。“來一瓶茅臺。

    酒菜很快就上來了。文娜和林達默默地吃,默默地喝。他們很少說話,文娜對林達的表現很滿,她就是不想多說話,她只需要一個人默默地陪着她吃喝。反正這頓飯不像是請客。中途林達離開一會,在林達離開的幾分鐘裏,文娜獨自端起酒杯猛喝了幾口。

    一個多小時後,文娜向女服務員招手。女服務員快步走到文娜身邊。

    文娜說:“埋單。”

    女服務員指着林達說:“大姐,這位先生已埋過了。”

    “你……”文娜愕然看着林達。

    林達淡淡一笑,說:“你請客我埋單,天經地義。”

    女服務員轉身。

    “服務員等一等!”文娜看見女服務員轉身問了一句,“這頓飯多少錢?”

    女服務員說:“4830元。”

    文娜詢問價錢,爲的是把這些錢還給林達。女服務員轉身離開後,文娜拿起自己的手袋,從裏面抽出一疊人民幣。

    林達知道文娜要幹什麼,他說:“我剛纔不是說了嗎?這頓飯你請客,我付錢。”

    文娜還是把一疊人民幣放在林達面前,說:“之前我已經說好了。”

    林達把桌子上的人民幣拿起來,接着又拿起文娜的手袋,把人民幣放進文娜的手袋裏。

    看着林達放錢的動作,不知爲什麼,文娜突然有點感動,儘管她是真心請林達,儘管她是真心要付這頓飯錢,但林達的動作讓他感覺他很男人,很紳士。如果不是看到他的那些xing愛圖片,如果他不是那樣一個如此xing亂的男人,文娜想,說不定自己會和他走在一起。

    林達把人民幣放進文娜的手袋後,說:“你還是個大學生,錢對你是重要的。而我根本不缺錢,我缺的是別人對我的信任。”

    文娜說:“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不理解你那種生活方式。”

    林達說:“如果我把我那些毛病改掉,你能接受我嗎?”

    文娜不知道林達爲什麼會突然提出這樣的問題。

    林達又說:“跟你說實話,自從見了你之後,我再沒和別的女人有關係了。”

    “林老師,我現在不想討論這個問題。”

    雖然文娜口上是這麼說,但她會考慮這個問題。她今晚對林達確實有好感的。不管怎麼說,今天還是他讓自己平靜下來,他讓自己忘掉一些不快。如果能通過他,讓自己從失去師學賓的yin影中走出來,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林達又小聲說:“我有個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應?”

    文娜看着林達,沒出聲。她估計林達大概要邀請自己到他家去。自己還沒醉,自己絕對不會上他家。不但今晚不能上,至少在一個月之內也不會上他家。但今後大家可以在一起吃飯,或看看電影,看看什麼音樂會,這都可以。

    林達見文娜長時間不回答,只好開口說:“你能不能把我的那些相片全部刪除?”

    文娜對林達的話感到意外。她沒想到林達提的是這麼一個要求。原來他那麼介意他的那些相片。

    文娜看着林達說:“你放心,我知道那些相片是你的**,我知道我會怎麼處理的。”

    林達說:“你能不能當着我的面把它刪除?”

    “林老師,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就是當着你的面把刪除又有什麼意義?如果我要保薦它,不是同樣可以放在別的郵箱嗎?”文娜又說,“林老師,請你相信我,我過去把那些相片放進我的郵箱裏,只是想讓你履行諾言,後來你不但履行了諾言,還幫了我不少,我怎麼可能拿它來傷害你呢?”

    林達說:“和你接觸那麼久,我相信你的爲人的。相信你不會害我的。”

    這是你做的事,是你害了不少女孩子,怎麼能說別人害你呢?本來,文娜的心情已經好轉,聽到林達這麼說,不知道爲什麼她又yin沉起來。她覺得這頓晚飯好像在進行一場談判,好像在做什麼交貿。

    “林老師,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文娜說着站起來。

    林達也站起來,說:“你住在哪?我先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們還是各走各的吧。”

    文娜不想讓林達知道自己住的地方。

    走去酒店大門,林達給文娜叫了一輛出租車。
最近更新小說
推荐小說

言情都市

重生穿越

歷史軍事

動漫網遊

玄幻奇幻

仙俠修仙

其他排行

最新上榜